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程序還得繼續,讓我們看一下身份吧。”法官難得的沒有計較,而是繼續着既定程序。

捲髮的身上飛起一張紙牌,牌面上顯示着一個類似警徽的標誌。

“啊,是警察呢。”法官就像什麼也不知道一般,語氣甚至有些吃驚,“下面開始遺言……沒有必要了……發言開始……也沒有必要了……那麼……”

法官的話突然停下,周圍的平民也不約而同的聽了下來,呆滯的看着座位上的法官。

這場面極度詭異,明明前一秒還到處充斥着哀鳴嚎叫,下一秒卻安靜的噤若寒蟬。

藍海辰能聽到,一旁的多肉不住地在發抖,牙齒不斷小聲碰撞着,其餘人也大致相同,沒有誰能保持平靜。

“接下來……開始殺人!!!”

“啊!!!”

法官的聲音突然變得陰森起來,周圍的平明再次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

但一切都無濟於事,距離法官最近的高富帥的腦袋突然炸開,鮮血飛濺在周圍,腦漿流的遍地都是。

緊接着王叔、流蘇、混混女等人的腦袋接連炸開,並一直往藍海辰那邊延伸。

衣角恐懼的跳起來跑到門前,想打開門卻無論如何都辦不到。最後他只能無力的回頭看向法官,又看向藍海辰等人。

最後在法官陰冷的注視下,衣角的頭顱也瞬間爆開,整個車廂除了藍海辰四人外再沒有一個活人。

沉默,長時間的沉默。

即使是見識過夢境的藍海辰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整整10名玩家在短短的時間裏一起覆滅,這場景不親眼見到絕不能理解有多麼可怕。

“恭喜三名殺手以及狙擊手,你們是最終的勝利者。這一輪遊戲,殺手方獲勝!”法官再次開口說,語氣已經恢復了之前的感覺。

“現在,我將對各位在本輪遊戲中的表現進行評價。”法官說着看向藍海辰,“首先是你,藍海辰。”

最後藍海辰依舊獲得了a+的評價,而江雨煙和名偵探則都是a。

至於墨雅,由於她之前都被別人所控制,直到第四晚才恢復,所以最終的評價只有c。

墨雅沒有什麼好說的,畢竟面對這種情況,能最後活下來已經是萬幸。

要不是恰好遇到了藍海辰等人,墨雅覺得自己或許已經死了。

“法官,我想問一個問題可以嗎?”藍海辰突然開口說。

“哦?好吧,看在你們貢獻了一場如此精彩的對決的份上,我可以聽一聽你的問題。”法官回答說。

“這個評分到底有什麼用?既然我們得到了高評分,總該與其他玩家有區別的吧?”藍海辰小心翼翼的說,生怕法官聽出什麼其他內容。

其實作爲經歷過前世夢境的人,藍海辰多少比其他玩家知道的多一些。

比如在遊戲後期,評分高的玩家會逐漸與其他玩家分隔開,身邊的低分玩家會越來越少,難度相應的也會越來越大。

這麼聽上去高評分對於玩家來講似乎不是什麼好事,但藍海辰早就隱約有種感覺,評分越高的玩家距離脫離遊戲就越近。

這絕不是錯覺,尤其是在看到神祕號碼發出的信息,和聽到李陌陌前世的話後,藍海辰更加確定這點。

所以他想聽一聽,法官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哈哈哈哈……”法官聽後先是笑了幾聲,然後又意味深長的看向藍海辰。

“評分意味着你在六道中的位置!”法官說。

“什麼?!”藍海辰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法官居然會來這麼一句!

