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成為仙帝之時,領悟的至強拳法。

只不過這拳法對於使用者的要求極高,也就是他在進入宗師之境後期,才勉強能夠動用一絲的靈韻,就這,一拳出,林逸體內的靈氣也被在瞬間被抽空。

可這一拳,一出,卻給飛雲道人一種恐怖到極點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彷彿,林逸的拳頭就是金剛打造而成,這一拳,將不會有任何東西能夠擋住一般。

甚至在這一拳之下,他感受到了一股死亡威脅。

「天外飛仙!」

「劍入凌天!」

「九劍歸一!」

一聲聲怒吼,不斷從飛雲道人口中吼出,他是真的慌了神兒。

在林逸這一拳之下,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威脅。

「呵呵,你擋不住的!」

林逸咧嘴大笑了起來。

仙帝的拳法豈是一個凡夫俗子能夠擋住的?

雖然僅僅只是有千分之一的靈韻,也絕對足以鎮殺飛雲道人。

下一秒。

拳頭跟那數百丈高的海浪抨擊在了一起,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景象。

那恐怖到讓人頭皮發麻的海浪,在遇到拳頭的剎那,就像是幻影,氣泡一般竟然直接泯滅。

「這,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之前,飛雲道人一招三重浪就輕易把凶名在外的張濤,方丹成,打成了重傷。

可現在,七重浪明顯攻擊力更加的恐怖,可遇上林逸的拳頭竟然就這麼輕飄飄的消失了?

每個人都有種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飛雲道人也同樣如此,不過當看到那些犀利的劍光時,他心裡的不安倒是減少了許多。

這可是他最強大的攻擊,而且犀利無匹,便是金玉都擋不住。

「小畜生,你竟然如此託大,我看你的皮肉之軀如何能夠擋住我的飛劍!」飛雲道人獰笑。

「咻咻!」

犀利的劍光,帶著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宛如一群毒蛇,狠狠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所有人都一臉緊張的盯著林逸的拳頭。

還能夠輕易輾壓嘛?

每個人心裡都浮現了一個疑問。

而後,在眾人的視線中,那犀利,能夠切開一切的劍光,再度潰散開來。

甚至連觸碰到林逸的拳頭都無法做到。

在離拳頭還有十幾公分的時候,就直接炸成了無數齏粉。

好可怕!

這一拳,就彷彿真是的天帝之拳。

似乎帶著天帝的意志。

世間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擋。

「砰!」

一聲悶響,拳頭落在了飛雲道人的身上。

「咔咔!」

一時間,飛雲道人的骨骼就全部被恐怖的力量鎮壓成了齏粉,而且那天帝拳上狂暴的力量,更像是數十匹野馬在他的經脈之中瘋狂的咆哮,狂奔,帶給了他無盡的痛苦。

「呼!」

眾人的耳邊響起了一陣風聲。

而後。

剛剛還宛如仙人一般,高高在上的飛雲道人,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宛如一灘爛泥一般躺在地上不斷的喘息,顯然是活不成了。

全場死寂。

沒有人想到會是這麼一幕。

一拳。

林逸竟然僅僅只是動用了一拳,就殺了海外仙島的仙人。

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

最少,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覺得自己能夠擋住林逸這一拳。

無敵於世間?

每個人的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了這五個字。 「砰!」

林逸重重落下,急忙把兩顆自製的藥丸塞進了嘴巴里。

在修成天帝拳第一招之後,他便把身上剩餘的藥材煉製成了這種簡易的藥丸,一旦體內靈力不支的時候,就可以通過這些藥丸來補充靈力。

天帝拳的確是恐怖!

可消耗靈氣也同樣十分恐怖。

以他現在的實力,一拳出,便能夠把體內的靈氣消耗一空。

如果不準備一些備用的藥丸,一旦無法補充靈氣,那可是十分危險的一件事兒。

林逸落下的聲音,把眾人從那種震驚中召喚回來了。

每個人看向林逸的眼神都充滿了濃濃的畏懼。

特別是海外仙島的眾人,跟之前冷嘲熱諷的中江強者。

林逸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了。

海外仙島,能夠飛天遁地的仙人,都擋不住他一拳,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人能夠擋住?

不過張濤,方丹成,彭振武,等一眾好友,此時卻一個個激動的都顫抖了起來。

林逸一飛衝天,他們能夠得到的好處自然也是無比驚人的。

自此之後,林逸活著,在中江市,乃至整個中都,將不會有人再敢招惹他們。

「林少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恐怖啊!」

劉海咧嘴,淡淡笑道,他雖然看不懂,不過海外仙島的名頭可擺在哪裡。

「呵呵,不錯,他雖然只是宗師之境,不過他的實力,已經到了華夏最巔峰的境界了,以後,怕是無人敢小覷。」陳美君漂亮的臉蛋兒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欣喜。

跟這樣一位蓋世強者成為朋友,何嘗不是一件幸事呢?

