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裡犯人的處決,只能由獄方進行。

葉子晨微微挑眉,坐在火炕想看她到底想要做什麼。

她最好聰明點。

別想著倒打一耙,把葉子晨給出賣。

說實在的,就整個監獄的人都算上,他也不放在眼裡。

他想硬衝出去也不是難事。

就是這樣做,可能就要跟祖龍族交惡,對方也擁有了合理的資格抓捕他。對他而言,情況反而可能會有些不利。

「姜楠?你為什麼要殺白熊?!」獄警凝眸低語。

「我……我也不想。」

姜楠此時就是個嬌柔的小女人,她捂著臉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流淌著。

「白熊……」

「他想侮辱我。」

「我拚命掙扎,然後推了他一下,他就把我掉在地上的牙刷給踩碎,正好他就倒在地上,扎在地上的牙刷上。」

???

這特么也行?

太假了吧。

不管怎麼聽,這種說法都可笑的離譜。

可是讓人意外的一幕發生了,那些獄警竟然相信了!

「竟然是這樣!」

「好,你也別哭了,白熊死是他咎由自取,我們不會怪你什麼。」

「要不要給你換個牢房。」

「不用。」姜楠咬著嘴唇搖頭,「其他的獄友對我都很好,我在這裡也住習慣了,去其他的地方可能還要被欺負。」

「我們給你調到女子監獄。」

「不了,我就在這就好了。」姜楠啜泣著搖頭低語,「那個……我想問一下,他死了,我得刑期不會增加吧。」

「放心,我們會跟上面說的。」

獄警對姜楠的眼神充滿了善意的笑容,旋即就直接將白熊拽住,拖出了監獄。

「監獄的血你們自己進行清洗。」

「我在最後生命一回,你們這個監獄,雖然是共監,可是誰敢欺負監獄中的女性,就是死刑知道么?」

「是!」

監獄的人員都跟著點頭,伴著大鐵門被關上的那一瞬間,姜楠臉上的淚痕就跟著煙消雲散。

其他人也茫然的看著一切……

竟然真的沒事!

葉子晨就默默的看著這一幕,旋即挑眉指著地面上的血。

「你們幾個去清理一下。」

「是,大哥!」

監獄中的人全部都朝著葉子晨點頭,紛紛跑到血泊處清理血跡。

也在此時,姜楠又重新回答葉子晨的身後。

「銀河領主,你是不是算欠我個人情。」

「你這個女人……」葉子晨歪著頭看了她一眼,「你想要什麼?」

「帶我出獄!」 出獄?!

姜楠的這種要求倒是讓葉子晨有些驚訝。

他才剛來監獄沒多久,姜楠竟然就認為葉子晨有能力帶她出去。

「只要你能帶我出去。」

「我得一切都屬於你,不管是我這個人,還是我擁有的財富。」

「都是你得!」

姜楠趴在葉子晨的耳畔附耳低語,如果在外人的眼中看,就好似是兩個人在互相調情。

唯有當事人才知道……

他們是在談生意。

「看來你是不準備繼續裝下去了。」葉子晨輕聲低語。

「我從來沒有任何偽裝。」

偏偏,姜楠對葉子晨所謂的偽裝理念並不苟同。

「從始至終……」

「我都在說實話!」

「我認為女人應該依附在男人周圍,這也是我的心裡話。而且,事實也確實如此。如果不憑你,我出不去這裡。」

姜楠的回復很冷靜。

「喂,你知道么……我竟然有些相信你說的。」聽著姜楠的低語,葉子晨說出了一句他自己都有些難以相信的言辭。

他真的……

從姜楠的語氣中感覺到了真誠。

「我本來就沒有對你說謊。」姜楠趴在葉子晨的耳邊低語,「這就是我的請求,如何……你能不能做到。如果我沒有想錯,剛才我做的,確實應該算的上讓你欠我一個人情。」

「沒錯,我確實算欠你人情。」

其實葉子晨完全可以說這都是姜楠的自以為是,可是生而為人,還是真誠一些的好。

如果姜楠當時曝光葉子晨授意她殺人。

祖龍族就擁有了合理的理由,對他進行一定的處罰。

死!

