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笑!有什麼好笑的!”周小雨狠狠地瞪了一眼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抱住周小雨的胳膊準備解釋。

這時李天霸撇了撇嘴,一邊聊天一邊不屑一顧地說:“醜鬼,你屁都不懂嘰嘰歪歪什麼呢!吾可是威武大將軍,難道連這麼一點戰略眼光也沒有?用得着你個醜鬼放屁!”

說罷,李天霸繼續撩妹。

李天霸現在離開手機就不能活了,撩妹是他除了保護秦巖外第二項無法代替的事情。

“你……哼!等我晉升成鬼王,我絕對拔掉你嘴裏面的牙!讓你變成一個沒有牙的殭屍!”

“你就是晉升成鬼王也不是吾的對手!”

李天霸懶洋洋地說,眼睛一直盯着手機屏幕,看都不看周小雨一眼。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周小雨這樣的美女,特別是周小雨還穿着黑皮褲,眼睛估計都不會動了。

但是在李天霸看來,無論是周小雨,還是慕容雪菡,都是醜逼中的醜逼。

其實李天霸說的沒有錯,李天霸雖然也是屍王,但是一般的屍王和鬼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就連專門剋制屍王的天師也不一定是李天霸的對手。

周小雨被李天霸的話氣壞了,可是偏偏無法反駁,因爲李天霸說的沒錯。

慕容雪菡用胳膊捅了捅周小雨,將她拉到一邊:“別和那隻臭殭屍說話!他雖然一天刷三次牙,但是嘴依舊臭不可聞!小雨,我來告訴你到底是什麼情況!”

天才寶寶:甜妻拐進門 慕容雪菡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告訴了周小雨。

周小雨整個鬼都驚呆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在心中暗想:

這怎麼可能!秦巖真的獲得了鬼醫傳承?他真的得到了馬家的認可?他真的……

她萬萬沒有想到她不在的這些日子裏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而且每一件事情都驚天動地。

“這是真的嗎?你可不能騙我!”周小雨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問。

其實周小雨也希望秦巖越來越厲害,在社會上的地位越來越高,但是畢竟這些事情不是常人能夠辦到的,任何一件事情都駭人聽聞。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你怎麼這麼不相信咱們家主人!”

“那馬家真的會支持主人嗎?他們不會只是隨口一說吧!”周小雨有點擔心地問。

現在這個社會上,很多人表面上答應的特別好,但是到了真正要去辦的時候,他不一定會幫你。

特別是一些大家族大富商,嘴裏面天天講誠信,其實他們是讓你講誠信,當事情到了他們的頭上,他們就不會講誠信了。

周小雨剛準備說話,門被打開了。

馬騰飛和馬澤洪一前一後分別走進來。

馬騰飛哈哈大笑起來:“小雨姑娘不要擔心,我馬某人說話算數,怎麼可能做出那種背信棄義的事情!”

緊接着馬騰飛又說:“更何況我女兒馬夢姍和澤洪師弟的女兒馬嬌都要嫁給秦巖,我們如果把秦巖當成棄子,是不會這麼做的。你說是不是澤洪?”

馬澤洪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嗯?主人什麼時候有婚約了?

難道這也是最近發生的事情?看來我最近待在墳塋中時間太長了,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不過馬家怎麼會同時將兩個人嫁給主人一個人,這可是現代,不是古代,不流行一夫多妻制。

如果是在古代,特別有權有勢家的正室妻子,每到九九重陽節時,都會問自家的夫君需不需要納妾。

如果正室妻子不爲夫君張羅納妾親事,會被很多人笑話,說她們不懂事。

而且正室妻子會被其他妾室攻擊,說她不配當一家之母,極有可能地位不保。

閱讀封神系統 所以很多正室妻子爲了堵住悠悠衆口,即便心中不願意,也依舊要給夫君張羅親事。

難道馬家也想讓主人妻妾成羣?

不過這在現代人的觀念中可不流行!無論是馬騰飛還是馬澤洪可都是現代人,接受的是現代的教育。

對了!我想起來了!主人是九陰九陽之體,生下來的孩子是九陰之體,或者是九陽之體的概率特別大。

所謂母憑子貴,如果馬嬌和馬夢姍生下來的孩子是九陰之體或者是九陽之體,再加上主人是鬼醫,那她們這一輩子在馬家的地位將無人能撼動。

想到這裏,周小雨覺得肯定是這樣。

不過周小雨還知道一個祕密,秦巖這種九陰九陽之體,不但可以和人結合,還可以和鬼結合,和殭屍結合,甚至可以和妖精結合,而且生下來的孩子也有可能繼承九陰之體或者是九陽之體。

在秦漢時期,一個九陰九陽之體的道士就和一隻狐狸精生下一個小孩。

這個小孩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張天師。

周小雨不準備將這個祕密告訴任何人,她要悄悄的藏在心中。

如果讓那些妖魔鬼怪知道了,不知道將有多少女鬼、女屍、女妖來獻身。

如果只是獻身還無所謂,周小雨是怕她們纏住秦巖。

周小雨可不希望秦巖身邊“嘰嘰喳喳”有無數個女人,那樣的話即便不被氣死,也會被吵死。

“小雨姑娘不要擔心,我們早就料到毛家會報復我們,所以我早就給帝都那邊打電話了,讓他們派一些人過來。”

馬騰飛早有準備。 聽到馬騰飛的話,周小雨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

“主人,既然這樣,那我先走了!我想趕快把天魂融合了!”

