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特地拿出了自己珍藏許久的好酒,只因為他知道顧柒喜歡喝酒。

顧柒搖晃著杯中的紅酒,「南宮哥哥,這些天多謝你對悠悠的照顧。」

悠悠聽到這話心中一緊,她知道顧柒是好心,她卻捨不得離開南宮離。

「之前是我手頭比較緊,才讓你暫時照顧一下悠悠。

現在我手頭寬裕了,那一億我連本帶利給你,就當是利息和你對悠悠照顧的費用。」

悠悠沒有出聲,她看向南宮離,因為她想要知道對於南宮離來說她悠悠是什麼位置。

就算沒有男女之情,他會不會有一點不舍呢?

南宮離淡定道:「錢就不用了,本來也沒多少,以後你好好照顧她便是。」

他竟是沒有一絲猶豫,悠悠的心在滴血。

經年在此刻開口:「既然如此,悠悠……」

現在南宮離已經表達清楚他的意願,但凡他有一點不舍,自己也沒有意見。

可人家擺明了對自己的妹妹沒有興趣,又何必再留下呢?

「顧小姐,姐姐,我想留下來。」

南宮離的視線朝著她看來,顧柒也有些驚訝,「你不和我們走?」

「謝謝小姐好意,我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少爺在教我英語還有其它東西,我想要跟著少爺繼續學。」

顧柒本來想說自己也可以找人教她,但她這樣的人精,腦子一轉就明白了。

之前在黑船讓她跟著南宮離的時候她就沒有一點點不滿,自己暴打南宮離她還出來解釋。

很顯然她對南宮離是有好感的,說不定這些時間好感化成喜歡,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悠悠漂亮又單純,和南宮離不是很相配嘛。

眨眼間的功夫顧柒就已經看明白了悠悠的心思,在她看來這是一樁好姻緣。

「既然悠悠你不願意我也不強求,一會兒我把電話號碼留給你,要是你哪天想離開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們。」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謝謝小姐。」

這樣好的顧柒,悠悠根本就討厭不起來,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南宮離會那麼喜歡她。

