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暫時確實回不去了,不過以後我們肯定會回去的,都好好的,努力修鍊是首要,在這個陌生之地,實力是自保的首要前提,這位仙子是好人,今後大家暫且在這裡聽從仙子吩咐便是。」林楠開口說道,也不管宮裝美女能不能聽到,反正沒說什麼壞話。

其他人聞言,重重點頭。

林楠目光看向陳佳影的凸起的小腹,已經八九個月了。

「佳影要注意,別動了胎氣,老舅他們還在家等待著抱孫子孫女呢,一切都有我,你們安心在這裡住下就行!」

「嗯嗯,林楠哥,我相信你!」陳佳影開口說道。

這邊剛剛安排好眾人,林楠親自給他們準備了一些飯菜美食,也幸虧之前除去玩的時候須彌戒指中攜帶了鍋碗瓢勺,連帶著蔬菜瓜果也有著不少。

而今正好派上用場。

當然,第一件事林楠沒有忘記,特意準備了二人份的精緻菜肴給朝閣樓那邊送了過去。 路彥昭看到秦未央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可能說的過於理性殘酷了。

畢竟,女人都有很感性的面。

想到這裡,他立馬開口:"未央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說的你那個朋友,她的情況,肯定跟我們不樣啊,如果你要是內奸,三年前,你利用我的感情,留在總部,不是能更好的獲取暗夜組織的信息嗎?為什麼非要把自已發配到非洲去,還不讓我去找你,所以,我是百分之百信任你的,不要再這樣胡思亂想了,好嗎?"

秦未央的臉色變了變,她沉沉的點了點頭:"好,剛才我就是隨便說說,你也別放在心上!"

秦未央嘴上雖然是這樣說,可是,她的心裡,卻徹底的涼下來。

因為她清楚的知道,自已現在肯定不能告訴路彥昭真相,甚至還要直瞞著他。

不然的話,按照路彥昭剛才說的話,自己一次失信於他,他恐怕這輩子,都不會相信自己了!

所謂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說的就是路彥昭這種態度了吧!

想到這裡,秦未央的心臟,莫名的難受。

路彥昭皺眉看著她,神色有點擔心:"未央,你怎麼了?沒事吧?"

秦未央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開口:"我沒事!"

雖然秦未央嘴上說沒事,可是,路彥昭分明看的出來,她心情不怎麼好!

他無奈的伸手,揉了揉秦未央的頭髮:"好了,你也別亂想了,朋友的事情,能幫上忙則幫,幫不上忙就算了,畢竟,你也儘力而為了,你也別把自己弄得太難受!"

秦未央扯了扯嘴角,笑了笑,裝作默認了路彥昭的話。

可是,她的心裡卻難受到了極點,按照路彥昭的態度,那些真相,她是真的不能跟他說的。

可她就這樣一輩子瞞著路彥昭嗎?

很顯然,這也是行不通的,所以,她按照目前的情況,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秦未央將悶悶的低著頭,一言不發。

路彥昭看了她一眼,很是無奈:"未央,怎麼突然就不說話了,是不是心情不好,要不然,我們起床出去轉轉!"

秦未央突然翻身,背對著路彥昭,悶聲道:"我不想去!"

看著她這孩子氣的模樣,就像是在跟自己賭氣一樣,路彥昭有些哭笑不得:"未央,你這是怎麼了?還真生氣了啊,是不是因為我剛才說的話啊?如果你真是因為這些話呢,那我的錯,我改正,真的,我肯定換種說法!"

秦未央悶聲道:"我不想起床,跟這個沒關係!"

路彥昭輕輕地把靠近她,在她的耳邊輕聲道:"哦,那我就明白你的意思了,你這是想跟我蓋棉被純聊天,對不對? 總裁愛我請PK:億萬明星妻

秦未央一怔,瞬間鬧了個大紅臉:"對個毛線,我就是……就是想點事情而已,好了,你別再繼續煩我了,趕緊起床洗漱吧!"

路彥昭從身後抱著秦未央,低聲道:"可是未央啊,我現在不想起床了,怎麼辦?"

聽到路彥昭的聲音,還帶著一絲淡淡的耍賴的味道。

秦未央一愣,突然就心一橫。

她直接用勁兒,一把將被子拽過來,全都纏在自己身上。

然後,路彥昭的情況,就不言而喻了。

路彥昭瞬間一愣,隨即,他輕笑起來:"哦,我明白了,原來未央是喜歡這樣的情調啊!"

