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蒯瑜剛剛瞬移離開,他便感覺到眼前的頭頂變成了一片碧綠,而且一陣天旋地轉,有種頭重腳輕昏昏欲睡的感覺。

原來攻擊山洞的出現的妖獸卻是一條有著堅硬外殼的天牛,那道光柱就是從那天牛那對牛角的中間發射出來,而且嘴巴還不停的朝外面噴射毒霧。

天牛巨蟲噴洒的毒霧幾乎覆蓋了它正前方所有的範圍,而蒯瑜恰好處於這個範圍之內,自然不可避免地被毒霧給覆蓋了。

好在蒯瑜在聽到妖獸怒吼聲時,就保持了高度的警惕,在發現山洞中有異常情況后,他更是直接撐起真元護罩,才沒有直接被毒死。

所以儘管蒯瑜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事實上他並沒有中毒,也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只是蒯瑜感覺到自己體表的真元護罩卻在迅速地融化,而且山洞中的毒霧也越來越濃郁。

清楚地聽到因為毒霧灑落在地上而響起的滋滋聲,蒯瑜腦袋一陣發麻,他毫不猶豫地往外沖了出去。

蒯瑜的腳步剛剛垮動,天牛巨蟲背部的甲殼展開,兩對透明的蟬翼出來,飛快震動起來,傳出巨大的聲波攻擊。

「嗡嗡······」

蒯瑜痛苦的捂上耳朵,果斷召喚出正在閉關的影豹,在乾坤秘境內,將蒯瑜所有生死境妖丹全部服用輔助修鍊下,成功化形,修為也突破到生死境中期,只是才剛剛化形沒多久,影豹還不太適應人形狀態,直接以本體出現在蒯瑜面前。

「吼吼!!!!」一出現,影豹就看到自己最敬愛的主人居然受傷了,頓時怒吼連連,將天牛巨蟲的聲波攻擊給破掉。

突破的影豹變得更加巨大,可能是天牛巨蟲的影響下,影豹也跟著變大,足足有十來丈高,與天牛巨蟲遙遙對峙。

影豹的出現,讓天牛巨蟲放緩進攻,甚至開始收縮周圍毒霧,讓原本以為大戰一場的蒯瑜,大為疑惑。

蒯瑜被天牛巨蟲給偷襲,並且差點在天牛巨蟲手底吃了大虧之後,他心中火冒三丈,這是他重生之後,最為狼狽的一次,恨不得將天牛巨蟲給殺之而後快。

不過蒯瑜知道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因為此時這天牛巨蟲不是一頭普通的生死境妖獸,而是一頭被人馴養的妖獸,就跟影豹一樣,因為蒯瑜看到天牛巨蟲背部上有著一頂巨大的轎子,轎子華麗非凡,裡面隱隱約約還看到幾個人人影。

「這位兄弟,剛剛有所冒犯,大家不打不相識,獨孤沖在這裡向兄弟賠個不是。」那巨大的轎子忽然出現一道人影。

獨孤沖神情儒雅,風度翩翩,戴著一幅玳瑁眼鏡,像學者多過像修士,只是身邊還環繞著兩個妖艷動人的美人兒,其中一位還不停將散發著絲絲靈氣靈果送進入孤獨沖的嘴中。

蒯瑜皺起眉頭,對方的修為不過是先天境大圓滿,只是卻太過年輕了,從對方的神魂上判斷,最多不會超過五十歲,五十歲前達到先天境大圓滿,此等修士,在修真聯盟中也屬於最頂級天才的存在。

被人打了幾下悶棍,剛剛發威,人家看你實力不錯,就打算跟你稱兄道弟,如果那個人不是傻子的話,絕對不可能跟對方打招呼。

所以蒯瑜不是傻子,看那天牛巨蟲的實力最少也是生死境中期,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實力。

蒯瑜記住孤獨沖的長相后,果斷跳到影豹身上,影豹警告的咆哮幾聲,然後化作一陣殘影消失在天牛巨蟲面前。

天牛巨蟲的上的孤獨沖原本的滿臉笑容,頓時陰沉起來。

「少爺,那個小子居然敢這麼不識好歹,等下次遇上他,就把他做掉更好吧!」旁邊一個衣著暴露的妖姬,將自己的修長雪白的大腿纏在獨孤沖的腰間,不停用她私密之處摩擦獨孤沖的身體,嬌滴滴說道。