悠悠不敢看南宮離的眼色,她怕南宮離覺得她是厚臉皮。

就算是厚臉皮,她也要留下來。

顧柒發現了她緊張,立馬打圓場,「哇,小悠悠的手藝真好,南宮哥哥你太有福氣了,天天都可以吃到這麼好吃的菜。」

她這句話是想要給悠悠解圍,沒想到南宮離卻是回答了一句:「以後你可以天天過來吃,我沒意見。」

嚇得顧柒差點沒被嗆死,南宮離將水遞給她,「好吃還有很多,我不和你搶。」

顯然南宮離對她也沒有死心,一頓飯在她的尬聊之中吃完。

飯後,顧柒覺得自己再呆在這就太影響南宮離和悠悠的感情了。

顧柒看得很清楚,南宮離喜歡的是她,悠悠喜歡南宮離。

南宮離對自己越好,悠悠就越傷心。

南宮離將她送到門口,「以後想吃隨時過來。」

「好啦,那我走了。」

「柒柒。」

「嗯?」顧柒回頭。

「你生日快到了吧。」南宮離提出這句話。

之前她在顧老爺子面前的說辭就是兩人訂婚的消息在她生日宴上宣布。

南宮離沒打算放棄,顧家和南宮家也不會。

顧柒嬌笑道:「謝謝南宮哥哥提醒,拜拜,小悠悠再見。」

「顧小姐慢走。」

顧柒和經年離開,上車后經年對她說了一句話:「柒爺,謝謝成全。」

哪怕她提前沒有對顧柒攤牌,顧柒也憑藉自己聰明的大腦猜到了。

「我能成全什麼,這得看她的造化,如果南宮哥哥能收了悠悠,這也是一件好事。」

「希望如此。」

經年是不報任何希望的,她們的出身……

好在她千辛萬苦保護下來的妹妹是乾淨的,也只在南宮離那裡被破了身體。

南宮離要是能對她負責,自己也就沒有遺憾了。

看著窗外的落葉,她的思緒飄向多年前。

「你們這些畜生要對我妹妹做什麼?」

「又來了一個小美女。」

「我求你們,要碰就碰我,不要碰我妹妹。」

「姐姐,不要!!」

「怎麼了經年?」顧柒一轉頭,看到經年的臉頰赫然有兩行淚痕。

經年雙手抱著自己的身體,很沒有安全感的樣子。

顧柒一把抱住她,「怎麼哭了?」

「柒爺。」經年擦著眼淚,「你看我這是傷春悲秋,怎麼哭了我自己也沒感覺。」

她若無其事擦著淚水,越是這樣越讓人覺得心疼。

鄔湄說過,經年很沒有安全感,也很反感男人的觸碰,但她很會利用自己的美貌。

有男人的局都是她上的,她會給男人一點甜頭,但不會真的讓男人碰她。

鄔湄是見過的,她之前被人碰了一下手,表面上笑意盈盈,回去就瘋狂用洗手液消。

那瘋狂得快要將手上的皮都搓掉,從那以後鄔湄就不太敢讓她去了。

顧柒只聽就知道經年過去的經歷不好,她從來不問究竟發生過什麼。

就像是現在,她明知道經年是想到了什麼不太好的過往。

她溫柔的抱著經年,「我還以為是你捨不得悠悠,妹妹大了,想要嫁人了,別難過,以後會再見她的。」

顧柒高情商化解了她不愉快的過往,經年回抱著顧柒。

「嗯。」

柒爺,你要真是男人該有多好。

顧柒撫摸著她柔軟的髮絲,「乖,別怕,以後有我了,我會代替悠悠好好照顧你的。

湄兒,小浣熊,我們都是你的家人,不要再哭了。」

「嗯,謝謝柒爺。」

顧柒的安慰經年何嘗不懂,她也不是蠢人,相反她比悠悠聰明太多。

柒爺,就算是你也不會看明白我對你的心思。

這樣就好,讓我用這樣的方式一輩子留在你身邊。

她說悠悠卑微,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悠悠關上門,小心翼翼的看向南宮離,「少爺,對不起。」

一隻大手放在了她的腦袋上,「想留下就留下,我又沒有趕你走,以後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我不會吃了你。」

「少爺,你不反對?」

「如柒柒所說,你走了我去哪吃這麼正宗的中國菜?」

「那我不走了,一輩子留在少爺身邊給少爺做菜。」「真是個傻丫頭。」 悠悠既然不願意離開,顧柒也就沒有強求。

倒是她覺得經年心裡壓了太多的事情,讓顧柒很是心疼。

顧柒決定用自己的愛來感化她,讓她忘記過去那段不好的回憶。

於是最近顧柒一直纏著經年,和經年同吃同住,

經年被她抱著不敢動,生怕自己像上一次酒後失態。

在清醒的狀態下,經年是肯定不會讓自己做出任何不合常理的動作。

不過在顧柒身邊她很快就睡著了,嘴角也掛著甜甜的笑容。

一大早她就要起來繼續背單詞,活生生被顧柒給拖了回來。

「這麼早,雞都沒有打鳴呢,再睡一會兒。」

顧柒將頭埋在了她的脖頸,手攬著經年腰。

這樣的動作讓經年小鹿亂撞,她掩飾自己臉上的喜色。

「柒爺,這裡沒有人養雞。」

「那也不許起,周末的真諦就是賴床,再睡一會兒。」

「是。」

這個胡攪蠻纏的七爺,經年對她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等顧柒睡飽了才悠然起身,「走,小經年,咱們挖墳去。」

經年已經給她準備好了午餐,「柒爺,你沒吃早餐,先吃點午餐吧。」

「還是我家小經年懂事,你這手藝真好。」

「只要柒爺喜歡就好。」

這個時候的經年就很懂悠悠的心思,她也是這樣對南宮離。

面對心愛的人,只要能喜歡自己的飯菜那就好。

顧柒這趟回來最大的變化就是她更喜歡穿女裝了,不管去哪她都穿著女裝。

哪怕是要去挖墳。

天色漸黑,顧柒到了約定的地點。

阿旺和顧浣只能用如膠似漆四個字來形容,兩人膩得難捨難分。

阿才雙手抱胸靠在一旁的樹下,雙目緊閉,聽到顧柒的聲音才睜開了眼睛。

他一眼看到的不是顧柒,而是經年,那個漂亮得像是仙女的女人。

兩人的視線在空氣中相遇,經年慌亂移開了視線。

這個男人才和她見第一次面就知道了她內心的秘密,就算他答應自己不會說出去,經年仍舊會覺得難堪。

顧柒上前就往阿才的胸前打了一下,「耍帥呢?不過小阿才似乎最近又帥了。」

「顧小姐別笑我。」

「喂,你家先生怎麼又玩失蹤了,我給他打電話都是無法接通。」

「小姐放心,先生肯定是在安全的地方,只是不方便接電話。」

「一天神神秘秘的,小樞樞難道是特工不成?」

「小姐就不要多想了,等合適的時候先生會告訴你他是誰的,小姐不是要挖墳么?我們工具都準備好了。」

「還是你們最懂事了。」

顧柒跳上了商務車的副駕駛,阿旺自然要和顧浣坐一起。

經年沒辦法,只能和阿才坐到了最後一排,雖說有三個位置,旁邊被人堆了東西。

經年只好靠近阿才,外面已經全黑。

車子往墓地的方向開去,顧柒看著窗外熟悉的景色,心情複雜。

腦中回憶起這些年和邁克長大的過程,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前往墓地的路不太好,經年也沒扶手可抓,一個急轉她撞入阿才的懷中。

「抱歉。」

「沒事。」

經年連忙移開了身體,這還沒有坐直身體,又是一個彎道,她又倒了回去。

「這路太陡,你抓著我吧。」阿才開口。

就算這個男人和別人不同,經年還是本能的很排斥。

「不用。」

看著經年倔強的側臉,他也沒有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