看到慕容雪菡天天可以和秦巖在一起,周小雨心中十分羨慕,她也想趕快融合天魂,然後天天和秦巖在一起。

如果這一次不是爲了送信,周小雨是不會來的!

聽說周小雨要走,秦巖十分詫異:“小雨,爲什麼這麼着急?”

慕容雪菡也不捨得周小雨離開:“小雨,明天再走怎麼樣?”

周小雨搖了搖頭:“我融合天魂到了關鍵時刻,必須趕快回去繼續融合,否則會前功盡棄!”

“既然這樣,那你慢一點。”秦巖有些失落地說。

周小雨“嗯”了一聲,轉過頭離開了。

來到高速公路入口,周小雨選了一輛去石市的汽車飄了進去。

剛剛坐進去,周小雨突然發現這是一輛冥車。

車裏面有方向盤,但是沒有檔位,車裏面有座位,但是座位上貼着冥府的年檢標識。

這分明是一輛從陽間開往陰間的冥車。

一般情況下,冥車只在陰間纔有,陽間特別少。

周小雨想不到今天她卻見到了。

周小雨向司機望去,司機也向周小雨望來。

當週小雨看到對方的面容後,忍不住睜大了眼睛。

因爲對方實在是太冷豔了,就像冰山美人一樣,讓人不忍心褻瀆,也不敢靠近,似乎她的身上時時刻刻都冒着陰冷的寒氣,走到她身邊就像靠近了冰山。

如果說慕容雪菡的美是可愛,那種可愛的美已經到了極致。

如果說周小雨的美是性感,這種性感的美也到了極致。

而對方的美則是冷豔,這種冷豔的美也到了極致。

可以這麼說,她們三個女鬼的美到了一直被模仿,從未被超越的境地。

“你是誰?”周小雨疑惑地問。

周小雨覺得她走進這輛車絕對不是偶然,肯定是對方有意爲之。

因爲對方的車從外面看上去和人間的車一模一樣。

“莫忘!”對方聲調不高也不低,但是語氣既平淡又冰冷,似乎她說出的話都能哈氣成冰。

“你找我幹什麼?”

“有人想見你!”莫忘依舊語氣平淡又冰冷地說,似乎不願意和周小雨多說話,似乎她的每一個字都價值千金,似乎說出一個字就損失無數的錢。

與此同時,在酒店裏面,秦巖、馬騰飛等人圍在一起,談論着怎麼應對毛家人的策略。

“主人,最近一段時間你不要去學校了!好好的在酒店裏面呆着吧!”慕容雪菡怕秦巖遇到危險,準備讓秦巖躲起來。

秦巖搖了搖頭:“不行!馬上要考試了,我不能掛科!”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更何況,我們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初二!遲早有一天要和毛家開戰,還不如早點呢!”

秦巖不喜歡東躲西藏,更不喜歡將事情一拖再拖。

他喜歡直面慘淡的人生,正視淋漓的鮮血,將毛家打的雞飛狗跳、哭爹喊娘。

馬騰飛非常讚賞地點了點頭:“我非常贊同秦巖的說法!逃避不是唯一的辦法!”

馬騰飛的人生哲學和秦巖差不多,他認爲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與其一味地防守,不如放開手進攻,只有這樣才能彰顯男兒本色。

更何況他們馬家也不是吃素的,根本不怕毛家。

馬澤洪和秦巖、馬騰飛的觀點一樣,也準備直接開幹。

看到秦巖三人和自己的意見不一樣,慕容雪菡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她不是不想和毛家打,而是毛家針對的人是秦巖,她生怕秦巖被偷襲,被暗算。

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她不想秦巖就像前兩天那樣,被槐老偷襲,差點連命都丟了。

“喂!有屍臭的那個!你也發表一點意見吧!”

慕容雪菡看到李天霸還躺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在用微信撩妹,心中不由騰起了熊熊怒火。

“秦巖可是你的主人,不是和你毫不相干的人!”