獨孤沖哈哈大笑起來。

「青兒說的沒錯,等下次遇到他,我要親自出手解決他,讓他看看的百獸仙人獨孤家的實力,原本看他擁有一頭生死境妖獸,大為好奇,打算交個朋友,既然成不了朋友,只能做敵人了。」

獨孤沖說完,轉身將那個青兒的妖姬抱起,回到轎子內,很快轎子內傳出誘人的呻吟聲與肉體激烈碰撞的聲音。

因為要繞過天牛巨蟲的原因,多走了不少冤枉路,蒯瑜幾乎可以說是最後一個安全進入地底魔宮第二層中的人了,他掃了一眼四周,發現四周靜悄悄的,空無一人,想必之前進入地底魔宮第一層的人要麼已然葬身於地底魔宮第一層中,要麼已然對地底魔宮第二層進行探索。

自然而然,第二層出口這裡一個人也沒有。

蒯瑜面色凝重地打量了一眼地底魔宮第二層中濃郁的白霧,他愣是沒敢張嘴呼吸,而是直接屏氣凝神朝地底魔宮的對面走去。

直覺告訴蒯瑜,這地底魔宮第二層中的白霧絕對有問題。

就在蒯瑜打算心無旁騖不管不顧地走到地底魔宮第二層的印堂穴時,他的眼角餘光無意中掃到了一件東西,他快速行進的身形一滯,然後臉上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那是一件不停發光的珠子,好奇的蒯瑜將其撿起來,很快蒯瑜發現,那是一件求救法寶,其中不停的發射著求救的神識,只是那種神識必須練習特殊的功法才能感受到,雖然蒯瑜沒有練習過那種功法,可是依舊難不了他。

「這神識,怎麼這麼熟悉。」

蒯瑜手中拿著珠子,疑惑的說道。

忽然他想起了什麼,猛地一拍腦袋,居然是柳美茹,沒有想到這麼快又遇上她了。

蒯瑜拍了拍影豹的腦袋,影豹點點頭,帶著蒯瑜飛快的在洞穴內穿梭。

蒯瑜穿過一條陰暗的隧道,進入了地底魔宮第二層之中,朝前方看去,一個無比遼闊的地底世界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內,地上是成片成片高聳的石林,怪石嶙峋,其間生長了無數黑色的地底植物,昏暗的天空看不到頂端,不時有一些七彩光暈流轉。

這片地底世界之中,密布了一個個結界禁制,只有結界禁制之間狹隘的地方可以通行。

「這件儲地宮快要突破了。」蒯瑜看著周圍奇異的環境,忍不住嘀咕了起來。

這就是野生器靈的好處,她們的實力會自我增長,雖然時間漫長,可是對於仙人來說,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很快蒯瑜就聽到一連串的打鬥聲音,蒯瑜才剛剛靠近,就有幾個人攔在蒯瑜面前。

「此處被我們地魔山莊包下,無關人等,速速離開,要不然格殺勿論。」

蒯瑜皺起眉頭,這麼快又遇上地魔山莊,真是冤家路窄。

蒯瑜還沒有開口,那攔路之人背後站出一人,臉色陰沉的看著蒯瑜。

「小子,你殺過我們地魔山莊的人?」 幾個地魔山莊的人,因為眉心紅痣青年留下來的烙印從而知道蒯瑜曾經殺死過地魔山莊的人。

前面兩人都是先天境中期,剛剛開口之人已經達到先天境後期,與此同時,地魔山莊三個修士大致可以看出來蒯瑜的實力了,區區先天境初期,還用不著他們老大動手,於是其中一人竟然在前沖的過程當中猛然後退,笑道:「兄弟,這傢伙區區先天境初期,交給你了,那個畜生就交給我了!」

他說的畜生,自然就是影豹!

