「什麼問題?」霍霆有點好奇了。

「如果剛才我沒有看錯的話,外面的那一位,是不是國內某重案組的重要成員?」顧顏試探性的問道。

「嗯」霍霆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默認了下來。

「剛才他跟你討論的那件案子是不是和z有關係,而且,他的職位看起來還不低,能跟你一起討論說明你肯定跟那個專案組也有關係吧。」顧顏一步一步的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聰明了?」霍霆笑了笑,揶揄道。

「你別鬧,我認真跟你問的,你肯定就是那個重案組裡面最為神秘的那個人了,而且我聽說你一直都在針對我的偶像,到底是為什麼啊?」轉了這麼大一個圈子,顧顏總算是問出了自己心裏面的問題。

「其實也沒有什麼針對,z的確是一個人才,可惜我不希望這樣的人才走上歪門邪道,我希望她能夠走入正軌,多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霍霆也說出了自己多年來一直藏在心裏面的話,那就是他為什麼一直要針對z,這個問題很多人都曾經問過,可惜霍霆都沒有給他們解答過。

顧顏聽了霍霆的話,心裏面恍然大悟,不得不說霍霆的三觀還是挺正的,竟然想著讓潛意識的自己回頭是岸,走入正規。

笑了笑,顧顏沒有再多說什麼,房間裡面一時之間陷入到了靜默當中,霍霆見狀,慢慢的挪動自己的身體,朝著顧顏靠近。

就在之前霍霆看了一本書,一本關於如何掰彎男人的書,霍霆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下來,自己可能是真的忘了他喜歡上了一個男的,而且這個男的還是自己結拜的弟弟。

顧顏感覺到霍霆的反常狀態,心裏面稍微有點尷尬,急忙就找了個借口說出去要陪霍母聊天,就溜出了書房。

霍霆很好奇顧顏用筆記本電腦到底做什麼了,只可惜顧顏並沒有要對他說的意思,既然這樣,霍霆也沒有多問,等到她想說的時候,終歸還是會說的。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之間就到了晚餐的時候,今天晚上,霍家的人比較多,平時只有霍母和霍霆兩個人,今天多了顧顏和衛蓁,大家坐在一起吃飯,氣氛有點古怪。

重生之寵你不夠 餐桌上,霍母和霍霆兩個人不斷的為顧顏夾著菜,沒有多久,顧顏碗裡面就已經堆起了一座小山,顧顏有點頭大,這麼多菜自己怎麼能夠吃得完啊?但是吃不完吧,又有點丟臉,一時之間陷入到了糾結當中。

衛蓁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總感覺特別的刺眼,按道理來說那個受到矚目的人應該是自己呀,怎麼可能會是那個男人。

不過就算是心裏面不開心,表面上衛蓁也沒有過多的表露出什麼,她還指望著以後在霍家生存呢。 「蓁蓁啊,你也不要介意,我好不容易有一個乾兒子心裡開心,所以就多照顧他了,而且不得不說這麼優秀的乾兒子要是在別的地方,恐怕破了天也找不到。」霍母在飯桌上向衛蓁,不斷的誇讚著自己的乾兒子顧顏。

顧顏只能扯著嘴角,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好不容易等這一頓飯吃完,衛蓁還想和霍霆兩個人聊會兒天呢,結果霍霆直接就領著顧顏去了房間裡面繼續學習,壓根都沒有看衛蓁一眼,衛蓁在那裡有點尷尬,可是還是厚著臉皮等著霍霆下來。

實際上霍霆只不過是借著補習的名義,想和顧顏兩個人單獨待在一塊,他想直接就將顧顏掰彎,因為在霍霆看來,顧顏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直男,雖然掰彎可能會有點困難,但霍霆還是不想放棄。

衛蓁一直都在客廳裡面等著霍霆補習完功課來找她,可是等了很久,轉眼之間已經到了深夜,霍霆還是沒有下來,衛蓁只能不甘心的離開了,不過衛蓁相信,只要z出現,霍霆一定會繼續回到專案組來,那個時候他就會有機會接近霍霆,還怕霍霆會跑了不成。

