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芸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笑了笑:"那你說吧,我聽著!"

艾莉勾唇笑著說:"我看你被抓了,還挺淡定的,你說,歐陽辰能把我們就出去嗎?"

水天芸面無表情的盯著虛空,開口道:"我不是什麼聖人,自然希望活下去,但是,我並不希望歐陽辰過來,因為何姍姍現在想讓他死,你沒聽她說,這周圍都是汽油嗎?我可不想讓歐陽辰過來送死!"

艾莉錯愕了一秒,隨即笑起來:"那你挺矛盾的啊,你不想讓他過來,也不想死,那你是覺得,有人會來救你嗎?"

水天芸抿了抿唇:"我哥可能也會來,但是,我並不希望他過來,所以,他們倆都別過來的好,而且,何姍姍並不敢現在殺了我,就說明我對她或者說抓我們的人,還是有用的。因此,我們現在不可能死,安心點沒關係的!"

艾莉看著水天芸,神色有點複雜:"我可真沒看出來,你想的挺開的啊!"

水天芸眨了眨眼睛:"想不開又能怎麼樣呢,我總不可能去尋死吧,那才不是我的作風!"

艾莉笑了笑:"你真的太有意思了!"

水天芸勾了勾唇:"我要是沒意思,歐陽辰又怎麼喜歡我呢?"

艾莉哈哈哈笑起來:"你真是自信又自負,只不過,我喜歡,只是我挺好奇的哈,你怎麼就不覺得,歐陽辰是喜歡你的善良美麗呢?"

水天芸俏皮的癟癟嘴:"善良能吃嗎?美麗嘛,反正也不能吃,所以,我就不用這麼靠譜的東西去俘獲人心了!"

艾莉樂不可支,她真是覺得水天芸太好玩了,如果不是被抓了的話,她可能真的會格外開心。

同一時間,何姍姍走出廢舊的筒子樓。

迎面而來的車燈太刺目,何姍姍伸手,直接將眼睛捂住。

車子在她旁邊停下來。

何姍姍以為唐正柏來了,結果,下車的人,卻讓她沒想到。

陶錦繡看著何姍姍,平靜的開口:"人呢?"

何姍姍皺眉,不悅的看著她:"唐正柏呢,怎麼是你來了?"

陶錦繡面無表情:"我能代表唐正柏,你難道不知道嗎?唐正柏的很多事情都是我管的,今天的事情,他不方便出面,所以讓我來!"

何姍姍生氣的看著她:"我不信你的話,你讓我跟唐正柏通話,不然我不會相信你的!"

陶錦繡的臉冷下來:"信不信不管我的事兒,唐正柏不希望這件事跟他扯上關係,你不信打電話,他這會是不會接你電話的!"

何姍姍不信邪,拿著電話就打,可是,就跟陶錦繡說的一樣,電話通了,卻沒有人接聽。

何姍姍皺眉,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陶錦繡,將手機收起來:"你說你能代表唐正柏,可是,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陶錦繡披上外套,神情冷漠的看著她:"我不用你相信我,這裡的人都是唐正柏的人,我有絕對的話語權,可是,不會有人相信你!"

陶錦繡說完,打了一個響指,立馬有人過來。 十分鐘后,倪虹五女已然安然的躺在崔慶為他們準備的躺椅上。

喝著崔慶提供的特殊仙釀,吃著幾種特殊仙果,倪虹五人此刻完全如同做夢一般。

仙?

她們竟然碰到了傳說中的仙,而且還是人皇的兄弟……

這個消息,讓她們久久不曾消化的掉。

感覺不真實……

「怎麼了幾位妹妹,要不要叫聲哥哥,然後帶你們一起去見你們的人皇,怎麼樣?」崔慶笑道,再度引誘她們。

崔慶已經明確表示了,不做前輩,就要當哥哥。

倪虹看著眼前的這位,內心充滿了感慨。

在這以前,她們是絕對沒想到仙會是這種的。

「幾位前輩……」倪虹開口。

「叫哥哥!」崔慶糾正。

倪虹語塞,但哥哥兩個字,怎麼都叫不出來。

「算了,叫名字也行,崔慶哥哥!」崔慶見狀,又加了兩個字。

但好像更肉麻一些。

最終,倪虹幾乎是戰勝了內心,再三嘗試,才喊了出來。

「崔慶哥哥!」

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倪虹感覺自己的臉都要嫡出血來了,滾燙的不行,超級難為情。

不過聽在崔慶耳邊,確實格外的好聽,大為滿意。

「嘿嘿,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人這麼叫,怪不得林楠那傢伙一直念念叨叨的回這,真的太令人陶醉了。」崔慶笑道。

有了倪虹的帶頭,蔣妍等人也只能紅著臉的叫了出來。

再然後,庚俗等人都笑了出來。

高興!

