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蒙圈了。

他可愛的大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老師就站在旁邊,看到這一幕馬上就沖了過來,「喂,你不是家長吧?你在做什麼!」

現在社會上的變態可多了,沒想到這個漂亮的小姑娘也是個變態。

陸熙兒所有的目光都在小太陽的身上,漂亮的眼睛里全都是笑意。

「你就是小太陽?你好呀!」

小太陽小臉上表情錯愕,有些手足無措。

他可是第一次遇到這麼熱情的小姐姐,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陸熙兒被老師給攔住了,表情瞬間變得可憐兮兮的,「小太陽,你不認識我嗎?」

小太陽徹底懵了,他以前認識她嗎?

「這位小姐姐。」小太陽的表情有些糾結,「你該不會是認錯人了吧?我好像不認識你呀。」

陸熙兒吸了吸鼻子,表情有點像要哭了。

見到她這副快要落淚的模樣,小太陽的心軟了,「也許以前我們見過,可能我的記性不太好忘記了,要不然小姐姐你提示一下?」

陸熙兒立刻破涕為笑,「我叫陸熙兒,你叫我熙兒姐姐就好。第一次見面,你好呀!」

這句話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把小太陽給砸傻了。

敢情他們是第一次見面啊!

那幹嘛問他認不認識!

艾濃濃這時候終於跑了過來,小太陽像是見到了救兵,立刻撲進了她的懷裡,「媽咪!」

「老師,這位是我朋友。」艾濃濃趕緊給老師解釋。

老師這才放心,「原來是這樣。」

「這個是陸阿姨,她是陸月白叔叔的妹妹。」艾濃濃給小太陽介紹道。

小太陽眨了眨可愛的眼睛,「這麼年輕漂亮的小姐姐怎麼能喊阿姨呢?我以後喊她熙兒姐姐好不好?」

艾濃濃臉上劃下三道黑線。

臭小子,這麼小就會撩妹了?

陸熙兒捧著心口,一副快要被萌化的樣子,眨著星星眼,「小太陽,你好有眼光呀。沒錯沒錯,以後就叫我熙兒姐姐!」

小太陽聽話地喊了一聲:「熙兒姐姐。」

「你好可愛呀,想不想吃冰淇淋?熙兒姐姐請你去吃!」陸熙兒一副豪爽的樣子。

小太陽詢問的看著艾濃濃,「媽咪?」

「你如果想吃的話就去吧,媽咪陪著你一起。」艾濃濃笑著說。

小太陽這才點了點頭,「好吧,那我們去吃冰淇淋吧。」

陸熙兒是真的很喜歡小太陽,她性格也是小孩子,天真活潑,兩人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艾濃濃站在商場的兒童遊樂園區外面,看著玩滑板玩瘋了的兩個人,不禁扯了扯嘴角。

事情居然朝著這種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原本以為是來了個情敵,居然來了個兒子的玩伴?

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手機聲。

艾濃濃先是看了眼自己的手機,發現不是她的電話。

就轉而看向了陸熙兒的包包。

陸熙兒去玩之前,把包包丟給她了。

「陸熙兒,你的手機響了。」艾濃濃站在兒童遊樂區的欄杆外面,朝著裡面喊道。

「哎,來了!」

陸熙兒跑了過來,嬌俏的小臉因為剛才的玩鬧而紅撲撲的。

她接過包包,笑著跟艾濃濃道謝。

拿出電話之後,陸熙兒原本滿臉笑意的小臉瞬間變色。

她匆匆說道:「我去接個電話。」

就捂著包包跑了,那模樣似乎在逃避些什麼。

陸熙兒一路跑進了商場的衛生間,找了個沒人的隔間沖了進去,把隔間門給反鎖了。

她死死地盯著手機頻幕上面,那一串數字,久久都沒有按下接聽鍵。

等過了好久,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按下了接聽鍵。

「喂?」

「你終於接電話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聲尖銳的女聲。

陸熙兒捏著電話的手指因為用力都有泛白,「你又找我做什麼?」

「陸熙兒,你該不會以為你的病已經好了,就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吧?我告訴你,你永遠都不可能像個正常人一樣,別人就算嘴上不說,心裡也是把你當成一個神經病!」電話里的女人聲音就像是魔咒一樣。

陸熙兒的小臉一片慘白,「不,我的病已經好了,我不是神經病。」

「呵呵,你到現在還不承認嗎?你難道沒有發現,所有人都順著你的意思,你說什麼都依著你。那是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你是個神經病,他們怕你發瘋!」

陸熙兒捂著頭,「你別說了,別說了!」

「瘋子永遠都是瘋子,沒有人會真心對你的,除了我。」電話里女人的聲音放柔,帶著蠱惑,「陸熙兒,你不是喜歡孟星辰嗎?只要你乖乖聽我的話,我就可以幫你實現心愿。」 陸熙兒不想再聽下去了,「你別說了,我認識了艾濃濃和小太陽,他們都是很好的人,我對星辰哥哥已經死心了。」

聽到艾濃濃的名字,電話里的女人表情扭曲了一下。

只是隔著電話,陸熙兒看不到她臉上那扭曲的表情。

「你別犯傻了,艾濃濃那種心機女人是故意對你好的,就是讓你不再纏著孟星辰。她就是在欺騙你,等你真的相信她了,她就會一腳把你踹開!」女人聲音陰冷地說道。

「我不相信……」陸熙兒遲疑了。

女人冷笑著說:「你可是她的情敵!你的家庭身世不知道甩了她艾濃濃幾條街,你還有個哥哥是孟星辰的好朋友,你說你對艾濃濃的威脅有多大?她現在對你好,只不過是想哄著你罷了,你不要相信那個虛偽的女人!」