「今天已經這麼晚了,我想回家洗洗睡覺,真的是太空了,這樣下去,根本就複習不進去。」顧顏伸個懶腰,看了看時間竟然已經11:00多了,回過頭對著霍霆說道。

顧顏一回頭竟然發現霍霆離自己特別近,兩個人之間的氣息突然之間就互相撲灑在了臉上,顧顏有一瞬間的尷尬,更加想快點離開這裡,今天的霍霆給他一種特別奇怪的感覺。

「急什麼?我這裡又不是沒有衛生間,你的話現在就去洗吧,洗完之後我帶你去看電影。」霍霆被顧顏突然的回眸給驚艷到了,強忍住如小鹿般亂撞的心,霍霆還是很認真的對著顧顏說道。

顧顏看到霍霆絲毫沒有讓自己離開的意思,只好在霍霆家裡面的衛生間簡單的洗了個澡,等到她出來的時候,原本以為霍霆會帶她到外面去看電影,誰知道竟然是家裡的電影院。

「嘖嘖,有錢人果然財大氣粗,就連電影院都和平常人不一樣。」顧顏來到了投影儀附近,一邊觀看著設備,一邊點著頭誇讚道。

原本顧顏以為霍霆看的片子大多數都是偵探劇,誰知道等到播放到中途的時候,顧顏才突然發現這他媽竟然是一部耽美劇。

重生之藥醫 「大哥,你一個大老爺們竟然看這種劇?」顧顏直接就將嘴裡面的水噴了出來,虧他看了半天才發現這竟然是一部耽美。

「怎麼了?我跟你說啊,我這設備可不便宜了,你要是噴上你給我噴壞了你得賠的!」霍霆表面上依舊一臉的淡定。

「要不我們換一個片子我看吧。」顧顏有點弱弱的提議道,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在霍霆面前「硬」不起來。

而且,她現在很心虛啊。

她自己可是知道自己是個女人的。 「怎麼?難道你歧視同性戀還是說你不敢面對他們之間的感情?」霍霆挑了挑眉毛,湊近了顧顏問道。

「我哪裡歧視同性戀了?我只是感覺我們兩個大男人看這個有點不合時宜吧。」顧顏弱弱的解釋了一句,心底有些發虛,她不知道霍霆到底是什麼意思,想要幹什麼。

同性戀……和她有關係吧?難道霍霆是同性戀?霍霆喜歡她?她悚然一驚,連忙將這個念頭驅趕出腦海。

「知足吧你,這是家裡面的影院,根本沒有準備那麼多片子,能有的看就不錯了。」霍霆絕對不承認是她故意將片子放成耽美劇的目的,還是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掰彎顧顏。

片子的大概內容就是警察和土匪之間的戰鬥,只不過讓人有些惋惜的是結局有點悲慘而已,顧顏心裏面有點感嘆,那麼登對的兩個人到最後竟然沒有在一起,還真是讓人唏噓。

「霍霆,時間不早了,現在我也該到回去的時候了,太晚回去了,我媽媽會擔心的。」顧顏看了看時間,片子這會兒也演的差不多了,於是就站起來想要離開霍霆家。

「還早呢,你要是找借口也不找一個好一點的,你跟我在一起,你媽媽什麼時候擔心過?」霍霆直接就將顧顏的借口給挑明了,顧顏稍微有點小尷尬。

「我們來玩一會兒遊戲吧,今天我看到你送了第一滴血,心裏面特別不舒服,我們戰隊的人怎麼可以有這種失誤。」霍霆說完不由分說的就將顧顏的手機拿了出來,不由分說的幫他登錄的賬號,準備開始玩遊戲。

