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主起身走到了鄭絕命的面前,輕聲沖著鄭絕命說道。

「多謝老家主的信任,我鄭絕命絕對會全力以赴的!」

鄭絕命淡淡說道。

「好好……」

老家主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鄭絕命輕聲說道。

「我送送您……」

老家主連忙回了一句,然後帶著鄭絕命奔著別墅外面走去。

沃克坐在沙發上面看著鄭絕命的背影,臉上的表情十分疑惑。

「不知道鄭天師能不能打敗那個陳天……」

沃克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

之前鄭絕命在沃克的眼中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這麼多年了,鄭絕命在Y國基本上就沒有碰到過對手。

在鄭絕命剛到Y國的時候,還會有很多的武者過來挑戰鄭絕命,但是隨著這些人都死在了鄭絕命的手中以後,挑戰鄭絕命的人也就越來越少了,因為這些人的心裏面都知道鄭絕命那是個多麼恐怖的存在,他們也清楚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鄭絕命的對手!

如果是之前沃克不了解陳天身份的時候,沃克根本就不會有現在的擔心,但是當他聽完張先生說的那些話以後,沃克的心裏面也開始擔心了起來。

他真的擔心如果鄭絕命真的不是陳天的對手,那他應該怎麼辦!

這並不是一場單純的決鬥,這關係到整個史密斯家族的未來!

「一個能夠擊殺李秋泓的武者,那得是多麼恐怖的存在啊,鄭天師真的會是這個陳天的對手嗎?」

沃克眯著眼睛輕聲感嘆了一句。

沃克雖然心裏面非常的擔憂,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現在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機會,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鄭絕命的身上。

……

另一邊,鄭元洪在確定鄭絕命還有史密斯家族的人都已經答應了陳天的要求之後,直接回到了陳天的酒店當中,然後把鄭絕命應戰的消息告訴了陳天。

陳天趁著段輝周雪琪等人不在的時候,一個人進入到了畫卷當中。

雅典娜看見陳天之後,連忙起身畢恭畢敬的跪在了陳天的面前,輕聲沖著陳天喊道:「主人,您回來了啊?」

「您父親還有鄭絕命已經答應了我的要求,三日之後我跟鄭絕命決戰於鄭氏宗門所在的鄭印山之上!」

陳天淡淡沖著雅典娜說道。

雅典娜聽到這句話猛然抬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那主人賭注是什麼?」

「非常的簡單,我若是贏了的話,你們史密斯家族的所有產業都會歸我一人所有,如果我要是輸了的話,我會離開Y國,當然了你欠我的錢我也不會要了……」

陳天輕聲說道。

雅典娜看著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你現在期待我贏還是我輸?」

陳天笑著問道。

「我……我當然是期待您贏了……」

雅典娜結結巴巴的說道。

「真的嗎?」

陳天看著雅典娜笑呵呵的反問道。

「當……當然是真的了,您不是答應過我,您會讓我管理史密斯家族的生意嗎?如果您要是贏了的話,那我就可以成為史密斯家族的家主了,這對我來說本身就是一件好事,所以我當然希望您贏了……」

雅典娜語氣十分認真的看著陳天說道。

陳天淡淡一笑,然後眯著眼睛說道:「那我如果要是告訴你,我如果要是輸了的話,我會將你身上的太上噬魂咒解除掉呢?」

「主人,我是您的奴隸,無論您解除不解除這個太上噬魂咒,我都是您的奴隸!」

雅典娜十分恭敬的看著陳天說道。

陳天聽到雅典娜的這句話忍不住搖頭笑了笑,淡淡說道:「三天之後你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說完這句話,陳天右手輕輕一揮,直接消失在了雅典娜的面前。

雅典娜一個人跪在地上,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恐懼,雖然剛才她在面對陳天的時候表現的還算是很淡定的,但是其實她的身體一直都在輕微的顫抖,此時的陳天在雅典娜的眼中已經跟魔鬼沒有任何的區別了,雅典娜知道自己哪怕是說錯了一個字可能機會再經歷一次當初她經歷過的痛苦,那種痛苦是雅典娜這輩子都不想在經歷的。

她根本就沒有想到,當初自己只不過就是一念之差,竟然會給自己還有自己所在的家族惹出來這麼大的一個麻煩。

而且這個麻煩根本就不是用任何關係勢力就能夠擺平的,陳天根本就不會畏懼任何的關係跟勢力,唯一能夠解決這件事的辦法就是打敗陳天。

但是雅典娜曾經親眼看見過陳天出手,她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想要打敗陳天根本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剛才雅典娜並沒有對陳天說謊,她說的是心裡話,她現在心裏面希望陳天可以贏,因為陳天一旦要是真的贏了,不僅對自己沒有任何的影響,相反自己還能夠成為史密斯家族的家主,這對於雅典娜來說,即便是給陳天當一輩子的奴隸,她心裏面也是非常開心的。