「跪下!」

林逸看著海外仙島的人,咧嘴冷冷的笑道。

「什麼?」

海外仙島眾人一聽,頓時一個個宛如受到了屈辱一般,臉紅脖子粗,死死的鎖定了林逸。

「我只說一次,跪下,滾出中江市,我給你們一條活路,否則,今天你們離開的只能是屍體。」

林逸淡淡的獰笑道。

「林逸,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錯,我海外仙島一脈相承,不是你能夠欺負的!」

「可不是,不要以為殺了我等師父就可以為所欲為,海外仙島的力量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一名名飛雲道人的弟子,紛紛瞪著眼睛,指著林逸怒吼了起來。

海外仙島是一家,就算是飛雲道人死了,還會有其他強者坐鎮。

若是今天他們當著眾人的面兒跪下,以後別人會怎麼看他們?

以後在海外仙島,他們只能淪為笑話。

陳美君一聽,林逸竟然讓這些人跪下,頓時頭皮一麻,生怕林逸再惹出什麼大的禍事了,急忙上前看著林逸焦急的說道:「林逸,別在瘋了,海外仙島的力量很恐怖,如這飛雲道人的最少有十個以上。」

「不錯,林逸,差不多就行了,何必弄的那麼難看呢?」三通和尚也急忙沖了上來,討好的笑道。

現在,他看林逸是越看越喜歡了啊!

如果能夠把林逸弄進佛門,那他可就發達了啊!

所以但凡是能夠跟林逸拉進關係的行為,他都不會錯過。

「林逸,不放告訴你,我恩師雖然是靈威之境,可在海外仙島還有九人實力在他之上,你若是敢動我等,那後果絕對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有人上前,指著林逸的鼻子高傲的咆哮道。

林逸一聽,眼神頓時陰沉了下去。

小笑臉 威脅?

如果威脅有用的話,那幹嘛還要修行呢?

「林逸不要衝動,求求你了,海外仙島真的招惹不起啊!」陳美君一看林逸眼神陰沉了下去,就知道不好,急忙抓住了林逸的手臂,焦急的喊道。

「呵呵……嗖!」

林逸呵呵一笑,便宛如鬼魅一般沖了出去。

速度驚世無雙。

快的人們眼前只有一道道幻影。

而後便是一聲聲慘叫。

「完了!」

陳美君一臉絕望,海外仙島那可是他們都不敢輕易涉足的地方啊!

海外擁有的資源比陸地上要恐怖太多了,可為什麼到現在,很多擁有海域的國家都不曾開採呢?

技術難度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便是很多仙島上住著這些強大的仙人,那才是阻止他們開採的最主要原因。

連當世大國都要讓步,可見還海外仙島的人是何等的強悍恐怖。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趕盡殺絕,這是要跟海外仙島不死不休啊!

「哎吆我的祖宗,你這也太能惹事了啊?」正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三通和尚一看,頓時急的直跳腳,身形一晃就帶起一陣勁風沖了上去。

只可惜,他的速度跟林逸相比實在差的太遠了,連林逸的衣角都無法觸碰到,只能跟在後面吃灰。

數個呼吸后。

哀嚎遍野。

飛雲道人的徒弟,全部都臉色蒼白,滿頭大汗,一臉痛苦的躺在了地上。

總裁別太猛 每個人的丹田都被林逸破開,此生,他們將無法在繼續修行,只能淪為廢人。

「林逸,你個畜生,竟然廢了我們的丹田,有種你殺了我們啊?」

一人,咬著槽牙,盯著林逸猙獰的怒吼道,那神情簡直恨不得食其肉引氣血。

「噗!」

劍光閃爍。

一顆人頭直接一飛衝天。

「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好咯。」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那神情彷彿殺個人對他來說,不過舉手之勞一般簡單。

「張濤,願意跪下的,便跪著滾出中江,不願意的,全部就地埋了。」

林逸冷冰冰的說道,隨後轉身朝著自己的別墅走去。

自從得到他這別墅之後,他還真沒有好好的住過幾天呢。

張濤聞言,頓時面色大喜啊!這次被飛雲道人打的這麼慘,他這心裡剛好有怒火,當即直接咬著槽牙,宛如從地獄里走出來的惡魔一般,朝著那些人走了過去。

「嘿嘿,諸位,我希望你們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底線,千萬不要下跪哦。」

張濤獰笑。

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慘叫,求饒聲就在別墅門口響起。

那血淋淋,無比殘忍的一幕,成為了很多人的夢魘。

便是過了幾十年,人們也無法忘記那血腥的一幕。 陳美君,彭振武等人看了一眼之後,也是頭皮發麻急匆匆的朝著別墅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