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去訓練吧,看來以後的戰鬥就要艱苦起來了。」在太太提議下艦娘們也紛紛離開了這裡,前往鎮守府的近海海域開始訓練。

「我等一下再去,我還沒有去過那個鎮守府呢!」愛宕卻沒有跟著其他的艦娘們一起去訓練,而是等待著宋傑帶自己前往利加德。

「提督,那我也先離開了,畢竟我們的高級裝備還不多,我去找璐璐,一起做些更好的裝備。」明石也離開了大廳。

「港灣姐,有件事要麻煩你了。」宋傑喊住了要離開的港灣棲姬。

港灣棲姬立即又坐了沙發,疑惑的看向宋傑「提督,你說吧,要讓我辦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希望港灣姐能夠帶飛行場姬她們出海,將盡量多的智慧深海帶回我們的鎮守府吧,我們必須增加自己的人手來面對敵人的計劃。但又為了堵住部分討人厭的嘴,港灣姐,以後深海就住在利加德的鎮守府吧。」

「我知道了,提督,你是在擔心聯邦政府和憲兵隊。放心吧,等大家入渠和補給結束后,我就和其他深海搬到那邊去,然後再帶幾個手下去找更多的同伴。」

「好,愛宕,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利加德的鎮守府。」

「宋君,那我們幹什麼啊?」以亞絲娜為首的其他少女喊住了宋傑。

「嗯,你們隨便吧,不過要是這裡發生了戰鬥,你們就老實的去利加德的鎮守府帶著,不要亂跑。」宋傑思考了一下后做出了決定。

在處理了一下鎮守府的事物后,宋傑一行人便通過提督室的傳送門來到了利加德世界。

「這就是利加德世界的鎮守府嗎?看起來和我們的那個鎮守府沒什麼太大的區別呀。」看著和另一個鎮守府沒有區別的鎮守府,愛宕有些失望。

「愛宕,你往窗外看,你就知道有什麼區別了。」跟著過來的港灣棲姬指著提督室的一個窗。

順著港灣棲姬的手指,愛宕看到了窗外和艦娘世界完全不一樣的風景「哇!真的,外面有好多沒見過的植物啊。」

看著聊起天的一群少女,宋傑開口「好了,你們就慢慢聊天吧,我要去準備傳送了。」宋傑便走出利加德的鎮守府。

「宋君,你再帶我們去天空之城看一下吧。」亞絲娜提出了一個建議。

「天空之城?那是什麼地方啊?」亞絲娜的話立即引起了愛宕和港灣棲姬的好奇心。

「好吧,那就跟我來吧。」

一群充滿好奇心的少女自然也是跟著宋傑前往天空之城。通過傳送陣來到了輔助層后,一群人看著自己面前的金屬結構的建築,發出驚嘆。

「這,真的能夠建造出來的東西嗎?」愛宕通過為數不多的窗口看向外面的雲層,發出驚嘆。港灣棲姬也是獃獃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或許吧,好了,今天的觀光就到這裡吧,我要出發了。」

「別嗎,提督,我還想再看一會這裡的景色呢。」愛宕哀求著宋傑。

「好吧,那你們就再呆一會兒吧,我要下去了。」隨後啟動了傳送陣的宋傑就回到了地面上。

「提督(哥哥)!」「宋君!(wo~)」來到廣場拿出鑰匙就要開始傳送的宋傑突然被身後傳來的一片喊聲停下了動作。

回頭看去,所有人都來到了廣場上看著他,有手中還拿著焊接工具的明石,有剛剛入渠結束裹著浴巾頭髮還是濕漉漉的wo醬和其他深海,還有著身上還穿著艦裝的島風和手中還拿著抹布的聲望和其他艦娘。

