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葉星辰那絕美的臉龐上浮現出一絲邪惡的笑容,在眾人看來,卻是如此的妖異。

「林兄你拳法不錯,想必刀法也不錯,不如我們就切磋切磋刀法吧?」 科技巫師 雷威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對於赤手空拳擊殺葉星辰,他是一點信心也沒有,但如果用刀的話,那自己擊殺對方的幾率將大增。

「刀法?可是雷兄,刀劍無眼,萬一不小心傷到你不是傷了我們的和氣么?」葉星辰卻是做出一副很是詫異的表情。

無恥,這傢伙怎麼就這麼無恥?雷威心中狂吼著,就算沒有用刀劍,你不也殺死了雷罡么?現在你在這裡說什麼萬一傷到和氣怎麼辦?這不是無恥是什麼?

「呵呵,刀劍無眼,拳腳無眼,林兄不必多想,就算雷某不幸死在林兄手下,也只能怪雷某技不如人,怨不得別人,林兄大可放心!」儘管心中恨不得馬上將葉星辰碎屍萬段,但雷威還是注意著自己的儀態。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葉星辰心中暗笑,口裡卻恨謙虛的說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陪雷兄好好玩玩!」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兩人心中的那股殺機,雖然明面上說的是比武切磋,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是一場生死搏鬥,兩人的勝負直接關係著穆家和雷門在青幫的威望,由不得兩人不儘力拼殺。

不過即使知道兩人之間肯定會有一人血濺當場,但依舊沒有一人出聲反對,在座的都是什麼人?都是橫霸一方的梟雄,哪裡沒見過殺戮?就算是剛才雷罡身死,也不過引來一陣嘆息聲而已,又何必在乎多一個人死亡呢?哪怕雷威同樣身為天威堂堂主,那又如何?死了一個雷威,還有無數個雷威站起來,青幫幫內人才濟濟,可不缺少一個堂主呢?

對於他們來說,最喜歡看的就是激情,能夠在除夕之夜,觀看一場高手之間的生死搏鬥,那可絕對是最動人心的事情。

所有,沒有人勸阻,甚至有人開始坐莊,擺出了賠率,開始賭誰會獲勝。

戴著帽子的穆星澤看到葉星辰一舉擊殺了雷罡,如今又要和雷威決鬥,心中暗暗高興,這個小子果然夠無恥,夠陰險,這一招也夠妙啊,一個小小事情,竟然要牽扯到兩大堂主的生死,厲害,厲害。

在他看來,雷威不是一個堂主,而是一個死人,一個即將死去之人,雷動天手下三大戰將,雷傷被葉星辰收買,雷罡被他所殺,雷威也命不久矣,看來他還真是雷動天的剋星呢?

一想到雷動天得知自己的兩位得力戰將都被人擊殺的消息那副悲痛憤怒的神情,穆星澤的臉上就露出得意的笑容,葉星辰這個孫女婿,真的是一個好孫女婿啊,就是不知道他對靈筠和青筠兩個丫頭感興趣不,要是感興趣,不如把她們一起許配給他吧?三個人裡面,總要給我生個曾孫不是?一想到這裡,穆星澤嘴角的笑容就更加的得意,可是不遠處的葉星辰卻感覺背後冷嗖嗖的。

很快,雷威的手下送來了兩把樣式古樸的戰刀,雷威正要將其中的一把遞給葉星辰,卻聽到不遠處,屬於穆家陣營的天殺堂堂主羅殺說了一句:「林兄弟,我這裡有一把寶刀青焱,你拿去回回雷堂主吧!」

「呵呵,多謝兄弟!」葉星辰哈哈一笑,轉身從羅殺的手中接過了一把彷彿用青銅打造,刃口卻極其鋒利的戰刀,刀身之上,還刻有三團燃燒的火焰,正好組成了一個「焱」字。

「呵呵,不用,我也只是想看看『青焱』遇上『戰雷』之後,哪個更厲害!」羅殺只是淡淡一笑,而葉星辰這個時候才看到雷威手中的戰刀上刻著兩個古樸的漢字,正是『戰雷』。而那把刀整體的刀身呈現黑色,刀刃微微泛白,所有的刀芒竟然全部隱晦起來,看不到半點流光。

