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薇怕是要氣的吐血了。

……

一周后——

雪薇給封景打了一通電話,說自己打算回國的事情。封景心裡也有點著急了,這都過去將近五個月了,雪薇花了他不少的錢,卻沒見到一點成效。他不是開慈善的,是唯利是圖的商人。本來就打算跟雪薇說,如果再不給他最新的進展,那就等著付出代價吧。

這通電話打過來,封景自然答應了。

「封先生,等我回國時,會給你一個驚喜哦~」

「好,我拭目以待。」

……

慕家老宅。

妞妞為了讓父親先接受書瑤的存在,千方百計的拉著他,私底下去見喬崢和寶寶。慕洛琛從最初的冷臉、冷言,漸漸地出現了鬆動。但始終沒有答應,接納這個孩子的事情。

情深入骨:霸道老公,放肆愛 妞妞不由得有些氣餒。

喬崢勸她:「別著急,咱們慢慢的來。」

「可是……看著寶寶一天一天的長大,我怕她將來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妞妞從出生下來,就跟親生母親分開了,一直生活在『單親』的氛圍中,雖然安墨卿將她保護的很好,但總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陪伴在她身邊,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有些傷人的話,就會湧入小孩子的耳中。

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將來也遭受跟她同樣的經歷。

養兒方知為人父母的難處,妞妞越喜歡自己的女兒,越害怕不能給她想要的生活。

喬崢抱著妞妞說,「誰敢欺負我們的寶貝女兒,那我就去狠狠地揍他。清歡,你放心,我會好好地保護你們母女倆的。」

「嗯。」

妞妞點了點頭。

喬崢為了讓妞妞開心,轉移話題道:「不如,今天我們帶著瑤瑤,去公園裡逛逛吧。」

彼時陽光正好,到處鮮花盛開,是適合出遊的好日子。

妞妞點頭答應了下來。

將書瑤放到了嬰兒車裡,喬崢又準備了紙尿褲、濕紙巾、奶瓶、奶粉……等一系列的東西,一家三口總算出發了。

正值盛夏,公園裡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空氣格外的涼爽,時不時地吹來一陣風,令人舒暢到了極點。

妞妞看喬崢額頭上滲出了汗水,笑著幫他擦去。

喬崢說:「辛苦了。」

「你照顧寶寶才辛苦呢。」自己做的這點事情,比起他做的,又算得了什麼呢?

兩人互相體諒對方,格外的和諧。

沿著公園走了大半圈,最後停在了一塊草坪上。

喬崢把書瑤抱出來,放在毛毯上,任由小傢伙滿地爬。

他跟妞妞則坐在一旁,看著小丫頭鬧騰。

……

而就在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時,一輛車子緩緩地駛入了公園。車裡的人看到坐在草坪上的妞妞、喬崢,以及爬在草地上的小孩子,臉上露出了意外的神情。

妞妞在這裡幹嘛?

還有她旁邊的那個大男孩是誰?

「司機,停車。」

車子緩緩地停了下來,坐在後車座的人,從車中走了下來。

一步步的朝著妞妞和喬崢走了過去。

「清歡?」

聽到熟悉的聲音,妞妞的身體瞬間僵硬,不敢置信的回頭看向自己的後方。

喬崢早就注意到了來人,但沒想到她是跟清歡認識的。

看到妞妞回過頭的剎那,來人笑著說:「真的是你呀,我還以為我看花眼了呢。這位是你朋友嗎?」 「溫姨,你怎麼在這……」妞妞有些無措的問。

「我過來跟你容叔一起爬山呀。他最近身體不怎麼好,醫生叮囑多運動運動呢。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了你們。」溫如意忍不住打量喬崢,這小夥子長得可真俊,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看他剛才跟妞妞的舉動親昵,八成是有意思吧?妞妞這丫頭害羞,有了心上人,也不知道跟家裡人說。慕家的家風又不是保守到,不能接受女兒戀愛的程度。

喬崢看向妞妞。

妞妞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該怎麼介紹喬崢的身份。

倘若自己跟溫如意說,喬崢是她的男朋友,書瑤是她的寶寶,只怕下一刻,母親就能得到消息殺過來。

她不能說。

可是,撇清了跟喬崢的關係,他內心也會受傷吧?