「你們都回去吧,放心,過幾天我就會回來了。」宋君看著走出傳送陣的亞絲娜一行人,將目光投到了愛宕和港灣棲姬的身上「愛宕,港灣姐,是誰告訴大家我現在就要走的?」

一艦娘和一深海兩人卻紛紛搖頭「不是我。」

「算了不在意那些細節了,那麼我出發了。」隨著話音,宋傑使用了手中的鑰匙打開了一道深藍色的傳送門。

在大家一片「一路平安,早點回來。」的祝福語中消失在了那道深藍色的傳送門中。

———————————————————–(分割線喵)———————————————-

一個巨大的廣場上有幾個人在對話。

「都準備好沒有,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小李,你別擺弄你那把槍了,趕緊準備,這可是一個難得的低烈度掠奪任務。」一個30歲左右的男人對著自己面前的一個不斷擦拭槍械的少年開口,聲音中多少有些不耐煩。

「槍可是我的武器,不整備好,萬一做任務時發生意外了怎麼辦?」少年卻依舊不緊不慢的擦拭著自己的愛槍「再說了,別光說我啊,張叔,那個胖子不也在干著和我一樣的事情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一直跟在後面的宋傑看著面前的一幕,趕緊從空間中取出銀色舞者,一邊奔跑,一邊向貨車開槍。貨車的輪胎,司機自然都被宋傑的彈幕覆蓋了。沒有了駕駛員,外加輪胎漏氣,大貨車的方向自然不再難躲。

但就是這樣,側翻的貨車還是掃中了躲閃不急的小林夫妻,兩人身受重傷,昏迷不醒。側翻滑行的貨車在撞到了小林夫妻旁邊的一對建材后停了下來。

看到昏迷的小林夫妻,宋傑自然是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系統,你能檢查一下他們的身體狀況嗎?」聲音中充滿著焦急。

「魔王大人,您父母暫時沒有受到致命傷害,但是如果在5分鐘內沒有得到有效救治的話,他們就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亡。」

「系統,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方法救他們的命,現在找救護車肯定來不及了!」

「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魔王大人,您可以利用召喚點召喚他們。」

「好,那就召喚他們。」既然有辦法能夠救活父母,宋傑自然是會同意的。

「由於這兩個召喚目標身受重傷,所以這兩個召喚目標只能在魔王大人返回了利加德的時候才能召喚。」

「只要他們能活下來就行。」看著逐漸消失的父母,宋傑鬆了一口氣。

看著面前的事故現場,宋傑思索了起來「那麼現在就要解決一下另一個問題了。」

「現在只要把這裡變成爆炸和燃燒過的樣子,就既可以回到原有的劇情,還能夠救下我的父母了。」

說干就干,仗著這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宋傑很快就在車禍現場附近堆積了各種易燃易爆物,在用汽油布置好了引火線后,用銀色舞者向引火線開火,但所有的子彈打光后,也沒能將引火線引燃。

「用手槍果然還是點不著啊。「宋傑只好取出了在利加德世界中用來生火的道具點燃了眼前的一堆火焰。隨後就頭也不會的離開了這裡,因為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

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宋傑身後的工地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

———————————————————(分割線喵)————————————————

2個月後,宋傑看著自己面前的小林家之墓,雖然自己明明知道真正的人已經被自己救走了,但是看著面前的空墓,還是有些悲傷。

在上過香后,宋傑看向了天空「老爸,老媽,我下定決心了,我會找出要致你們與死地的兇手。老媽,我會去一心先生那裡的,在他那裡度過一段時間的生活,完成任務后,我就會去找你們的。」

「我的外祖父的樣子還是很讓人期待的,也不知道外祖父到底是做什麼的,看起來威嚴滿滿的樣子,不會是黑社會頭子吧?至於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自然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了。」在又看了一眼面前的空墓后,宋傑便準備騎著摩托離開這裡。

「哎,這部番我就隱約記得幾個重要的角色了,至於劇情真是忘得一乾二淨了。」宋傑戴好安全帽后,發出感慨「算了,不想了,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吧。」

「嗯,馬車?」正準備騎著摩托離開山頂的宋傑被視線下方盤山道上行駛的馬車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這是一輛由兩匹白色駿馬拉著的豪華馬車,紅黃的配色,復古的造型,讓人在看上去覺得賞心悅目的同時也能知道它那不菲的價格。

操控著馬車的是一個身穿燕尾服,鬚髮皆白的老者。在馬車的車廂中還有一個探頭看向窗外的有著粉色的美麗少女。右手理這自己頭髮的少女真好和站在山坡上的宋傑對視了一眼,但隨著馬車的離去,又逐漸的消失在宋傑的視野中。

