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想來,這有可能屬於一種獎勵,詛咒世界對我們的獎勵!我們沒有逃避任務,反而在任務世界中重新開闢了一個新的任務!詛咒世界培養的應該就是我們這種人吧,不僅不逃避,反而知難而上。”蕭晨說完,就看着衆人不再說話。

“嗯,蕭晨,你說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也可能是完全相反的情況!”黑子的心思很縝密,很快就反應過來,然後說道,“我們這樣的情況不知道別的執行者有沒有遇見過,不過到現在爲止我們三十三號島是不曾知道的。也就是說要不是所有知道這一信息的人都隱瞞了這件事,那就是他們都沒有機會說了!”

“怎麼說?”聽見黑子搭話,孔凡說道。顯然,他還是更加相信黑子的話,畢竟也屬於老搭檔了,自然知道黑子不僅武力強悍,而且頭腦也很不簡單。

“就好像蕭晨說的,詛咒世界可能會因爲我們冒險開闢新的任務而獎勵我們,讓任務的難度降低,但是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詛咒世界會懲罰我們! 自閉少年補完計劃 畢竟我們現在所做的並不是詛咒世界要求的,假如這件事違反了詛咒世界的意願,那麼它很可能會對我們進行懲罰,而使得這次任務的難度大大的提高!”

“那你覺得可能是那種情況呢?”孔凡皺着眉頭問道。他沒想到隨便參加一次任務,竟然就整出這麼多事情來。

“都有可能,甚至我們想的就是多餘的,這本來就是個巧合,任務難度根本沒有變化也可能。”黑子聳了聳肩說道。 可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張誠的雙臂齊肘而斷,臉上居然還露出一絲微笑,口中大喝一聲“爆!”

張誠的話音一落,在衆人驚駭的目光下,鬼奴突然猛烈顫抖起來,體內同時發出一陣密集的爆響,就像是在肚子裏藏了一掛鞭炮一樣。

鬼奴尖叫一聲,從半空中落在地上,肚皮瞬間鼓得老大,然後“嘭!”的一聲爆裂開來,無數黑煙從破口處涌出。

鬼奴本已是強弩之末,再次受到重創,魂身已經接近虛無,沒有再戰之力。

本來以爲張誠快完蛋了,誰知道事情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四大山門的人一個個呆若木雞,半天也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這這……”無爲子滿臉都是不可置信,看着魂身哆嗦的鬼奴,發現對方身上還隱隱有黑色的電光閃爍,頓時恍然大悟。

“陰雷!”

無爲子一臉的驚駭,像看瘋子似的看着張誠,“你居然把陰雷藏在魂身裏,難道不怕把自己炸得魂飛魄散嗎!”

張誠哼了一聲,從地上站起,鬼力一蕩雙臂就恢復了原樣。

“這話以前華老頭也問過我?但是我張誠想殺的人,不管用什麼方法,最後都要死!”

所有人此時也明白過來,肯定是張誠剛纔趴在地上時,趁機把陰雷埋在了自己的體內,然後故意讓鬼奴吞噬自己的雙臂,同時也將陰雷吞進了體內。

所有人的心中都驚駭莫名,爲張誠的心智、更爲他的狠辣。

陰雷入體,就好比把開了保險的手雷吞盡肚子裏,一個不注意就是魂飛魄散了下場。

對敵人狠就算了、對自己居然也這麼狠……

這傢伙簡直是太恐怖了!

這人……絕不能留!

四大山門更加堅定了之前的想法。

剛纔那波陰雷消耗了張誠將近一半魂力,威力恐怖,但是鬼奴居然沒被當場炸死,此時還站在原地不斷顫抖。

趁他病,要他命!這是張誠一貫的作風,當下也不猶豫,雙手一掐急念幾句。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憑空響起,一座山峯的虛影緩緩穿過天花板,朝着鬼奴壓了下來。

鬼奴本能的感覺到要大難臨頭,魂身居然突然裂了開來,重新變成七隻厲鬼,轉身掠過宋星海的身體,急速朝着窗外飛去。

“還沒打完就想跑?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張誠的魂身瞬間一分爲四,身形一動追上了四隻厲鬼。

同等修爲之下,沒人是張誠的對手,更何況鬼奴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一個照面的時間那四隻厲鬼就被打得魂飛魄散。

可就是這一眨眼的工夫,另外三隻厲鬼已經逃到了窗外,分三個方向朝遠方飛去。

見那三隻厲鬼逃脫,張誠哼了一聲,也懶得再管它們。

他魂魄一動,迴歸屍身,轉身走到宋星海身邊,發現宋星海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裝死?”

