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也明白,這時候如果不出手,一旦等張誠突破成功,那可沒機會了。

現在是生死相搏,又不是切磋武,傻站在原地等着敵人提升實力,傻子才幹呢!

轟隆!

然而在刀鋒即將落下的那一瞬,一股龐大的鬼力突然從張誠的天靈飛速涌出,穩穩托住了長刀。

鬼兵將領一愣,下意識的低頭看去,發現張誠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雙目之黑光連閃,一股氣息陡然炸開,如同蛟龍般,瞬間升騰而起,縈繞四周。

鬼首品,突破了!

此時的張誠,整個人氣勢如雲,狂暴的鬼力從鬼身激射而出,之前強大了不知多少倍。

“鬼首品跟下品果然不是一個級別的……”

張誠揮了揮手,看着濃墨般的鬼力在指尖縈繞,不由得感嘆了一句。

“你、你……”鬼兵將領全身頓時一僵。

自己的全力一擊,居然被對方輕而易舉的擋住,而且還真正突破到鬼首品,算是親眼所見……他也仍然覺得不敢相信!

“鬼首品又怎麼樣,所有人跟我,殺了他!”

鬼兵將領一咬牙,手腕一翻,長刀再次橫劈而來,閃電般的划向張誠的脖頸。

軍令如山,殘存的幾十個鬼兵也只得強行鼓起勇氣,揮舞着兵器,再次朝張誠揮來。

而那些鬼修也同時放棄了高通,飛到張誠的周圍,一個個拼盡修爲,放出了自己的最強攻擊,希望能將這個變態的傢伙一擊斃命。

這些人同時出手,其還有十來個鬼首境界,一時間真是鬼氣亂飛,刀光四射,劍氣沖天! 無數攻擊匯聚而來,張誠身處風暴心,卻面不改色。手機端

“來得好!”

他只是輕輕一笑,擡腳向前踏出,原本無凝實的鬼身突然變得虛幻起來,好似一團雲霧。

彷彿提前知道了對方的招數和攻擊位置一樣,只見張誠的身形不斷變換,無數攻擊貼着鬼身飛了出去,沒傷到半分。

此時的張誠,彷彿一條靈動的游魚,哪怕前方攻擊密如蛛,也能瞬間找到漏洞,輕鬆躲過。

“鬼首品……果然強大!”

感受到自己實力的變化,張誠也忍不住心感慨。

謹慎到鬼首品之後,不光是鬼力更加凝實強大,最主要的還是靈魂之力的提升,讓他心算速度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從而能輕而易舉的發現對方招數的破綻。

簡單的來說,此時這些人的攻擊在旁人眼裏可能快如閃電,根本躲避不開,但是在他看來卻都像慢動作一樣,整理一下發型再動都來得及。

按道理來說,張誠之前雖然已經踏在品的門檻,但是需要的鬼力還是不少,只有數量足夠,才能從量變變成質變,從而真正成爲鬼首品的強者。

想做到這一點,在正常情況下幾乎是不可能的,畢竟鬼魂又不是傻子,發現會被吞噬那還不趕緊逃命,誰會傻站在原地等着變成別人的口糧。

但是無巧不成書,他剛到戰場遇見幽冥鬼蜮意圖偷襲,然後又冒出數百個鬼兵。

這些鬼兵爲了防止張誠逃跑,在鬼兵將領的指揮下結成軍陣,密密麻麻的簇擁在一起。

卻沒想到它們這麼做,無疑是組團送外賣,到最後想逃都逃不了,張誠也憑此順利突破。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鬼兵將領此時當然也明白這點,一時間都快氣炸了。

這叫什麼事!