「不是的,濃濃不虛偽。」陸熙兒咬了咬嘴唇。

「既然你不相信我說的,那你為什麼還要回來?」

「我只是想回來看看星辰哥哥的妻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好讓我死心。」

「別給你自己找借口了,你就是不甘心,不服氣!你的男人被不如你的女人給搶走了,你要把他給搶回來!」

「不是……我不是……」陸熙兒低喃道。

「看來我才這麼短的時間不在你的身邊,你就搞不清你自己想要什麼了。一個小時之後,我在紅寶石廣場的咖啡店等你。你如果不來的話,我就告訴孟星辰,你是回來報復他的!」

說完,電話那頭的女人就掛斷了電話。

陸熙兒無力地蹲下來,小臉一片慘白。

她是英國治病的時候,認識這個女人的。

這個女人當時也在醫院裡,她的臉上總是戴著一張絲巾,看不清楚臉。

那女人是刻意接近陸熙兒的,陸熙兒那時候太孤獨了,身邊沒有可以說話的人。

陸月白也不是每天都陪在她的身邊,有時候會回去國內處理事情。

當陸月白不在的時候,陸熙兒就只能一個人孤孤單單的。

這時候,那女人出現了。

忽然有個人出現,還一直安慰她,陪著她,陸熙兒就漸漸的把那個女人當成了朋友。

那女人似乎知道她很多事情,還知道她為了孟星辰自殺的事情。

每天都在她面前說,讓她回來找孟星辰報仇。

陸熙兒每當流露出不想報仇的意思,那女人就會罵陸熙兒。

罵她是白痴,罵她沒用,就這樣放棄了,簡直是個慫包之內的話。

陸熙兒實在是受夠了那個女人,才會偷偷跑回來。

沒想到那個女人就像是個鬼魅一樣,就連她換了電話都知道。

那個女人才是真正的瘋子!

她好害怕!

她該怎麼辦!

艾濃濃很久都不見陸熙兒出來,放心不下,就讓小太陽自己在兒童區里玩,跑去廁所找她。

「陸熙兒?」艾濃濃一間間的隔間找過去。

聽到艾濃濃的聲音,陸熙兒趕緊擦乾了眼淚,應了一聲:「我在這裡!」

艾濃濃走到她所在的隔間,隔著門問道:「你還好嗎?怎麼還沒出來?」

「我肚子疼,我馬上就出來。」

「好吧,我在門口等你。」

陸熙兒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艾濃濃站在門口等著。

艾濃濃見到她小臉慘白,額頭上全都是冷汗的走出來,先是愣了愣,繼而馬上迎了上去,擔心地問:「你還好吧?」

「濃濃……」陸熙兒的眼神有些失神。

艾濃濃皺了下眉頭,扶住了她,「你是不是又發病了,需不需要再吃一次葯?」

那種精神方面的葯,肯定不能隨便吃的。

艾濃濃不確定陸熙兒的病情到底是什麼情況,所以要先問一下她。

陸熙兒搖搖頭,「我不想吃藥,我想休息一下。」

「那我扶著你過去坐會兒。」艾濃濃扶著陸熙兒到了休息區的座椅上,又去給她買了一瓶礦泉水。

「你先喝口水,平復一下,做幾個深呼吸,慢慢來,沒事的。」

艾濃濃的聲音很溫柔,有一種奇異的安定人心的力量。

陸熙兒的情況終於好了不少。

「媽咪!熙兒姐姐!」小太陽跑了過來。

看到陸熙兒那副樣子,小太陽擔心地問:「熙兒姐姐,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你沒事吧?」

「我沒事。」陸熙兒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艾濃濃說:「你如果好些了,我們就回去吧。」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你都五年沒回來了,真的不想回家去見見你的父母嗎?」

聞言,陸熙兒的身體明顯緊繃起來,語氣也激動了起來,「不,我不要回去!他們都把我當成是病人,不願意接近我,我不想看到他們!」

「好好,你別激動,那我送你回莊園好不好?」艾濃濃只好說。

「嗯。」陸熙兒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

可是很快,她就想起來那個女人在電話里的要求。

要她一個小時後去見面!

陸熙兒急忙抓住艾濃濃的手,「不,我有點事情,我先不回莊園了。」

「你自己一個人行嗎?」艾濃濃不放心地問。

「我可以的。」

小太陽眨巴著可愛的大眼睛,「熙兒姐姐,你如果有事情的話,你可以給我打電話哦!我是小小男子漢,我可以保護你的!」

聽到小太陽可愛的童言童語,陸熙兒一顆慌亂的心好了不少。

她笑著捏了捏小太陽軟乎乎的小臉,「謝謝你哦!」

在陸熙兒的堅持下,艾濃濃只能無奈地看著她走了。

「媽咪,我們現在回家嗎?」小太陽拉著艾濃濃的手,仰著可愛的小臉問道。

無限世界中的劍修 「好,我們回家。」

艾濃濃總覺得陸熙兒的狀況不對勁,她還是趕快回莊園,讓孟星辰快點聯繫陸月白來接陸熙兒。



紅寶石廣場的咖啡店。

陸熙兒緊張地看著眼前帶著帽子的女人。

那女人的帽檐壓得很低,看不到她的臉,只能看到一張抹著紅色口紅的嘴唇和尖尖的下巴。

「你找我到底想說什麼?」陸熙兒吞了一口唾沫,緊張地說道。

她真的很怕這個如鬼魅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