好刀,絕對的好刀,只要是一個真正懂刀之人,都知道這絕對是一把極品寶刀,可是在普通人看來,這卻不過是一把破舊的廢鐵而已。

再反觀雷威為葉星辰準備的那把刀,刀身流光反轉,陣陣刀芒閃爍,一看就是一把鋒利異常的好刀,可是葉星辰敢打包票,最多和「戰雷!」硬拼一記,那把刀就會被斬成兩段……

好你一個雷威,竟然如此陰險,敢用這種刀來陰我,現在我也有「青焱」,看我怎麼收拾你,葉星辰心中暗暗想著,卻是朝羅殺堅定的說道:「儘管放心,我必不會辱沒了『青焱』的威名!」說完,提刀就朝雷威走去,而雷威整張臉急速的變成了青色,冷冷的掃了一眼羅殺,充滿了殺氣,而羅殺卻是挑屑了反瞪了雷威幾眼,意思很明確,老子就是要玩死你,你能把我怎麼滴?

雷威冷哼了一聲,也是提著「戰雷」走向了葉星辰,正是簡單的朝葉星辰做了一個起手式,身體就朝葉星辰衝來。

而周圍的人們雖然個個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但能夠在這裡看到這等熱血澎湃的場景,也是一個個大聲叫囂著,絲毫沒有往日的那副雍容鎮定。

只有穆曉筠的眼中隱隱有些擔憂之色,雖說她對葉星辰充滿了信心,但雷威也是青幫成名已久的人物,特別是一手刀法,整個青幫未奉一敗,萬一傷到了葉星辰,那可咋辦?畢竟,刀劍無眼,受傷的幾率可是很大的。

葉星辰似乎感受到了穆曉筠那擔憂的目光,朝她投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腳下步子已經跨出,手中的「青焱!」忽然泛起了一道青光,就這麼直直的斬向了雷威。

雷威手中的「戰雷」一抖,攔在了「青焱」的前面,兩把寶刀強烈的撞擊在一起,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耳膜一陣蕩漾,就彷彿有千軍萬馬在奔騰一般。

而葉星辰和雷威的身體卻已經同時彈射而出,手中的戰刀用力一盪,同時朝對方殺去。

酒樓最上面的一層樓,正坐在豪華包間之中的雷動天忽然接到了雷罡身損的消息,心中一震劇痛,當知道雷威竟然再次和殺掉雷罡的那人拚鬥的時候,雷動天再也坐不住了,帶著自己的兒子雷損和侄兒雷暴就從上面下來,當他們到達現場的時候,就見到正在火拚的兩人。

雷威從小苦練刀法,刀法精湛,每一刀每一式都是如此精妙,給人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而葉星辰雖然也喜歡用刀,但更多的卻是飛刀,對於刀法練習的很少,不過他一招一式都是從生死搏鬥之中領悟出來,雖然簡單,但卻招招充滿殺機,硬是將雷威那嚴密的刀網壓抑下去。

兩人的身上都已經負傷,所不同的是葉星辰傷口居多,可是卻沒有一處太重,而雷威雖然只有三處刀傷,但卻都是重傷,特別是肩膀的一道刀口,已經深可見骨,白花花的血肉翻騰衝來,鮮血更是浸滿了衣裳。

雷動天看得明白,在這樣下去,雷威必死無疑。再看看地上躺著的雷罡,雷動天心中明了,自己在不能夠失去這樣一個戰將了。

「雷兄,你總算出現了!」雷動天正要開口阻止,卻猛然聽到一個極其熟悉的聲音響起,不由的朝聲音的方向望去,就見到穆曉筠攙扶著一名臉龐全部遮住的男子走了過來,而周圍有幾人隨著這一聲音也將目光放在了那人的身上,能夠稱呼雷動天為雷兄的人,整個青幫又有幾人?最重要的一點,這人的聲音為何如此熟悉?和已經逝去的穆幫主怎麼如此相似?

其他人可能還不知道他是誰,可是早已經了解真相的雷動天卻是一下想到了某人,不過他的眼中依舊充滿了驚訝,驚訝穆星澤怎麼會忽然浮出水面。

「你既然來了,為何不以真面目見人?」雷動天冷冷的說出了這麼一句,卻忘記了一旁的打鬥。

「呵呵……」穆星澤笑了笑,卻是慢慢的拿起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張精神抖擻的臉龐。、「幫主?」幾個靠近的人同時驚呼了出來,他們實在難以相信已經死去多日的穆星澤竟然會活過來,而且會出現在這裡?

隨著這一聲驚呼,越來越多的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這邊,當他們看清楚穆星澤的樣子之後,一個個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一些隸屬穆家的人還好,他們有的聽到一些風聲,知道穆星澤並沒有真的死去,可是雷門的人,還有其他勢力的人,卻難以相信這一切是真的,穆星澤可是舉行了那麼一次葬禮,難道竟然是假死?

