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與前任》故事性很強,她對自己的表現也非常滿意,最重要是,那是她與霍氏集團的合作。

如果她能夠得獎,那就是她與霍驍的獎。

只是,可惜了。

燈光遽然暗了下來,主持人已經開始主持。

慕初笛的目光探向外面,卻沒找到娜姐和黎黎的身影。

此時慕初笛開始懊悔,一開始就不應該把手機給她們的。

台上的主持人是最近最火的一名綜藝節目的主持人,他談吐風趣,一下子就把氣氛給搞了上來。

頒獎典禮開始,陸陸續續的獎項也開始揭曉。

演員們在台上發表得獎感言,慕初笛聽著聽著,便回想起她當初在國外得獎的時候。

那時候,她完了她的夢。

而惋惜的是,她的身邊,霍驍不在。

她的思緒漸漸飄遠,不知不覺的,已經頒到最佳女主角。

「怎麼可能?為什麼會這樣?」

「這個獎項不是我的嗎?」

「之前明明說好的。」

張倩激動地抓著椅子,不停地低聲囔囔。

她的舉動驚動了慕初笛,慕初笛這才從沉思當中恢復過來。

原來得獎的並不是熱門的張倩,而是另一個頗有年資可比較冷門的女人。

「其實我們今天的壓軸,並不是金鷹節的最佳女主角,而是與漫城電影頒獎典禮同步的獎項。」

主持人的話音一落下,底下便激動得一陣喧嘩。

漫城?那可是僅次於奧斯卡,含金量極其高的獎項。 大屏幕倏然發生變化,映入眼帘的是漫城電影節的同步。

漫城的電影節,歷年都沒有華國的作品入圍,雖然它的含金量很高,可在華國並不怎麼受到重視。

這可不是說它在華國沒有價值,而是它的價值太高,對華國人來說,只有仰望的資格。

然而今天突然來這麼一出,讓在場的演員都震驚了。

難道今天,就有華國的電影能夠在漫城電影節上得獎?

不然不可能會搞得這麼隆重。

是誰,能夠為國爭光呢?

那些得了金鷹獎的演員最為激動,因為他們得獎的機率最大。

漫城那邊似乎已經跟他們對接上,紅毛綠眼的主持人沖他們揮了揮手。

現在他們頒發的正是最受歡迎國外電影的獎項。

現場演員的熱情退了不少,畢竟能把電影播到國外的並不多,那可是有雄厚的背景和影響力才行。

當然,也有一些大製作的,他們也有在國外播放,由此篩選了一下,他們得獎的機率更大。

就連慕初笛身邊的張倩,也稍微的回過神來。

如果能夠拿到漫城電影節的獎項,金鷹節這種,要不要都好。

兩者根本就無法相比。

眾人屏住了呼吸,全都盯著眼前的大屏幕。

而當對方用英文說出DD這兩個字時,全場怔住了,連帶慕初笛。

什麼時候,她的電影在國外播了?

她竟然不知道?

其實宋彩彩的傷人案,對慕初笛的電影影響很大,華國境內票房也不如想象中的明朗,當然,由於時間拖延了,電影現在還在播。

可聽著漫城那邊的主持人說的話,慕初笛才肯相信,《現任與前任》竟然同時在國外播放。

由於在國外沒有受到影響,所以,票房很好。

「恭喜,恭喜DD給我們華國人爭光。」

「這可是我們華國在漫城電影節里拿到的第一個獎項,意義非凡。」

「這個獎項,其實漫城那邊有專人送過來,我們有請一個特別的人給我們頒獎。」

「這個人,是華國的傳說,我們容城的驕傲,他不是圈內的人,可他卻與這個圈子脫不了干係,他,是我們商業的帝皇。」

主持人稍作停頓,慕初笛只聽到自己撲騰撲騰的心跳聲。

手心緊張地滲出細汗。

會是他嗎?

也只有他,才會做這種窩心的事。

「那就是我們霍氏集團的總裁大人,霍驍先生。」

主持人一宣布頒獎人名,現場就沸騰起來。

「哇,霍總?」

「不是吧,霍總竟然會來這種場合?」

「不對,我們關心的重點是不是變了,我們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霍總,難道他剛來的?外面那麼大的雨,還特意來頒獎?這麼給臉?」

四周一片喧嘩,全是激動的討論聲。

慕初笛嘴角情不自禁地微微上揚,果然是他。

兩人好像有心靈感應一般,她這邊才剛惋惜不能得到一個屬於他們兩人的獎項,而他馬上給她送過來,含金量還是那樣的高。

台上的燈光集聚在一個人的身上,那挺拔的身姿,肅穆的面容,凌人的氣場,一下子成為所有人的焦點。 而他眼裡的焦點只有一個。

幽深的鷹眼直接鎖住底下的慕初笛,兩人視線交纏到一塊去。

男人的視線過於赤果,慕初笛臉遽然紅了,耳根也微微發燙。

眾人還震懾與眼前男人的絕世風華,並沒注意到底下兩人的互動。

「那有請DD上台。」

另一盞燈光照在慕初笛的身上,身旁的張倩,臉色頓時死白。

誰能猜到,本來今晚的焦點應該是自己,可突然間說好要給她的獎項並沒給她,而且漫城為什麼要插入金鷹節里,若是要頒獎,把DD邀請過去就可以。

現在這樣,好像故意讓DD一雪前恥,來個華麗的逆襲一般。

張倩眼底滿滿的嫉妒和怨恨。

慕初笛緩緩走向舞台。

燈光照在她和霍驍身上,她慢慢地走向他。

倏然,有種結婚的錯感。

緋紅的臉,越發的紅潤,在燈光的照耀下,越發的艷麗奪目。

慕初笛走上了舞台,站在他的身邊,她能清晰地看到男人深色的西裝顏色深沉了許多,那是被雨水濕透了的。

他是在暴雨中趕過來的,就為了給她頒獎?