早知道讓自己的手下散開了,否則也不至於被一鍋端啊……

不過這些想法只是在腦海一閃而過,畢竟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三界六道也沒有賣後悔藥的,現在唯一的機會,是斬殺眼前這變態的小子。

隨意能晉升,這講出去簡直沒人敢相信,要是今天放過了他,日後必成大患。

而且自己這次損失這麼大,差點被對方吃成光桿司令,要是不殺了張誠,他回去也沒法交代。

一想到幽冥鬼蜮對於失敗者的處罰,鬼兵將領覺得三魂七魄同時發寒,咬咬牙使出全部的實力,希望能儘快抓住這難纏的小子。

不過張誠此時已經晉升鬼首品,憑他能越級挑戰的實力,算十幾個鬼首也別想輕易拿下他。

隨着逐漸熟悉晉升後的實力,張誠心裏也有了底,不再躲避,直接身形往前一突,進入鬼兵將領的攻擊區域,直接一拳打出。

轟隆!

雖然鬼魂沒有實體,但是鬼力附在拳頭,一樣能對鬼魂造成傷害。

無盡的鬼力從拳頭涌出,形成了一道龐大的拳勁,從刀光之間一穿而過,狠狠地朝鬼兵將領擊去。

“可惡!”

鬼兵將領頓時面色一變,之前自己一人可以完全壓制張誠,沒想到現在這麼多人同時出手,對方居然還能還擊。

不過此時拳勁已經衝到身前,從氣勢來看,威力絕對不小哦,鬼兵將領也來不及多想,立刻收刀在胸前一擋。

“嘭!”

拳勁落在刀身,發出一聲金鐵交擊的脆響,強大的衝擊力推着鬼兵將領連退了五六步。

“這攻擊……幾乎可與鬼首品媲美了!”

鬼兵將領魂身一陣搖曳,臉色大變。

要知道對方算晉升,也只是鬼首品!自己依然要高出他一個小境界啊!

但是他的攻擊,居然已經跟鬼首品差不多,而且還是僅憑鬼力,並沒有使用鬼器,這……到底怎麼做到的?

本來,鬼兵將領還想着,算對方突破,在絕對實力,肯定還是不如自己,現在接了一拳,他才猛然發現,自己的優勢已經全部沒有了。

“此人絕不能留!斬殺了他,功勞絕不亞於剿滅常勝軍!”

鬼兵將領眼殺機連閃,朝着周圍的鬼修大吼了一聲,但自己卻往後退了幾步,明顯已經心生怯意。

張誠哈哈一笑,也不跟那些鬼首糾纏,身形一動衝到那些殘存的鬼兵身邊,本着蒼蠅也是肉、節約最光榮的原則,全部塞進了嘴裏。

面對如狼似虎的張誠,那些鬼兵那有半點抵抗之力,不過一會兒被吞噬一空。

數百鬼兵雄赳赳氣昂昂的殺出來,結果轉眼之間被吞噬了個一乾二淨,徹底只剩下一個光桿司令。

周圍人都有種如在夢的感覺,看着張誠的目光詭異無,像是看着一頭恐怖的食人惡魔。

wWW◆ Tтkan◆ co

不理會這些人的目光,張誠打了個嗝,看向高通,不滿的叫道:“喂!男神,你還準備偷懶到什麼時候!”

“啊?”高通這才驚醒過來,連忙提着勾魂索跑到張誠的身邊,跟他並肩站在一起。

“雖然以前覺得你很變態了,但沒想到居然變態到這種程度,幾百個鬼兵啊……這麼沒了?”高通也是一臉的僵硬,像是不認識一樣看向張誠。

“什麼叫變態……我這叫天賦異稟好不好!現在是三百二十七一,你是認輸還是怎麼的?”

“認輸?想得美!”高通撇了撇嘴,“不過你的確夠猛的,居然搞掉幽冥鬼蜮一支軍隊,這次算咱們打平了!”

“以前我以爲只有人不要臉,沒想到連陰神也會耍賴……”張誠一陣無語,指了指對面的數十個鬼修和鬼兵將領,接着說道:“剩下這些跟那些鬼兵可不一樣,我一個人對付有點麻煩,你也幫把手,咱們配合一下。”

高通一愣,“怎麼配合?”

