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溪趕緊擦乾了淚水退回到床上,司厲霆起身開口:「進來。」

「這是小姐要吃的葯,我放在這裡了,對了,還有糖果。」

屋中又傳來了蘇錦溪不願意吃藥,司厲霆柔聲哄著她的聲音。

「寶貝兒乖,還有一顆,吃掉就不吃了。」

「嗚嗚嗚,葯好苦。」

門外的女僕聽到兩人幼稚的對話也覺得很搞笑,畢竟這樣的司先生平時可從來都不會出現。

唐茗洗澡出來以後發現蘇錦溪已經沒有了蹤影,他氣得狠狠將浴巾甩到了床上。

該死的女人還真的敢跑!

給司厲霆打電話對方早就關機,唐茗氣的一晚沒睡好,看來這樣的程度還是不夠!

第二天到了公司還余怒未消,最近事業也不順利,唐茗一身的負能量。

詹助理知道唐茗正在氣頭上,說話做事更加謹慎。

「唐總,那個……」

「有事就直接說,別吞吞吐吐的。」

詹助理遞過來一個白信封,「這是蘇助理的離職信。」

「什麼!」唐茗氣得猛拍桌子,「她什麼時候來的?」

「是快遞送來的,蘇小姐本人並沒有在場。」

詹助理早就感覺到了蘇錦溪和唐茗之間的關係非比尋常,現在蘇錦溪突然理智,這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你去告訴她,要離職需要她本人辦理。」

「是,唐總。」

詹助理還真的聯繫上了蘇錦溪,蘇錦溪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怎麼可能會繼續留在唐茗身邊。

「你好,詹助理。」

「唐總讓你自己回來辦理離職手續。」詹助理也很為難。

「抱歉,詹助理我是不會回來了,按照簽訂的合約,如果我要強行解約,只需要賠付三倍的違約金就可以。

違約金我會打到唐氏集團的卡上,麻煩請你將我的話轉告給唐總,再見。」

蘇錦溪果斷掛了電話,詹助理聽到電話裡面的忙音,他怎麼覺得蘇小姐變了太多?

不過蘇小姐這一走唐總又要發火了,他將原話告訴給了唐茗,唐茗整個人怒極。

「她竟敢!」

「唐總,你和蘇助理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詹助理小心翼翼的問道。唐茗眼中一片冷意,他直接撥通了蘇錦溪的電話。 蘇錦溪接通了電話,唐茗已經在刻意控制了自己的情緒,這個女人就是在挑戰他的底線。

「你要辭職?」

「是,唐總,我已經讓人將辭職信給你帶過來了。」

「蘇錦溪,沒有我的允許,你怎麼敢辭職!」

「唐總,你大概是想錯了,我簽的只是勞務合同不是賣身契,就算是賣身契只要給了錢也能將自己贖回來。

按照合同的約定,離開的話只需要賠付三倍的違約金就行了。」蘇錦溪淡淡道。

「蘇錦溪,你膽子倒是大了不少。」

「多虧了唐總教訓才讓我明白了很多道理。」

唐茗恨得咬牙切齒:「蘇錦溪,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你現在回來一切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不可能,唐總你就死了這條心,我再不會像以前那麼天真。」蘇錦溪一字一句道。

是她的天真才將自己置於這樣的地步,否則三叔也不用那麼委屈的忍耐。

「蘇錦溪,你這個笨蛋,你說你被蘇家利用了,難道你以為司厲霆就是真的愛你?

他只是比其他人更會隱藏,你也只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而已,你不要再傻了!」

蘇錦溪氣得胸膛起伏,「唐茗,你不要把別人想的那麼齷齪,三叔對我的好是真真切切感覺得到的!」

「錦溪,平心而論我對你難道就差了?」

「唐總,你要是真的對我好就不會在美國的時候讓威爾那麼對我,你也不會強行帶我離開。」

「威爾怎麼了?」唐茗想到那個晚宴上威爾的確表現出對蘇錦溪很有意思的樣子。

後來蘇錦溪莫名其妙就離開,難道是和威爾有關係。

「唐總,你還裝什麼?難道你不是為了項目將我送給了威爾?要不是顧總出手相救,我早就被威爾……」

「錦溪,這裡面有誤會,那時候我已經對你產生了感情,我怎麼可能那麼對你?