顧顏本來還想拒絕一下的,可是看到霍霆的動作這麼乾脆利落,心裏面只能嘆了一口氣,認命的留了下來開始玩起了遊戲。

「這個是南嘯戰隊的作戰資料,我們兩個人今天晚上好好的分析一下,看看可不可以針對他們戰隊制定出什麼樣的計劃。」霍霆雙手簡單一劃,就找到了一個視頻,然後點了開來,是兩個戰隊作戰的視頻,霍霆對著顧顏解釋了一句。

「霍霆,我發現南嘯戰隊的這個隊長有點熟悉啊,他不是經常在微博上轉發關於你的東西嗎?」顧顏看著南嘯戰隊的隊員名字,突然間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說道。

「想什麼呢你,認真分析。」霍霆直接一巴掌扣在了顧顏的後腦勺上,不滿的說了一句。

「我覺得這場戰鬥你可以使用一下美人計,指不定人家對你有意思呢,也省得大家勞心勞力,這不是你這個隊長應該做的嗎?」顧顏打趣了一句。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給辦了?」霍霆抬起頭威脅的說了一句,不經意間竟然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連他自己都驚訝了。

「切,不去就不去嘛,用得著這樣嗎?」顧顏有點小小的鬱悶,隨口說了一句而已,用得著這麼認真嗎?

「對了,還有件事情要跟你說一下,全國大賽那兩天我可能不在,到時候戰隊的比賽就交給你來指揮了。」

「你不在,那你幹嘛去啊?」

「有點私事要解決一下。」 顧顏聽到霍霆那兩天竟然不在比賽現場,心裏面稍微有點小小的擔心,不過隨即就被壓下了,霍霆要送她回家,顧顏心裏面的一顆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

回到家裡面以後,顧顏仔細的思考了一番,心裏面也大概能夠猜想到霍霆這一次去忙私事,很有可能就是因為那個案子,看來接下來自己要做好準備,因為隨時都有可能會面對霍霆。

回想起今天和霍霆交流過有關於z的事情,顧顏發現霍霆竟然充滿了正義,而且他的三觀特別的正,沒有因為自己是壞人,而變得多麼的厭惡自己,他心裏面想著的是能夠讓自己走入正規,用自己的能力去為大家服務,而不是做一些歪門邪道的事情。

想到接下來,很有可能會和霍霆產生什麼衝突,顧顏去了自己的密室,密室建成以來,這是她第二次進入,看到裡面的擺設,顧顏有點感嘆,這些東西,接下來很有可能會配上大用場。

在密室裡面,顧顏將自己的容貌恢復成前世的樣子,帶上了口罩以及鴨舌帽,順便拿了一張一次性的身份證,直接就離開了家裡面,來到了街上。

這個時候的城市特別的安靜,除了一些酒吧,音樂廳之類的,其他的地方,安靜得彷彿一根針落到地上都能聽到,顧顏直接就找到了一間看起來很多人的網吧。

查看了周圍的監控以後發現這些監控只能夠拍到半個身材,顧顏這才放心的走了進去,隨便找了一台電腦。

將自己今天複製到U盤裡面的資料打開以後,顧顏發現資料裡面很乾凈,什麼東西都沒有,完全沒有一絲有關於陳老師的蛛絲馬跡。

U盤裡面,總共只有幾條聊天記錄,是陳老師和另外一個人的聊天記錄,兩個人好像在交易著什麼事情,而那個和陳老師聊天的人則是買主。

顧顏決定將這個買主從後面抓出來,將對方的qq號複製下來以後,顧顏搜索了一下,在對方的職業那裡看了很久,最終顧顏離開了網吧。

在買主抓到之前首先要保護好齊瑩瑩,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會因為買主的身份而發生巨大的轉折。

第二天,顧顏正常來到學校裡面,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到學校裡面就被陳老師找到了辦公室裡面。

陳老師也不是什麼傻子,他明白自己昨天之所以反常,肯定是有人在暗中做了手腳,調查監控,才發現那個時間段只有顧顏一個人經過他的辦公室,而且,齊瑩瑩出來以後,和顧顏兩個人竟然一同離開了,陳老師猜想這件事情可能和顧顏有關係。