秦未央羞的小臉通紅,她拿著被子,捂住自己的小臉,開口道:"你別耍流氓了,趕緊去洗漱吧,你再不起床,我可就走了!"

秦未央說著,做出一副披著被子下樓的動作。

路彥昭無奈的搖了搖頭:"好了,別激動,我這就去洗漱,洗漱完之後,你約一下你弟弟,我們見一面,我想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你覺得怎麼樣?未央!"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第一反應,是愣住了。

說實話,她是真的沒想到,路彥昭會在他們見面后的第二天,就要跟她去找秦未銘,打算去給他看病。

說不感動是假的,她感覺路彥昭的話剛說出來那一瞬間,她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她咬了咬唇,吸了吸鼻子,開口道:"路彥昭,謝謝你!"

剛走到浴室門口的路彥昭,愣在了原地。

他轉身看了一眼秦未央,她還背對著自己,蜷縮在床上。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格外的心疼這個傻丫頭。

他不想讓她變得太傷感,所以,故意提高語氣:"你個傻丫頭,跟我客氣什麼!以後這些事情,都是我應該做的!"

路彥昭說完,便去洗澡了。

秦未央咬了咬嘴唇,一滴眼淚落在了枕頭上。

她知道,跟路彥昭一次次的相遇,一次次重新認識他,她對這個男人,早就情根深種了。

這樣的男人,她怎麼能控制的住自己的感情。

只不過,想到路彥昭說了去看秦未銘,那今天肯定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們去做。

想到這裡,秦未央立馬拿起手機,給沉風發消息。

秦未央:沉風,你帶著未銘出來,今天我跟路彥昭打算帶著他,去醫院裡檢查檢查!

沉風:姐,你的意思是,我帶著未銘,來跟你們見面嗎?

秦未央:嗯嗯,你一定要陪在未銘身邊,不然的話,我害怕他一個人出事,你幫幫姐,沉風!

沉風:姐,不是我不幫你,只是各大組織之間,都有不成文的規定,王不見王,或許你通過一些渠道,知道對方組織的老大是誰,可是,你卻在現實生活中,要盡量避開的!

秦未央:這些規定,我也是明白的,可是,讓未銘一個人出現,我也不放心,而且,各大組織,也沒有人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你要是出現在路彥昭面前,他肯定以為你是個小朋友!

沉風:我才不是小朋友!

秦未央:好好好,你不是小朋友,我到時候自會以我的方式,跟路彥昭介紹你的,所以,其他問題你不用擔心,你帶著未銘來就行了,再說了,就算是路彥昭知道你身份,也沒有事兒的,因為他之前調查我的身份的時候,季修就刻意引導他,讓他查到我跟你們黑黨的關係不淺,所以,你不用太擔心其他問題了!

沉風:那好吧,上午十點,我們在城市公園北門見!

秦未央:行,不見不散,正好那附近是未銘經常去的哪家醫院!

沉風:嗯嗯,我知道了,你去準備吧!

秦未央:好的!

秦未央收了手機,調整了一下狀態,然後,她這才拿著衣服,去浴室門口等路彥昭。

路彥昭洗漱完出來的時候,秦未央已經在浴室門口等著他了。

看到他出來,她立馬低著頭,一臉害羞的,向著浴室里一頭衝進去!

路彥昭看著她,無奈的笑了笑。

等到秦未央再次出來的時候,已經煥然一新。

秦未央出了門,看了一眼路彥昭:"路彥昭,我已經跟未銘商量好了,我們十點鐘,約在他常去看病的醫院附近的城市公園,怎麼樣?"

聽到秦未央的話,路彥昭並沒有先回答她的問題。

他反而開口道:"未央,你為什麼一直喊我全名呢,是不是你覺得這樣好聽?"

秦未央的小臉微微一僵,突然就想到,三年前,他也是一次又一次的糾正自己,讓自己不要喊他的全名。

想到他們倆的關係這麼親密,她紅了紅小臉,抬頭看了一眼路彥昭,莫名的有些害羞:"阿昭,你覺得我剛才說的話,怎麼樣?"

路彥昭勾唇,輕笑了一聲,走過去,親昵的揉了揉秦未央的頭髮:"傻瓜,我覺得怎麼樣,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覺得怎麼樣?你要是覺得好呢,那自然就不錯,畢竟,是去給你弟弟看病,你有絕對的話語權,我都得尊重你!"

秦未央笑了笑,點點頭:"行,那我們趕緊出發吧,我約的是十點,再耽擱,時間就快趕不上了,未銘身體不好,我不想讓他等我們!"

