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被留在皇宮裡,估計一會兒就到了王妃不必擔心。」莫荻在一旁說道。

莫寧點頭上了馬車:「等王爺過來我們就出發。」

「是。」

坐在馬車裡莫寧感到溫暖許多,這北顧還沒下雪就已經如此冷了莫寧不敢想象要是下雪了還要冷到什麼程度。

好在這馬車上還有暖爐所以她也就把自己的披風給解開放到一邊。

「王妃你們走了何時回來?」小符化作光球飛到了莫寧眼前。

莫寧接住光球:「好了不過三年而已很快的,等你修鍊的強一些也可以來找我們。」

「好的,多謝王妃。」白色的光球快速移動看起來很是歡快。

莫寧嘆了口氣她其實也想把小符帶走但是陵川離這太遠小符又是屋靈會消散於天地之間的,所以也只能把它留在這裡了。

「寧丫頭。」阿雲在馬車外叫道。

莫寧打開窗帘:「前輩有何事?」

「叫他們給老夫準備點吃的吧要不然老夫都要餓死了……」阿雲揉了揉自己已經開始響了的肚子,一臉可憐的說道。

莫寧吩咐道:「你們去買些東西來,等下路上也好吃。」

「是。」幾個侍衛和丫鬟離開。

目的達到了阿雲也就上了車,過了好一會兒后一大堆熱騰騰的美食也就端了上來。

「王妃,王爺過來了。」春兒提醒道。

莫寧趕緊坐好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不一會兒顧隕觴就上了車帶著微微寒意,他立馬把車簾放下找了個位置坐下。

「我們出發吧!」莫寧說道。

顧隕觴點了點頭命令道:「赤息吩咐下去全體上馬車,準備前往陵川州。」

「是,屬下領命。」一個極為沙啞的聲音傳來。

莫寧倒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想著應該是顧隕觴的親信,只是有著這樣沙啞嗓音人長什麼樣子呢?莫寧想起了簫雲追,不過他莫寧不敢確認是不是裝的。

「赤息一直是我的護衛,從小就護我安全,所以他可信。」顧隕觴在一旁解釋道。

「嗯。」莫寧把頭枕在顧隕觴的肩膀上把眼睛閉了起來。

看著這麼快就要進入休眠狀態的莫寧顧隕觴不由的笑了起來,想捏捏她的臉但是又怕弄疼了她。

思緒不由的穿越到以前,眼前的人不斷與一個人相重合,顧隕觴不知道到底那個是她。

他現在要做的只是護身邊之人安全,只要兩個人默默的相守很長很長的時間就好。

「暫且休息一會兒。」一個聲音縈繞在他的耳旁,「若有來世……望不要相負。」

沐王爺剛到陵川大家便知曉了這件事情,只是還沒來的及去準備東西沐王府就把請帖送了過來。

大家覺得這沐王爺還是有心和大家交好所以也就樂呵呵的拿著禮物去了。

莫寧也的確為他們準備了一場豐盛的宴席,用的都是上好的食材也算是給足了這些人面子。

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莫寧還是懂的,為了能夠在這裡好好過三年肯定要與他們處好關係。

莫寧和顧隕觴坐在主位,莫寧倒了杯酒給顧隕觴,一臉賢惠的樣子讓沐王府的那些丫鬟婆子侍衛們有些不敢相信,這還是他們那個王妃嗎?