藍海辰看向身邊的其他人,發現他們都一臉茫然的看着藍海辰和法官,似乎並沒有聽到剛纔的話。

“這是法官單獨對我說的嗎?”藍海辰心想。

早在荒山孤村中藍海辰就知道,玩家一旦失敗就會墜入畜生道,從而成爲供人趨勢的厲鬼。

但他一直不清楚,如果是往上升的話要怎麼做。

現在看來,要想進入更上層的修羅道,就必須獲得足夠好的評價。

“那是不是如果進入最終的天人道,就可以擺脫這個遊戲了呢?果然這個評價很重要!”藍海辰心想。

不過,現在還有一個更可怕的問題擺在藍海辰面前。 六道的是並不爲絕大多數的玩家所知,甚至可以說,在於藍海辰同級別的玩家裏,可能只有藍海辰他們清楚這一點。

就連李陌陌的前世洛芷瑤,在視頻裏都沒有提及這個問題,可見這是一個屬於祕密範疇的問題。

但現在法官卻對藍海辰說出了六道這兩個字,而且還一副藍海辰肯定能聽懂的樣子。

這意味着什麼?是不是可以說,藍海辰之前的那些小動作,都沒有瞞過法官的眼睛?!

藍海辰感到毛骨悚然,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遊戲管理方是不是會隨時將其抹殺?

但藍海辰隨即想到,這個法官居然只對藍海辰說而不讓其他人聽到。這是不是又是在有意保護這個祕密?

也就是說,法官對於藍海辰知道六道這件事,有一定程度的默許?

一連串的問題在藍海辰腦中出現,但卻全都無法解開。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

但無論如何,藍海辰知道自己距離真相已經又進了一步。

按照神祕號碼所說,在此次獲得高評價以後,應該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改變。

而洛芷瑤也在視頻裏提到過,想要接近那個摧毀遊戲的計劃,也必須要獲得高評價。

現在藍海辰似乎已經滿足了條件,下次遊戲或許就會有所改變!

“好了,現在我宣佈本輪遊戲結束,恭喜各位玩家成功存活下來。”法官沒有再理會藍海辰,而是拍了拍手開口說。

“接下來依然是一段休息時間,希望大家在這段時間裏調整好狀態,迎接下一輪遊戲。

還有別忘了時刻關注自己的手機,下一輪遊戲的提示依然會發到那上面。”法官說。

“現在大家可以離開了,再次表揚一下諸位,這真是一場精彩絕倫的遊戲!”

法官說完又不經意的看了藍海辰一眼,之後熟悉的拉扯之力出現,又將衆人帶離了車廂。

在回到旅館後,藍海辰和江雨煙躺在牀上長時間沉默着不說一句話。哪怕已經經歷過兩輪遊戲,活到最後依舊有一種強烈的解脫感。

過了好一會兒江雨煙纔開口詢問:

“徐淵呢,怎麼這麼長時間還不見他過來?”

