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爾維斯先生,你這是何苦啊!」

秦穆然故作悲痛說道,其實內心恨不得亞爾維斯連另外一條胳膊也砸斷。

他的這雙手,不知道害了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斷他兩條胳膊,也算是罪有應得,更何況,這也不是秦穆然逼他的,一切都是他自願的。

「秦會長,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亞爾維斯言道。

「走?去哪兒?」

「那條胳膊可是你自己廢掉的,我又沒說同意,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你可不能怪我。」

秦穆然笑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亞爾維斯幾乎都要哭了出來。

哇靠!

這是把自己往絕路上逼呀!

「你到底還想讓我怎麼樣?」

亞爾維斯絕望道。

「我只是想讓你願du服輸而已,既然輸了,就要付出代價,否則我秦某今後還怎麼在格蘭塞堡城混呢?」

秦穆然言道。

話音落下,一道身影一閃,瞬間出現在亞爾維斯面前。

沒等眾人反應,並聽到「砰」的一聲槍響,亞爾維斯的腦袋,像西瓜一樣稀碎一片,慘不忍睹。 “你是我造就的,你的生命是我給予,想要反抗我?”

“哼,這一世我纔是主角,第一世你不要妄想搶奪我的身體。”

“這由不得你!”

“啊~”

趙小川慘叫一聲,渾身在黑暗中綻放出耀眼的五彩光芒。

從趙小川被第一世用輪迴昇仙圖捲入山體中後,便來到了這片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不過趙小川根本無暇打量四周麼,而是努力用自己體內的力量抗爭着第一世。

第一世太強了,趙小川根本不是對手!

眼看着趙小川的身體就要被第一世佔據,忽然,四周光芒大放。

漂浮在趙小川身邊的輪迴昇仙圖微微顫抖起來,上面的鬼臉山川浮動,將趙小川的身體籠罩起來,發出濛濛的金色光芒。

“該死的,你們這羣該死的老傢伙居然死了還要壞我的好事!”

和趙小川搶奪着身體的第一世忽然爆喝一聲,而趙小川則感到身上一陣溫暖,彷彿一團火焰在自己的小腹升起。

“能贏!”

趙小川心中一喜,開始藉助這股溫暖開始反抗第一世,並且逐漸慢慢佔到了上風。

“老傢伙們,以前你們是我的手下敗將,現在更不是我的對手。雖然我現在三魂不全,七魄破碎,但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我現在就讓你們嚐嚐當年你祭煉的輪迴昇仙圖的威力。”

轟!

空間震顫,輪迴昇仙圖上鬼嘯狼嚎,一股股黑氣將趙小川三丈之內佈滿。

那些光芒無法穿透這些煙霧,一時間,趙小川再次陷入了危機之中。

“不要,我不要就這樣死去,明明已經山體,明明很快就可以讓若曦他們復活,我怎麼,我怎麼能夠就這麼失敗呢!”

趙小川咬牙堅持,眼前浮現曾經和李若曦、劉子豪等人在一起的時光,不由爆吼一聲。

“第一世,你去死吧!”

趙小川動了殺機,體內的兩股不同意境的魔音纏繞在一起,曾境信仰境的靈體被激活,形似李若曦的靈體出現在趙小川的頭頂,身前漂浮着六個血色漩渦,冷冷地看着第一世。

而趙小川原本處於涅槃境的精神力瞬間暴漲,無限接近輪迴境。

“第十世,你太天真了!”

第一世冷笑一聲,輪迴神仙圖上的百獸齊齊咆哮一聲,上面顯現的山川和獸體本身瞬間化爲無數的星光,構成一幅星圖漩渦。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來今曰宙!輪迴初成,宇宙成形,輪迴逆轉,萬靈歸本!”

第一世眼中驟然一亮,大聲喝道。

四周的星光微微顫抖,開始圍繞着趙小川快速的旋轉起來,同時放出耀眼的星光。

一時間,星光璀璨,竟然將周圍的強光壓了下來。

趙小川身體的靈體驚恐地尖叫一聲,雙手猛然一推,六個血色漩渦飛向星圖,而趙小川本人則身體前傾,噴出一口血液,靈體也漸漸消失不見。

很顯然這一擊蘊含了趙小川全部的心力,是他最後的一搏。

六個血色漩渦飛出在空中瞬間融合,居然變成了外道魔像的模樣。

外道魔像渾身血色,臉上佈滿猙獰,如同地獄中爬出的惡鬼,雙爪的指甲閃爍着烏黑的光芒,向着周圍的星光抓去。

“哈哈,沒用的!第十世,這輪迴昇仙圖原本就是以百萬輪迴者的心頭血和殘破的一部分靈體煉製的,是這些老傢伙當年對付我的東西,完全剋制你的屬性!你…..怎麼可能?”