「昨天搗亂的是不是你?」辦公室裡面的陳老師開門見山的問道。

「什麼搗亂啊?我怎麼就不知道呢?」顧顏裝作不知情的樣子反問了一句。

「沒什麼,學生最主要的還是學業,一定要好好學習,不然的話要是畢不了業可這三年可就白學了。」陳老師戴著一副慈祥的笑容,拍了拍顧顏的肩膀說道。 只是表面上雖然帶著笑容,但是眼睛裡面的威脅顯而易見,就連話裡面的威脅的語氣,顧顏也都聽得一清二楚。

顧顏被陳老師叫到了辦公室,齊瑩瑩在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個消息,立刻就去一班找顧顏,但是一班並沒有顧顏的聲音,齊瑩瑩一下子就擔心了起來。

就在齊瑩瑩驚慌失措的時候,顧顏回來了,而且臉上帶著輕鬆的笑容,看到齊瑩瑩慌了的樣子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瑩瑩,我要跟你說件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我。」顧顏看著齊瑩瑩,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說吧,只要我能幫到你的,我一定會幫你的。」齊瑩瑩壓根就沒有思考顧顏到底讓她幫什麼忙,就立刻答應了下來。

「我想讓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喜歡你。」顧顏發現這周圍聚集了一些學生,於是就裝作鼓起勇氣的樣子大聲的說道。

「啊?」齊瑩瑩一下子就愣住了,她沒有想到顧顏要她幫的忙竟然是這個。

「不是吧,剛才他竟然要讓齊瑩瑩做自己的女朋友?」

「對啊對啊,我也聽到了,可是為什麼我有一種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有沒有聽到我心碎的聲音?」

周圍響起了很大的議論聲,無一例外全部都是惋惜以及羨慕嫉妒,顧顏在學校裡面可是校草級別的人物,喜歡他的不知道有多少,誰知道竟然最後會讓齊瑩瑩做他的女朋友。

就連姜晞也都愣住了,姜晞知道顧顏的身份,她不知道顧顏這樣做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齊瑩瑩有一瞬間的驚慌失措,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該怎麼樣,選擇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

「答應我,這樣方便我幫助你。」顧顏看到齊瑩瑩有一瞬間的,於是就輕輕地覆在了齊瑩瑩的耳邊,說了一句。

「好,我答應你。」齊瑩瑩原本不知道該怎麼選擇,在聽了顧顏的話以後,再鼓起勇氣點了點頭,大聲的說道。

這件事情一下子就讓學校的貼吧炸了,校草有女朋友了,不知道讓多少女孩子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粘都粘不起來的那種。

更加讓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是,自己的男神動追求別的女孩子,最讓讓人接受不了的是,那個女孩子長得並不漂亮,身材也不怎麼好,放在人群裡面一眼就能夠被淹沒。

大家都想不通自己的男人為什麼會突然之間選了這樣的一個女人做自己的女朋友,所有人都最後悔早知道自己主動一下,也許現在就已經抱得男神歸了。

齊瑩瑩雖然答應了下來,但是她心裏面還是有些擔心自己的事情,可能會對顧顏造成不必要的困擾,這件事情本來就和顧顏沒有多大的關係,現在牽扯了進來,會不會讓顧顏受到什麼危險?

而且,顧顏是個好人,願意幫她,卻不求回報,這種人真的不多見了。因此她並不想顧顏受到任何傷害,就算是為了她自己心安。 然而就算是學校的貼吧炸了,當事人也沒有對這件事情表示什麼態度,你就是該學習就學習,該看書就看書,該吃飯就吃飯,完全事不關己的樣子。

「姜晞,瑩瑩,我們去圖書館吧。」顧顏對著兩個人說了一句,姜晞和齊瑩瑩兩個人立刻就答應了下來三個人,來到了圖書館。

顧顏出門時就在圖書館裡面找到了一個隱蔽的角落,可以觀測到出了圖書館以後每個同學的動向,這個地方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竟然可以看到外面所有人的動向,算是一個隱藏的觀測點吧。