蒯瑜嘴上露齣戲謔的笑容,他故意用止命無息術隱藏修為,而影豹因為修為太高,他們根本看不穿,潛意識認為,先天境初期修士所帶的妖獸最多就是先天境初期,再高是不可能,因為實力比妖獸低,妖獸反而會噬主。

說完之後,他速度提升了不少,瞬間爆掠向影豹!

以影豹的實力,絕對能夠秒殺對方!可是蒯瑜卻讓他隱藏戰鬥力,不讓他爆發真正的實力出來,只要不停閃避攻擊就好,還要做出一副受傷的模樣,讓影豹別提多委屈了。

「段爭春你居然敢對我動手,難道你不知道我公公也在地底魔宮嗎?他很快就會來救我。」柳美茹不甘的聲音頓時穿出來。

「居然是美茹姐!而且又是那個段爭春。」

蒯瑜腦袋當中一片空白,那憤怒的血氣湧上了他的腦袋,上一次是段爭春讓蒯瑜中毒,差點就要了他的命,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機會報仇了。

「你們都給我去死!」衝天劍意,從蒯瑜的身上散發了出來,更加強大的氣息從蒯瑜的身上爆發出來!

「哦,還是劍修呢?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而且還領悟了劍之意境?」那兩個地魔山莊之人,完全沒把蒯瑜放在心中。

「誰知道呢,不過這小子好像是要跟我們拚命嗎?真是有趣啊,都修鍊到這種程度了,還不知道境界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麼大嗎?」

「你快點解決那頭畜生,我先跟對方玩玩先!」

「哈哈,好吧,歸你了,這隻畜生真是靈活死了,就只會逃,等把他的主人解決掉,我看他還能幹嘛!」

三人旁若無人的大笑著,一點兒都不將蒯瑜放在眼中。其中一人一邊笑著,身體卻猛然化成了一道高速旋轉的黑風,朝著蒯瑜殺來,這黑風就像是龍捲風一般,還不停散發著一股劇毒。

「毒雲衝天!」地魔山莊的修士發動著這殺招,蒯瑜竟然敢殺死地魔山莊的人,殺死他們的同門師兄弟,甚至被種下了這烙印,可見那被殺死之人對蒯瑜有多麼痛恨!所以,這地魔山莊的修士,打算用這招將蒯瑜慢慢磨死!

不過,他低估蒯瑜的實力了。

已經不打算玩玩的蒯瑜,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鬥力,蒯瑜能夠殺死一個生死境初期,就能夠殺死第二個,更別說對方還不過是先天境中期的情況,尤其是在這種對方看輕他的情況下,特別是柳美茹深陷危急之中,蒯瑜必須速戰速決。

「冰龍破奧義,龍噬!」

而接下來,他眼中爆發出了一道森冷的光芒,那蔚藍的劍芒,在他手中的冰之詠嘆閃現出來,三人便感覺到自己眼前一片蔚藍,下一瞬間,他發現一頭寒冰神龍從數丈大小,慢慢變成百丈長,寒冰神龍全身散發著一股寒意,一雙龍目彷彿有神一般,輕蔑的看著底下三人一眼。

那寒冰神龍猛張開龍嘴,咆哮一聲,龍鳴聲響徹耳邊,甚至整個地底魔宮的第一層都聽到這一聲龍鳴。

在對方殺向他的時候,蒯瑜一出手就是殺招,絕對的殺招,甚至在冰龍破奧義龍噬的施展過程當中,蒯瑜將龍靈也用了出來,這樣猛烈的攻擊,頓時讓他耀武揚威的地魔山莊強者有些可笑了!

冰龍破奧義龍噬轟然打出!

轟隆隆!

「什麼?」在施展那毒雲衝天殺招的地魔山莊強者被蒯瑜的寒冰神龍嚇得一怔,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呢,蒯瑜那磅礴巨大的寒冰神龍龍尾一拍,直接將對方的毒雲衝天給打散,然後直接朝著他的頭頂轟去!

「怎麼可能這麼強?絕對是頂級天品武技!」三個地魔山莊強者簡直要驚呆了,他們原本蔑視蒯瑜,而此時的表情卻變得相當之精彩,尤其是那個和蒯瑜對戰的先天境修士,此時他更是直接承受蒯瑜這冰龍破奧義龍噬的威力!