“次你給我的玄陰雷應該還有吧,準備好!”

張誠說完,直接身形一動,主動衝進了鬼修間,仗着自己鬼力深厚,硬是抗住攻擊,困住了七八個鬼修。

被困住的鬼修頓時大驚,一起發力,但一時間也突破不了張誠鬼力的束縛。 “等什麼呢!”

張誠大喊一聲,高通立刻明白過來,右手猛地一揮,一顆檯球大小的圓球立刻疾飛而出,打在被束縛住的一堆鬼修身,立刻炸開,一團紫光如同太陽一般驟然亮起。!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張誠被龐大的氣浪直接掀飛,全身黑煙直冒。

而那堆鬼修也淹沒在紫光之,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被炸成了漫天精魄。

“我靠!”

張誠目瞪口呆,一顆炸死了七八個鬼修,這尼瑪可次給自己的那顆玄陰雷威力大多了。

當時高通這死胖子的牛皮都快吹天了,結果搞了半天給自己的居然是一個殘次品!

不過現在也顧不這些,張誠收回一部分被炸散的鬼力,再次朝着旁邊的鬼修衝去。

有了一次成功的配合,兩人故技重施,又用鬼力束縛住一些鬼修,在對方掙脫之前,高通拋出玄陰雷,直接將其炸成精魄。

不過這次張誠學聰明瞭,高通剛一出手,他連忙躲得老遠,畢竟玄陰雷可沒長眼睛,萬一誤傷了可沒地方報銷醫藥費。

兩人這樣的配合了好幾次,一共弄死了二十多個鬼修,幽冥鬼蜮的人馬很快只剩下最後十幾個。

鬼兵將領跟剩下的鬼修一見這情景,一顆心瞬間沉到了谷底。

如果只是玄陰雷的話,他們倒還不怕,畢竟達到鬼首修爲之後,速度起厲鬼不知道快了,只要不是站在原地不動,玄陰雷也很難炸。

但是現在不一樣,對面那小子真不知道是什麼怪物,晉升鬼首品之後,原本精純無的鬼力又更進了一步,一旦被束縛,短時間內根本掙脫不了,完全變成了一個靶子。

這次的行動他們可是策劃了很久,準備充足,原本準備重創常勝軍,繼而佔領這座軍事要地。

但是做夢都沒想到,自己這邊數百人馬,居然敗給了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子!

這些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心的戰意全都消失得一乾二淨,正打算跑路的時候,突然聽見悠長的號角聲從山下傳來。

鬼兵將領一聽,頓時差點嚇得魂飛魄散,也顧不其它,連忙轉過身,開始急速往反方向奔逃。

“常勝軍來了!” 御魂者傳奇 高通臉色一喜,連忙拋出勾魂索,擋住鬼兵將領的去路,同時朝張誠大叫道。

“盡力攔住他們!只要等常勝軍一來,他們絕對一個都走不了!”

張誠撇了撇嘴,暗道常勝軍的動作真是慢,跟電影裏的警察都有得一拼了。

都是緊要關頭不出現,一到要完事的時候拉着警報出來撿便宜,什麼意思嘛……

雖然心裏抱怨,但是張誠還是立刻動了起來,放出鬼力攔在周圍,堵住那些鬼修的退路。

高通手持勾魂索,與鬼兵將領戰成一團。

按修爲來說,高通是肯定不如對方的,要是在之前,單打獨鬥只怕堅持不過十個回合。

但是鬼兵將領此刻已經失去了鬥志,只想趕緊逃跑,面對高通的攻擊只是閃躲,根本不還手。

高通終於找回了自信,大笑一聲,左手連變,接連打出六個手印,貼在勾魂索。

勾魂索立刻黑光大盛,鏈身繃得筆直,猶如一柄長矛,洞穿了鬼兵將領的後背。

“啊!”鬼兵將領發出一聲痛呼,全身一晃,再也支撐不住,被勾魂索強行拉了回來,摔在地,被捆成了麻花。

那些鬼修看見鬼兵將領都被擒住,頓時慌了神,不惜燃燒鬼身,強行衝破張誠佈下的鬼力,朝四周倉惶逃去。

“既然來了,別走了!”