……

在知道了史密斯家族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之後,陳天就好像是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一樣,天天陪著秋雅段輝周雪琪等人在Y國遊玩。

雖然史密斯家族的人已經知道了陳天的具體位置,但是他們根本就沒有膽子對陳天動手,因為他們非常的清楚陳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而Y國的所有武者也都已經知道了陳天將會在三天之後跟鄭絕命決戰於鄭印山之上。

這件事在Y國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

當初陳天就是一個人衝進了雅典娜跟鄭元平的訂婚宴上面,然後又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直接擊殺了鄭絕命的弟子鄭元平,搶走了雅典娜。

這件事在Y國也算是人盡皆知了,畢竟雅典娜的身份實在是太特殊了。

普通人覺得估計用不了幾天的時間,警察便可以將陳天繩之於法,在Y國綁架史密斯家族的大公主,這種行為基本上跟找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但是讓眾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Y國的警察那邊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件事發生之後,便再也沒有人提起過這件事,眾人甚至都不知道雅典娜現在到底是死還是活,所以陳天的身份也就成為了那些人茶餘飯後討論的事情,有些人說陳天是個非常厲害的綁匪,也有些人認為陳天是獵魂組織的殺手,現在雅典娜已經死了,反正各種各樣的說法都有。

但是最後,這些人終於知道了真相。

陳天竟然是一位武道高手,而且三天之後還要跟鄭絕命決戰於鄭印山!

雖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陳天到底是誰,但是他們卻清楚鄭絕命是誰!

鄭絕命在Y國已經成名這麼多年了,被譽為是Y國武道第一人,能夠跟華夏的李太白起名,關於鄭絕命的留言那更是數不勝數,即便是Y國的國王都把鄭絕命視為貴賓,只不過隨著鄭絕命的年紀越來越大了,鄭絕命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的次數也就越來越少了。

但是鄭絕命依舊是Y國武者心中的信仰,鄭天師這個名號也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就是這樣一位大人物竟然主動挑戰一個綁匪,這件事放在普通人的眼中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所以很多人都能夠猜出來,這個陳天的身份背景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關於陳天身份的流言蜚語也就開始變的多了起來,但是他們可能不知道,此時的陳天正偽裝成了一個正常人生活在他們的身邊,有很多次陳天都能夠聽到Y國人議論自己的事情! 大部分人在知道了陳天要跟鄭絕命決戰於鄭印山之後,全部都當成是一場熱鬧去看,畢竟這些人只不過就是一些普通人而已,他們根本就不懂武道中的事情,也不清楚鄭絕命在Y國的武道到底代表著什麼。

但是如果是放在那些武者的眼中,那就不一樣了,因為這些武者大部分都只不過就是聽說過鄭絕命的名字而已,但是這些人卻從來都沒有機會親眼看見鄭絕命親自出手,在他們的眼中陳天這件事就是他們向鄭絕命學習的最好機會,所以即便他們都知道可能會被大戰所影響,他們也會選擇去觀看陳天跟鄭絕命之間的戰鬥。

「沒想到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一個能夠讓鄭天師出手的人,就是不知道這個陳天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讓鄭天師親自出手!」

雖然大戰還沒有開始,但是鄭印山的山腳下已經聚集了很多的武者,這些武者都是在等待陳天跟鄭絕命之間的那場大戰。

在他們的眼中鄭絕命已經是堪稱無敵的存在了,這麼多年了,即便是碰到了有人挑戰鄭絕命大部分也都是鄭絕命的弟子出手。

但是能夠讓鄭絕命親自出手的人還是非常少的,甚至最近十年的時間內,根本就沒有人值得鄭絕命親自出手。

「你們可能不知道呢吧,這個陳天可不是什麼普通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脫凡境的武者輕聲感嘆道。

「你的意思是這個陳天也是個非常厲害的大人物?」

眾人聽到這句話紛紛產生了好奇心,直接圍在了剛才說話的那個武者身邊。

「這個陳天據說是華夏江南省武道聚會的冠軍,殺死了好幾個李氏宗門的弟子,即便是李氏宗門的長老李秋泓都不是這個陳天的對手,所以鄭天師才會親自出手的……」武者淡淡沖著眾人說道。

「沒想到這個陳天竟然也是大有來頭啊!」

「如果不是大有來頭,人家鄭天師怎麼可能親自出手呢,而且我聽說這個陳天好像一個人在面對獵魂組織四位高手的時候,還能夠不落下風,現在整個華夏武道也就只有李太白能夠跟這個陳天一戰了,所以鄭天師到底能不能打敗這個陳天還真的說不定呢!」

