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十多分鐘過去了,劉超和白衣老者大汗淋淋的拚命阻擋著一把把劈過來了彎刀。

「大..大..大長老!我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你快衝出去吧!這是最後的機會了!」白衣老者氣喘吁吁的道。

「健沖!我們最後再沖一次!如果沖不出我們就一起走吧!」劉超搖了搖頭道。

「那好吧!」白衣老者看到大長老比自已也好不了多少,他無奈的點了點頭道。

「殺!」劉超和白衣老者同時大吼一聲,向著西方奮力沖了過去。

「殺!殺!殺!」正西、東西、西北的三個影冥衛方陣,立即大吼著向著兩個人殺了過來。

「當….當….當……」

「啊!」白衣老者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他的左臂被金蠶一刀劈了下來。

「健沖!我們一起走!」劉超看到白衣老者斷了左臂,他立即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兩個人立即逆轉真氣,身體迅速鼓了起來。

「嗖!嗖!」突然兩道金光向著兩個人顫中穴射了過去。

劉超和白衣老者頓時全身一麻,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而一把把彎刀頓時狠狠的劈在了他們的身體上。

「噗嗤!噗嗤!………」

兩個人的身體頓時變成了一堆肉塊散落在了地上!

「老闆!你怎麼不早一點用針扎他們啊?這樣多省事啊!」胡瘋子扛著冥王斬苦笑著道。

「如果不是他們真氣逆轉,我的金針根本扎不進他們的穴位里!」金清石微笑著道。

「主人!這個拳套也不知道用什麼做的!竟然能接得住冥王斬!看來不是凡品啊!」金蠶拿著兩隻赤紅色的手套和那把飛雲劍走到金清石身前激動的道。

「管他是用什麼做的!這個拳套正好給小虎!」金清石高興的道。

「主人!我們在這裡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怎麼還沒有人過來呢?」金蠶皺著眉頭道。

「已經來了不少人!不過他們都沒敢動手!」金清石小聲的道。

「哦?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金蠶急著道。

「我們就這樣光明正大的下山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主人!剛剛你一直沒有怎麼出手,是不是在防著他們呢?」金蠶小聲的道。

「嗯!而且我也不想暴露過多!挖坑才是硬道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主人英明!」金蠶舉起大拇指道。

「少拍馬屁!這只是剛剛開始!這些人如果不在山裡出手,那麼今後我們的日子可就不太平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那就來一個殺一個!一直殺到他們怕為止!」金蠶冷冷的道。

「走吧!既然他們已經看到了影冥衛!陷阱已經沒用了!我們馬上下山!」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蠶和胡瘋子一左一右緊緊保護著金清石,而一百九十個影冥衛又將三個人團團圍在中間,向著山下快速的前進著。

在金清石他們的身後,二十多道身影小心翼翼的跟著他們。

軒轅教的蒙氏兄弟、星河教雷星辰、無級門高彩雲四個人一邊遠遠的跟著金清石他們一邊小聲的議論著。

「飛俠!你選的女婿也太可怕了!竟然把凌雲閣先天高階的大長老劉超和二長老安健沖全乾掉了!楊劍軍現在是光桿兒司令了吧?」雷星辰笑著道。

「老雷!以後千萬別提這件事情了!這樣的女婿我哪敢要啊!萬一他不高興發起火來,我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蒙飛俠苦笑著道。