那鋪天蓋地的寒冰神龍,直接朝著他的頭頂上壓去!

「不!」一聲凄厲的慘嚎聲發出來后,他的攻擊就直接被蒯瑜的冰龍寒冰神龍給淹沒了,寒冰神龍直接吐將他的身體給吞下,在肚子化成一座冰雕!

先天境中期的強者,一招必殺!

對於另外一個地魔山莊的強者來說,這是何等恐怖的事情?可是他還來不及反應寒冰神龍掉了個頭,再次向他撲過去,而他們的老大見機不妙,早就掉頭走人。

他原本以為蒯瑜和那些先天境初期修士一樣,隨隨便便都能夠殺死,哪裡知道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當看到那實力和自己差不多的同伴,竟然就這樣被蒯瑜殺死之後,他想到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

地魔山莊長輩就在裡面,在兩個師弟死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就直接轉身瘋狂的逃竄著,地魔山莊在速度方面都有著不少的優勢,至少眼前這個強者,蒯瑜不用鬼影絕殺步的速度,是完全追不上對方的。

於是,他便施展出最大的速度,朝著他追逐而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一直躲避攻擊的影豹忽然爆發出一陣強大的波動,化作一道黑光,直接將對方給撲到,虎口一張,直接將對方的頭顱給撕咬下來。

蒯瑜飛快跳到影豹的身影,影豹將爪下的屍體拍到一邊,而嘴裡的人頭卻被他嚼噘幾下,就被直接咽下肚子,顯然這影豹對於人頭有著特殊的愛好。

三個弟子的被殺,顯然裡面正在圍攻柳美茹的人,已經發現這邊發生的事情,也知道有地魔山莊的人竟然在大部隊的情況下被擊殺了,於是那裡的人震怒,已經有好幾個超過了先天境大圓滿的強者,朝著這邊風馳電掣而來,其中還有一個生死境中期的大能,若是他們到來必定要陷入圍攻之中。

「媽的!」那些強者的速度相當之快,只一瞬間蒯瑜就感覺他們要接近自己了,而他清楚看到柳美茹與另外一個女修正陷入圍攻之中。

「美茹姐快突圍!」蒯瑜大喊一聲,雖然他不怕那個生死境中期,可是對方卻足足有兩個生死境大能,另外一個只是生死境初期,還有七八個半步生死境修士,其中的段爭春毅然就是其中一個。

「蒯瑜!」渾身是血的柳美茹愣了一下,剛好看到蒯瑜騎著一頭黑豹正向自己跑來。

「美茹別愣著,我們快突圍。」柳美茹身邊的生死境修士看到大量戰力被牽制住,果斷拉著柳美茹的手準備突圍,可是他剛剛有所動作就被地魔山莊另外一個生死境大能給攔下,段爭春也趁著柳美茹不注意,成功偷襲柳美茹。

雖然柳美茹在關鍵時刻擋住段爭春的攻擊,沒有中毒,卻讓原本壓制的內傷徹底爆發。

跪在地上,雙手抱著劍的柳美茹看著近在咫尺的蒯瑜,忽然感覺老天對她真的不薄,居然在危急時刻,讓她再次見到蒯瑜。

自從與蒯瑜分開后,柳美茹時刻會想起蒯瑜,特別是蒯瑜底下那條巨龍,每每想起來,柳美茹就一陣臉紅耳赤。

段爭春重創了柳美茹,準備徹底解決柳美茹時,一道黑影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蒯瑜坐在影豹背上,影豹本來就擅長速度,特別是突破生死境中期之後,在速度上,就算遇到生死境後期的修士都不怕,這就是蒯瑜敢孤身一人沖入地魔山莊隊伍的底氣。

柳美茹甚至懷疑自己那是臨死前,產生的幻覺,根本不相信這個時候蒯瑜會出現。

「可能是太想他了,他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影豹,影襲!」蒯瑜看著正準備大招的地魔山莊生死境長老,臉色一變,大聲喊道。

影豹仰頭咆哮一聲,化作一道黑光。

「去死吧!」

地魔山莊生死境中期惡人屠大吼一聲,憑空凝聚出一道黑龍,向蒯瑜襲殺過去。

「來日方長,今天這筆賬我記下了,地魔山莊後會有期!」蒯瑜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冷光,他到了將柳美茹抱在懷中,然後在地魔山莊各大強者形成包圍之前,直接施展影襲,化成了一道黑光,瞬間就消失在了天邊!