張誠擡腳一踢,將宋星海翻了個身,卻驚愕的發現對方雙眼圓睜,滿臉都是不甘,但是瞳孔已經縮小,也沒有了呼吸。

死了?

張誠眉頭瞬間皺了起來,雖然宋星海傷勢不輕,但是好歹也是真人上品修爲,身體素質也遠超常人,怎麼這麼容易就掛了?

四大山門的人也發現了宋星海的狀況,一時間面色各異。

清風山首徒……

西南道門最耀眼的天才……

就這麼死了?

不過張誠的臉色卻很不好看,探出一絲鬼力一查,發現宋星海的魂魄果然不見,回頭看了一眼窗外,半晌後長嘆了一口氣。

上當了……

不用想了,肯定是宋星海見鬼奴撐不住,自己今天必死無疑,而落在張誠手上,自己肯定逃不過魂飛魄散的下場。

對於法師來說,死並不是最可怕的,魂飛魄散、從此在世間再無痕跡,這纔是讓他們最恐懼的事情。

所以宋星海在最後關頭,乾脆捨棄了肉身,附在其中一隻鬼奴身上逃之夭夭。

曾經的道門天才,最後化爲一隻幽魂落荒而逃,宋星海的心裏只怕是比死還難受。

在通常意義上來說,張誠已經報了仇了,但他自己卻覺得遠遠不夠。

不過今天宋星海的肉身死在自己手上,名聲也臭了大街,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最大的可能就是逃回清風山請龍陽子爲他報仇。

不怕你報仇,就怕你不來!

張誠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手中的哭喪棍往宋星海的屍身上一頓,宋星海的屍體立刻開始幹縮,隨即化爲粉末,被風捲出窗外消散不見。

殺了人還要吸收屍身陽氣,最後連全屍都不留……

四大山門的人都是一臉駭然,清風山弟子憤怒的叫道:“你也太狠了吧!人死爲大!你居然還要毀我師兄屍體。”

“人死爲大?”張誠譏諷的看着那名弟子,“我早就死了,怎麼沒見你們以我爲大?”

“你……你……”清風山弟子頓時語塞,也不敢跟張誠爭論,轉而對無爲子他們拱手說道:“幾位師兄,鬼物兇殘,殺害我宋師兄,還請爲我們做主!”

無爲子捻鬚沉吟片刻,擡腳走進了房間。

“你想幹嘛?”潘石立刻上前一步,手摸向腰間。

無爲子搖了搖頭,略帶譏諷的說道:“別裝了,你要是有槍早就拿出來了,還需要等到現在?”

潘石表情一滯,眼中閃過一絲兇狠,“就算讓你看穿了又怎麼樣?不怕告訴你,現在錦城酒店有我幾百的弟兄,你們要是敢動我老弟一根汗毛,老子就算拼着坐牢也要弄死你們!”

遺夢法師走到無爲子旁邊,皺眉道:“這位施主好重的戾氣,我們之前對你一再忍讓,只是不想跟普通人爭鬥,但是如果施主太過分,爲了自保我們也只有使出雷霆手段了……”

“麻痹的!嚇唬我?那你特麼來試試啊!老子混了幾十年,什麼人沒打過,就是沒打過和尚!今天正好那你***!”潘石撿起地上的一根鋼管,面色猙獰。

遺夢法師皺了皺眉,不理會潘石,目光直接看向張誠,“有句話老衲不得不說,你不惜暴露身份也要爲自己的道侶報仇……如此情義,老衲實在佩服,只是鬼屍同修一向是法術界的禁忌,今日老衲不可能放你離開,等滅掉你的屍身,老衲會爲你設水陸道場,請三十六位高僧,共同超度你往生極樂……”

ps:先發六章,後面還沒碼完,一會兒碼完就發,說15章就15章,一章都不會少。 “好了,這個話題就先到這裏,不管怎麼說,我們都要進最大的努力。不過我想我們可以適當的冒點險,畢竟不管是那種情況,冒點險對我們來說還是有利的。”最後,孔凡總結道。