慕初笛情不自禁的眼眶紅了,而這番模樣看在主持人眼裡,只當她是得獎的喜悅。

「勞煩霍總給我們頒這個獎。」

霍驍拿著獎盃,遞向了她,那雙幽深的眸子里,滿滿的深情。

這個獎盃,十分的有意義。

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

慕初笛接過獎盃后,底下的人開始吆喝了,「抱一個,抱一個。」

看戲的不嫌事大。

慕初笛頂著沈京川未婚妻的頭銜,不太適合來個擁抱。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人就被霍驍擁入懷內。

「哇!」

眾人尖叫了一聲。

隨後,啪的一聲,大廳內的電停了下來。

眼前一片漆黑,慕初笛只能感覺到身旁男人熾熱的體溫和清冽的冰冷氣息。

男人菲薄的唇湊在她的耳畔,特意壓低聲音,「你永遠是我的女主角。」

「我會給你一切榮耀!」

那樣的溫柔,那麼的深情。

一紙契約,霸道總裁太危險 慕初笛心微微一動,小手情不自禁地摟著他的腰。

兩人的距離,拉得更近了。

遽然,下顎被擒住,一抹冰涼的觸感印了上來,帶著濃濃的深情,這個吻,讓慕初笛覺得恍若掉入一池春水裡,情不自禁地沉淪下去。

不知吻了多久,總之這個吻結束不久,燈就重新亮了。

現場的人都以為那是因為外面天氣過於惡劣的緣故,只有慕初笛知道,那是某人想親她故意弄的。

腹黑得要命!

就知道她不會讓他在眾人面前親她,所以,故意來這招,讓她沒有反抗之力。

慕初笛捧著獎盃,微微低頭垂眸,故作激動害羞的模樣。

其實,她是不知道以怎樣的心情對上某人的視線。

那麼多人面前,他竟然悄悄給她咬耳朵,提起某種讓人面紅耳赤的姿勢,還說什麼今晚好好慶祝。

這算哪門子的慶祝?

有人這樣慶祝的嗎?

也許是霍驍頒的這個獎,也許是獎項含金量很高,底下許多演員眼中只有羨慕和自豪,竟然沒幾個人在嫉妒。 頒獎典禮后,慕初笛被記者和演員們給圍住,她想要跟霍驍說些什麼都沒有機會。

「咦?奇怪,怎麼劉大沒有來?他不是今晚內定的專屬記者嗎?」

劉大,在傳媒界挺有名氣,而且他跟頒獎典禮的一些導演有一定的交情,所以今晚的專屬記者內定是他。

「對啊,除非出什麼大新聞,不然他不可能不來。」

「既然他不來,那今晚的新聞是不是誰家都可以預先刊登?」

本來是有一定的次序的,就是專屬記者可以提前刊登一下勁爆的資料,其他的只能稍微晚一會。

這次DD拿下漫城獎項,還有霍驍親自上台頒獎,簡直就是大新聞。

如果他們也可以同時刊登,那雜誌肯定大賣的。

不遠處那幾個記者還想說些什麼,看到慕初笛走了過來,連忙迎上去,也跟著去擠。

慕初笛的視線落在不遠處的霍驍身上,他的身邊空無一人,與她形成鮮明的對比。

慕初笛十分的羨慕。

沒有辦法,誰讓霍驍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誰還敢靠近啊。

對上那雙幽深的眸子,深邃的瞳孔似乎帶著一抹淺笑,好像在提醒她今晚將會發生的事。

慕初笛的臉,遽然又紅了起來。

這個臭流氓。

記者也順著慕初笛的視線看去,倏然,急促的腳步聲跑了過來。

「DD,你的電話。」

小跑過來的人正是娜姐,向來注重儀容儀錶的娜姐跑得髮絲凌亂,額頭還滲著細汗,臉上的妝容卸掉還沒補上。

這完全不像她的風格。

眾人都知道娜姐是DD的經紀人,擠到前面的記者們雖然不太樂意那麼快就讓出自己的好位置,可是礙于娜姐的身份,只能稍微讓一下。

可他們還是堅決地站在前方,不讓後面的人插進來。

慕初笛看了眼娜姐遞過來的電話,那不是她的電話,而是娜姐的。

「聽吧,找你的。」

娜姐大氣吁吁,眼眸里閃過一絲凝重。

慕初笛接了過去。

那是妮娜打過來的。

「慕總,終於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