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見吧。」

目前這種情況穆南樞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顧柒肚子里的孩子是留還是不留。

顧柒那麼喜歡孩子,她知道了會很開心,可這些天來,自己倒是研製了幾種葯,但他不確定對顧柒是否有效果。

如果沒有效果,到時候豈不只有那一選擇了。

自己要是用她的孩子來換她的命,她肯定不會願意吧,甚至還會恨自己。

「想什麼呢?」顧柒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穆南樞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沒什麼,吃飽了就去看看他,他一直很想你。」

那個他就是穆子期,穆南樞雖然不肯叫他爸爸,也並沒有像是以前那麼恨他。

「好啊。」顧柒跳下來,但她又想到了什麼。

「木家那兩兄弟呢?你沒有殺了他們吧?」

「若我殺了呢?」穆南樞神情一變,他可沒有忘記顧柒看別的男人都流鼻血了。

「你殺都殺了我還能說什麼?如果你沒殺他們就放了他們吧,他們也不是什麼壞人。

再說一開始就是我的錯,我以前輕佻,喝醉以後說了一句醉話讓人當真了。」

想著小胖那真摯的雙眼,顧柒心中就覺得很難受。

「就知道你捨不得,我讓人收拾了木傾一頓放了他們,諒他們以後也不敢再亂來。」

「我哪有捨不得,我只是不想欠人人情。」

聽到穆南樞這麼說她心情好了不少,連忙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小樞樞,我知道你最好了!我最喜歡你了。」

寡妃待嫁:媚後戲冷皇 說完她厚顏無恥又穿著穆南樞的大拖鞋去找穆子期。

「小姐,你慢點,小心別摔了。」顧浣也是提心弔膽,她現在可和以前不同了。

看著顧柒那歡快離開的背影,顧浣實在沒忍住說了一句話:「先生,你還不告訴小姐她懷孕的事情嗎?

以小姐這冒失的性格,你要是不說,萬一她不小心或者吃什麼不該吃的怎麼辦?」

「我自有分寸。」

他是有分寸,只是到現在他還沒拿住這個分寸。

顧柒蹦蹦跳跳去了穆子期的院子,「千赫哥,有沒有想我啊?」

正在澆水的千赫停了下來,「顧小姐,你回來了。」 惡魔禁制愛:蜜寵甜妻 他的臉上有些興奮。

「是啊,我又回來了,伯父還好嗎?」

提到伯父,千赫臉色有些垮,「不太好,你走這一個月主子失眠嚴重,兩三天才進食一次,身體很差。」

「那怎麼可以。」顧柒提著大鞋子就踏進了屋子,一進門就聞到一股很大的藥味。

櫻空之雪2(終結版) 「伯父,我回來了,我走的時候不是說了讓你好好照顧自己,怎麼我一走你就這麼苛待自己?」

坐在躺椅上的穆子期微微一笑,「是丫頭回來了。」

「伯父,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子了,千赫哥,你去弄點吃的來。」

「丫頭,我不餓。」

「不餓也得吃,我陪你。」顧柒推開窗,讓陽光灑進來。

有顧柒相伴,穆子期的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

聽著顧柒眉飛色舞的給他講故事,「當時我就要砸掉那塊玉石,我家老頭子氣得都差點飛起來了,哈哈哈。」

「沒良心的小丫頭,這麼戲弄長輩還笑?」

「這不是我沒有良心,當時我生氣嘛,一看到是小樞樞送的東西就想砸了。

可我家那老爺子就喜歡這破玩意兒,死活不讓我砸。」顧柒蹦到了窗檯邊坐著,雙腿有一搭沒一搭的晃動。

穆子期看到她那活潑的勁兒,一點都不覺得她不是沒禮貌,就喜歡她這樣的天真爛漫。

「你家長輩喜歡玉石?」

「對啊,還問我小樞樞是不是做玉石生意的。」顧柒滿不在意,「那玩意兒有什麼好的?我才不喜歡。」

「你是女孩子,不喜歡很正常。」

兩人在一起倒是聊得開心,顧柒也不藏著,什麼都給穆子期講。

穆子期笑了一下午,臉上終於也有一點血色了。

沒過多久,遠在美國的顧家就遇上了一件離奇的事情。

管家急沖衝來報,「老爺子,門口有個人帶著好多石頭要見你。」

「石頭?」顧老爺子剛剛給自己的八仙擦完灰。

「讓他進來。」

來人是一個身穿中山裝的中年男子,「顧老先生你好,這些東西是我家主子要求我送來的。」顧老爺子看到那些大小不一的石頭,瞬間眼睛就放光了,難道是上次那樣的料子? 阿才一臉無奈,他覺得顧南滄沒有被急死,倒是涼一一先被急死了。

看著她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焦急得來來回迴轉圈。

看著夜已經深了,涼一一懇求道:「爹地,我還不能去見老闆嗎?

「你這丫頭,真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才好,今晚你不能出面,要讓他著急。

你夜不歸宿他會很在意,越是在意就越是著急,這樣你的存在感才高。

你想想如果是你們過去的相處模式,他會有危機感和壓力嗎?

男女朋友也好,夫妻也罷,都是需要一些危機感的。

你別看我和你媽咪這麼大年紀了,我可是時時刻刻都防止有任何或許會撬牆角的人。」

阿才又和涼一一講了不少他年輕時候的事情,涼一一那顆躁動不已的心這才平靜下來。

顧南滄就沒有她這麼幸運了,看著夜幕降臨,涼一一還是沒有回來。

都這麼晚了,她和什麼人出去的?