“接下來還是說一下這次任務的情況吧,老孟,這棟樓房的開發商是你的天命者的兒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東西。”孔凡接着又對孟國慶說道。

“嗯,我想我知道的這些應該沒有什麼大用,我的天命者就是在一次意外中聽到了兒子打電話,說是這棟樓房鬧鬼,而這個傢伙屬於那種正義感超強的人,聽說兒子要將這樣的房子賣出去,馬上就搬過來住了,只要是有人看房,就跟別人說這棟樓鬧鬼,搞得一個多月來一間房都沒有賣出去,還傳出了這棟樓鬧鬼的傳聞。”孟國慶將自己知道的東西說了出來。

“那麼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是怎麼回事?他們可是你兒子的職工!你兒子難道還會陷害自己,裝神弄鬼不想讓房子賣出去?”這個時候,李澄婉開口問道。

“這個我倒是瞭解一點。”孟國慶說道,“‘我’兒子這麼做是有目的的!你想啊,這棟樓鬧鬼可是真真的事情,而我現在又住在這裏,所以我想這兩個人被我兒子派來應該是爲了頂缸!等到我搬出這裏,就抓住這兩個傢伙,讓他們認罪說是自己和我兒子有仇,所以才裝神弄鬼讓這棟樓賣不出去,這樣一來他就又能將這棟樓出手了!”(告非。爲了將這件事情簡單明瞭的說明白,足足用了我五分鐘的時間!)

“嗯。有道理!”孔凡聽了孟國慶的理論之後直點頭,然後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需要自己找線索!先將這棟樓中所有的人都集合一下,看看住在這裏的住戶能不能知道點什麼。”

孔凡畢竟經驗老道,雖然到現在爲止線索還是少得可憐,不過他依舊沒有灰心。因爲他知道,詛咒世界是絕對不會讓他們這樣抓瞎的,一定會有那個地方有線索而他們還沒有找到!

說做就做,幾個人分成三組,每一組一個高級執行者加一箇中級執行者。外加一個非凡網站的會員。說起非凡網站,這些人也真夠倒黴的,一共來了五個人,現在一個死了,一個失蹤,還有一個瘋掉了!

最後剩下的兩個,一個是個捉鬼狂,一心想着要捉鬼,不過到現在爲止他恐怕還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多麼恐怖的東西。而最後一個。則乾脆是個讓人忽略的存在,如果不是現在最想做們要走,而這三個會員又不能放任不管,恐怕到現在爲止他都沒有什麼存在感!

蕭晨理所當然的和東方小白一組。還帶上了捉鬼狂人尚千軍。尚千軍一手抓着那個探測鬼魂的儀器,一手抓着一張漁網類的東西,應該就是他製造的捉鬼網。不過蕭晨並沒有從上面察覺到詛咒的氣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

另外兩組人。則由實力最強的孔凡帶着最弱的孟國慶,當然。已經瘋掉的王百鳳也交給了他們。畢竟孟國慶的天命者是個醫生,照顧人方面可是一把好手。好在王百鳳醒來之後,雖然並沒有恢復,不過現在跟個傻子差不多,讓幹什麼就幹什麼,不會給他們添亂。

整棟樓一共有七個單元,所以他們就每組負責兩個單元,至於這個單元,他們就從孟國慶,也就是宋醫生住的一樓開始,將所有人都叫出來。

出門之後,孟國慶過去敲了敲,然後說道:“小王,開下門,我是對門老宋!”聽到孟國慶的話語之後,對面的門終於是開了,一個滿臉鬍子茬的小年輕將門打開,然後探頭探腦的向外看。

“唉,宋伯,真是你啊,我還真怕是鬼叫門呢!”小年輕一見到孟國慶,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宋伯,大晚上的幹什麼啊?”

“出來吧,這棟樓是沒法住了,今晚上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我就是想把樓裏的所有人都集合起來商量一下辦法。”孟國慶愁眉苦臉的說道。

“什麼?死,死人了?”小年輕臉嚇得煞白,說道,“怎麼回事啊宋伯!”