應該不至於。

一些皮肉之苦是在所難免的。

而且,就憑剛才獄警的表現來看,姜楠是有些絕對的能力讓他們相信她說的一切。

「那些獄警為什麼相信你得話?」

一痣傾心 「他們?!」姜楠嗤之以鼻的笑了笑,「他們才沒有相信我說的,其實……當時我不管怎麼說,他們都不會太在意什麼,他們真正懶得去計較的理由是白熊擁有的積分。」

「積分?!」

「沒錯,你剛進來的時候,他們應該將你們的積分都收走了吧。」

「對!」

「這裡的所有人都是如此,而積分自然也是由監獄中的人進行管理。」姜楠低聲輕語,「在這個監獄,獄警不能夠隨意殺人,其他人也是如此。可是當擁有了一定理由,哪怕是很牽強,殺了人也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了。剛才我那個理由其實就有許多漏洞,但他們不會計較。因為,白熊死了他的積分將屬於無主狀態,這時候監獄中的人就可以進行自由分配。白熊擁有的積分也不在少數,他是千億級。」

「千億!」

葉子晨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來這監獄的時候,滿打滿算監獄中的工作人員大概在五百人左右。

當然……

這裡肯定也有許多他沒有看到,還有輪崗的工作人員。

大概這裡的工作人員在兩千人以上。

哪怕白熊就只有一千億。

他們也都能夠人均分配到五千萬的積分,這積分來的也太簡單了。

「這些監獄的獄警夠富啊。」

「他們其實就是小頭,大頭是治安部的部長祖縈九拿。獄警能夠收到的大概也就幾百萬吧,可是這也是不少的油水,他們當然會很草率的就做決定,因為如果真的詳查太浪費時間,積分到時候也需要充公。」姜楠一副很了解體系內情況的模樣解釋。

「原來如此。」葉子晨微微頷首。

「你相信我說的?」

姜楠有些驚訝的挑眉低語,「我還以為你會問我,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他們不讓個人把這個監獄給屠了。」

「我還沒那麼蠢。」

葉子晨瞥了姜楠一眼,「死一個可以做冷處理,可如果監獄死亡的人數太多,他們這些獄警時兜不住的。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到那個時候,祖縈九也不可能是他們的靠山。」

「人族冕下果然頭腦夠快。」

姜楠笑著稱讚了一聲,可是這種稱讚對總給葉子晨一種嘲弄的感覺。

這其實沒快到哪兒去吧……

估計,也是這裡的人太榆木疙瘩,才會顯的人族宇宙的高手們聰明。

「你之前依附白熊也是為了出去?!」

「對!」姜楠很是坦誠的點頭,「他說過段時他會聯繫自己的下屬來劫獄,到時候將我也帶出去。可是劫獄這種事情太危險,我心理其實還是比較抗拒的,但為了能夠出去,我也選擇了答應他。」

「我來后選擇我,是你覺得我帶你出去的可能性更大?」葉子晨挑眉。

「是!」

姜楠微微點頭低語,「你是人族冕下,在祖龍族中擁有一定的特權。不管你是出於何種理由進到這裡,最後你都會出去的。而你得背景,如果說想帶我一起出去,祖龍族可能會答應。」

「如果他們不答應呢?」

「那麼我就再找其他的機會。」姜楠的回答依舊很果決,「怎麼樣,很划算吧,如果我出去我將一切都給你,如果我出不去,我也可以給你我擁有財富的兩成,而你需要付出的就只是一句話,帶我走!成功與否,你都沒有任何損失。」

「你有多少積分?!」

「十萬億以上!」姜楠說出了一個絕對誇張的數字,「當然,這些積分並非是流動資金,只能說是我擁有的資產。你也不需要懷疑是不是真的能夠得到,我姜楠一向做事公平公正。就算我沒出去,我也可以給你一個信物,到時候你去找我讓你找的人,他會把積分或者是資產給你。」

「十萬億,為何你還能被抓到這裡?」

「祖龍族抓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我被收押在此其實也沒有任何理由,但我其實是我母親想將我放到這裡來的……」

「你母親??」

葉子晨完全無法理解姜楠的說法,母親把自己的女兒扔到這個監獄里。

「對,但是我理解母親的做法。」

「你還理解?!」

「我母親這樣做事為了保護我,她害怕我在外面受到傷害。」

「什麼意思?!」

「我父親……是公正之主。」

「你等會!」

坐在火炕上的葉子晨頓時變得不淡定,一把握住姜楠的手腕。

「你剛才說什麼,你父親是英雄?!」

「是!」

「那你為什麼進來了?」

「因為我父親被殺了。」姜楠的眼中露出恨意,葉子晨聽后也跟著蹙眉,「那你出去是為了……」

「我要殺了那個殺我爸爸的人。」

「誰?!」

「罪惡!」 震驚么?

姜楠竟然是公正之主的女兒。

如果葉子晨說一點也不震驚,絕對是在說謊。

英雄啊!

整個祖龍族也就那麼幾位,能夠在這個監獄中碰到公正之主的女兒,可以想象到底是多麼渺茫的幾率。

美好生活從小龍蝦開始 如果沒錯……

罪惡應該也是一位英雄。

這個英雄殺了他的父親公正之主,估計著也在對公正之主的家人下手,所以她的母親才將她放到了監獄中。

她會做這樣的選擇,

應該是這種監獄,哪怕是罪惡之主也不能夠輕易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