自然,也就更熱情了,心情大好,一些好東西更是不吝嗇,就差一些仙寶贈與了,讓倪虹等人壓力山大。

一直到很久之後,霓虹幾人估計是漸漸習慣了,這才算是緩慢接受了眼前的一幕。

她們姐妹,竟然和五位真正的仙躺在一起在沙灘上曬太陽,閑聊。

她們給崔慶等人介紹這片天地,崔慶給她們介紹仙界之事。

不知不覺中,十人慢慢熟絡起來,五女對他們的戒心與那份對仙的敬畏之心也漸漸消失了。

現代化的女性,就這點好。

思想更奔放,沒有那麼多的拘謹,沒有了敬畏之心,也就和普通人差不多。

不一會,調笑聲再度響了起來。

到了晚上,在五女的帶領下,一起還參加了一個篝火晚會,再度讓崔慶五人玩的大為高興。

接連兩天,崔慶五人徹底和五女混熟了,打成了一片。

真到了這一刻,倪虹五女才不管他們身上,女人一旦霸道起來,連自己都怕,仙人也不例外,該打的該罵的,該鬧劇的一樣都不能少。

當林楠再度發現他們時,這五個貨已然跟著五位美女混入到了南方武大之中。

堂堂仙人境,竟然隱藏實力,到南方武大當老師遊戲人間。

當然,在林楠看來,這五人完全是另有所圖。

男性荷爾蒙正是開始分泌了!

以前在仙界,很少有愛情一說,幾乎除了修鍊戰鬥,還是修鍊戰鬥,和異性基本上都沒什麼接觸。

而今,他們突然間被地球上的青春活力少女們給吸引住了。

人在世俗,他們也逐漸變得俗了。

倪虹蔣妍五女,都是頂級大美女,南方武大的校花,追求者自然不少,崔慶五人的到來,可想而知,頓時更加熱鬧了起來。

除了陳聽雨幾人之外,也就倪虹幾女知道他們的身份。

在南方武大內,五位仙人境強者隱藏在此,想想都能讓人驚嘆。

而與此同時,在家裡和家人溫情了幾日後,林楠終於也舒坦了。

鳳凰山,山巔位置,林楠和老猿相對而坐。

回來當天,林楠就和老猿打過招呼,只不過一直不曾細聊。

而今,二人再見,哪怕是此刻的境界和眼光,竟然依舊無法看穿老猿的情況。

在它身上,始終有著那一團迷霧,擋住了林楠的探查。

毫無疑問,一位了不起的存在,和萬妖之祖座下的那隻老猿極為相似。

「你想問什麼?」老猿淡淡開口,看的出來林楠有著太大的疑問。

林楠點頭,他確實有著太多的疑惑。

「我的前輩安排的人嗎?」林楠開口。

老猿搖頭。

「一切,和我無關,你的成長,我是見證者而已。」

「是誰送我們進的仙界?」林楠再度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他一直想知道,原本他懷疑過老猿,畢竟那座仙界之門可不是誰都能布置出來的。

「幾個隱藏的傢伙,你剛走,他們就被我滅了。」老猿淡淡回道。

「那仙界之門在前輩手中?」

老猿再度點頭。

「你想要的話,可以給你用用。」

林楠聽到這裡,沒有著急要仙界之門,現在他不想去仙界。

但以後或許需要。

「最後一個問題,前輩到底是誰,晚輩在仙界萬妖山遇到一位前輩,和前輩極為相似,還因為前輩的關係讓晚輩僥倖活命,它讓晚輩給前輩帶句話。」林楠又繼續開口。

有些問題他知道老猿不會說,而且正如他所言,他是見證者,有些事情並非老猿所為。

這個問題,老猿竟然微微猶豫了少卿。

而後才微微開口。

「我和你遇到的那位,嚴格來說是一人!」

此言一出,林楠臉上頓時精彩不少。

「分身?」

老猿點頭。

「我是萬妖之祖身邊的僕從,上古時期妖祖消失,它鎮守萬妖山,我則跟隨當年的這對鳳凰君主,最後徹底留在了這裡,其他的事情暫時不還不需要知道。」

這話,更讓林楠震驚,這個消息來的有些大。

萬妖之祖,屬於遠古時期的存在,強大到可怕的程度,應該在皇級,甚至超越皇級的存在,眼前的老猿竟然是那個時候的超級存在!