這個點經年已經睡下,顧南滄只能在房間里轉來轉去,時不時關注著涼一一的動態看看有沒有更新什麼。

要是她更新還沒問題,偏偏就在於她什麼都沒更新,顧南滄反而心緒不寧。

涼一一被阿才安撫好了,「爹地,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去找他。」

「這才乖。」

「今晚你得好好睡一覺,至於他,就讓他干著急吧。」

「爹地,我突然覺得你挺壞的。」涼一一由衷的佩服,原來她父親才是厲害的人物。

「我的手段不足先生的十分之一。」

「要是誰惹惱了穆先生,一定會死得很慘吧。」

阿才搖了搖頭,「這些事你還是不要知道得好。」

穆先生的恐怖之處是她一個溫室的花朵想象不到的。

涼一一送走了阿才,看著自己多了不少私信,就是之前那個陌生的小號發的。

如果之前還不知道他是誰,那麼現在涼一一就能確定了。

「還沒有回家?」

「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天黑還不回家?」

「在哪?我來接你。」

「回我信息!」

「涼一一,我是顧南滄。」

最後一條他直接表明了身份,涼一一看著那些內容,想象著他在發這些內容的表情。

先前不覺得,現在怎麼覺得他像個糟老頭子一樣古板中又帶著一些可愛。

涼一一再想要裝死也沒辦法了,手機在鍵盤上飛舞著。

「老闆,好久不見,怎麼跑我私信來裝神弄鬼了?」

她輕佻的口氣讓顧南滄的心情變得複雜起來,一面是涼一一終於回了他的信息,讓他覺得鬆了一口氣,另外一面是這丫頭竟然用這樣的口氣和他說話。

「你在哪?我來你的城市了,我現在就要見你。」

原來那個儒雅的男人也有這麼霸道的一面,果然爹地媽咪沒說錯,男人就是這樣。

「抱歉啊老闆,我很忙,我今晚要加班呢。」

顧南滄一聽涼一一竟然對他撒謊,這下更加生氣,「涼一一,你騙我!」

「沒有啊老闆,我真的在加班,不信你看。」

涼一一故意找了一張似是而非的圖片,要是顧南滄細心就可以看到裡面有另外一人的手,且是個男人。

這下他真的有危機感了,顧南滄將那張圖片放大了數倍。

「你和誰在一起?」

「我一個人。」涼一一現在才明白自己這麼做的樂趣所在。

隔著手機都能感覺到他著急的樣子,想著從前哪怕是天塌下來他都是一臉淡定的模樣,這是不是證明他的心裡也有些在意自己了呢?

涼一一再編輯了幾句,「好吧,我騙了你,我和朋友在外面玩,我朋友的生日。」

「我來接你。」

「不太方便。」四個字直接拒絕。

雖然涼一一開心得要起飛,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破功。

她又安撫了幾句關機,顧南滄一夜未睡,等著她回來。

涼一一倒是和以前不同,終於睡了一個好覺。

天快亮的時候,她特地化了一個濃妝,叫來了自己的死黨。

顧南滄看著天黑到天亮,涼一一才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身上穿著一件極為單薄的小裙子,至少她從未在他面前穿過這樣的衣服。

這也就罷了,送她回來的並不是照片上的任意一人,涼一一果然和很多人接觸。

許久未見顧南滄,涼一一竭力遏制著想要朝著他奔去的衝動。

「你還知道回來。」他說話的口吻就像是面對紅杏出牆的妻子。

涼一一按捺住自己激動的心情,「顧先生,你怎麼在我家?」

「顧先生?」

在顧南滄聽來,這傢伙就是在刻意疏遠兩人的身份。

「是啊,好久不見了,顧先生。」

「他是誰?」顧南滄冷冷問道。

「顧先生,那一晚你就表示得很清楚,你對我沒興趣,我也早就不在你公司工作,不知道你這個時候來質問我又有什麼意思?

你我非親非故,我並沒有向你交代我行蹤的自由,不是么?」

此刻阿才和經年正躲在暗處靜靜旁觀著一出好戲,兩人生怕自己那不爭氣的女兒見到顧南餐就走不動道。

事實證明涼一一不僅克制住了自己,甚至還學會了舉一反三,打得顧南滄措手不及。

「你說什麼!」

從和涼一一認識的那天,涼一一就不曾用這樣的口吻和他說話。

涼一一心裡還是有點虛的,畢竟從未見過他這麼生氣的樣子。

不過戲都已經演到了這裡,她也沒有了回頭路,

「我,我說我的事情和你無關。」

顧南滄朝著涼一一走來,涼一一認慫的躲到好友身後。

這個動作更加惹惱了顧南滄,約翰直接擺擺手,「我,我突然想起我家火沒關,我,我先走一步了。」

「喂,你別走啊!」

「這就是你看中的男人?」顧南滄嗤之以鼻。

他哪裡知道約翰喜歡的是男人啊!平時見到小蟲子比自己跑得還快,早知道就不叫他來了。

「那,那也和你沒有關係。」

顧南滄一步一步朝著她靠近,涼一一捂住了臉,「我警告你啊,打人不打臉。」

她說完這句話就愣了,她也沒做錯什麼啊!為什麼要被打? 臆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涼一一從指縫中看了一樣,顧南滄哪裡是想打她。

他的大手一把擒住涼一一的手腕,拉著涼一一就朝著屋內走去。

涼一一大驚,「老闆,你這是要帶我去哪?」

顧南滄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還沒有大亮,如果去打擾阿才和經年並不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