實權這東西自己有著就行不需要時時刻刻提醒別人,莫寧這樣不但是為顧隕觴考慮也在為自己考慮,要是堂堂「戰神」王爺都不敢不聽她的話這傳出去還了得。

別人倒是不敢說顧隕觴的壞話只能說她的,莫寧可不想擔個母老虎的名聲。

「寧兒別光顧著給本王倒酒,你也吃些菜。」顧隕觴拿手握住莫寧正在倒酒的手背阻止了她的動作。

莫寧笑道:「多謝王爺關心。」

「傳聞王爺和王妃不和,今日一見哪有這回事也不知道是誰亂嚼舌根。」宴席中有一人站起身來說道。

莫寧看他雙頰發紅看來是喝多了酒。

顧隕觴笑道:「本王與王妃從未不和,也不知道哪裡來的謠傳,大家切莫相信。」

這樣一說大家便高看了幾眼莫寧,原先大家還以為這沐王妃沐王爺不見得喜歡,所以看她的眼神倒也不是很恭敬。

「那是,在下在此恭祝王爺王妃百年好合紫氣東來。」說完那喝醉酒的人又喝了一杯然後坐下。

顧隕觴沒有喝而是示意身後的人:「這位大人醉了帶他下去休息。」

「是。」身後的侍衛回答道。

大家也是見多了這樣的情況,所以也就沒有多在意這件事情,而是紛紛說著祝福之意的話。

莫寧笑笑:「本妃還給各位小姐夫人準備了些薄禮不知道大家可否賞臉來看看?」

「王妃送的禮自然是要看看的。」

那些夫人小姐連忙離席跟著莫寧進了內堂。

看見沐王爺和沐王妃如此大家覺得他們的確是有意拉攏,也不推辭悉數接受。

這件事情過後怕是沒有人會對沐王府抱有敵意,這也是莫寧想要的,誰說立威就一定要殺雞儆猴只需要一些小小的禮物就能收買人心。

得了禮物的夫人小姐們一個個笑著走了出來,都是表示對王妃的讚賞,畢竟得了便宜還是要賣乖的。

將近夜幕大家陸續離席,莫寧也是有些腰酸背痛的,畢竟要坐的大方還要做出一副職業假笑的樣子她真的有點累啊!

顧隕觴幫她揉了一下肩膀:「王妃可好些了?」

莫寧點頭:「這裡再捶捶。」

顧隕觴無奈這人還沒走光就已經開始暴露本性了。

天氣有些寒冷顧隕觴把自己的披風往莫寧身上蓋了一點。

直到所有人都離席了莫寧才找了個好躺的位置躺了下去。

正在收拾碗筷的下人們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由的捂住嘴笑了。 【待修改】

別人都是上趕著回家過年而顧隕觴卻是帶著莫寧和全府的人爭取在年前趕到陵川州去。

北顧位處偏北所以它的冬日要比其他三國要來的冷些,所以他們要趕在第一場大雪前趕到陵川城。

「王妃有些天寒要不要再帶些裘衣披風?」

莫寧看著自己幾大箱子的衣服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還是不用了,衣服這東西夠穿就行。」

春兒點頭:「那春兒去忙其它的了。」

「好,對了王爺在哪?」莫寧正要上馬車突然想起了顧隕觴問道。

「王爺被留在皇宮裡,估計一會兒就到了王妃不必擔心。」莫荻在一旁說道。

莫寧點頭上了馬車:「等王爺過來我們就出發。」

「是。」

坐在馬車裡莫寧感到溫暖許多,這北顧還沒下雪就已經如此冷了莫寧不敢想象要是下雪了還要冷到什麼程度。

好在這馬車上還有暖爐所以她也就把自己的披風給解開放到一邊。

「王妃你們走了何時回來?」小符化作光球飛到了莫寧眼前。

莫寧接住光球:「好了不過三年而已很快的,等你修鍊的強一些也可以來找我們。」

「好的,多謝王妃。」白色的光球快速移動看起來很是歡快。

莫寧嘆了口氣她其實也想把小符帶走但是陵川離這太遠小符又是屋靈會消散於天地之間的,所以也只能把它留在這裡了。

「寧丫頭。」阿雲在馬車外叫道。

莫寧打開窗帘:「前輩有何事?」

「叫他們給老夫準備點吃的吧要不然老夫都要餓死了……」阿雲揉了揉自己已經開始響了的肚子,一臉可憐的說道。

莫寧吩咐道:「你們去買些東西來,等下路上也好吃。」

「是。」幾個侍衛和丫鬟離開。

目的達到了阿雲也就上了車,過了好一會兒后一大堆熱騰騰的美食也就端了上來。

「王妃,王爺過來了。」春兒提醒道。

莫寧趕緊坐好順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不一會兒顧隕觴就上了車帶著微微寒意,他立馬把車簾放下找了個位置坐下。

「我們出發吧!」莫寧說道。

顧隕觴點了點頭命令道:「赤息吩咐下去全體上馬車,準備前往陵川州。」

「是,屬下領命。」一個極為沙啞的聲音傳來。

莫寧倒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想著應該是顧隕觴的親信,只是有著這樣沙啞嗓音人長什麼樣子呢?莫寧想起了簫雲追,不過他莫寧不敢確認是不是裝的。

