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坐回床上,看著臉上依舊殘留著一抹潮紅的林曉晴,笑了笑,說道:「看來你真的很聰明,又猜對了。」

「啊?真的是林董事長打電話給你?」

林曉晴一陣詫異,這也是人之常情,方逸天在華天大廈內可以說是最底層的一個保安人員,而林正陽則是掌舵整個華天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她實在怎麼也想不透堂堂一個董事長會親自給一個小小的保安打電話。 一位貨真價實的帝尊,頃刻間被屠!

這就是青帝!

強大的不可思議!

一瞬間,東林仙庭戰場上,一群帝尊強者臉上滿是駭然之意,有點恐懼。

「規矩,不可破,我可以將東西交給你們,甚至不再爭奪,但爾等不得在對下界飛升者動手屠戮!」青帝的聲音再度響起。

平淡,但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之色。

他要保億萬下界飛升者子民!

他不懼這些人,甚至可以肆意屠戮。

但他的子民不行!

「青帝,你真以為你能管的住?」一道冷哼,瞬間從古帝口中發出,同樣傳出很遠。

隨即,一道神光籠罩某處虛空。

一道青色身影,被神光籠罩。

剎那間,十幾位帝尊齊齊沖了上去,圍堵而至,周圍的虛空全部被打碎!

「此刻你自身難保,還能如何?」風帝冷笑,周身氣息強大,漫天的風,被他所控,徹底封鎖此地。

古帝,天帝,都在快速趕來。

只要殺了青帝,一切都是值當的,其他的普通下界飛升者,他們倒是不在意。

青色身影,淡淡看向風帝,露出一絲不屑。

「風族,也該算算一筆賬了!」聲音平淡,但卻帶著一絲別樣的意思。

剎那間,就在這位風帝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陡然間在風域風帝城上方,一隻修長大手再度突然間顯化而出。

一掌,印在風族大本營之上。

一瞬間,無數風族核心之地,面若死灰,充滿了恐懼。

毫無任何意外,哪怕是一位帝尊從風帝城冒出,但也無用。

「轟隆!」

一聲巨響,風族核心之地被覆滅,連同那位風族神秘帝尊,盡數被屠!

前後,瞬息的時間,消息雖然不曾傳來,但風帝這一刻感同身受,他能察覺的到。

他的神像,他的嫡系後人,以及很多特殊的感應都告訴他這一切的發生!

「混賬!」一瞬間,這位風帝怒喝不已,氣急敗壞。

「風林,你不配風帝之名,欺師滅祖之輩,今日送你一程。」青色身影再度開口,充滿了不屑。

這一刻,要斬殺風帝。

當年的風帝,是青帝的好友,被這位風帝欺師滅祖屠戮。這個仇怨青帝還記得。

而今,要清算。

風帝聞言,更是暴怒。

「你找死!」

「一起動手,殺了他!」

一瞬間,十幾位帝尊同時動手,單打獨鬥,誰都害怕。

然而,當一眾攻擊殺到青帝附近后,一切都覆滅在虛空中,根本無法近身。

甚至,原本的青色身影,突然間變得虛幻起來。

「什麼!」這讓一群帝尊心驚,尤其是風帝風林,更是覺得一股大恐怖,濃濃的心悸出現。

剎那間,正在這一刻,修長大手再度突然間從他身後殺出,認準了風帝,直接強勢拍了下來。

「滾開!」風帝大怒,大駭,全力以赴動手。

周圍十幾位帝尊同樣齊齊動手。

剎那間,再度出現如此一幕。

大手變得虛幻起來,十幾位帝尊的轟擊,再度成了徒勞。

然而,這一刻風帝的危險感並沒有消去。

大手雖然虛幻,但再度一瞬間打了過來。

「蓬!」一掌,直接印在風帝身上,將這位風族帝尊瞬間打飛。

再然後,在所有人的驚恐下,堂堂風族帝尊,也算是一位至強者,竟然被大掌直接抓在手中。

捏碎!

剎那間,天變再起,風起雲湧,血雨傾盆!

這一幕,徹底讓在場的諸多帝尊駭然不已。

雖然之前這位無敵帝尊接連屠戮了准帝,重創的帝尊,但畢竟都是弱者。

而這位風帝帝尊,是一位至強者了幾乎。

就這麼毫無反抗的被捏爆了!

這一刻,下方無數人都激動了,林楠等人沒有再戰,一直在觀看著這一幕。

除了駭然,還是駭然。

青帝之強,太可怕了!

這種手段,堪稱通天!

「莫非已經成皇了?」崔慶等人自語,無數人早已跪拜下去,恭敬之極,哪怕是東林仙庭的百姓,這一刻也都是如此。

天庭青帝,代表的是整個下界飛升者勢力。

這一刻,所有人都聽的真切。

這位無敵至尊,為了庇護下界飛升者,選擇了妥協,選擇了強勢震懾。

這一刻,無數人跪扶在地,雙眼通紅!

「拜見帝尊!」

「我等不懼!」

一聲聲怒吼,震天動地,整個仙界無數下界飛升者勢力的子民,這一刻都在怒吼。

無窮的皇道之氣瞬間湧入青帝體內。

這一刻,有人臉色微變,這一幕讓很多人充滿了擔心。

戰鬥,再度噶然而止。

古帝,天帝二人到了,臉色都陰沉似水。

看著中間的青色虛影,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單單這一手,就比他們更強,哪怕是動用至寶,他們竟然找不到青帝本尊!