可是他為什麼要假死呢?就算假死了,為何又要出現在這裡呢?難道這一切都和雷門有關係么?

正在和葉星辰激斗的雷威也聽到眾人的驚呼,不由自主的瞟了過去,就看到雷動天身前所站著的穆星澤,不由的心中一陣大亂,他早從雷動天那知道了穆星澤未死,可是他卻不明白,為何他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他安排的么?

也就在這一瞬間恍惚的時候,葉星辰的速度猛然加快,手中的「青焱!」橫向斬出,斬向雷威的腰間,雷威心中大駭,趕緊揮刀抵擋,可是葉星辰卻是猛然收刀,反而一刀朝他的小腹刺去。

雷威匆忙之下只能夠急退,葉星辰趁此機會,聚集起全身的力氣,就朝雷威手中的「戰雷」斬去。

「噹啷!」一聲脆響,慌著擊退的雷威哪裡想到葉星辰會猛力劈砍自己的戰刀,一時之間拿捏不住,整把戰刀就這麼脫手而落。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隨著這一聲脆響而再次吸引過來,特別是雷動天,再也顧不得上和穆星澤多說什麼,直接大喊道:「停下!」

可是葉星辰哪裡肯聽他的,猛然朝前跨出三步,瞬間來到了雷威的背後,反手就是一刀,直直的刺進了雷刀的后心,接著閃電般的抽出「青焱!」,一道殷紅的血泉自雷威的后心噴射而出,而他的身體,卻就這麼慢慢的倒了下去,眼中充滿了不甘,還有那對雷動天深深的眷戀,自己竟然不能夠為他做出一點事情……

「不^……」雷動天眼見雷威被殺,口中一聲狂呼,就這麼朝葉星辰撲去,這是他最後的一名得力戰將,卻被人當著自己的面斬殺,這叫他如何能夠忍耐?

可是,一道人影,卻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攔下了他的去路…… 在白大少爺的心中,不管多麼厲害的敵人,都不是自己保鏢的對手,尤其是在大西北這個土地上,敢跟自己動手的人少之又少,只有那幾個門派的大弟子敢動手,但是那些人都不是老邱的對手,老邱只是需要一招,就能夠把那些傢伙全部打敗,眼前這個人雖然囂張,但是在白大少爺的心裡,遠遠趕不上那幾個門派的大弟子,如果老邱肯出手的話,分分鐘就能夠教這個傢伙做人,只是不知道老邱今天怎麼回事兒,竟然是老僧入定一般,連自己的話都不回答了。

白大少爺還想要命令老邱,不過看到老邱對腳的一絲鮮血,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難怪剛才其他的人都跪下去了,自己這邊什麼事情都沒有,還以為李天攻擊的時候不敢攻擊自己呢,沒想到最重要的攻擊都在自己身上,全部都是老邱在幫助自己,如果沒有老邱在的話,可能自己現在都爬不起來了,白大少爺趕緊的拿出自己的瓷瓶,裡面裝著的就是門派的療傷葯,從裡面拿出一顆放在了老邱的手裡,對於自己忠實的保鏢,白大少爺是從來都不會吝嗇的,丹藥是死的,人可是活的,如果沒有了這個保鏢要那麼多丹藥有什麼用嗎?

李天的眼睛是比較尖的,白大少爺果然是白大少爺,跟自己見到的其他人都不一樣,這一枚丹藥竟然是六成品質的,雖然算不上頂尖的療傷葯,但是價格上也是很貴的,能夠對自己的手下做成這樣,這個傢伙也算是會收買人心了,老邱這會兒眼裡就帶著感激,好像覺得自己做得很職業,殊不知就算再怎麼高級,也是白大少爺的一隻狗。

白大少爺看了看周圍其他的保鏢,現在都在地上趴著呢,剛才還能夠跪著,現在都已經堅持不住了,想要跪著都是一種奢望,壓力還在繼續,雖然老邱受了重傷,但是老邱還在硬扛著,所以白大少爺的身上並沒有什麼壓力,還能夠在屋子裡到處轉悠,李天也沒有繼續增加威壓,也是不想把這個事情做的太過,畢竟自己剛剛到玉石集團。