「雷大哥!你說那些穿著盔甲的都是些什麼人啊?一個個全都是先天中階的高手!」高彩雲皺著眉頭道。

「有兩種可能!一是這個人的背後有一個超級勢力,這些人是專門來保護他的!二是這些人是他在白啟寶藏里得到的!」雷星辰想了想道。

「如果是超極勢力,那這個勢力也太可怕了!我們還要繼續跟著他們嗎?」高彩雲表情凝重的道。

「當然要跟著他們了!至少也要知道他是那路神仙吧?而且如果能結交他們,對我們的將來可是有莫大的幫助!」雷星辰認真的道。

「我還沒有聽過有那個超級勢力有這麼多的先天中階的高手!他們修為、動作、招式都是一模一樣,而且非常的有紀律,我懷疑這些人是白啟寶藏里的人!」蒙飛俠搖了搖頭道。

「我也這樣想過!可是如果那個年輕人得到這了這些人,他完全可以早一點亮出來啊?而且寶藏開啟的時侯,有很多人都進去了,並沒有發現這些人的蹤跡啊!」雷星辰皺著眉頭道。

「這此人明顯是活人!怎麼可能是從寶藏里出來的呢?」高彩支搖了搖頭道。

「動物有冬眠!人也可以長睡不醒!當需要他們蘇醒的時候,直接用咒語將他們喚醒就可以了!」蒙飛俠認真的道。

「如果這個寶藏是修真高手的,我倒是同意蒙教主的說法!可是這明明就是白啟的寶藏!他不可能是修真的高手吧?如果是修真高手,那他就不會被秦王*死了!」高彩雲急著道。

「我懷疑這不是白啟的寶藏!而是一個修真的高手修鍊的地方!你們忘了山洞裡有一個神秘高手嗎?」蒙飛俠小聲的道。

「我當然聽說過山洞裡有一個神秘的高手!可是山洞裡被這些人搞得亂七八糟,如果這個人就是山洞的主人,恐怕進去的人沒有一個會活著出來!」雷星辰搖了搖頭道。

「我只是隨便說一說!等他們一下山,我們兩兄弟也該回家了!誰願意去送死那就去吧!」蒙飛俠微笑著道。

「飛俠!你這是什麼意思?那我的烈焰呢?」雷星辰急著道。

「這個女婿我都不要了,那烈焰自然就沒有了!如果你和高門主想得到那幾把兵器就去搶吧!」蒙飛俠說完向著弟弟蒙飛客點了點頭,兩個人立即向著另外的方向飛奔而去。

「靠!忘恩負義的傢伙!」雷星辰黑著臉道。

「雷大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現在比他們更怕!你們一個個都是先天高階的高手!而小女子才先天中期,如果遇到這些人,恐怕立即就會被秒殺了!」高彩雲苦笑著道。

「殺人並不一定要武功高強!就比如高門主殺人的兵器就與眾不同啊!」雷星辰微笑著道。

「討厭!那個年輕人身邊有那麼多高手,看來我女兒的獵物物是沒有了!」高彩雲撅起小嘴道。

「這個獵物已經不適合你女兒了,不過你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啊!」雷星辰小聲的道。

「那我不是羊入狼群嗎?」高彩雲苦笑著道。

「如果這群狼都撲向了你!高門主恐怕就會直接突破到大乘期了!」雷星辰笑著道。

「還是算了吧!命比大乘期更重要!」高彩雲連忙搖了搖頭道。

「那你還要不要跟我一起走?」雷星辰皺著眉頭道。

「我還是自已走吧!跟著這些人我心裡害怕!」高彩雲說完身體立即衝到大樹上,然後向著遠處飛奔而去。

「哼!一個老!這真以為自已是一盤菜啊?」雷星辰看著高彩雲的背影冷哼一聲,然後繼續吊在了金清石們的後邊。

一個小時后,金清石他們剛剛起出山口,就看到十二輛掛著武警車牌的軍用大卡車和兩輛猛士停在一片空地上,五十多名全副武裝的武警正守在汽車的四周,秦西省武警總隊參謀長李浩洋和咸陽市武警支隊長趙國強正一邊抽著煙一邊焦急向著出口張望著,當金清石他們一出現,兩個立即丟下手中的香煙,向著金清石快速跑了過去。

「報告司令員!李浩洋奉命前來報到!」李浩洋跑到金清石身前立即敬禮大聲的喊道。

「參謀長辛苦了!這些人都是我請過來的幫手,他們的住處都安排好了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報告司令員!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嗎?」李浩洋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嗯!」金清石點了點頭,然後向著身邊的金蠶微笑著道:「請金師兄帶著兄弟們上車吧!」

「主..啊!好的!」金蠶剛想叫主人,突然想起金清石路上的吩咐,他馬上改口道。

金蠶和化了妝的胡瘋子立即將影冥衛安排到卡車裡,然後兩個人又回到了金清石的身邊。

一輛輛裝滿影冥衛的大卡車,打著雙閃直接向著武警部隊開去。

車隊剛剛離開,一道道身影立即從樹林里閃了出來,然後快速的向著山下跑去。

回到武警總隊的大院,金清石將影冥衛安排好后,一回到房間馬上將小虎從空間里放了出來。

「哥哥!不好了!不好了!那裡發生地震了!」小虎一出來立即驚恐的大叫著道。

「地震?這怎麼可能呢!你一定是喝多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真的!那裡突然出現了好多好多大山!」小虎急著道。