「退兵,否則別怪我不守規矩,我若是願意動手,一日之間可以保證將天族,古仙庭,泰坦仙族,雷族,風族儘是蕩平!」青色虛影看向周圍一群人,開口說道。

「你敢!」一群帝尊,臉色陰沉,古帝更是開口怒斥一聲。

青帝微微掃了他一眼,帶著不屑之意。

「那好,現在從古仙庭開始!」

剎那間,青帝的話音剛剛一落,古仙庭所在之地,一隻修長大手突然間閃現而出,從虛空中伸出,直奔古仙庭的仙宮群而去。

頓時,古帝心有所感,滿是駭然之意。

仙宮群內,更是有著一位帝尊騰空而起,十幾位仙王境更是駭然怒吼。

遮天大手,帶著滾滾帝威,不可阻擋!

「住手!」這一刻,哪怕是這位古帝也忍不住了,直接怒吼而出。

那是他的大本營!

他萬萬想不到,青帝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兩者相隔百萬里之遙!

此刻明明就在這裡,為何突然間能在百萬裡外動手?

而且,感覺一樣超強!

青帝淡笑,不為所動。

「轟隆!」大手最終停留在古仙庭之上,雖不曾真正落下,但卻讓一群古仙庭強者從鬼門關走上一遭。

只要大手落下,都要死!

古帝這一刻臉色鐵青,他有特殊手段,能夠感應到古仙庭的情況。

這一刻,他無法選擇!

「好一個青帝,你隱藏的太深了!」 「當然是真的,有必要騙你嗎?」方逸天笑道。

「哦,那、那他怎麼會給你打電話呢?」林曉晴一臉好奇的問道。

「呃……是這樣的,林董事長昨天跟我達成了一項協議,從今天開始我擔任他女兒的貼身保鏢,直至林董事長從國外回來。」方逸天說了實話。

「什麼?」

這下林曉晴完全是震驚得驚叫出聲來,看向方逸天的表情有點目瞪口呆,活脫脫就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微微呆愣了半晌,林曉晴「撲哧!」一笑,說道:「討厭哦,你是騙我的對不對?」

「騙你?」方逸天一愣,說道,「什麼意思?」

林曉晴看著方逸天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於是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這麼說你所說的都是真的?你、你要去給林董事長的女兒當保鏢?」

「怎麼?是不是有點不像那麼一回事啊?嘿嘿,跟你說,人不可貌相,跟我接觸久了你就會知道,我的本事可不是僅僅局限在某些方面哦。」方逸天一臉壞笑,開玩笑說道。

林曉晴聽到最後一句話后臉色頓時漲紅起來,輕啐了一聲,直接抓住床上的枕頭砸向了方逸天,嗔聲說道:「討厭,壞蛋,哼,色狼!」

方逸天呵呵一笑,說道:「好了,起來吧。」

「去死,哼,不理你了,我洗澡去。」林曉晴氣呼呼說著,從床上爬了起來,也是無所顧忌的在方逸天面前啥都不穿,反正已經是他的人了,又何必再扭捏嬌羞。

不得不說,林曉晴的身體的確是很美,柔軟細膩的肌膚,玲瓏有致的曲線,隱約又散發著一股少女身上的馨香,扣人心弦。

林曉晴從凌亂的房間內找到了自己散落的衣物,然後就一溜煙跑進衛生間里了,她覺得她都有點承受不住方逸天那狂熱的目光注視了。

「喂,曉晴,等等……」方逸天走過去時林曉晴「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曉晴,我也要洗澡啊,你怎麼就關門了呢?」方逸天拍著衛生間的門口,大聲說道。

「那你等我洗完嘛。」林曉晴說道。

「不是啊……呃,那個,那個……我是想打算跟你一起鴛鴦浴的。」方逸天厚著臉皮說道。

「哼,誰要跟你鴛鴦浴啊?我才不要!」林曉晴不理會方逸天的無恥要求,繼續洗她的澡。

沒辦法,方逸天只好在房間里慢慢等候了。

……

最終,方逸天與林曉晴走下樓去退房,然後再離開了這家酒店。

林曉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這家酒店的,她只知道在退房的過程中面對著前台小姐看向她的那種目光時她都隱隱感到一種心虛的感覺,臉色也微微暈紅起來。

直至走出了酒店之後她才稍稍鬆了口氣,不過方逸天從始至終都是一臉的淡然平靜,林曉晴心中又是一氣,暗想:「看他的樣子,好像很有經驗,一定是經常帶女人來開過房!哼,氣死我了!」

方逸天哪裡知道林曉晴此刻的心理感受,他惦記著要儘快趕去玫瑰莊園,畢竟他可是跟林正陽約好了的。

「曉晴,這樣吧,我先送你回去,接下來我還要去跟林總見面,你看如何?」方逸天問道。

「不用送我了,我可不想被其他人撞見我們在一起。你跟董事長有約那麼就先走吧,我自己打車回去好了。」林曉晴說道。

「嗯,也好,我幫你攔下車。」方逸天說著攔下了輛計程車,待到林曉晴坐上車后才跟她招了招手。

方逸天又攔下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后吩咐司機朝著玫瑰莊園的方向開去。

司機一聽說去玫瑰莊園,頓時細眼打量起方逸天起來,玫瑰莊園那片別墅區都是資產上億的富貴人家才能住進去的啊!

可是司機怎麼打量都看不出方逸天是個有錢人,要是有錢,為何還要打車?

將近半個小時之後計程車開進了玫瑰莊園別墅區內,方逸天也走下了車,隨後照著林正陽給的門牌號一棟棟別墅找了起來。

最終,方逸天在一棟佔地極廣,宏偉而又不失其典雅,頗有歐洲風格的別墅前停下了腳步。

「就是這裡了。」

方逸天抬頭看了眼前這棟價值上億的豪華別墅,暗暗想著。

這時,不遠處卻是有著兩名保安朝著方逸天徑直走來,他們看向方逸天的目光帶著一種質疑跟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