妞妞真的很不希望,喬崢受到半點傷害。

隨著她的沉默,溫如意的臉上漸漸地出現了困惑。

喬崢眼裡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善解人意的解釋道,「清歡,這是你阿姨吧?」

沒等妞妞回答,溫如意主動自我介紹道:「對,我是清歡的阿姨,你可以跟著她,一起稱呼我溫阿姨。」

「溫阿姨,你好呀,我是喬崢,很高興認識你。」喬崢禮貌的伸手。

溫如意拉住喬崢的手,熱情的說:「喬崢,真是個好名字。你家在哪裡呀?今年多大了?家裡都有什麼人呀?」

妞妞:「……」

喬崢也聽出來,溫如意在打探自己的家底,忍住笑意回答:「我家在帝都,再過兩個月就十八歲了。我家父母雙全,爺爺奶奶都健在,不過沒兄弟姐妹,只我一個獨子。」

獨子好啊,省的兄弟姐妹之間起衝突。

溫如意滿意的點頭,用看未來女婿的目光,不停地在喬崢身上梭巡。

妞妞走上前說,「溫阿姨,你不是要跟容叔叔,一起去爬山嗎?趕緊去吧,別讓榮叔叔久等了。」

「好,我這就過去了,你們慢慢聊。」

溫如意的注意力,都被喬崢吸引了過去,倒是忘記了,旁邊還有個小屁孩在。

……

待溫如意走遠了,妞妞耷拉下腦袋,抱歉的說:「對不起。」

剛才,面對自己的親人,她沒有鼓起勇氣,介紹喬崢是自己的男朋友。

喬崢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說:「傻瓜,說什麼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我知道,你還有顧慮。沒關係的,我可以等,等到咱們能攜手,光明正大的走到彼此父母跟前。」

「嗯。」

妞妞低低的應了一聲,眼圈泛起了紅光。

喬崢按著她的後背,一把把她摟到了懷裡。

……

溫如意跟容子澈碰面了,把自己看到妞妞跟喬崢處在一起的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最後感慨道:「你看現在的孩子,一個一個都長大了,咱們也老咯。看著他們滿懷春情的模樣,我真的很羨慕。」

容子澈挽著妻子的手,說:「你羨慕什麼?是我沒給你足夠的愛嗎?」

「切~你都要老掉皮了,哪裡能跟小鮮肉比的上?」溫如意一臉嫌棄。

容子澈樂呵呵的湊近妻子的臉頰說,「那等今晚回去,我讓你看看,我比不比得上那些小鮮肉。」

明白他這句話里的深意,溫如意臉頰上悄然浮起了一抹紅暈。

「老不正經。」

嗔怒了他一句,溫如意甩開他的手,徑自向前跑了。

容子澈不緊不慢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

跟溫如意撞見了,妞妞也沒心思再在公園待下去了。跟喬崢說了聲,兩人折回了酒店。在酒店裡,陪著喬崢和書瑤,直到傍晚,妞妞這才回家。

剛踏入客廳里,便看到葉簡汐在客廳里,盯著蓁蓁和菁菁做作業。

妞妞走上前,喚了一聲:「媽。」

葉簡汐抬眸,看到了妞妞,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一個多小時前,如意給她打電話,說碰到了妞妞的事情,一併提了下,還有個年輕的男孩跟妞妞相處的很好。

葉簡汐不反對妞妞談戀愛。

事實上,只要不碰到顏溪那樣的人,不管妞妞要找窮的、還是富有的,她都沒有意見。

「回來了呀,今天玩的開心嗎?」

「嗯……挺開心。」妞妞知道,母親肯定從溫如意那邊得到消息了。她們倆是最好的閨蜜,根本沒有秘密。自己想不讓母親知道消息,那完全可以跟溫如意提前打聲招呼,讓她別告訴母親。可她沒有阻攔,是因為……她想將喬崢慢慢的介紹給自己的家人。