白大少爺回過頭看了看秦二爺,又想到了那位美麗的姑娘,白大少爺也算是名門之後,這一輩子見的漂亮女孩子多了去了,沒有必要只喜歡的一個女孩子,可這傢伙是一個痴情的貨,自從見過秦冰之後,其他的女孩子都不放在心裡了,一定要娶秦冰為妻,今天也算是一個好機會,老岳父就在旁邊坐著呢,也是時候讓他看看自己的力量了。

「少門主不可呀,那可是門主給你的保命之物呀…」身為白大少爺的保鏢,老邱自然清楚白大少爺想要幹什麼,就算是想要表現一番,那也不能這麼過分吧,那些東西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如果吃下去的話,能讓自己的實力飆升百倍,但是代價也是巨大的,整個門派花費了十年的功夫才搜集到這麼一點,而且白大少爺吃了之後至少要休養兩個月的時間,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夠修養回原來的樣子,如果運氣不好的話,這一生的權利都可能會受到影響,為了一個女子把自己搭進去,這實在是有些不值呀,白大少爺的潛力可是很強的。

李天也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切,雖然重生到這個世界上已經很久了,可除了一些丹藥之外,李天從來沒有看到過這個世界上的寶貝,也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的寶貝都是什麼樣的原理,所以對於白大少爺手裡的東西很好奇,李天的意識立刻就籠罩了白大少爺,他拿出來的這些東西是藍色的液體,看上去非常的粘稠,這些東西有什麼作用?李天不知道,不過卻聞到了一絲氣味,跟自己的那些藥材十分相像,看來這些東西應該是昂貴藥品熬制而成,之所以沒有形成丹藥,就是因為煉製的人技術不夠。

按照老邱剛才的能力,再加上白大少爺擺的這個譜,李天可以肯定,白大少爺所在的門派肯定很強悍,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種東西了,雖然李天還不清楚這種東西的價值,但能夠放在白大少爺的心上,價值肯定超過幾十億。

如果不是有那麼多的人看著李天,真的是想要上去搶過來,看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不過現在可不能那麼做,人要臉樹要皮,咱又不是決鬥的,怎麼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搶人家的東西呢?而且白大少爺一口就吞下去了,就算是自己想要搶,那也得有機會才行。

周圍的這些人有些傻眼了,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他們卻看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白大少爺在變化,當那些東西進入白大少爺體內之後,他們都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在降低,李天也在觀察白大少爺,因為李天也不知道那些粘稠的液體是幹什麼的,只能是通過觀察白大少爺才知道,李天這個時候有些吃驚了,白大少爺的實力暴漲了,這可不是一丁點兒的暴漲,按照剛才的估算,白大少爺就算是發揮所有的潛力,最多也就是初級武者的頂端,但現在白大少爺一躍就進入了高級武者的層次,那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兒?竟然會如此厲害。

李天這個時候真的是眼饞了,如果自己能夠拿到那玩意兒的配方,隨隨便便的就能夠製作出很多了,自己的技術還是可以信任的,如果稍加研究的話,沒準就可以製作出一些丹藥來,那樣對身體的傷害也是最少的,可以讓自己的手下隨身攜帶一些,如果遇到麻煩的話就吞一顆,一個高級武者的人在各地都是非常厲害的,也不會讓自己喪命,可以說是增加了一層保命的機會,李天現在實力不強,尤其是手下的人實力不強,這種東西就更加的需要了,就是不知道這傢伙會不會跟自己合作,會不會把方子拿給自己? 「這不過是晚輩們的一場比試,雷兄何必動怒?」攔下雷動天的正是穆星澤,他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身上披著的那件黑色大衣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了穆曉筠的手中,如今穿著的正是一套黑色的長袍。

穆星澤的速度之快,所有人,包括葉星辰在內,都是心中一陣驚訝,真沒想到這老頭子的身手竟然這樣了得,怪不得能夠坐上青幫幫主之位。

「穆兄,你到底什麼意思?」看到攔在自己身前的竟然是穆星澤,雷動天強壓住心中的怒火,憤憤不平的說道。

「什麼什麼意思?」穆星澤卻是一臉的不解,看得一旁的葉星辰一陣嘔吐,這混蛋,竟然比自己還要無恥。

「那日你假死,如今又來這裡故意挑起是非,穆兄這又是為何?」雷動天幾乎快要怒吼出來,只是如今在場的都是青幫的各大勢力之人,由不得他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假死也不過是想要暗中查探一些事情而已,在場的各位都知道,前不久我們青幫莫名其妙的死了一些高層人員,還有我們在東南亞的勢力也莫名其妙的被人打擊,更是損失慘重,最後我經過多方查證,這一切竟然都是雷動天所為,只可惜那時沒有證據,所以老夫不得不以假死的名義,暗中查探,最後總算被我查出了一些蛛絲馬跡。」穆星澤淡淡一笑,可是這笑容在雷動天看來卻是如此的猙獰。