聽到秦未央的話,路彥昭點點頭,快速的帶著她離開酒店。

上了車,路彥昭剛發動車子,突然轉身看向秦未央:"對了,未央,你是讓未銘一個人,一直呆在倫敦的嗎?你都沒有安排人照顧他嗎?"

聽到路彥昭這麼問,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快速的開口解釋:"沒,我怎麼可能放心,讓他一個人住在這裡呢,我找了一個弟弟陪他!"

"弟弟?"路彥昭有些吃驚,挑眉看了一眼秦未央。

秦未央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的表情,開口道:"是啊,是弟弟,你應該知道,我之前一直在孤兒院,在孤兒院的時候,我跟未銘,和孤兒院里的一個男孩關係挺好的,我比他大幾歲,所以,他一直管我叫姐姐,我們就像是親人一樣,我不在的時候,一直都是他在幫助我照顧未銘,不然的話,我也不放心去別的地方!"

路彥昭聽到秦未央的一番解釋,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待會見到,一定要好好認識認識!"

秦未央笑著點了點頭。

等到他們到城市公園的時候,沉風和秦未銘已經到了。 閣樓上,宮裝美女和女婢二人看著林楠端過來的一份四菜一湯,皆是有些蒙。

「給我們的飯菜?」女婢看向林楠問道,覺得難以思議。

多久沒有吃飯了?

不,確切的說,整個仙界之人都不需要吃飯。

哪怕是仙界有美食館之類的,也不是為了溫飽,而存儲是為了美食而已。

而且,和林楠這種完全不同。

典型的農家小菜。

一盤小青菜,一盤小炒肉,一盤涼拌黃瓜,一盤紅燒肉,一碗西紅柿炒花湯。

甚至,還外加一個水果盤。

西瓜,菠蘿莓,一些特殊的靈果拼在一起。

宮裝美女也是如此,看著林楠手中的東西,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給本宮的飯菜?」

林楠點點頭。

「這是我們家鄉的小菜,仙子可以嘗嘗。」

一邊說著,林楠將手中的餐盤放在閣樓上的桌上,朝宮裝美女示意了一下,然後直接退了出來,他也不確認這位仙子是否會吃,但人家是地主,還收留了他們,按照規矩,林楠也該表示表示。

林楠走出閣樓,剎那間閣樓被一座法陣包裹,宮裝美女和女婢面面相覷。

「小姐,這能吃嗎?」女婢看向宮裝美女。

宮裝美女也是一樣,此刻也很想問這種話。

多少年沒有這麼一幕了,更沒有一個男人給自己做飯,甚至端到自己眼前。

雖然看起來沒有仙界那些美食誘人,但卻也別具一番風味。

「嘗嘗。」宮裝美女開口說道。

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一雙筷子,輕輕夾起一塊涼拌黃瓜放入口中。

剎那間,宮裝美女眼中微微一亮。

普通的的黃瓜,仙界沒有,甚至其中也沒有蘊含太多天地之氣,但吃在口中,卻讓她覺得異常的爽口,清脆。

好吃!

「小姐,怎麼樣?」女婢開口,滿是期待。

「你自己嘗嘗看。」宮裝美女開口說道,這是她的女婢,同樣也算是她的姐妹,從小一起長大,沒有外人的時候,並沒有那麼多的規矩。

「到底什麼味道?」女婢開口,滿是好奇,筷子都不需要,心中一動,一塊黃瓜入口。

剎那間,女婢臉上帶著一絲意外。

「咦,真的不錯啊。」

女婢顯得有些激動,毫不客氣的再度品嘗其他的菜品,頓時讓她更為滿意了。

「不錯啊小姐,沒想到這些東西竟然那麼好吃。」

宮裝美女此刻也是意外,沒有以前吃過的那種美食的特殊味道,但卻有著一種家常的味道,仔細品嘗,別有一番風味。

「確實還不錯。」宮裝美女開口回復了一句,然後接著再度吃了起來。

不知不覺中,四菜一湯,外加一份水果拼盤,全部吃個乾淨。

甚是滿意!

「沒想到這普通的飯菜,竟然能吃出不一樣的味道。」宮裝美女大為滿意說道。

女婢聞言,連忙點頭稱讚。

「是是是,真好吃,以前真沒吃過,要不以後也讓他給咱們做飯?」

「你真想每天都吃?」宮裝美女開口問道。

「偶爾每天吃一頓也不錯啊。」

「也行。」宮裝美女欣然應了下來。

若是其他人,若是其他時候,他她可能會不願意,但是這次她願意。

虛空神殿內,林楠和其他人坐在一起吃了頓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