留下孟國慶跟他解釋,衆人又到二樓繼續敲門。這個單元中由於有一個鬼屋的緣故,僅僅就住了這麼三戶人,二樓的那位是個推銷保險的,不過混得實在是不咋地,只能來這麼一個鬧鬼的地方租房子。

等到孟國慶將鬧鬼加死人的事情和他們幾個說了一遍之後,就讓他們跟着蕭晨和黑子這兩組,去別的單元叫門。要是沒有住戶跟着,恐怕別人不會給他們開門。

衆人分工合作,雖然中途也碰上了幾戶不聽勸的人家,不過好在是沒有遇見鬼。這也說明了這次的任務難度起碼沒有像黑子猜測的向壞處發展,難度並沒有增加。

“怎麼樣,情況如何?”孔凡首先問道。他倒是沒有遇見“釘子戶”,主要原因就是由於孟國慶,孟國慶是什麼人這棟樓中的人都知道,爲了不讓兒子坑害別人,而主動住進了這棟鬼樓,基本上衆人對他都是言聽計從的。

“我遇見了一戶‘釘子戶’,剛和老孟說完,這會蕭晨還有李澄婉都和他過去了。蕭晨的運氣不怎麼樣,遇見的人都不怎麼相信他,不過有老孟出馬,應該都不是什麼問題。”黑子說道。

正說着,孟國慶已經帶着蕭晨和李澄婉回來了,跟在後面的還有六七個人,應該都是剛剛他們去請的時候不相信的人。不過憑藉着宋醫生的人品加上孟國慶的口才,還是將他們成功的忽悠了過來。

這一下,孟國慶的屋子了就聚集了五十多人,將近六十個。這麼多人聚到這麼個小屋中實在是太擠了,所以他們商量着先換一下陣地,起碼找一個能塞下這麼多人的地方。

於是,衆人來到了四單元。這個單元都是大戶型,每家都有一百二三十平,雖然依舊裝不下這麼多人,不過卻比現在這樣強多了,起碼還能將對門的兩戶門都打開,這樣一來和在一個屋子裏也差不多。

他們選擇的房間還是四單元的一樓,執行者們都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地方就是一樓,要是遇見個鬼什麼的還能跳樓逃跑,要是在四樓五樓的,想跳下去也要看人品,再摔個好歹的,即使回到詛咒之島,恐怕也不能再在詛咒世界中生存下去了。

孔凡幾下將兩戶的們都拆掉,甚至直接將牆都拆了半堵,讓兩個屋子就和一間一樣,只不過中間隔了個門而已。

“宋醫生,我們都是因爲相信你纔過來的,現在應該能詳細和我們說說了吧!”就在孔凡將一切都弄好了之後,一個年輕人突然說道。頓時引來了衆人的附和。

“好了好了,大家靜一靜!”孟國慶走到兩間房中間,讓所有人都能看到他。見到他出來了,衆人也就靜了下來聽他怎麼說。

孟國慶看了孔凡一眼,然後就將之前執行者們商量好的說辭拿了出來:“來,把那兩個傢伙擡上來!”這時人羣分開,有兩個人被擡了上來,正是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不過此時他們已經死了,更準確的說應該比死還要悲哀,他們已經魂飛魄散了!

“這兩個人你們都可以過來看看,有沒有認識的?”孟國慶說道。

等到基本上所有人都看了一遍,接着說道:“想來這兩個人你們應該都不認識,他們其實並不是這裏的住戶,而是住在三單元602!”這話一出口,就引起了一陣驚呼。

“安靜,聽我把話說完。”孟國慶說道,“這兩個人一直都在這棟樓中裝神弄鬼,這棟樓鬧鬼跟他們有很大的關係,不過……”

見到議論聲又起,孟國慶頓了一下,然後大聲說道:“這不是說這棟樓中沒有鬼,鬼是真正存在的,而且還殺掉了他們兩個!”見自己鎮住了這些人,孟國慶繼續道,“他們兩身上沒有一點傷害,死的時候眼睛大睜,眼角充血,雙手手指青紫,這是被活活嚇死的!”