而穆星澤此話一出,全場所有人皆是一陣i驚呼,雷動天那時身為雷門門主,更是青幫十二名元老之一,竟然會做出這等幾乎等於叛幫的大事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可是看到穆星澤一臉從容的樣子,以及雷動天急速變化的臉色,很多人已經明白,或許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雷兄,你我相交多年,若不是為了青幫的未來,我也不想如此,若是你飯點其他的錯誤,我也不會多說什麼,可是你竟然做出這種等同叛幫的事情來,這是絕對不可饒恕的罪行,我也顧不得我們之間的友情了!」雷動天沒有說話,因為一旁的穆曉筠已經將手中的一些資料以及照片傳發了出去,所有人都看到了他和山口組之間的一些協議,也看到了他和山口組成員之間面談的畫面,這一切鐵證如山,根本由不得他反駁,而穆星澤正是抓住了他急速變化的臉色,開口說道。

無恥,卑鄙,這木老頭說話還真是有一套,明明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卻冠冕堂皇的說自己是為了青幫的大義,顧不得兩人之間的友誼,他們之間還能夠有什麼友誼?

不過其他人卻不怎麼認為,至少在穆星澤假死之前,兩人的關係表面上一直很不錯的了,除了雷門一邊的派系外,其他的都覺得穆星澤是如此的高尚。

「呵呵,那你打算怎麼處置我?」面對鐵證如山的事實,雷動天臉上反而露出了笑容,似乎即將受到處罰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一般。

「按照青幫幫規,凡是叛幫者,殺無赦,可是看在你多年為青幫效力的份上,我以青木令免你一死,不過卻要將你逐出青幫……」穆星澤淡淡說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塊青顏色的令牌,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這令牌在青幫就等同於免死金牌一樣,只有為青幫做出傑出貢獻的人才有,穆星澤當年當上幫主之前也經過了九死一生才換來這麼一塊青木令,現在卻用來救他的仇人?這也太偉大了一點吧?

「呵呵,穆兄,你還真是仁慈呢?連這麼貴重的青木令都拿了出來,可是你認為如今的青幫,還有誰會在乎這一個令牌呢?最重要的一點,你憑什麼能夠處罰我呢? 貓咪情緣 要知道,現在,我才是青幫的幫主!」雷動天卻是一臉嘲笑的望著穆星澤,眼中充滿了得意。

此言一出,廳中除了雷門派系的人,其他的都是一陣驚愣,這雷動天想要做什麼?難道他想要魚死網破么?

「雷兄,難不成你還要冥頑抵抗不成?」穆星澤的臉色也是一陣變化,他哪裡會想到雷動天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抵抗?不不不不,我怎麼會抵抗呢?我是要將你們一網打盡吶,哈哈哈哈哈……」隨著雷動天的笑聲,不斷的有黑衣人從周圍竄了出來,將廳中的所有人全部包圍了起來,一股肅殺之氣席捲整個大廳。

眾人的臉色急速變換,他們哪裡想到雷動天竟然會設下鴻門宴?難道說他早知道穆星澤會出現么?可是若是知道,為何剛剛見到穆星澤的時候會露出驚訝的神色呢?由此看來,他肯定不知道穆星澤會來揭穿他的陰謀,那他還埋伏了這麼多人,只能夠說明一個問題,這一場飯局,他就是打算將所有不服從他的人一網打盡。

「雷動天,你竟然敢這麼做?你就不怕動搖青幫的根本么?」穆星澤看到這等情景,已經想到了雷動天的i用心,不由的大怒道。一直以來,為了青幫幫主之位,青幫歷來是血流成河,可是一旦坐上幫主之位,不管是那一屆幫主,都不敢將所有不服從自己的人趕盡殺絕,若是那樣,鐵定會傷及青幫根本,可是雷動天現在竟然敢這麼做,叫他如何不怒?