“醜鬼!你一個低等下人怎麼就那麼多廢話呢?人家那是三大高層在開會,你湊什麼數?”李天霸一邊撩妹,一邊譏諷慕容雪菡。

這設定崩了 一般情況下,像這種級別的討論,根本就不可能讓慕容雪菡這種鬼僕參與。

但是慕容雪菡和其他鬼僕不一樣。

其他鬼僕那是主人的玩物,也是主人的炮灰,主人想享用的時候就享用,不想享用的時候就當成了炮灰。

而慕容雪菡名義上雖然是鬼僕,但實質上卻身兼多職,既是秦巖的助理兼保鏢,又是秦巖的情人兼愛人。

這一點馬騰飛和馬澤洪心知肚明。

馬騰飛和馬澤洪甚至覺得,慕容雪菡以後極有可能變成秦巖的鬼妻,所以他們對慕容雪菡都比較客氣。

這也是爲什麼他們邀請了慕容雪菡參與這次的討論。

當然了,他們也邀請李天霸討論這件事情了。

倒不是因爲李天霸和秦巖在搞基,而是因爲李天霸的實力和曾經的經歷。

李天霸是屍王級別的實力,如果單打獨鬥,即便是馬騰飛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還有一點,李天霸曾經可是威武大將軍,雖然那個時代和這個時代不同了,雖然李天霸現在做事有點逗比,但是李天霸畢竟是個將軍,對軍事上的事情十分在行。

不過李天霸沒有參與,他覺得自己雖然是一個將軍,但是秦巖是他的主人,和曾經的皇帝一樣。

無論對錯,只要皇帝下了聖旨,他照辦就行了,討論那些有什麼意義。

而且他覺得,毛家進入馬家的地盤撒野,肯定沒有好下場,所以這件事情從根本上就已經定了,毛家必敗無疑。

既然已經必敗無疑,自然也就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聽到李天霸的話,慕容雪菡被氣壞了。

慕容雪菡的確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適合在這樣的場合說話,但是馬騰飛和馬澤洪再三邀請她,而且主人也首肯了,她如果不參與實在是說不過去。

但是到了李天霸的嘴裏面她居然變成了低等下人,這讓她難以接受,慕容雪菡覺得自己受到了一萬點傷害,而且還是精神傷害。 慕容雪菡張開嘴剛準備反駁,秦巖拍了拍慕容雪菡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說話。

慕容雪菡憤憤不平地咬住嘴脣,轉過頭看向其他地方,似乎看一眼李天霸都能污了她的眼睛。

“天霸,以後不要這麼說話了,你和雪菡是我的左膀右臂,我可不喜歡我的左手掐右手,右手掐左手!”

一直以來,慕容雪菡和李天霸就不和。

李天霸經常叫慕容雪菡醜鬼,慕容雪菡一直叫李天霸臭屍。

秦巖覺得以後不能這樣了。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你們名義上雖然是我的屍僕鬼僕,其實我並沒有把你們當成屍僕和鬼僕。”

最開始,秦巖防範過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經歷過一次次生死考驗,他們之間的感情已經昇華了。

秦巖現在把李天霸當兄弟對待,把慕容雪菡當女朋友對待。

“真的?”李天霸從沙發上坐起來,激動無比地問。

“你說呢?我如果對你不好,你現在能這麼吊兒郎當的?你看看你,現在坐沒有坐相,站沒有站相。”秦巖笑着說。

李天霸想了想,覺得還真是這樣。

當初李天霸在秦巖面前,那是畢恭畢敬,生怕惹惱了秦巖,給他來一個鬼玉申花咒。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李天霸在秦巖面前,表現的特別隨意,就像是朋友之間,根本不像是主僕。

李天霸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說:“吾知道了!不過吾想問一個問題!不知道主人能不能回答?”

“可以!說吧!”

“主人,在你的心中,吾是你的什麼人?”李天霸滿眼期待地看着秦巖,眼中閃爍着期待的目光。

“兄弟!”秦巖一字一句地說,和李天霸對視着,眼中閃爍着真誠的目光。

李天霸也和秦巖對視着,他從秦巖的眼中看到了發自內心的真誠,這種真誠根本掩飾不了。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它所表達出來的感情,那是來自心靈深處的感情。

李天霸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來一步一步走到秦巖身邊,一把抱住了秦巖,用非常低沉的聲音說:“主人,謝謝你!”

秦巖拍了拍李天霸的肩膀說:“好了!好了!”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李天霸的感情世界這麼豐富,他一直以爲李天霸是一具殭屍,感情世界不像人類那麼豐富。

“嗎的!眼屎居然出來了! 末代公主榮壽 吾去!”李天霸鬆開秦巖,擦了一下有些血紅的眼圈。

看到李天霸裝模作樣的樣子,秦巖差一點笑出聲來。

“主人,那我……我……我是你什麼人?”慕容雪菡說了好幾個我,才把自己心中的意思表達了出來。

說完話,慕容雪菡咬住嘴脣低下了頭,臉上羞紅一片。

剛開始慕容雪菡不好意思說,但是她不想這麼繼續下去了,她想讓秦巖將心中的想法告訴她,她在他心中到底是什麼位置。

這對於慕容雪菡特別重要。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的心“咚咚咚”地跳個不停。

她心中充滿了期待,又充滿了害怕。

她期待着秦巖能說出她希望聽到的話,又害怕聽到自己不想聽到的答案。

這一刻的慕容雪菡矛盾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