這一刻,林楠真正震驚不已。

地球的水,遠比自己想象的要深的多!

竟然牽扯到遠古之事,再加上這幾日林楠心有所感的幾地,還有在天庭時青帝探查到這個星球時的情景,林楠不得不要重新認識一下這個看似普通的世界。

「前輩,能給我講一下這個世界可以嗎?我發現我知道的太少了!」林楠鄭重看向老猿,不管如何,老猿沒有害自己之心,不管它在地球什麼目的,林楠依舊很尊敬。 何姍姍看的清楚,那個人就是管理筒子樓附近的人的老大。

他過來,恭敬的看著陶錦繡:"陶小姐!"

陶錦繡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直接吩咐:"唐先生今天過不來,這裡的事情交給我來,你讓所有的人,給我圍住筒子樓,如果有什麼情況,我會隨時通知你的!"

那個手下立馬恭敬的點點頭:"好的,陶小姐!"

陶錦繡說完,就直接向著筒子樓裡面走去。

何姍姍直接追上去:"你想幹什麼?"

陶錦繡皺眉:"你管我想幹什麼,離我遠點,我跟你不一樣!"

陶錦繡說完,繼續往裡走。

何姍姍不罷休,拉住陶錦繡的胳膊:"唐正柏沒來,這裡的事情你說你管,那好,我相信,可是,你總得告訴你,你要做什麼,什麼時候把人交給我吧!"

陶錦繡嗤笑了一聲:"這些我有必要告訴你嗎?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何姍姍頓時氣得發狂:"陶錦繡,你敢這麼跟我說話,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找歐陽辰,讓他過來救人!"

陶錦繡笑了起來,她看著何姍姍,像是看著一個喜劇演員一樣:"你打啊,正好省的我打電話,不瞞你說,我打算這會打電話,讓歐陽辰過來呢,因為他本來就是這個計劃里的一環,只不過,酒吧里的迷藥對他沒管用,所以,現在才要用水天芸引他過來,你以為我會怕你打電話嗎?"

陶錦繡說完,加快步伐,向著裡面走去。

何姍姍的臉都黑了。

她怎麼都沒想到,陶錦繡居然會這麼說。

她陰沉的跟上去,卻有兩個手下攔住她:"何小姐,陶小姐現在有事情要跟裡面的人談,你不能進去,陶小姐吩咐,你給歐陽辰打電話,當然,如果何小姐不願意打的話,我們可以打!"

何姍姍氣的臉色鐵青,她咬牙切齒的盯著陶錦繡離開的方向,惡狠狠的開口:"打,我現在就給歐陽辰打電話!"

何姍姍說完,直接撥通歐陽辰的手機。

歐陽辰正跟水天昊調查的人仰馬翻,接到了何姍姍的電話。

何姍姍聲音陰測測的:"歐陽辰,你想找水天芸嗎?她現在在我手裡呢,如果你不想讓她死的話,你最好一個人過來,說不定我心情好點,還能放她離開!"

歐陽辰的聲音陰沉冰冷:"你是誰?"

何姍姍差點吐血:"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陌生號碼,我應該知道你是誰嗎?"歐陽辰開口道,電話的人聲音有所改變,更何況,他以前就沒怎麼注意過何姍姍,現在聽到這聲音,下意識的以為,是唐正柏安排的人呢。

何姍姍氣的差點扔了電話:"我是何姍姍,你今天在酒吧里,不是還追著我拋出來嗎?歐陽辰,你……你……最好趕緊過來,不然,你就等著給水天芸收屍吧!"

"地點在哪裡?"歐陽辰的聲音,終於有些著急了。

何姍姍惡狠狠的對著電話說:"南郊的廢棄筒子樓,你自己看著辦吧,我要是看到別人來,我會點燃這個筒子樓的,這裡裡外外都被我潑了汽油,你可別心存僥倖!"

歐陽辰臉色聽到周圍樓里破了汽油,臉色頓時難看到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