武者繼續說道。

眾人聽到這句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心中非常的不可思議。

畢竟在場的這麼多人也都是武者,他們雖然在Y國,但是也聽說過李太白的名號。

「你說的那個李太白可是當初打敗鄭天師的李太白?」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老者低聲詢問道。

「沒錯,當初鄭天師就是輸給了這個李太白所以才會選擇來到咱們Y國的,鄭天師這輩子好像就輸過那麼一次,這也是鄭天師的心結!」武者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說的你這個陳天既然能夠跟李太白起名,那說明這個陳天可能確實是有些真本事的,要不然也不會被鄭天師如此的器重!」

老者緩緩說道。

眾人在聽到了老者跟武者說的這些話以後,臉上的表情也都發生了變化。

因為之前這些人原本以為鄭絕命這場大戰肯定是必贏無疑的,但是當他們聽到了陳天的事迹之後,心中的想法也發生了改變。

當然了雖然有些人擔心,但是大部分心中還是非常自信鄭絕命能贏的。

畢竟鄭絕命可是Y國武道第一,身份根本就不是陳天這種少年能夠比得了的。

「我覺得就算那個陳天在怎麼厲害,那也是白扯!」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壯漢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沒錯,鄭天師那是什麼人啊?雖然陳天能夠跟李太白起名,但是當年鄭天師輸給了李太白,現在可不一定會輸給李太白的……」

「我覺得也是,鄭天師就算是實力不如陳天,但是鄭天師手中的法寶無數,到時候想要打敗這個陳天那豈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咱們還是別在這裡杞人憂天了,鄭天師既然有信心去挑戰陳天,那絕對是有必贏的把握!」

其他人也紛紛跟著附和著。

此時在鄭印山的山腳下已經聚集了上千人,這些人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Y國武道出名的武者,他們這麼早過來也只不過就是想要佔據一個好位置,親眼觀看陳天跟鄭絕命之間的這場曠世大戰。

之前眾人對於勝負的概念還並不是很重,但是當他們知道了陳天的身份之後,心中對於這場大戰的也就更加的期待了。

……

另一邊,陳天所在的酒店內。

陳天跟隨段輝周雪琪秋雅等人吃過了晚飯,然後回到了房間當中商量著明天準備去什麼地方玩。

「陳天,你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啊?咱們明天去哪裡玩啊?」

雖然Y國的景點還是非常多的,但是畢竟他們出來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現在眾人都非常的糾結,去了這個就沒有辦法去那個了。

「那個什麼,明天我可能不能跟你們一起去玩了,我要去見一個朋友!」

陳天輕聲沖著段輝說道。

「又去見朋友啊?你這個到底是什麼朋友啊?」

段輝語氣不解的沖著陳天問道。

「是我小時候的一個好朋友,聽說我來Y國以後非得要跟我見一面,所以明天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估計晚上的時候我就能回來了!」陳天淡淡說道。

「那行吧,既然陳天要去找他的朋友,那就咱們幾個去吧!」段輝無奈回了一句。

而秋雅則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你那個朋友在什麼地方啊?用不用我們陪你過去啊?或則是把你的朋友喊到我們這裡也行啊!」

「算了,你們好不容易來Y國一次,還是不要浪費你們的時間了!」

陳天語氣平靜的說道。

秋雅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猶豫了一下之後沒有多說什麼,開始跟段輝等人商量起了明天的路線。

最後眾人決定去Y國一個非常出名的賭場玩玩。

確定好了明天的路線之後,眾人也就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然後準備休息去了。

陳天一直都安靜的坐在沙發上面,他準備等到所有人都休息了之後在離開,因為如果是明天早上離開的話,陳天擔心被段輝等人發現。

凌晨十二點。

秋雅終於洗完了澡,換上了睡衣,然後回到了卧室裡面。

陳天看見秋雅回到了卧室之後,直接將那幅畫卷拿了出來,邁著步子準備離開房間。

但是就在陳天剛剛打開房門的時候,秋雅突然從卧室裡面走了出來,看著正準備離開的陳天輕聲問道:「陳天,你要去幹什麼啊?」

「你怎麼還沒有休息啊?」

陳天扭頭看了秋雅一眼,輕聲問道。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我一直都在盯著你,我知道你今天晚上要走……」

秋雅淡淡回了一句。

「你是怎麼知道的?」

陳天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問道。

「直覺,女人的直覺!」

秋雅淡淡一笑,然後走到了陳天的面前,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輕聲說道:「你現在要是跟我說實話你要去哪裡,我就不告訴段輝他們,否則我就把你今天晚上要離開的事情告訴他們……」

「你確定你想要知道是嗎?」

陳天輕聲沖著秋雅問道。

「我當然想要知道了,要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等你這麼長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