威爾在我面前提過要你陪他被我拒絕了,因此才沒有拿到這個項目。」

蘇錦溪就是經過這件事以後對唐茗產生了厭惡,「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這些事已經過去。

你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拿了戶口本去領結婚證,這件事總是事實。」

「錦溪,我這麼做只是為了留住你。」

「不管你是為了什麼,唐總,我和你也沒有關係了,我不會回來的。」說著蘇錦溪果斷掛了電話。

「錦……喂……」唐茗氣的將手中的戒指一扔,「該死的!居然敢掛我電話!」

詹助理見唐茗氣急敗壞的樣子趕緊寬慰道:「唐總,你別生氣,氣大傷身。」

想到蘇錦溪說的那些話他能不氣?「詹助理,給記者放出消息,我有喜歡的人了。」

「唐總,你不是一向將感情生活保密的嗎?」

「那是過去,現在我再不會低調!」

「是。」詹助理覺得唐茗是瘋了,不過蘇助理將他氣到了他為什麼要公布感情?

雖然覺得奇怪,但是唐茗吩咐的他只有照辦。

消息一經發布,媒體立馬來了興趣,也紛紛想要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誰。

白小雨看到這條新聞心花怒放,自己跟了唐茗幾年,因為唐家不承認的關係,他從來就沒有公布她的意思。

為什麼現在他打算公布了?白小雨終於有一種自己熬出頭的感覺。

蘇錦溪此刻正坐在院子里曬太陽,日高氣爽的天氣很舒服,不冷也不熱。

旁邊放著一杯奶茶,手捧著一本書,日子過得淡然又溫馨。

她覺得自己就像是躲在一個蛋殼裡面,被人保護的很好。

手機進來了一條消息,是唐茗發的。

「看新聞。」

新聞有什麼好看的?這唐茗又抽了什麼瘋?

蘇錦溪打開時事新聞,最醒目的標題就是唐氏集團總裁戀情曝光,看到這個標題她都刷的一下變得煞白一片。

唐茗這個瘋子難道已經曝光了自己和他的事情?要是這樣自己以後和三叔怎麼辦?

好在點進去一看他只曝光了戀情,暫時還沒有變曝光身份。

蘇錦溪給唐茗回了信息過去,「唐總,你究竟要做什麼?」

「錦溪,回到我的身邊,還是那句話過去的一切既往不咎,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唐總,為什麼你就要這麼固執,我說了我不喜歡你,我也不可能回到你身邊的!」蘇錦溪不知道這人究竟要固執成什麼樣子。

「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如果一天後你不回來下一次我就直接公布你就是我老婆的事實。

到時候我們兩人的消息會鋪天蓋地全網同步宣傳,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和三叔在一起。」

唐茗的狠毒遠遠比蘇錦溪想象中還要覺得可怕,蘇錦溪氣得一口氣喝光了奶茶。

生平第一次她這麼恨一個人,「唐茗,你夠狠!」

「錦溪,記住,我的忍耐有限,只有一天的時間,一天之後我要在家見到你。」

蘇錦溪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雖說三叔會想辦法,但是現在情況已經變得這麼複雜,三叔還能順利進行么?