(上面的都是瞎說的,懂的讀者就當小鹽放p。)

這兩個人實際上是被孔凡弄死的,不過爲了取信於這些傢伙,孟國慶就刻意的將這些給忽略了。

“大家可以看看外面,那可是絕對的黑暗!我們現在應該說已經被鬼魂給包圍了,最重要的就是怎麼能夠活下來!”聽了孟國慶的話,衆人都從窗戶向外看去,果然,什麼都看不到。.

還有人不信,從窗戶爬出去,不過沒到半分鐘就趕緊回來了。外面雖說並沒有鬼,但是也是遍佈幽靈,雖然不會害人,不過對人的身體也是非常有害的!最主要的是幽靈會吸收人的陽氣,會讓人全身有如冰凍! “呵呵……”張誠笑了笑,“這麼大的排場我怎麼當得起,這種待遇還是留着你自己享受吧!”

“鬼物放肆!”

“今天四大山門都在這,你絕對逃不出去!”

“遺夢大師不用跟他說那麼多了,咱們身爲正道法師,與鬼物不共戴天,大家一起上,幹掉他!爲宋師兄報仇!”

清風山弟子見張誠居然還有恃無恐,頓時紛紛叫罵起來。

侯淨山冷笑一聲,瞟了一眼清風山弟子,淡淡的說道:“到現在了,你們居然還叫宋星海師兄?私拘鬼魂、煉製鬼奴,你們這位宋師兄本事可真不小啊,怪不得敢爭奪首席弟子的位置。”

淡淡的一句話,說得所有清風山弟子啞口無言。

最後還是有一個二代弟子站出來大聲說道:“宋星海這番作爲,我們清風山並不知情,等到回去之後,我們定當稟告掌門,開除他的道籍!不過眼下對付鬼物要緊,玄靜真人身爲青城山弟子,該不會到了這種時候還要徇私情吧?”

人都死了,就算開除了道籍又有個毛用……

侯淨山搖了搖頭,還是往前幾步,站在了無爲子的旁邊。

“小猴子,你也要動手!”華龍臉色一變,黑着臉問道。

侯淨山看了看華龍,歉意一笑,“如果只是普通鬼物,我還能給師兄一個面子,但是此人是鬼屍同修,如果讓他離開,假以時日必將成爲大患,我身爲青城山弟子,職責在身,只有請師兄見諒了。”

“好!好!好一個職責在身!”華龍手持金劍站在了潘石身邊,“那我就來領教一下,看看你這些年長進了多少!”

“行了……”張誠走上來,將潘石和華龍拉到身後,“這是我的事,你們的心意我心領了。”

說完,張誠的目光掃過四大山門,昂首說道:“你們看了這麼久的熱鬧,不就是想等我跟宋星海兩敗俱傷之後,再出來撿便宜嗎?現在說這些大話空話不覺得臉紅?”

一句話揭穿了所有人的心事,遺夢法師等人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張誠此時衣裳散亂,雖然身體上沒傷,但是他自己心裏清楚,無論是鬼力還是屍氣都已經消耗過半,面對四大山門絕無勝算。

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一絲怯懦,持棍面對黑壓壓的一羣法師,滿臉都是豪氣。

潘石還是華龍一見,心中不禁暗暗折服。

“呵呵……”無爲子笑了笑,突然手一揮,三道藍符從袖口裏飛出,但卻不是襲向張誠,而是貼在了破碎的落地窗上。

藍符光芒一閃,變成一道看不見的結界,將窗戶擋得嚴嚴實實。

張誠哼了一聲,知道對方是害怕自己逃跑,這無爲子平時看上去豁達大度,其實心思比誰都深沉。

眼下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就算逃又能逃到哪去?難道自己能放棄在江城辛苦經營的一切,從此讓林婉兒跟着自己去過逃亡的生活?

張誠搖了搖頭,鼓起剩餘的屍氣,哭喪棍朝前一指。

“來吧!”

無爲子冷哼一聲,又從袖子裏拿出兩張藍符。

遺夢法師也取出了紫金鉢盂,蓄勢待發。

侯淨山伸手在背後一摸,將一把青鋒劍拿在手中。

四大山門的弟子也都拿出自己的順手法器,虎視眈眈的看着張誠。

一股龐大的真氣從人羣中升騰而起,瞬間壓過了張誠身上的屍氣。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