「好好好!我知道啦!哥哥給你準備一份禮物!不過這個禮物是搶來的,所以你只能在有需要的時侯才能戴上它!」金清石說完立即將赤紅色的拳套拿了出來。

「好漂亮啊!這個真是給我的嗎?」小虎接過手套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當然是真的!快戴上試一下!」金清石微笑著道。

小虎立即將拳套套在了雙手上,然後皺著眉頭道:「哥哥!這個拳套也太薄了!又不保暖又不耐磨!」

「暈!這可是難得的法寶!就是我的黑龍寶刀都劈不開它!」金清石鬱悶的道。

「真的啊?哥哥!那我以後就戴著這個打人嗎?」小虎高興的道。

「先將它收起來!等我讓你戴的時候再戴上!」金清石認真的道。

「好的!」小虎立即將拳套摘下來,遞給了金清石。

金清石苦笑著將拳套收進了空間里,然後帶著小虎向著飯堂走去。 金清石和小虎吃完午飯,在辦公室里簽署了一些文件和聽取了幾個部門的工作彙報后,馬上又趕到了部隊的招待所里,這些影冥衛可不能在這裡呆久了,他準備陸陸續續的將這些人先收回到空間里,而胡瘋子又是逃犯,不能讓他在外面呆的太久。

「主人!那些人會不會偷偷的潛入到部隊里來?」金清石將瘋子收進空間里后,金蠶擔心的道。

「他們沒有準備好之前,應該不會這麼快動手!這幾天你就跟小虎在一起,保護他的安全!」金清石搖了搖了頭道。

「那主人的安全怎麼辦?」金蠶急著道。

「我現在是身不由己啊!每天都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短時間內是不會離開這個大院了!」金清石無奈的道。

「那這樣我就放心了!」金蠶鬆了一口氣道。

金清石白天處理公務,晚上分批將影冥衛收到空間里后,開始吃著靈果鞏固著自已的修為。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秦西省武警總隊在金清石的帶領下,訓練和軍紀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能者上,庸者下!通過軍事大比武、專業技能的考核,一批批軍事過硬的人才走到了重要的崗位上,總隊的政委黃文忠,心裡非常清楚金清石非池中之物,在這裡呆不了太長時間,所以只要金清石提出來了訓練方案和人事任免,他都會全力的支持著,而其它九個常委更是明白欺老莫欺少!以金清石年齡將來的成就可是無可限量的,誰也不願意去得罪一個這樣的人。

在武警部總隊附近的一個個賓館里,一群人每天晝伏夜出,監視著部隊里的情況。

在一個賓館的房間里,蒙氏兄弟正小聲的議論著,蒙飛客黑著臉向著蒙飛俠道:「大哥!都一個月了!那個金清石一直躲在裡面不出來,我們不會還要繼續等下去吧?」

「為了空間神器!就是等一百年也要等下去!」蒙飛俠堅定的道。

「萬一他沒有空間神器呢?我們這不是白白在這裡浪費時間嗎?」蒙飛客皺著眉頭道。

「一定有空間神器!我一直在仔細的觀察他,他連續使用了幾種武器和大量的手雷、子彈!他如果沒有空間神器,怎麼可能隨身攜帶這麼多的東西?」蒙飛俠搖了搖頭道。

「大哥!可是我們也沒看到他身上也沒有什麼東西啊?」蒙飛客疑惑道。

「我懷疑那個空間神器是一個項鏈或戒指等細小的東西!所以我們要想辦法活捉他才行!」蒙飛俠想了想道。

「他可是一個將軍!身邊一但有一百多個高手,而且還有重兵把守,想抓他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蒙飛客苦笑著道。

「部隊里是不好動手,不過他不可能在部隊里躲一輩子吧?只要他一出來,我們就動手!」蒙飛俠咬著牙道。

「那些人一直沒有離開!他們不會也發現了這個秘密吧?」蒙飛客擔心的道。

「這個可能性不大!應該這些人大部份是來報仇的!」蒙飛客搖了搖頭道。

「大哥!不如我們在這裡搞點事情,把他*出來怎麼樣?」蒙飛客小聲的道。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我們今天晚上就動手!」蒙飛俠激動的道。

「殺警察還是殺武警?」蒙飛客問道。

「殺這些人有什麼意思?我們就殺那些埋伏在附近的人!一是可以把這件事情推到金清石的身上,二是這些人離開這裡,這樣我們就沒有競爭對手了!」蒙飛俠微笑著道。

「好!就這麼干!」蒙飛客立即點了點頭道。

凌晨,兩道黑影無聲的出現在了武警總隊附近的一棟五層小樓上。兩個穿著一身黑色衣服的人,正爬在樓頂向著部隊的大門口張望著,突然兩道黑影向著兩個人撲了過去!