「瑩瑩對不起,剛才讓你做我女朋友這件事情是讓你冒充的。」顧顏對著齊瑩瑩真正的道了一聲歉。

「你怎麼能對我說對不起呢?我很擔心這件事情會把你牽扯到裡面,到時候會對你造成什麼危險。」齊瑩瑩一臉擔憂的對著顧顏說道。

「放心吧,這件事情既然我要管了,那我肯定就要管到底,我怎麼可能會允許別人欺負我的朋友呢?」顧顏大義凜然的說道。

齊瑩瑩一下子就被感動了,短短的幾天之內,顧顏一個人給她的感動不知道有多少,以前他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被朋友呵護著的感覺。

「對了,我要跟你說一件事情,你看看這個QQ號你認不認識?」顧顏說著就在自己的手機裡面翻出了一個QQ資料讓齊瑩瑩觀察,但是齊瑩瑩搖了搖頭,她並不認識這個號。

「那你以前補課的地方在哪裡?」顧顏又問了一句。

「在一家高級會所,名字好像叫做夜帝。」齊瑩瑩回憶了一下說道。

「夜帝?」姜晞一下子就驚呼出了聲,好在及時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才沒有讓周圍的學生察覺到什麼?

顧顏的情緒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不過在心裏面也有些驚訝,在那種高級會所補課,單純的是補課嗎?

「你們也不要擔心,這件事情很快就會結束,兩天以後期末考就結束了,到時候一切事情都會有所進展的,姜晞這兩天你就好好的陪著瀅瀅,盡量不要讓她多想什麼。」顧顏對著姜晞吩咐了一句。

姜晞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三個人繼續觀察著外面,顧顏在心裏面卻在想別的事情。

實際上之所以讓齊瑩瑩做自己的女朋友,顧顏還有另外的一個目的,這個目的就是將陳老師引出來,只要齊瑩瑩做了自己的女朋友,陳老師一定會沉不住氣的,顧顏要的就是讓陳老師主動來找自己。

果不其然,陳老師在得知齊瑩瑩有男朋友的時候,整個人都快要炸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成這樣,為了不出什麼大的紕漏,陳老師決定儘快將齊瑩瑩推出去。

而這件事到底應該怎麼操作?陳老師並沒有去找身為齊瑩瑩男朋友的顧顏,而是找了另外一個人,那個人就是齊瑩瑩的母親。

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陳老師撥通了齊瑩瑩母親的電話。 「你說什麼?你說她交到新的男朋友了?」電話裡面齊母的聲音帶著一絲的驚訝,猛的拔高了起來,彷彿有些不可置信。

「對啊,而且,今天還很高調的對著大家宣布了。」陳老師的目光裡面閃爍著兇狠的光芒,嘴裡面的話,說的也特別的惡毒。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齊母眯了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即立刻就對陳老師說了一句,說完之後就掛了電話。

陳老師掛了電話以後,直接就對著學校裡面的領導請了假,然後徑直就離開了學校,這一切動作全部都落在了顧顏的眼睛裡面,看到陳老師離開,顧顏不動聲色的跟蹤了上去。

陳老師並沒有發覺自己的身後被人已經跟蹤了,直接就來到了某局,在大門前面回過頭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顧顏見狀急忙躲藏了起來,陳老師看到沒有人跟蹤,立刻就進到了局裡面。

只是一般情況下,某某局都是特別重要的場合,門口都有保安守衛著,如果沒有身份證明或者其他,可以證明自己的東西,根本就沒有辦法進去,顧顏想了想,閃身躲到了一旁。

等到她再出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換上了一副清潔工的裝扮,不得不說,有時候就連老天爺都好像都在幫助著顧顏,恰好那裡有一個打掃衛生的清潔工,顧顏順勢就將衣服給「借」了過來。

門口的保安看到身穿保潔工衣服的顧顏,認出來是局裡面的保潔,並沒有阻攔,顧顏順利的進到了局裡面。

另外一邊帝閣戰隊的隊員全部都炸開了鍋,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顧顏竟然會交了女朋友,而且跟大家所想的一樣,按道理來說顧顏長得那麼帥對擇偶的標準應該比較高的,怎麼可能會喜歡一個外表平平無奇的女孩子呢?