「動搖根本?呵呵,笑話,青幫與其一直這樣分分離離的下去,不如在我手中徹底的統一,只有這樣才能夠打造最為強大的組織,穆兄,你的觀念還是太老套了啊!」雷動天哈哈笑著,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你……」穆星澤氣得夠嗆,青幫之所以一直長盛不衰,就是因為內部不斷的有競爭,卻又剛好控制在一個度上,可是若是真的沒有一點競爭,一個個都會懶散下來,遲早有一天會被其他的大組織滅掉,這絕對不是穆星澤想看到的。

「少說廢話,給你們所有人最後一次機會,徹底的效忠我,否則今日你們別想走出這裡!」雷動天根本不理會穆星澤的憤怒,直接下達了最後的通緝令。

「嗖……」不等其他人發表言論,一道人影已經直射而出,手中一把青色的戰刀直朝雷動天的脖子劈去,此人正是葉星辰。

他心裡清楚的明白,其他的人若是投靠雷動天,或許還能夠留下一條命,可是穆家三人卻是休想活命,唯一的生機就是趁這些人還沒有表態的時候動手,那樣趁著大亂,還能夠有著一線生機。

面對呼嘯而來的刀光,雷動天的心中也是一陣大駭,這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怪不得自己的兩員得力戰將被他擊殺,就是不知道穆星澤哪兒找來這樣的高手。

不過他畢竟是雷門門主,雖然年紀上去了,但身手依然矯健,腳下步子一動,身子朝旁閃去,躲開了葉星辰的一刀,可是穆星澤的身影也同時朝他奔去,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透亮的匕首,就朝雷動天的心口刺去。

雷動天早已經料到了穆星澤會在這個時候出手,可是他沒有想到穆星澤的速度竟然這麼快,反手一揮,一把軍刀自袖中露出,攔下了穆星澤的匕首。

這個時候,雷動天身後的雷暴和雷損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自袖中露出了一把一尺半長的軍刀就朝穆星澤和葉星辰撲去,可是葉星辰的速度極快,身子一閃,已經來到了雷動天的身前,手中的「青焱」再一次橫向斬出,閃電般的劃過雷動天的手臂。

「唰!」的一聲,雷動天握刀的右手被葉星辰一刀斬下,雷動天的口中發出一聲悶哼聲,穆星澤想要再次朝雷動天刺去,可是雷暴和雷損已經撲了上來,攔下了兩人,而雷動天的身子,卻是急速的朝後退去。

「帶著曉筠先走!」穆星澤大喝一聲,手中的匕首泛起陣陣光芒,獨自一人攔下了雷暴和雷損。

葉星辰一愣,回頭看了看周圍,雷門的人已經動手,一個個的就朝廳中的眾人殺去,穆家靖正手持一把從對方身上搶來的戰刀護住穆曉筠,羅殺,李浩天,梁信等等效忠穆家的堂主也一個個奮起反抗,還有那些中間派,也不得不加入戰局,整個現場一片混亂。

「老頭子,你可不要掛掉了,老子還等著你幫我帶兒子呢?」葉星辰從來就不是一個優柔寡斷之人,這種情況下,要是都留在這裡的話,所有人都只有死路一條,只能夠儘早的突圍,然後尋求支援。

當下丟下一句話,轉身就朝其他的雷門成員撲去。

手中的「青焱!」青光亂射,狠狠的劈向了一名攔在身前的男子,那名男子甚至還來不及揮刀,「青焱」已經順利的劃過了他的腦袋,半邊臉直接被削落下來,白花花的腦髓和鮮紅的血液混雜著噴洒出來,煞是可怖。

這個時候,穆家靖忽然被別人一刀砍傷了肩部,穆曉筠一聲嬌喝,手持一把細劍,就這麼攔在了自己的父親跟前,雖說她從小學習古武,可是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這裡又是一片混戰,根本沒有施展身手的地方,比的就是誰的力氣大,誰出刀的快,她哪裡是這些大漢的對手,剛剛交上兩手,手中的細劍就被對方打掉,一名男子手中的砍刀更是呼呼的就朝她的腦袋劃去。

「操你媽的混蛋……」看到這等情況,葉星辰心中勃然大怒,再也不顧那些呼嘯而來的砍刀,身子猛然朝前躍起,手中的「青焱」直接脫手而出t,劃出了一道青光,再最後的關頭射在了那名男子的后心。

而那男子下落的砍刀卻被穆家靖手中的砍刀擋開,赤手空拳的葉星辰猛然面對四五名手持戰刀的高手,心中卻忽然變得一片寧靜,不過他的雙眼卻是一片血紅,情況詭異至極。

「殺!」冰冷的殺字自口中傳出,身子化為一道殘影,已經來到了前面兩人的中間,猛然伸出二指,同時捅破兩人的眼珠,接著雙手一扣,硬是抓住兩人的眼眶,用力朝後一拉。

兩人的口中傳出慘絕人寰的叫聲,而他們的身體卻正好攔在了自己同伴刺向葉星辰的戰刀前面,成為了活生生的擋箭牌,葉星辰趁此機會,奪過一把砍刀,又是一刀劃出,直接劃破了三人的脖子,三道血箭噴射而出,噴得他渾身都是,可是他的身體卻也被一把砍刀劃破了腰間,長長的血口裸露出來,可是葉星辰卻渾然不覺一般的沖向了穆曉筠。