葉簡汐按捺下心頭的激動,拉著清歡走到了一旁,問:「清歡,那男孩子怎麼樣?」

葉簡汐問了溫如意,對方是誰。

溫如意非得故弄玄虛,讓她自己問清歡。

沒辦法,自己只能過來套清歡的話了。

「很好,他是我見過最好的男孩子。」妞妞猶豫了下,說:「媽,你不介意我交男朋友嗎?」

「當然不介意了,女兒長大了,總該有自己的另一半。媽相信你的眼光。」葉簡汐輕撫了下頭髮,說:「清歡,只要認定了那人,媽媽一定會支持的。」

妞妞聽到這話,臉上綻出了燦爛的笑容。

她很想告訴母親,書瑤的存在。

但對上母親略微濕潤的眼睛,還是將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算了……

等以後,再跟母親說吧。

能讓母親接納喬崢,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別再刺激她了。

葉簡汐又道,「改天,你把他領到家裡。我跟你爸,幫你好好地看看。」

「嗯,我會跟他說的。」妞妞道。

「那男孩帶你去見過他的家人嗎?他家裡人怎麼說的?對你滿意嗎?」葉簡汐問到後面,其實根本沒想其他的答案,在她眼裡,自己的女兒是頂好的,配總統都不為過,更別說只是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了。

妞妞猶豫了下,回答:「暫時還沒。」

「這樣啊……」葉簡汐略微失望,「不過也沒關係啦,你們現在感情尚淺,等以後進一步了,再去見家長也不遲。」

「嗯。」

妞妞點了點頭。 慕洛琛回到家裡,便聽到葉簡汐說,妞妞交了男朋友的事情。看了眼站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妞妞,慕洛琛心頭不是不惱怒,妞妞不跟自己商量,便擅作主張告訴簡汐,她跟喬崢交往的事情。但既成事實,自己再責怪,又能改變什麼呢?

慕洛琛不動聲色的說:「哦?是嗎?那挺好的,就是不知道這喬家的人,好不好相處。」

「只是男女朋友,幹嘛在意那麼多?」

葉簡汐本來也想多打探一下喬崢和喬家的事情,可轉念一想,又覺得兩個人都還是孩子呢,未必會走到最後。

那麼早打聽喬家的事情,對他們的感情不怎麼好,便忍了下來。

慕洛琛說,「我只是擔心,清歡遇人不淑。」

「我相信女兒的眼光,你就別那麼擔心了。」葉簡汐勸慰道。

「嗯,我知道了。」

慕洛琛淡淡的說了一句,沒再提喬崢的事情。

妞妞見父親的反應冷淡,明白他在怪自己,心裡有些難受。但她不後悔,向母親坦誠喬崢的事情。喬崢為了她,能跟自己的母親決裂,自己又為喬崢做過什麼呢?倘若,一直瞞著家裡人,讓喬崢躲在暗處,那她也配不上他的喜歡。

更重要的一點是,上次顏溪闖入家中的事情,實在太讓她心慌了。

她急於跟喬崢確定關係,就是為了抓住一些實質性的東西。

她真的很怕。

自己跟喬崢的關係會因為顏溪,走向糟糕的境地……

……

吃過晚飯,妞妞沒有急著回自己的房間。因為她知道,父親肯定有很多話,要跟她講。坐在客廳里,耐心的等著父親。

終於在九點鐘——

慕洛琛陪完妻子,走到客廳里,冷臉對妞妞說:「你跟我出來一下。」

妞妞起身,跟上了他的腳步。

走到慕家老宅外,慕洛琛對妞妞說,「清歡,爸爸一直為你驕傲。覺得你明事理,可今天你做的事情,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你是不是打算,先跟你媽介紹喬崢。等她接納了喬崢,你再把孩子的存在,告訴你媽?」

「對不起,爸……」

妞妞頷首,向父親道歉。

慕洛琛道,「不用跟我說對不起。你現在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我這個做父親的,管不住你了。你以後想怎樣就怎樣吧。至於你媽會不會發病、傷心……這些,我都不管了……」

話到最後,他的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