隨着一聲大喝,四周的樹林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陰兵。

與那些鬼兵一,這些陰兵簡直是土豪級別的存在。

每一個都是身披制式黑甲,腰間配着長刀,手裏拎着戰戟,肅殺之氣直衝雲霄。

一個羽扇綸巾的男子站在前方,微微往前一指。

“殺!”

“殺!”

無數聲音匯聚成一聲刺破蒼穹的大吼,常勝軍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席捲而來,將那些鬼修圍在間,展開了廝殺。

鬼修們此時真的是欲哭無淚,剛纔還是他們包圍別人,結果轉眼之間輪到自己被包圍了。

現在常勝軍以致,跑是肯定跑不了了,如若敢有一絲反抗,肯定會立刻魂飛魄散。

想到這些,不少鬼修都放棄抵抗,立即投降。

張誠瞟一塊大石,看了看軍容森森的常勝軍,目光隨即轉到了剛纔發令的男子身。

常勝軍是趙子龍的隊伍,這傢伙羽扇綸巾,長徐冉冉,一副軍師的派頭,這造型……不得不讓他聯想到三國時期最出名的一位人物。

諸葛亮!

想到這兒,張誠瞬間雙眼放光,心情忐忑的走了過去,抱拳道:“見過臥龍先生……”

“嗯?” 江城風月夜 男子愣了愣,隨即笑了起來,“小友客氣了,不過在下並非武侯……”

“瞎叫什麼,這是士元先生,現在是常勝軍的軍師。”高通走過來,從後面捅了張誠一下。

“士元?”張誠一愣,隨即驚叫道:“難道你是鳳雛……龐統!”

龐統捋須而笑:“沒想到小友居然認得在下……”

“你……你真是龐統?”張誠瞬間激動起來,“我怎麼會不認識!你跟諸葛亮都是軍師郎將,與劉備一同入川,因爲智謀過人,所以被稱爲鳳雛,如果假以時日,必定能大展宏圖,只是可惜……”

“可惜什麼?”龐統微微一笑,饒有興致的看着張誠。

張誠乾咳了一聲,硬着頭皮接着說道:“可惜在進圍雒縣時,你主動率衆攻城,接過不幸流矢而亡,那時好像才三十六歲吧……”

“哈哈哈……”龐統一聽,頓時大笑起來,“人生在世,但求一個痛快。作爲軍師,能死在戰場,乃是最好歸宿,何談可惜二字。”

一聽這話,張誠不由得微微動容。

其實在歷史,龐統的智謀不亞於臥龍,只是因爲早死,所以他的光芒才逐漸被掩蓋。

但是劉備深知這點,所以在龐統死後,追賜龐統爲關內侯,諡曰靖侯。厚葬之後,所葬之處也命名爲“落鳳坡”。

這在當時,可以說是極高的規格了! 畢竟陰司跟幽冥鬼域之間爭鬥了千萬年,從未分出過勝負,算張誠操控始祖之身,也只能取得局部戰場的優勢,對整體戰事並沒有多大的幫助。!

而且算幽冥鬼域不敵,也可以退守鬼界深處,以陰司的兵力,根本無法徹底擊垮對方。

如此想來,這一次騙張誠下來的主要目的,應該是想讓他跟幽冥鬼域決裂,以後徹底跟陰司綁在一起。

畢竟鬼屍同修的成長速度無可擬,萬一有一天能達到鬼域之主的高度,那陰司一統鬼界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