“還用問嘛,肯定在墨雅那裏。好不容易能跟美女共處一室,他肯回來纔怪。”藍海辰疲憊的笑笑說。

不一會兒徐淵打來電話,叫藍海辰他們過去慶祝一下。藍海辰順便也把名偵探叫上,五個人一起大吃了一頓,連江雨煙都喝到極限這才作罷。

於是衆人只得又在這裏休息一晚,一起擠在墨雅租下的房子裏。

第二天衆人是在墨雅的尖叫中醒來的,徐淵不知道昨晚喝多了,還是借酒壯膽,居然睡在了墨雅牀上。

墨雅尖叫着一腳將徐淵徐淵踹下牀,又將他踢出房門,外面的藍海辰等人看後直搖頭。

“革命尚未成功啊少年。”江雨煙打了個哈欠評價說。

“都夜襲了還什麼都沒幹,你也真是夠了。”藍海辰則掐着腰說。

“閉嘴啊,什麼時候輪到你在這方面教訓我了悶騷男。”徐淵捂着臉沒好氣的說。

於是衆人跟名偵探道別,然後一起踏上了回家的火車。

在火車上,墨雅才終於有時間跟藍海辰等人解釋自己之前的經歷。

原來墨雅在死亡沼澤中本來已經接近勝利,但誰知有一隻厲鬼突然跳出來說要跟她玩一個遊戲,誰贏了誰就獲得墨雅身體的控制權。

墨雅當時嚇壞了,她想逃跑卻發現根本跑不掉,那厲鬼一直追着她,就算過了60規則都沒有用。

最後墨雅不得不答應厲鬼的要求,並輸掉了遊戲。

“那個傢伙到底跟你玩的什麼遊戲?”徐淵靠近墨雅問。

“跳格子,規則與一般的跳格子稍有不同,但基本一致。我本以爲這種遊戲勝率很大,不想還是上了她的當。

最後我被封在自己的身體裏,要不是你們及時救我,恐怕等這一輪遊戲結束,我就徹底死了。”墨雅回答說,並沒有對徐淵的靠近表示不滿。

要不是徐淵發現了墨雅留在牀側的線索,藍海辰他們也不可能有辦法救人。所以至少現在,墨雅對徐淵的態度好了很多。

畢竟要是別人敢擅自跑到墨雅身邊睡下,現在絕不可能好好坐在這裏。

“那厲鬼在跟你玩遊戲的時候,遊戲管理方沒有干涉嗎?”藍海辰問道。

“沒有,從頭到尾都沒有。”墨雅搖頭說。

“看來這也是遊戲默認的規則之一,只要厲鬼殺夠了人,就可以主動找玩家來替死。而遊戲管理方並不會干涉這個過程,被選中的玩家也只能自認倒黴。”藍海辰點點頭說,心裏又多了一絲防備。

衆人回到家後好好放鬆了幾天,就連藍海辰在這段時間裏也什麼都不想,只是好好享受這短暫的寧靜。

徐淵在這段時間裏繼續粘着墨雅,墨雅似乎也認命了,索性不去管徐淵這傢伙。

此時學校裏的課程已經忙碌起來,不過藍海辰和江雨煙已經無暇顧及這些。

至於墨雅手頭上也有一些繼續,短時間內不需要擔心生活的問題。只有徐淵,他不是玩家,似乎不需要一直陪着藍海辰他們。

“我知道你們的意思,但我還是想跟着你們多少幫點忙。”徐淵搖着頭對藍海辰說。

“現在的大學要畢業並不難,而且我以前也不是個努力學習的傢伙,到頭來只要能畢業就萬事大吉了。

你放心,我心裏有數,所以我還是一直跟着你們吧,這次墨雅的事我不就幫上忙了嘛。”

徐淵說到這裏又是一笑。

“而且在島嶼上要是沒有我,你能那麼快就佈置好那些監控?所以你還是需要有人配合你。”

藍海辰知道徐淵是擔心自己,所以也沒有再多說。

之後時間飛速流逝,藍海辰隱隱感覺下一輪遊戲越來越接近了。

果不其然,就在某個晚上,藍海辰四人正聚在一起擼串的時候,除了徐淵外其餘人的手機突然一起響起來。

藍海辰幾人對視一眼,大家都清楚,遊戲管理方的信息終究還是來了。 聽到信息的聲音,徐淵當場就要站起身來,江雨煙也有些着急,想要開口。

藍海辰立刻伸手將兩人攔下,搖搖頭表示不妥。

щшш☢ттkan☢¢ ○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回去再說。”藍海辰說。

此時衆人再也沒有吃飯的心情,立刻起身回到藍海辰和江雨煙的住處。

他們坐在沙發上,顫抖着掏出手機看着上面的那條信息。所有人都知道,這次遊戲的意義不同以往,誰也不清楚會遇到什麼苦難與危險。

藍海辰深吸一口氣,看着衆人說:

“開始吧,該來的總會來的。先從墨雅開始,她的應該會比較正常。”

“好。”墨雅簡單回覆了一個字,便打開信息讀了起來。

果然,墨雅的信息與前幾次的並無太大不同,都是通告一下游戲時間,並提醒選擇遊戲地點。

墨雅看完後鬆了口氣,但當她看向藍海辰二人時,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藍海辰和江雨煙的信息纔是重點。

隨後藍海辰二人打開自己的信息,發現兩者信息的內容都差不多,於是江雨煙乾脆也讀給大家聽。

“恭喜玩家江雨煙,你已經連續三次獲得A評價,被遊戲管理方選中,參與即將進行的玩家晉級賽。”

“果然是不一樣的!”