又是連續斬殺三人,付出了三條刀口的代價,葉星辰總算來到了穆曉筠的身邊,手中的已經砍頓的砍刀直接就朝正在和穆家靖拚鬥的那名男子扔去。

「嘩啦!」一聲,那名男子一刀擋開了葉星辰投擲去的砍刀,可是卻被穆星澤一刀捅破了心臟,而葉星辰也趁此機會撿起了地上的「青焱」攔在了穆家靖和穆曉筠的身前。

「你先帶著曉筠離開,我們殿後!」穆家靖雖然也已經負傷,但他卻知道面對雷門這麼密集的攻擊,也只有葉星辰有那本事能夠衝出去。

「那你小心,我會馬上找人來救你們的!」葉星辰也不廢話,身子朝後一退,一把拉起穆曉筠的小手,就朝門口的方向狂奔,只要衝到了外面,就能夠逃生。

穆曉筠看到自己的父親和爺爺先後負傷,心中一陣劇痛,眼中更是淚光閃閃,可是她卻明白現在不是做女兒態的時候,只有逃出去才有機會救他們。

當下丟下一句:「爸爸小心!」就隨著葉星辰朝門口的方向奔去。

羅殺,梁信等人見到這等情況,也不多說什麼,直接全部就朝雷動天的方向衝去,他們要掩護穆曉筠和葉星辰。

總裁的暖妻 面對越來越多的黑衣人,葉星辰的眼中寫滿了殺意,他的心中也只有一個字「殺!」強烈的殺意散發出來,單手握刀,就彷彿三國時期的常山趙子龍一般,瘋狂的撲向了黑壓壓的人群……

手起!

刀落!

血流!

淚灑!

葉星辰體內的熱血,被徹底的點燃…… 青焱果然不愧為一把寶刀,用削鐵如泥來形容也不為過,而葉星辰,更是彷彿給予了它靈魂一般,就彷彿一團青火,跳動著死亡的旋律,一步一步的奪走一條又一條人命。

穆曉筠就這麼跟在葉星辰的身後,她雖然手中也握著一把搶過來的砍刀,可是她卻悲哀的發現,她竟然沒有出手的機會,凡是靠近葉星辰身前一米處的敵人,全部被葉星辰無情的斬殺,而且全部是一刀封喉,絕無例外,就算有的人想要用手中的武器抵擋,可是依舊被鋒利的「青焱」削成兩段,然後被一刀封喉,鮮血呼啦啦流淌出來,染紅了地面,染紅了葉星辰的身上的衣裳,染紅了他那漆黑的頭髮,再配合上他那雙血紅的雙眼,整個人就彷彿地獄歸來的魔神。

神擋殺神,佛阻滅佛,一刀在手,鬼神退避!

再沒有人趕上前,就算這些都是雷動天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面對如此瘋狂的葉星辰,也只有退避的心思,他們怯弱了,他們在葉星辰的面前怯弱了,一個能夠將雷動天手臂斬下的魔神且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兄弟們,沖啊,快去救幫主!」不知道是誰呼喊了一句,一行人轉身就朝羅殺等人衝去,他們寧願面對人數較多的羅殺幾人,也不願意麵對一個瘋狂的葉星辰。

拉著穆曉筠一路狂奔,直接衝出了酒樓,那些留守在外面的人員看到渾身是血的葉星辰沖了出來,一個個驚訝不已。

「快,進去營救你們的大哥,雷動天造反了!」葉星辰大聲叫囂了一聲,拉著穆曉筠就衝進了轎車內,他心裡清楚的明白,這次雷動天敢在這裡動手,就一定準備著后招,這些留守外面的人雖然手裡都有著槍支,但絕對不是雷動天的對手,想要靠著他們營救裡面的人根本不可能。

穆家的司機見到葉星辰拉著自己的小姐就這麼沖了進來,正在愣神的時候,葉星辰已經一腳將其踹開,將穆曉筠推進了副駕駛座,自己奔到了駕駛座,啟動引擎就這麼朝遠方賓士而去。