「赤息一直是我的護衛,從小就護我安全,所以他可信。」顧隕觴在一旁解釋道。

「嗯。」莫寧把頭枕在顧隕觴的肩膀上把眼睛閉了起來。

看著這麼快就要進入休眠狀態的莫寧顧隕觴不由的笑了起來,想捏捏她的臉但是又怕弄疼了她。

思緒不由的穿越到以前,眼前的人不斷與一個人相重合,顧隕觴不知道到底那個是她。

他現在要做的只是護身邊之人安全,只要兩個人默默的相守很長很長的時間就好。

「暫且休息一會兒。」一個聲音縈繞在他的耳旁,「若有來世……望不要相負。」

宴會過後沒過幾天沐王府就收到了一大堆的回禮,看著這些禮物莫寧也不知道有什麼用所以只是叫大家存入庫房以備不時之需。

雖然不在皇城了顧隕觴也不用去上早朝,但是一天到晚莫寧還是見他早出晚歸的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莫寧是個不會抱怨這些的人,反而她覺得男人打拚一下自己的事業不錯,沒準以後顧隕觴還真成了皇帝她就直接從王妃升到了皇后。

然後在心狠手辣的把後宮里那些爭寵的人一個個的都給弄死,這樣她就獨攬大權了!

這些想歸想莫寧並不想這樣,要是顧隕觴敢娶其她人,她也不打算鬧事或者收拾小三之類的,她就會離開這個地方讓顧隕觴再也看不到她。

「王妃聽說最近出現了強盜,把好幾個人的貨都給截走了。」春兒拿著一盤瓜子過來放到莫寧面前。

「又是強盜……」莫寧想起了俊黎山的那些鬼臉,沒有幾個好看的。

「那些人聽說王爺在這所以都到沐王府報案,王爺雖然攔下了他們但是事情還沒解決就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春兒擦著桌子說道。

莫寧無奈:「王爺該不會還要幫那些人剿匪?」

「不剿匪還能怎麼辦,他們都已經欺負到家門前了。」顧隕觴走了進來把一封信扔到了桌子上。

莫寧好奇接過信看了看:「這不是明擺著的挑釁嗎?」

上面用著極其粗俗的語言辱罵著,也難怪剛剛顧隕觴會生氣。

「所以這匪還是要剿的,現在開始下雪了天氣極為惡劣所以本王還不算打動他們。」顧隕觴找了個位置坐下。

莫寧卻是說道:「可上面說抓了人還是母妃的弟弟,你這個大外甥真的不打算救自己的舅舅嗎?」

「本王與他不熟何必呢!」顧隕觴仍然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

這是在綁架,而且那些人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出來,他們王爺心也真大,這都要等等。

「不如我們還是去看看吧,就我和你,這樣的話就不會引起太大的動靜了。」

這話一出大家立馬安靜了下來,王爺王妃親自去土匪窩,這混賬話怕是只有莫寧能夠說的出來。

「倒也不是不可以,不如明天就去如何?」顧隕觴雙手抱胸說道。

大家頓時……

這裡最高的兩個決策者已經這樣說了,大家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看來這王妃要乾的他們王爺都會同意。

果然,都說有了媳婦兒的男人腦子不行,現在是有了王妃的王爺腦子更不行了。

「赤息,把那些東西拿過來給王妃看看。」顧隕觴吩咐道。

赤息點頭:「是。」

不一會兒赤息就拿了一大堆的畫上來。

莫寧看著眼前的畫問道:「這些都是什麼東西?」

「都是那些盜賊的畫像。」赤息回答道。

莫寧不解:「按理來說這些土匪不是最近才出來的嗎怎麼會那麼快就有了畫像?」

「這些土匪以前就有隻是那時候沒人管他們,而且他們也沒劫過官家的道,前知縣又是個糊塗蛋根本不管這些。」

「好吧。」莫寧繼續翻看著畫像,直到一張畫讓她眼前一亮。

畫中的男子一頭長發飄散,一雙桃花眼含情脈脈的看著遠處,鼻樑挺拔,十分好看。

原來這土匪窩裡也會出美男!

宴會過後沒過幾天沐王府就收到了一大堆的回禮,看著這些禮物莫寧也不知道有什麼用所以只是叫大家存入庫房以備不時之需。

雖然不在皇城了顧隕觴也不用去上早朝,但是一天到晚莫寧還是見他早出晚歸的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莫寧是個不會抱怨這些的人,反而她覺得男人打拚一下自己的事業不錯,沒準以後顧隕觴還真成了皇帝她就直接從王妃升到了皇后。

然後在心狠手辣的把後宮里那些爭寵的人一個個的都給弄死,這樣她就獨攬大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