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溫如意斷然道。

葉簡汐攤了攤手,「我就知道,我說出來,你會不信。可我當時的的確確看到了,和月兒、杜筱染長得相似的兩個人。如意,杜筱染最近一直風平浪靜的,你不覺得她在搞什麼鬼嗎?」

溫如意沉思了片刻,說:「我打電話到學校那邊問問。」

不是自己親眼所見,溫如意有點沒辦法相信,月兒和杜筱染在一起。每天都是容父接送的,學校那邊保安管理又極為嚴格,除了指定的人能把孩子接走,其他人怎麼可能碰觸到月兒?更別說堂而皇之的把孩子帶出學校了。

而且月兒根本不喜歡杜筱染,又怎會乖乖的和杜筱染在一起?

可簡汐沒必要編造謊言來欺騙她,所以,還是親自證實一下比較好。

溫如意給學校那邊撥打了電話,「喂,張老師嗎?我是容月兒的媽媽,我想問你一件事,我們月兒在學校表現的怎麼樣?」

「月兒?她爺爺不是給她請假了嗎?難道您不知道?」

張老師莫名其妙。

溫如意的心頭一沉,繃住了聲音道:「哦,不好意思,我這幾天生病住院,不知道月兒請假這回事,麻煩你了,張老師。」

「容太太客氣。」

掛斷了電話,溫如意稍稍的鎮定了下情緒,說:「簡汐,我懷疑容叔已經被杜筱染收買了,他給月兒請了假,帶到了杜筱染那邊,我說呢,他最近怎麼那麼勤快,主動提出接送月兒上下學!我怎麼沒早點猜到!」

提到這個,溫如意氣的手發抖。

之前是容母,現在是容父,一個兩個都這麼老糊塗!

葉簡汐拍了拍溫如意的手,安慰道:「別把事情想的那麼壞,或許容叔有別的苦衷呢?」

「什麼苦衷足以讓他出賣自己的孫女兒?」溫如意譏諷的微微的揚了揚聲,「哦,或許是嫌棄月兒是個女孩兒,之前他們家不還動了心思,想要從旁支收養一個男孩嗎?現在月兒被送走了,他們剛好可以名正言順的收養別的孩子了。」

葉簡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畢竟這是容家的家事,她作為一個外人,也不好說什麼。

不過,不管怎樣,她都站在如意這邊。

容父這麼做,的確有些過分了。

沉默了片刻,溫如意霍地從位置上站起來,氣沖沖的往外走。

葉簡汐拉住她,問:「你要幹嘛?」

「能幹嘛?當然是把我女兒要回來!有我在一天,他們休想把月兒隨隨便便的從我身邊奪走!」溫如意邊說邊撥打容父的電話,想問清楚,他把月兒帶到哪兒去了,好找上門把月兒討要回來。

葉簡汐伸手,把手機奪了過來:「如意,這事情你不能出面。你如果出面,那你和容叔鬧僵了,外界的輿論只會指責你不好,容家的人也會覺得比苛待容家二老,這對你很不利,不如你先找子澈,把這事情說事情,讓他跟容叔談判。」

溫如意深吸了幾口氣,想通了其中的關鍵,道:「你說得對,我這就找子澈。」

「嗯。」

葉簡汐把手機還給了她。

溫如意立刻給容子澈打電話,把事情說清楚。

發生了這樣的事,兩人也沒心情逛街了,溫如意和葉簡汐分開,回了公寓那邊。等了半個多小時,容子澈回到公寓,面帶急色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爸怎麼就把月兒交給了姓杜的女人?」

「這些問題,等你把回來了,親自問他吧。」

溫如意已經冷靜了下來,坐在沙發上神色平靜的說。

容子澈扯了下領帶,走到沙發跟前坐下,開始撥打自己父親的電話,「喂,爸,你現在在哪兒?」

「哦,我在去接月兒的路上,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容子澈心頭掀起了滔天怒火,可反倒平靜了下來,現在發脾氣於事無補,還不如先讓父親把孩子帶回來。

他語氣如常道:「嗯,有點事情想問你一下,不過電話里說不清楚,你趕緊帶月兒回來,等到家了,我再跟你說吧。」

「好。」

結束了通話,容子澈雙手緊握成拳頭,眼裡的怒氣如波濤洶湧的潮水,不停地涌動,隨時等待著席捲、爆發。

……

另一邊。

容父掛斷了電話,心頭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覺,以往子澈從來沒打電話給自己,怎麼今天忽然想起來打電話了?難不成發現自己把月兒偷偷帶出來了?

不對,不對……

以他對兒子的了解,一旦知道了他做的事情,兒子肯定會發脾氣,怎麼會這麼平靜的跟自己說話?