那些生死境大能怎麼找都追不上蒯瑜!

「這人是誰?」

「快,給我查,查!竟然敢在我地魔山莊隊伍面前對我們的人動手,真實的膽大包天,給我查清楚他是那個勢力的人,只要不是五大世家的人,就將他整個勢力都給我滅了!」

影豹所化的黑光瞬間就避開攻擊,出現在柳美茹的身旁,蒯瑜彎腰將柳美茹抱入懷中,影豹再次化作幾道黑影,順口咬死準備偷襲的幾個弟子,然後揚長而去,讓地魔山莊的眾人臉都黑了。

很快,蒯瑜將柳美茹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讓白子玉與楊揚兩人照顧她,而蒯瑜這折身殺回去。

蒯瑜的目的,自然是潛進去,擊殺段爭春,他很清楚,如果段爭春被公孫勝抓到的話,那柳美茹編的謊話就會被揭穿,到時候柳美茹自身難保不說,蒯瑜也要面對公孫世家的追殺!

他這一次不走原來的路,過了半天的時間,他就再次看到了那個地方了,周圍都布滿地魔山莊的禁制與陣法,顯然是戒備森嚴,估計柳美茹也是因為誤闖這一片區域,才遭受追殺。

可能這裡出現了不得了的東西。

總之這一次來找地魔山莊無疑是相當兇險的,不過對方僅僅只是兩個生死境強者,大不了到時候將大哥冰極請出來,配合上影豹,基本上可以抹殺這支隊伍,更不用說地魔山莊當中的至強者,沒有在這裡。

因為蒯瑜知道,地魔山莊最強莊主是生死境後期。

有了影豹的影襲,他基本上沒有性命之憂,而且還有強大的神識,在神識的運用上,蒯瑜遠遠超過這些所謂的生死境大能,只要神識沒有強過蒯瑜,根本發現不了蒯瑜。

所以蒯瑜可以很小心的躲開別人,這洞穴旁邊的地面也並非很平台,那忽然冒出來的地底鐵塊多得是,蒯瑜就是躲在這些鐵塊的後面,才在沒有被人發現的情況下,偷偷進了那洞穴當中。

至於那些禁制與陣法,被蒯瑜視若無物,甚至還被他偷偷做了手腳,讓這些陣法與禁制的觸發可由蒯瑜控制。

進入洞穴內,蒯瑜愣了一下,這洞穴其實很大,如果是在外面的話,至少可以住下十多萬人了,可現在最多也只有百多號地魔山莊的人在這洞穴當中,所以顯得非常寬敞,蒯瑜能夠敏銳的把握到一里之內的動靜,老實說要被人發現還真的不容易。

「這裡是膻中穴,難道這裡就是一處寶庫。」蒯瑜從記憶中思索一路來的路線,有些驚奇的掃視著,這洞穴當中有著不少的建築,房屋、街道、酒肆等等,應有盡有,顯然是一座古城市,可是此時卻一個人都沒有,正座城無時無刻散發著森冷,嚴肅,還透著一股肅殺的味道。

「這洞穴明顯是人為開鑿而成,難道在很久以前,儲地宮的器靈陷入沉睡,所以這這儲地宮才和外界其他地方一樣,是有人生存的地方,只是之後器靈醒來,才導致這裡變得荒無人煙,就像是墳墓一般嗎?」蒯瑜這樣猜測道。

墳墓!?蒯瑜猛然驚醒,難道這裡其實是當初器靈用來圈養人類的地方之一,借用人類的生魂與精血增加功力。

蒯瑜越想越感覺可怕,這個儲地宮的器靈簡直就是一個絕世凶神。

到了這洞穴當中,蒯瑜只想找到段爭春,只要擊殺他,蒯瑜就可以安然離開,然後做自己的事情了,蒯瑜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喜歡留下手尾。

地魔山莊的人,必定會在城中心的方向,蒯瑜於是便朝著那個方向靠近,沒想到剛剛走了幾步沒多久呢,蒯瑜抬起頭,就看到在無數的鋼鐵環繞當中的城中心,竟然出現了一塊奇怪的東西,那東西之上散發著強烈的波動,當那波動掠過蒯瑜的身體之時,蒯瑜有一種血脈沸騰的感覺,他發現此時的自己竟然充滿了戰意!