“居然是晉級賽。”徐淵和墨雅都驚呼道。

“晉級賽是爲成績優異的玩家所準備的,目的是讓優秀玩家更接近最終獎勵,並結束遊戲。

所以本次晉級賽地點固定,被選中的玩家必須參加,不可拒絕。違反規定者將被遊戲管理方抹殺。”

“結束遊戲,哼,真是個誘人的獎勵。”藍海辰聽後冷笑道。對於他們這些玩家來講,安穩的活着已經成了奢望。

“遊戲時間爲五天之後,地點名稱爲‘螺旋森林’,玩家可以從‘殺人遊戲’應用裏查到。前往的車票不日便會送到玩家手上,請注意查收,不要錯過遊戲時間。

由於本次遊戲地形較爲特殊且面積廣大,請玩家們帶上足夠的必備用品。一旦進入指定區域,遊戲結束前將不可以退出。

最後再次提醒,本次遊戲是強制參加,玩家不可拒絕。”

信息到此便全部結束,雖然很短但給出的信息卻很多。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這次進行晉級賽的都是高評分玩家,應該是沒有孬種的。這無疑提高了遊戲的難度,增大了死亡機率。

再就是信息裏提示到,這次遊戲的區域十分龐大,似乎不是之前的城市島嶼能夠比擬的。

“地點的名字是螺旋森林,不會真的是一片森林吧?”

藍海辰說着打開應用進入地圖頁面,就像信息裏說的,這次遊戲地點是固定的,絕大多數地點的圖標都是黑白色,不可以選取。

只有一處彩色的圖標位於地圖北方,且不停的閃爍。那是一片看上去十分詭異的密林,樹枝張牙舞爪的到處亂伸着,像是要活過來一般。

圖標的旁邊豎着一行字,正是螺旋森林!

“從信息的內容來看,這個螺旋森林絕不會普通。單看這個名字就十分詭異,一片森林能怎麼螺旋,難不成那些樹還都會拐彎不成?”

藍海辰說完又看向手機上的圖標,那些張牙舞爪的怪樹似乎在預示着什麼。

“無論如何這次都不能有絲毫大意,我明天就出發,先給你們探探路,看看有沒有什麼空子可以鑽。”徐淵立刻開口說。

只是藍海辰搖搖頭,拒絕了徐淵的提議。

“這次小淵你恐怕去不了了。”藍海辰說。

“爲什麼?”徐淵急道。

“這次的地形應該是像荒山孤村一樣的封閉環境,你可能根本就進不去。

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具體的位置在哪裏,信息裏並沒有提及,恐怕我們要到了之後才能清楚。

也就是說,這次你可能沒法插手了。”藍海辰說。

“也不能就這麼肯定吧,你就讓我去看看,說不定我能派上用場呢?”徐淵連忙說。

“放心,又不是不帶你玩了。咱們這不是有兩組人嘛,本輪遊戲你去協助墨雅。”藍海辰饒有興趣的看向墨雅說。

徐淵聽後微微一怔,然後轉頭看向墨雅。墨雅把頭偏向一邊,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哈哈,這次護花使者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不要推辭,可一定要將人家安全帶回來。”藍海辰拍着徐淵的肩膀說。

最後徐淵只好妥協,他知道,墨雅經歷了上次的事後肯定留下了陰影,需要人陪着。

於是這次行動便分爲了兩組,藍海辰和江雨煙去參加晉級賽,徐淵陪墨雅去參加別的遊戲。

接下來輪到墨雅選擇遊戲地點,衆人反覆斟酌,最後墨雅在藍海辰的建議下選擇了一個叫做“黑霧迷城”的地方。

“這個地方我在夢裏去過,整個空間就是一個大迷宮。取勝的關鍵就是在破解這個迷宮上。

迷宮的大體形態我還記得,破解的思路也很明瞭。我將這些事先告訴你們,你們就會輕鬆很多。”藍海辰說。

這個黑霧迷城的迷宮十分龐大,基本不可能重建,所以藍海辰有八成把握它依然保持原狀。

隨後墨雅收到了遊戲發來的信息,確定了前往黑霧迷城的時間。

如此一來所有細節都已經敲定,剩下的只是等待出發。

可就在這時,藍海辰的手機突然又響起來。衆人都是一驚,怎麼這時候還有信息?

“怎麼回事?”徐淵皺眉問到。

“不會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次的信息應該是……”藍海辰說着打開手機,查看發出信息的號碼。

果然,是那個與遊戲號碼十分相似的神祕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