大家都默契的沒有問出口,李彥有些小偷,上一次他就發現顧顏和自己是同一類人,他也有些奇怪顧顏怎麼會在突然之間就變了性格。

肖鈺抱著一摞資料來到了,辦公室裡面看到大家,意味不明的神色,心裡也大概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這件事情暫時還先不能告訴給霍霆,肖鈺讓大家暫時對霍霆保密。

然而大家沒有想到的是,剛才肖鈺讓大家保密的話,正好被來到辦公室門口的霍霆聽的一清二楚。

「你們有什麼事情想要對我保密?」霍霆渾身釋放著冷氣呀,看著眼前的一眾人冷冰冰的問道。

然而大家全部都默契的閉口不語,要麼開窗位,要麼看著對面,要麼自顧自的打量著天花板,總之沒有一個人敢和霍霆對視。

「好,既然你們不說是吧?那我就訓練到讓你們說為止!」霍霆將手裡面的東西直接就扔在了桌子上,下了命令讓大家全部都進入到修鍊狀態。

整整訓練了一早上,所有人都沒有得到任何的休息,他們可以感覺到今天的訓練量明顯的加大了。 他們也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肯定是因為霍霆遷怒於他們,一時之間大家心裡都有點擔心,那件事情曝光出來以後顧顏的下場。

「肖鈺,給顧顏打電話,把他叫到這裡來,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霍霆冷冷的看了一眼肖鈺,說了一句。

這一眼看的肖鈺後背有些發涼,他基本上可以確定下來,自己剛才說的話肯定是被霍霆給聽到了,不然的話他的情緒不會變化的這麼快。

「顏顏,你在哪裡呢?快點來公司裡面,大家都在訓練呢,就缺你一個人了。」沒有拖延,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肖鈺以最快的速度撥通了顧顏的電話,電話接通以後,肖鈺說道。

咱倆不熟 「出什麼事情了嗎?我怎麼感覺你的語氣好像有點不對勁啊?」顧顏說話的語氣特別自然,完全不知道自己交女朋友的事情已經被霍霆知道了。

「沒啥事情,就是訓練不能缺人。」肖鈺隨便扯了一個蹩腳的借口。

「我這邊有點事情,忙完以後就過來。讓他們先訓練吧。」顧顏這邊還有事情沒解決完呢,說完以後他直接就掛了電話,只留下肖鈺拿著手機一臉懵逼的看著霍霆。

顧顏身上穿著的,只不過是一套保潔工的衣服而已,根本沒有辦法進入到高層,如果想要上去,就必須要再換另外的一套衣服,不過好在顧顏之前,就已經在陳老師身上安裝了微型竊聽器。

原本顧顏想用網路攻擊的,但是現在他在電梯裡面電梯裡面的監控是沒有死角的,他就算想做也沒有辦法動手。

出了電梯以後,顧顏聽到陳老師在和另外的一個人商量著,怎麼對付齊瑩瑩,其中,隱隱約約的,顧顏聽到了一個人,李副。

其他的,顧顏壓根就聽不出來什麼,停了一會兒,顧顏決定自己還是親自去一趟夜帝吧,畢竟她手裡面只有聊天記錄,而沒有見到真正的人,一切事情都不好下手,也沒有辦法做好防備。

顧顏這樣想了想決定先回到家裡面準備一下,夜帝那種地方,沒有點傍身的東西,遇到危險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逃出來。

誰知道顧顏剛剛離開,來到外面,電話就突然響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霍霆打過來的,顧顏有些奇怪,霍霆給自己打電話做什麼?

「喂,怎麼了?」顧顏接通了電話問了一句。

「齊瑩瑩是誰?」霍霆直接就這樣一句話,這句話裡面壓抑著霍霆積攢了很久的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