一定是自己做賊心虛了,所以才覺得有鬼。

這麼安著自己,容父放心了下來,抱起穿著新衣服的容月兒,說:「月兒,跟你媽媽說聲再見。」

容月兒不肯開口叫媽媽,可還是跟她說了聲『再見』。

杜筱染臉上露出粲然的笑容,「月兒,咱們明天再見,媽媽會給你準備禮物哦~」

容父看著兩母女互動,心裡暗暗地感慨,到底不是自家親生的孩子,才和杜筱染相處了兩天,就已經這般親近了。

豪門狡妻 真的判給了杜筱染,過不幾年就會忘記了容家的這些人吧。

心裡覺得自己決定正確,同時又有些失落,畢竟他是真的拿月兒當自己的親孫女來疼。

懷著複雜的心情,容父帶著月兒坐上了回家的車。

到了公寓下面,提前跟月兒約定好了,說裙子是他買的,不許提杜筱染的事情,爺孫倆這才下樓。

踏入客廳,容父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但沒往別處想,樂呵呵的跟容子澈和溫如意說,「回來的路上,碰巧路過了伊莉莎白童裝店,月兒看中了這條裙子,所以我就給她買了。你們覺得好看嗎?」

容月兒開心的在原地轉圈,漾起的裙擺在空氣中劃過美麗的弧度,猶如層層疊疊的白蓮。

「爸爸媽媽,好看嗎?」

容月兒翹起唇角,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

好看是好看,但更多的是鬧心。

容子澈竭力平靜的擠出兩個字,「好看。」

溫如意起身走到她身邊,說:「月兒,媽媽也給你買了兩件裙子,咱們先去樓上的卧室試一下,好不好?」

容月兒眼前一亮,聲音清脆的回答:「好!」

溫如意帶著容月兒上了樓。

客廳里只剩下了容父和容子澈兩人,氣氛漸漸的沉寂了下來,容子澈面上的平靜也被打碎,漆黑的眸子一轉不轉的盯著自己的父親,像是兇猛的獵豹盯住了獵物,隨時準備用鋒利的牙齒,撕碎它的喉嚨一般。

容父反應再遲鈍,也察覺出不對勁了,心咯噔跳了下,笑著開口說:「子澈,發生了什麼事,你露出這幅表情?」

「發生了什麼事,你不知道嗎?」

容子澈反問。

容父臉上的笑容一僵,最近能發生什麼事,除了……他偷偷地把月兒帶給杜筱染,心裡已經有九成,認定了兒子知道這件事,可還抱著萬一的僥倖念頭,抵死不肯承認:「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好一個你不明白!」容子澈冷笑,大步的跨到自己的父親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厲聲質問,「你不明白,那是誰把月兒帶給的杜筱染?」

最後一層窗戶紙被捅開,容父的臉色有些發白,顫著聲音說,「我沒有!我只是帶著月兒出去玩玩……」

「那你是碰到了杜筱染?杜筱染又是怎麼給月兒買了條裙子?」容子澈打斷了他的話,怒不可遏道,「那條伊麗莎白的裙子,是在龍鼎國貿買的,那家商場和月兒的學校,橫跨了半個城區,你告訴我順路買了條裙子!爸,你什麼時候,對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能謊話連篇了?是不是我媽教的你?」

「不是你媽教的我,是我自己想這麼做!」

容父急了眼,脫口而出一句話,使得空氣霎那凝滯了下來。

容子澈的眼眸一刺,渾身變得僵硬,緩緩地放開了自己的父親,道:「所以,你承認了是你偷偷地把月兒送給了杜筱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第1523章如意卷:萌寶女兒無賴爹

容父脫口而出的剎那,已然後悔,但說出去的話覆水難收,滿臉羞愧的說,「我是為了這個家好,杜筱染是月兒的親媽,她早晚都得跟著杜筱染走,我想著,讓她們母女早點培養感情,以後她也能對月兒好一些。」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就偷偷地安排月兒和她見面?」容子澈逼問。

容父哪裡敢把自己跟杜筱染偷偷交易的事情說出來,堅定的點頭,「是,只有這個原因。子澈,我不是有心傷害到你和如意的,我是真心為月兒著想。」

「滾!你給我滾!月兒沒你這樣的爺爺,我也沒你這樣的父親!」

容子澈暴怒,推著自己的父親往外走。

容父不肯走,扒著門縫道歉,「子澈,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

「你給我出去!」

容子澈加大了力道,強行拉扯他出去。整個屋子裡的傭人見狀,嚇得都不敢動彈,哪裡有人敢上前勸架的?