原本在欣賞這美麗風景的宋傑卻被一聲「不要跑!」打斷了,宋傑看著緊跟著馬車身後的一輛敞篷越野車,車上的每個人看起來都不像是好人。

「恩,有點眼熟,不管了,既然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那麼我就該救人了。」宋傑丟掉了為了看風景而摘下的頭盔,騎著摩托車迅速的追趕著山下的敵人。

駕駛著馬車的老者安慰著坐在馬車中有些坐立不安的美少女「大小姐,只要有我阿爾弗在身邊,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在山坡上騎著摩托的宋傑在幾次雜技式的飛躍后,開始在距離盤山道只有咫尺之遙的山坡上追趕著汽車。在找到了一個比較緩和的角度后,宋傑立即騎著摩托車衝下山坡,開始在盤山道上追趕著跑在前面的馬車和敞篷越野車。

敞篷越野車的上的暴徒們在接近了馬車后,一個暴徒邊用手中的雙手木錘將自己面前的馬車玻璃一擊打碎。

引得馬車內的少女發出驚呼,操控著馬車的老者阿爾弗咬牙切齒「這是何等無理的粗人啊!但是現在卻不能放開韁繩,失去對馬車的控制,可惡。」

「給我滾出來!」手中拿著木錘的暴徒再度揮舞木錘,將馬車的木質車門完全打掉。看著一臉驚恐的蜷縮在座位上的美少女吹著口哨「真是上等貨色啊!」

另一面宋傑也接近了馬車的另一側「你沒事吧?」

「你是?」蜷縮在沙發上的美少女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宋傑。

「我是小林傑。你先趴下。我會想辦法救你的。」宋傑在安慰了一下粉發少女后,便開始向暴徒的敞篷越野車接近。除了駕駛員外的兩個暴徒,自然將目光放到了宋傑的的身上,開始警戒著宋傑的一舉一動。

「這傢伙搞什麼啊?赤手空拳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站在後排的拿著一節水管的暴徒看著手無寸鐵的宋傑,準備揮出自己的一棍「那我就先送你一棍吧!」 「沒錯,真的是非常強大的氣場。」宋傑也點頭同意文森特·范·霍森的話。

文森特話題一轉,仔細打量著自己面前的宋傑「不用羨慕,我在你的身上也感覺到這個。」

「誒!我嗎?不大可能吧。」宋傑搖頭否定了文森特·范·霍森的話。

「時間會證明我的話的,你就不要妄自菲薄了。」文森特·范·霍森拍著宋傑的肩膀「你也差不多習慣了這裡吧,那就先離開了。」

「再見了,大哥哥。」在瑪利亞·范·霍森向宋傑道別後,父女兩人便離開了這裡,隨著兩人的離開,宋傑的周圍再次如同一開始進入會場般,圍滿了人群。

宋傑的耳邊不斷著響起著這樣或那樣的請求「傑先生,如果有空的話,能不能……」

一開始的宋傑還能夠做到逐一的回答著人們的問題,但很快宋傑就發現了隨著周圍人群的越聚越多,自己已經很難應付過來面前洶湧的人潮了。於是為了躲避人潮,宋傑祭出了大招——尿遁。

終於離開了會場,宋傑一屁股坐到了休息室中的沙發上「呼,累死我了,沒想到這群人會這麼瘋狂,不過也反應出了老爺子的厲害啊。」

一直跟在宋傑身後的女僕將一個水杯放到了宋傑面前的茶几上。「謝謝。」宋傑拿起水杯一口氣將水杯中的水喝光了。

這才將注意力放到了女僕身上的宋傑立即發現了一張自己眼熟的容顏,還記得面前的少女不會有著之前記憶的宋傑自然是不會喊出她的名字。

「你是女僕?」看著面前的藤倉優,宋傑問了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

「難道看起來還像別的什麼嗎?」藤倉優一臉疑惑的問向自己面前的宋傑。

「這倒也是,除了女僕也不像別的了。」宋傑仔細打量了一下身著女僕服的藤倉優。

但很快就被通過窗戶看到的景象吸引力過去,小聲的嘀咕著「那是劍光嗎?」靠近了休息室的玻璃,仔細的觀察著自己剛剛發現銀光閃過的地方。

仔細看去,宋傑發現那是一個手持西洋劍的金髮背影「果然沒有看錯,那就讓我看看西洋劍術是什麼樣的吧。」在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后,宋傑便將放在休息室內被保安認為裡面裝的是太刀的小背包拿在手中,衝出了休息室。