「不是吧,居然還有這樣的好東西。」蒯瑜看著眼前的石碑,忍不住嘀咕一聲。

修鍊神碑是由一個修士,或者多個修士,將自己畢生的領悟刻在了石碑上,這石碑上有他們殘存的神魂,不管任何修士得到這石碑,並且感悟那石碑上的領悟,在境界上面的提升,就像有人幫助引路,至少可以讓修士的修鍊的速度提升十倍吧!

總之一句話,那是絕對的好東西,這東西在人間界中,屬於偽仙器的存在。

「修鍊神碑!」蒯瑜的心瞬間就激動了起來,可是他很快有想到修鍊神碑的另一種製作方法,就是將一大群修士禁錮在這裡,然後借用外力將修士的神魂領悟送進碑內,而那個修士也自然魂斷石碑前。

十倍的修鍊速度,這對任何修士的誘惑簡直大到了極點,可是對於現在的蒯瑜來說,這石碑絕對屬於雞肋,境界感悟蒯瑜可是散仙境的人,根本沒有這個瓶頸,只要到體內的真元達到臨界點,基本上就可以突破瓶頸,蒯瑜之所以借用丹藥,並不是增加突破的幾率,而是快速穩定修為。

如果被別的修士知道,蒯瑜服用破天丹之類的丹藥,實際上不是用來突破瓶頸,而是用來穩固突破后的修為的話,絕對會罵娘。就算是修真聯盟那些核心弟子,也不敢這麼奢侈。

雖然修鍊神碑對於蒯瑜無用,可是對於乾坤秘境內的三女與一眾妖寵來說卻十分重要,因為他們最差的就是境界,只要在境界方面提升了,他們的總體實力絕對可以達到一次超級的飛躍!

既然有用,蒯瑜自然不會放棄,至於修鍊神碑是怎麼形成的,蒯瑜就不管了,反正只要對己方有幫助就行,很快前方已經出現了不少人的蹤跡了。

有了強大的神識開路,蒯瑜可以首先發現對方,地魔山莊的人相當好辨認,因為需要統一的標識,所以他們穿得衣服大多是黑色的長袍,男的一個個長得猥瑣下流,要不然就是面目猙獰,而女的不是淫·娃蕩婦就是醜陋婦人,呈兩個極端。

只要不是地魔山莊的人,蒯瑜倒是可以接觸。

來到這裡的人,基本上都是和地魔山莊一樣,只是他們是先找到這裡,而地魔山莊晚到,只是地魔山莊勢大,直接霸佔這裡,而先來這裡的人實力不如地魔山莊,自然屈居地魔山莊之下,只是雙方都暗中通知大部隊,一旦人齊自然會爆發大規模爭鬥,所以現在雙方都沒有好的剋制自己,並沒有發生太多不愉快的事情。 很快在發現了兩個人之後,蒯瑜便在他們不遠處站定,好像自己也是其中一邊的人一樣在警戒,幾人疑惑的看著蒯瑜背影一樣后,並沒有生疑,繼續跟旁邊的夥伴聊天。

來到這裡時候,偷偷摸摸反而會讓別人懷疑呢。只要不遇上地魔山莊的人,蒯瑜其實就沒事,另外一個勢力的組合比較雜,是一個主府的聯軍,沒有統一的服飾與裝備,更加容易被蒯瑜矇混過關。

「沒想到在這角落的洞穴當中,還有這修鍊神碑出世,地魔山莊得到了這修鍊神碑,馬上派遣高手過來了,相信過不了多長的時間,更多的強者就會來到這裡啊。在地魔山莊的嚴格把守之下,到時候我們要奪得修鍊神碑的機會就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