在第一世說話間,周圍的星光凝聚,化作一道星光密佈的人影出現在空中,面對着吐血的趙小川冷笑。

不過當他說到後面時,突然發出一道驚恐地尖叫。

第一世尖叫?他害怕了?

趙小川心中一喜,認爲自己得手了,嘴角正要綻放出一絲微笑。

忽然,那星光凝聚的人形一拳打出,無數星光閃爍,令人頭暈目眩。

當趙小川反應過來時,發現外道魔像上貼滿了光點,而第一世也竄到了外道魔像的身前。

“滾開!”

第一世爆喝,只是一腳,那由趙小川全部心力凝聚成的外道魔像瞬間破碎,化爲光點消失在原地。

趙小川眉心一痛,震驚地看着第一世,似乎不敢相信外道魔像在第一世的面前竟然連一招都接不住。

第一世擊碎外道魔像,沒有半點興奮,反而驚恐地看着趙小川,喝道:“你們這幫老傢伙竟然敢算計我?我和你們拼了!”

趙小川聽到第一世的爆喝聲,微微一愣,便發現那代表着第一世的星光人形竄到了自己身邊,舉起了拳頭向着他砸來。

“完蛋了,這麼近的距離,我根本就躲不過去!”

雖然穆皇后曾經說過趙小川的肉體已經達到了一般輪迴境強者的強度,不過趙小川相信如果第一世給自己來這麼一下的話,自己絕對會魂飛魄散的。

“這第一世瘋了麼?這樣做,他根本得不到我的身體啊!”

“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裏了麼?不,我不要死在這裏。”

“若曦,我食言了,又要對你說對不起了,真的很對不起!”

…….

趙小川心電急轉,想到了很多,不由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他閉上眼睛的一剎那,光亮的四周瞬間黯淡了下去,然後一口口數十丈高,百丈寬的青銅棺材出現在兩人的四周。

那些棺材不僅體積龐大,讓趙小川和第一世看起來如同螞蟻一般,而且上面雕刻着一些複雜的花紋和圖案。

在那些棺材上面還各自貼着一道巨大的黃色靈符,上面用硃紅色的血液浸染,書寫着一個個龍飛鳳舞的字符。

“嗡~”

當第一世快要擊中趙小川時,那些棺材上的靈符同時一閃,那些棺材劇烈的震顫起來,然後蓋子慢慢被打開。

趙小川等待半天也沒有感受到第一世的攻擊,不由緩緩的張開了眼睛。

“這是……”

趙小川看到眼前的一切,驚在了原地。

不過隨即他又發現了自己背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團五顏六色的煙霧,而在其中那些白骨面具的怪物竟然都顯化成人形,寶相莊嚴的盤膝而坐,完全沒有了平日裏鬼氣森森的模樣。 秦穆然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讓亞爾維斯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死在誰手裡的。