「傑先生,您要去哪裡啊?」藤倉優也急忙跟出了休息室。

「既然不想回到會場中和遇見那群有如潮水般的人,也不想無聊的躲在房間中,那我就去活動活動身體吧。」宋傑在回答了藤倉優的問題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分割線喵)—————————————————

一名穿著禮服有著金色短髮和紫色眼瞳的少女拿著手中的西洋劍在廣場上做了一次深呼吸后,便開始揮舞起手中的西洋劍。劈砍、刺擊,還有一些宋傑並不知道名字的招式。

在進行了一整套的攻擊動作后,有著金色短髮的少女做了一個收劍式后,停了下來。

在一邊默默觀看的宋傑看著收起西洋劍的少女,鼓起掌來「真是厲害啊。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西洋劍的攻擊方式呢。」

金髮少女卻在看見宋傑背在背後的木刀時表情一變「小賊!」隨後就揮劍向宋傑砍來。

「誒!」宋傑驚訝的看著揮劍相向的少女,狼狽的躲開了攻擊,疑惑的問向少女「你要幹嘛啊?」

少女卻沒有理會宋傑的話,只是默默的不斷向宋傑發動攻擊。不斷躲避著攻擊的宋傑,看著自己面前的少女「你在這樣,我就要還手了!」說著就從背後取出了木刀,開始反擊。

拿著木刀的宋傑一開始使用的自然是日本劍道,但生疏的劍道卻完全的被對方壓制住了。

「該死,劍道還是太生疏了,那就換種使用方法吧。」隨後宋傑便用使用單手劍的方法開始使用太刀反擊「雖然用起來很是不得勁,但是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在宋傑轉換了攻擊方式后,場面立即變得難捨難分起來,宋傑和金髮少女的戰鬥從原來幾乎一邊倒的局勢變成了雙方勢均力敵了。

屢次攻擊被宋傑擋住的金髮少女臉上浮出了微笑「這才有意思嗎,不過看起來,好像你不習慣用武士刀啊。」這一次換成宋傑沉默不語了,宋傑只是默默的抵擋著金髮少女的攻擊。

在兩人又交戰了一會兒后,宋傑開口了「我說,是不是可以停下這場沒有意義的戰鬥了?非常明顯,我們的實力差不多,為什麼還要繼續呢?」

金髮少女沒有理會宋傑的話,只是用更加猛烈的攻勢向宋傑進攻。

迫不得已的宋傑只好準備使用左手的袖劍了,在又一次雙方的武器碰撞在一起后,宋傑便準備使用左手的袖劍向金髮少女發動攻擊。

在兩人又交戰了一會兒后,宋傑開口了「我說,是不是可以停下這場沒有意義的戰鬥了?非常明顯,我們的實力差不多,為什麼還要繼續呢?」金髮少女沒有理會宋傑的話,只是用更加猛烈的攻勢向宋傑進攻。

迫不得已的宋傑只好準備使用左手的袖劍了,在又一次雙方的武器碰撞在一起后,宋傑便準備使用左手的袖劍向金髮少女發動攻擊。

就在宋傑接近了金髮少女,準備彈出左手的袖劍時,遠處傳來了有馬一心的聲音「到此為止了!」

聽到有馬一心的話,宋傑立即收起了自己的武器,金髮少女只見面前銀光一閃,不知何時『小賊』的左手接近了自己的脖子,但在有馬一心的聲音落下后,縮了回去,那銀光就是從宋傑左手衣袖處出現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看著迎面走來的有馬一心三人,宋傑和金髮少女收起了手中的武器。