當司厲霆回來的時候就看到悶悶不樂窩在鞦韆上的蘇錦溪,像是一直小貓一動不動。

「怎麼了?」

「三叔。」

蘇錦溪一看到司厲霆滿眼寫滿了委屈,司厲霆脫下外套披在她身上,「這幾天降溫,還穿這麼少,小心著涼。」

蘇錦溪主動窩到他懷中,「三叔,你看新聞了嗎?」

「你說唐茗那個?」

「嗯,他也太壞了,竟然會透露消息給媒體,他說讓我考慮一天,一天後我要是還不肯回去他就徹底公布我和他的事情。」

司厲霆揉了揉她的頭,「就為這件事而煩惱呢?」

「三叔,你怎麼還能這麼淡定,你也知道現在網路消息有多發達。

女人,束手就禽吧! 只要唐茗會公布,很快我的老底就會被人挖出來,以後走哪都會有人認識。

到時候咱們還怎麼能夠好好的在一起?我不想這一輩子都偷偷摸摸,和你在外面的時候不能牽著你的手。」

司厲霆輕笑了一聲:「明天我已經約了唐茗,說不定事情會有變故。」

「三叔,你約了唐茗?」

「嗯,不過並不是以司厲霆的身份,而是以帝凰總裁的身份。」

蘇錦溪眼睛一亮,「我怎麼忘記了這件事?在商場上三叔可是手握主權的人,火葬場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是啊,明天我會去好好會一會我的好侄兒。」 搗蛋丫頭戀上帥帥殿下 司厲霆顯然已經想好了要怎麼做。

「三叔,之前你不是想要我來你的公司上班嗎?明天我就開始上班行不行?」

司厲霆輕輕颳了刮蘇錦溪的鼻子,「小笨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是想聽我和唐茗說些什麼?」

「三叔,現在我們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當然要同心了。」

「你的傷還疼嗎?」

「不疼了,剩下的傷口只需要慢慢癒合,只要不過分觸碰傷口就沒有關係,三叔,我真的沒有你想的那麼嬌弱。」

「既然你想去就去吧,以後就當我的貼身助理。」

一聽到貼身助理幾個字蘇錦溪喃喃自語,「你們男人怎麼都喜歡貼身助理,是不是我沒來之前你和很多助理都貼身過了?」

「你沒來之前從頭到尾也只有林助理一個,其他的人連我面都沒有見過。」司厲霆如實回答。

蘇錦溪想到之前唐茗的話,其實她這兩天一直想要問這個問題,但又覺得過去的事情不應該胡攪蠻纏。

但身為女人都有一些好奇心,「三叔,我想問你過去的事情,你喜歡的那個女人是嫣然嗎?」

這麼久以來她唯一發現三叔身邊有個女人就是嫣然,可嫣然並不像是女朋友的樣子。

畢竟司厲霆看她的眼神沒有愛意,這一點自己還是能夠確定的。

要不是嫣然的話還有什麼人呢?

「不是她,嫣然只是救過我一次,我對她並無男女之情。」

「那……那個女人是……誰?」蘇錦溪小心翼翼問道。

「三叔,我知道每個人都有過去,我過去也暗戀過簡昀,所以我不是責怪你,只是有些好奇。」

司厲霆的表情很是難看,「她……只是一個過去式,有必要知道?」

「三叔如果不想說就算了吧。」

「我並不想提到那個女人的原因是在我最落魄的時候她離開了我。」

蘇錦溪看到他眼中的傷痛,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總歸是有人傷了他。

「三叔,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離開你的,既然是很悲傷的事情,那我就不問她了。」

司厲霆擁抱著蘇錦溪,「蘇蘇,記住你今天的話,不管發生什麼,你都不許離開我。」

「嗯,我喜歡三叔也只是因為那是三叔你,不是因為你是帝凰的總裁,也不是因為你給了我黑金卡,因為你是司厲霆。」

司厲霆心中湧現出一片暖意,「蘇蘇,你這樣會讓我為你瘋狂的。」

「三叔,你為我做了太多,付出了太多,蘇蘇什麼都沒有,只有這一顆心,所以我會保留好這顆真心給你。」司厲霆對上她認真的雙瞳,將她的臉深深印刻在腦海中。 唐氏集團。

詹助理急急忙忙進來,「唐總,帝凰總裁終於回來了,剛剛那邊已經聯繫我。」

「好,馬上聯繫和帝凰總裁見面。」

「我已經和帝凰的人溝通好了,明天唐總上午沒有安排,就敲定的明天早上見面。」

這大概是最近唐茗聽到唯一的一個好消息,「很好,那件事必須要儘快解決,拖的時間越長對我們來說就越吃虧。」

「奇怪的是這一次是那位總裁主動提出見面的,以前想要見他一面比登天還難,這次他怎麼會主動見我們呢?」

「不管對方打什麼主意,總之這次和他的見面很重要,這關係到我的前程,目前高層還不知道這件事吧?」

「暫時還不知道,最近和G公司的項目我也在跟進,如果能拿下和顧總的合作就能減輕損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