「就這點兒膽量,也敢砸我秦穆然罩的場子?」

秦穆然冷冷笑道。

四周圍觀的客人,一片驚愕,堂堂西方世界du王的弟弟,說殺就殺,秦穆然根本沒有絲毫顧忌。

這份豪氣和膽量,不是誰都有的。

此刻,巴爾瑞目光黯然,臉色慘淡,雙眼的眼球上,都布滿了血絲。

「你,你居然真的殺了亞爾維斯?」

巴爾瑞詫異道。

秦穆然回身,輕輕拍手,嘴角揚起一絲無所謂的笑意。

「願賭服輸,天經地義,我只是幫了他一把,他應該感謝我才對,不是嗎?」

秦穆然笑道。

巴爾瑞的神情,瞬間變的兇惡萬分。

「他是我的朋友,你居然當著我的面兒,說殺就殺,你也太沒把我們布朗家族放在眼裡了吧!」

巴爾瑞言道。

站在巴爾瑞身後的安德烈等人,也都個個摩拳擦掌。

眼看形勢不對,李伯等人也憤然起身,不約而同站在秦穆然身後,擺出一副不是吃素的樣子出來。

如今的華僑會,隨著周吳二老和幾十名高手入盟,實力早已今非昔比,他們無所畏懼。

兩幫對峙,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一場大戰,彷彿已經在所難免。

圍觀的客人見到情況不對,立刻個個腳底抹油,一鬨而散,短短几秒鐘后,整個包場內,只剩下了布朗家族和華僑會的人。

秦穆然神情淡然,面對巴爾瑞和布朗家族幾十名高手,絲毫沒有放在眼裡。

「你說的不錯,我從來就沒有把你們什麼狗屁布朗家族放在眼裡,你們還沒有資格讓秦某放在眼裡。」

秦穆然戲謔說道。

巴爾瑞眉頭一皺,兩拳緊握,周身上下,血氣流動,發出一股壓人的強大氣場,瞬間籠罩方圓十幾米。

在巴爾瑞這股強大氣場壓迫下,李伯和華僑會的幾名堂主,已經趕到有一陣窒息的感覺。

「好,好強的氣場……」

李伯驚訝道。

站在一旁的上官雷闕,眉頭一皺,快速伸出右掌,電弧濺射,雷雲驟起。

「敢在東方娛樂城鬧事情,真當我們華僑會沒有人嗎?」

上官雷闕冷聲言道。

他心裡很清楚,布朗家族的人,就是來砸場子報仇的,為亞爾維斯報仇,不過就是他們找的一個借口罷了。

即便秦穆然不殺亞爾維斯,巴爾瑞也會找其他理由發飆。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此刻,看著上官雷闕即將出手,巴爾瑞的嘴角輕輕上揚,露出几絲嗜血的笑意,眼神中滿是不屑的神情。

「雷雲劈?」

「就憑你這點兒可憐的實力,能近我的身再說這種狠話吧!」

巴爾瑞得意笑道,擺出一副目中無人的架勢出來,彷彿根本沒有將上官雷闕和華僑會的人放在眼裡。

「狂妄,那就讓我的雷雲劈給你說話吧!」

話音落下,一道身影,帶著藍色電弧,一閃而出,徑直朝巴爾瑞正面沖了過去。

下一秒。

巴爾瑞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場,力量倍增,讓人呼吸困難,彷彿身處一口高壓鍋內。

上官雷闕在靠近巴爾瑞數米開外,便感覺有些寸步難行,被一道血氣籠罩,周身難受。

「什麼情況?」

上官雷闕詫異言道,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有些不受控制,渾身雖有強大勁氣,卻根本發揮不出來。

……

此刻,站在秦穆然身後的周吳二老,神情瞬間陰沉下來。

「好強大的氣場,僅靠一人氣場,便氣壓全場,這等實力,恐怕遠在我等之上啊!」

周老言道。

「不錯,實力不上古武強者,全部後退出去!」

吳老言道。

強者交鋒,僅是周身氣場,便足以將一些實力低微的人給活活壓死。

「雷闕副會長,快退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

周老言道。

在巴爾瑞強大氣場下,上官雷闕此刻已經勢如騎虎,不是他想退便能退下來的。

周老和吳老對視一眼,兩人立刻終身一躍,同時沖入巴爾瑞的氣場核心。

血氣瀰漫,氣勢壓人。

即便是周老和吳老這等實力強者,在這種氣場下,也顯得有些吃力。

兩人一左一右,瞬間抓住上官雷闕左右後肩,想要將他拖出來。

但與此同時,三人瞬間全陷其中。

「什麼情況?我的勁氣,怎麼發揮不出來了……」

周老驚訝道。

「我的也是,這傢伙到底用了什麼招數,居然能封住我們的勁氣,這尼瑪還打個毛線啊!」

吳老語氣也有几絲絕望,後悔剛才太過於輕舉妄動。

巴爾瑞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冰冷的笑意。

「進入我的異能空間,還想全身而退?簡直就是痴心妄想,哈哈……」

巴爾瑞發出得意的笑聲。

此刻,站在巴爾瑞身後的小弟,也都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尤其安德烈。

「Boss,他們這群小子還不知道您異能的強大之處,否則,絕不會這麼輕易出手。」

安德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