金髮少女看到了和有馬一心一起走過來的文森特·范·霍森「父親?」

「真是般配呢。」文森特·范·霍森看著自己面前的一對年輕人,和他站在一起的有馬一心也是點了下頭,同意了文森特·范·霍森的說法。

「般配?」宋傑一頭霧水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文森特·范·霍森。

小瑪利亞抬頭看向自己的父親「那個哥哥,和姐姐一樣強呢。」

文森特·范·霍森寵溺的摸著小瑪利亞的頭「要叫哥哥還早了點呢,瑪利亞。」

「省下了不少功夫呢,小傑。」有馬一心看向宋傑開口。金髮少女彷彿明白了什麼一般,回頭看向了一頭霧水的宋傑。

有馬一心開始向宋傑介紹這金髮少女「小傑,我相信在武器的交鋒下,你們兩個已經互相認識了。她是西爾維婭·范·霍森,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宋傑立即被有馬一心的話震驚到了。

「既然宴會已經結束了,那我們就該告辭了。」文森特·范·霍森在向有馬一心道別,帶著自己的兩個女兒離開了這裡。

看到范·霍森一家離開后,宋傑立即來到了有馬一心的身邊「老爺子,你這又是幹什麼啊?為什麼我有多出了一個未婚妻啊?」

「只是我早就和文森特商量好的了,一開始我只是想讓你的身份更真實一些,但是現在不用了,你的表現的比我想象的還要出色,所以我決定了,以後有馬集團的真正繼承人就是你了。」

「現在看來,我對這樁婚事的決定是無比正確的了。」有馬一心走到了宋傑的面前拍著他的肩膀「以後要和西爾維婭好好相處。」

「好了,時間不早了,也該帶你去你以後的家了。」有馬一心帶著宋傑進入了一輛加長的豪華轎車,早已在車門處等候多是的藤倉優也跟隨兩人進入了汽車。

做進汽車后,宋傑便迫不及待的開口「老爺子,你真的要我成為有馬集團的真正繼承人嗎?我不是個經商的料啊!」

「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培養的,再說了集團里有專門負責這些東西的人,你不需要為這些東西擔心。」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作為一個男人就要拿出男人的樣子,既然已經決定是你了,你就全力以赴的做好就行了,我會在集團中給你安排一個位置的,慢慢的開始學習管理集團吧。」

「那好吧,不過老爺子,你可要小心我把整個集團都敗光啊。」

「我有馬一心大半輩子建起的有馬集團不是會那麼容易敗光的,不過已經不在又逃避這份責任的想法,就已經是進步了。」

「對了小傑,你使用的是什麼攻擊方式啊,看起來並不像是劍道啊?」回憶著宋傑剛剛的戰鬥,發覺奇怪地方的有馬一心問向了宋傑。

「沒錯,這的確不是劍道,事實上,我的劍道技術還很生疏,完全比不上我用單手劍的熟練程度。」

「我說為什麼看起來那麼奇怪,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啊。」聽到宋傑的解釋,有馬一心恍然大悟,隨後又問向宋傑「不過為什麼你的劍道很生疏呢?」

宋傑陷入了沉思,開始考慮到底該如何解釋這件事。

「算了,既然不想說那就不說了。」看著宋傑的樣子,以為他又想起了父母的有馬一心放棄了詢問,畢竟那個男人很喜歡劍道,也沒少教導自己的孩子學習劍道。

—————————————-(分割線喵)—————————————————————–

一個小小的公寓房間中,4名來到這個世界的輪迴者開始商量著完成主神任務的方法。

「主神的主線任務一共有兩個,一個是控制或消滅所有的本世界重要角色,另一個是獲取世界坐標。我們完成第一個任務,你們完成第二個吧。」說話的是膚色白凈,身材略顯肥胖的王姓少爺。

迫於王家在主神空間的勢力,張叔和李磊自然是不會搶重要角色的任務「嗯,王少爺你放心吧,我們是絕對不會搶你的任務的,我們明天天亮就出發,在完成世界坐標的任務后,我們就提前返回主神空間。」

「這倒不用,你們只要打擾我做第一個任務,其他的你們都隨便,我是不會幹涉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兩人,王少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