「噗嗤!噗嗤!」兩把長劍瞬間從兩個人的後腦插了進去,劍尖直接穿過頭部,然後深深的插進了樓板里。

「把腦袋割下來!然後扔到部隊的院子里去!」蒙飛俠小聲的道。

「嗯!」蒙飛客點了點頭,一劍劈下人頭,然後提著人頭飛身向樓下跳去。

第二天,天色剛剛放亮,秦西省武警總隊的起床號就響了起來,一個個穿著背心、迷彩褲的戰士迅速從一棟棟宿舍樓里沖了出來。

金清石穿著迷彩背心戰在辦公樓的台階上,一支支隊伍迅速向著辦公大樓跑了過來,黃文忠帶著機關的所有軍官和戰士也跑了過來。

「通過一個月的努力!現在所有戰士都能在20分鐘內跑完五公里!我們的幹部也不甘落後!現在也能在30分鐘內完成了任務!現在你們三高沒有了!身材也越來越好了!我們的黃政委,現在是頭髮黑了!人也變年輕了!這都是堅持鍛煉的好處!」金清石大聲的喊道。

「司令員說得沒錯!現在我是吃得香,睡得好!身體更有力量了!」黃文忠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司令員!我們還是趕緊跑起來吧!跑完了我們好喝神水啊!」參謀長李浩洋大聲的喊道。

「呵!呵!呵!參謀長!你要是多想喝一碗就給我跑到25分鐘以內!」金清石笑著道。

「好!今天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跑進25分鐘!」李浩洋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司令員!那我們呢?你可不能偏心啊!」部隊副政委霍國輝立即大聲的喊道。

「是啊!我們如果跑進了25分鐘,是不是也可以再多喝一碗啊?」總隊副司令郭開陽跟著大叫著道。

「我們機關幹部!只要跑進25分鐘以內的,可以全部喝兩碗!」金清石微笑著大聲的喊道。

「好!」機關隊伍立即開始歡呼起來!

金清石將紫色靈果和一些中藥材熬成藥液后,每天讓跑完五公里回來的戰士和軍官喝一小碗,戰士們喝下藥液后,體能和精力更充沛了,而且硬氣功更是增長明顯,而那些機關幹部被*無奈的邊跑邊走的完成了五公里,回來同樣被*著喝下藥液后,不但體力完全恢復了,而且精力還特別的充沛,晚上在床上又來了一個五公里后,第二天一早就被老婆叫醒,跑步很重要,藥液更要喝到! 而以黃文忠為代表的十個常委,更是藥液最大的受益者,身體的一個個小毛病,在連續服用一個星期後,不但完全康復,而且更是爆發了第二春,這也是金清石在常委會上向他們做出的承諾!

「五公里越野!現在開始!」金清石大聲的喊道。

一支支隊伍立即向著訓練場沖了過去,當第一支隊伍剛剛衝進訓練場,突然大叫了起來!

「司令!司令!有情況!」特戰大隊大隊長莫雨林一邊大叫著一邊快速向著金清石的方向沖了過去。

帶著機關隊伍剛剛出發的金清石聽到喊聲,立即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我的媽啊!司令是人還是鬼啊?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副政委霍國輝愣愣的看著前方吃驚的道。

「司令當然是人了!不過他怎麼突然衝到前面去了?」黃文忠皺著眉頭道。

「快!快!快回去拿武器!」這個時候前方的隊伍突然亂了起來,一個個戰士迅速向著宿舍跑去。

「出事了!我們趕緊過去!」黃文忠聽到拿武器,他頓時臉色一變向著九個常委大聲的喊道。

黃文忠帶著九個常委衝到了訓練場上,就看到特戰大隊的所有隊員正沿著訓練場仔細的搜索著。

「司令員!出什麼事情了?」黃文忠一邊喊一邊衝到了金清石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