「曉筠,快,打電話,通知雷傷,老庫,冰冰,還有你三叔,派人前來營救……」葉星辰口中大喊著,腳下卻死死的踩住油門,轎車以極快的速度賓士在台北的街道上,從後視鏡望去,他已經看到了起碼三四輛車追了過來。、穆曉筠來看著渾身是血的葉星辰,淚水掛滿了眼眶,但她還是強忍住淚水,掏出電話,開始一個個的通知眾人。

台北郊區的一座小型別墅內,庫夫卡斯基,冰冰帶著剛剛接到穆曉筠的電話,立馬帶著一干人等就朝出事的地方衝去,他們實在沒有想到雷動天竟然會做出這麼瘋狂的舉動。

而台北市區,最大的夜市上,一身白色休閑服的雷傷慢悠悠的行走在大街上,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群,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極其優雅的笑容,在他的身後,是穿著一套黑色紗裙,外面披著大衣,戴著一張面紗的惜夢雪,繞是遮住了那絕美的容顏,但她那妙曼的身軀,依舊引來無數路人的目光,只是不知道為何,似乎是感受到雷傷身上的一股冰冷氣息,就算是那些最為膽大的流氓地痞也不敢上前調戲。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上身穿著紫貂皮襖,下身是一條黑色皮褲的女子一個人從前方慢慢的走了過來,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了雷傷的身上,充滿了迷離。

本來還看著周圍的景物的雷傷也感受到那名女子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轉頭望去,就見到女子赤裸裸的目光盯著他,不由的眉頭一皺。

「這位先生,我們是不是在那兒見過面?」紫貂皮襖女子來到了雷傷的身前,很是柔和的說道,她的聲音溫柔儒雅,極其動聽,就和黃鶯的聲音一般悅耳,就連雷傷背後的惜夢雪也有些妒忌。

「對不起,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雷傷很是冷漠的回絕道,他可沒有想到,這種男人最喜歡用來勾搭女孩的台詞今日會用在自己的身上,而且對方還是一名高貴的少婦。

「呵呵,是么?可是為什麼我總感覺那麼面熟呢?」那名紫貂皮襖的少婦卻是嫵媚一笑,流利反轉的眼神更是赤裸裸的掃向了雷傷的重要部位,充滿了妖嬈的味道。

就在這個時候,雷傷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雷傷眉頭一挑,朝女子投去了一個歉意的眼神,接起了電話。

「喂,我是雷傷,你是?」雷傷很是客氣的說著。

「雷傷,我是曉筠,你現在在那兒?我們出事了?需要你馬上過來營救!」電話那頭,卻是傳來穆曉筠焦急的聲音,不僅雷傷,就連他身後的惜夢雪也是神情一變。

出事?出了什麼事情?他們今天是去赴宴的,是去給雷動天一個大大的「驚喜」的,能夠出什麼大事?難道說雷動天直接撕破臉皮了么?

就在這個時候,雷傷身前穿著紫貂皮襖的女子眼中卻是一抹殺機綻放,趁著雷傷出神的時候,手中一道藍光閃動,手持一把藍色的匕首,就這麼朝雷傷的心口刺去。

「小心」一直留在雷傷身後的惜夢雪在看到藍光閃動的時候,口中就是一聲驚呼,更是奮力的一把拉開雷傷,以自己的心口迎向了那把抹有劇毒的匕首。

「哧!」的一聲輕響,那把匕首直接插進了惜夢雪的心臟,一道艷麗的血花就這麼在夜空中盡情的綻放,徹底回過神來的雷傷心中莫名的一陣抽痛,身子一個急停,狠狠的一腳就朝紫貂皮襖的女人踹去。

女子一擊未中,身影急速朝後退去,躲開了雷傷的一腳,也不停留,就朝後面退去,很快消失在人海之中,雷傷也顧不得追擊她,一把扶住快要倒下的惜夢雪,一滴淚水,竟然自眼角慢慢的落下,就這麼滴落在惜夢雪那張絕美的臉龐之上……

「你……為我而流淚么?」惜夢雪的嘴角泛起了陣陣的笑容,那是一種幸福的笑容.,而她的聲音更是充滿了一種甜蜜,一種被心愛之人所呵護的甜蜜。

「你這笨婆娘,你他媽的這麼就這麼傻?」雷傷語氣冰冷的呵斥道,可是他眼中的淚水卻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淌,一滴滴的如此晶瑩,如此冰涼,全部落在了惜夢雪的臉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