而就在所有人不知所措時,溫如意帶著容月兒走下了樓,看到他們拉扯,容月兒嚇得一張小臉慘敗,放開溫如意的手,蹬蹬的跑下了樓梯,拉住容子澈褲子角,「爸爸,你在幹什麼?不要欺負爺爺。」

「這不關你的事,走開!」

容子澈壓抑著怒火,對著月兒喊了聲。

容月兒不肯走開。

容父趁機抱住了月兒,說:「月兒,你幫爺爺說幾句話,你告訴爸爸,爺爺不是故意的。」

「放開我女兒,她跟你沒任何關係。」容子澈怒目圓瞪,伸手要把月兒搶回來。

月兒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只知道大人吵架了,嚇得張開嘴哭了起來,「爸爸,爺爺,你們不要吵了好不好?月兒害怕。」

晶瑩剔透的淚水,順著她的臉頰,不斷的滾落。

容子澈被扯斷的理智,總算拉回了一些,急喘了口氣,壓住了聲音說,「爸,你把月兒還給我,咱們之間的恩怨牽扯到孩子,那就不應該了。」

溫如意走上前,勸道:「容叔,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咱們都別嚇著了月兒。」

容父猶豫了下,把月兒放開。

小丫頭踩到了地面,立刻撲到了溫如意的懷裡,緊緊地摟住她的脖子,小聲的啜泣,「媽媽,我不想讓爸爸和爺爺吵架。」

「月兒乖,爺爺和爸爸沒吵架,他們逗鬧著玩呢,你別當真了。」

溫如意拍著她的背部,給容子澈使了個顏色,讓他別把事情鬧大了。

容子澈冷著臉對自己的父親說,「你先回老宅那邊,這幾天我不想見到你。」

這語氣比剛才要斷絕父子關係軟和了很多,容父也沒到強求讓他立刻原諒自己的地步,只是希望他別做的那麼絕,讓事情沒有迴旋的餘地。他點了點頭,說:「那我回去了。」

話說完,他轉身離去。

容子澈臉色陰沉的關上了門。

……

溫如意花費了一些時間,把月兒哄的平靜了下來,讓她留在房間里玩玩具,自己走到客廳里問容子澈:「真的是你爸做的?」

「嗯,他對我一點信心都沒有,覺得月兒早晚會跟著杜筱染離開,所以撮合她們母女見面,增進感情,好讓月兒以後過的好一些。」容子澈止不住的生悶氣。

溫如意暗暗地嘆息了聲,說:「你爸也是好心辦壞事,你教訓他也就算了,跟他大呼小叫的,讓他的顏面往哪裡放?」

容子澈煩躁的仰躺在沙發上,右手橫過她的腰肢,將她摟到自己的懷裡,說:「我是擔心,他跟我媽一樣拎不清,被杜筱染利用了。今天讓他知道背著我做事情的惡果,將來即便有人想趁虛而入,那他想起今天的事情,也會長個記性。」

「那倒也是。」

溫如意想到容母,蹙起了眉心。

當初若不是容母生了歹念,左小小不會死,容、唐兩家的關係,或許也不會惡化到現在的地步。

倘使容父在跟她一樣拎不清,那害苦的不是別人,而是他們的女兒月兒。

牽扯到孩子的事情,小心一些總沒錯。

「好了,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了,今天月兒嚇壞了,等下我給你們做好吃的,安定一下情緒。」溫如意拍了拍容子澈的膝蓋。

容子澈聞言,頓時來了精神,「你真的要下廚做飯呀?看來我有口服了。」

「我廚藝沒你想的那麼好。」

「哪怕你做出來跟shi一樣的東西,我也愛。」

容子澈沒臉沒皮的討好。

溫如意一拳頭砸在了他胸口,「去!你才做出跟那個什麼一樣的東西呢,你再敢用這樣的字眼羞辱我的菜,我就不做飯給你吃了。」

「好,對不起,老婆,我知道錯了。」

容子澈立刻乖乖認錯。

溫如意唇畔噙滿了幸福的微笑。

……

容父從公寓里出來,想到剛才子澈發怒的模樣,忍不住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幸好沒把和杜筱染交易的事情說出來,不然子澈會更加生氣,哪怕有月而在場,也會不給自己留面子。

認真的考慮了一番,容父決定不再跟杜筱染合作。

現在自己安排月兒和她偷偷見面的事情,已經被暴露了出來,再繼續進行下去,危險性太大。

即使最後杜筱染能想辦法,幫子澈和老婆和好,也得不償失了。

容父坐上車,給杜筱染打了一通電話,把自己的意思傳達給了她。

杜筱染百般挽留。

容父卻是不敢再答應了,堅決拒絕。

杜筱染最後只好放棄了和他的合作。

掛斷了電話,容父長長的鬆了口氣,總算能稍微放心一些了。

……

杜筱染看著暗下去的屏幕,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原以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沒想到會那麼快被容子澈發現。看來,這人的手段非同一般,想要把月兒從他手裡搶過來,或許要花費一定的精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