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翔臉色如常,突然咧嘴一笑!

「不是我的,是你的」

「用你的命換陳柏的命」

高翔此言一出,眾人瞬間驚掉一地下巴,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高翔哪裡來的自信。

哈哈——

金甲巨人突然哈哈大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他覺的高翔莫不是還沒清醒,再說糊話吧。

「高老師怎麼了,不會得了妄想症吧」

小波輕聲詢問身邊的眾人,眾人也是一臉懵逼。

「別說話,好好聽著,等待指令吧」

龍哥壓下內心的疑惑,安撫眾人道,其實,他也不知道高翔怎麼突然來句這樣的話。

這都唱的哪一出啊!

高翔不管別人的臉色,靜靜的等待著,良久,說道:「金甲,我看出來了」 金甲巨人突然停止大笑,面色複雜的看著高翔:「你看出來了?」

「是的,我看出來了」

高翔點點頭,自通道。

「那你這交易不公平」

金甲巨人輕聲嘆道。

「怎麼不公平了?」

高翔揚起下巴,盯著金甲巨人的眼睛。

金甲巨人同樣盯著他的眼睛,說道:「陳柏的命在我手中,而我的命卻不在你們手中」

「其實這個交易很公平,說白了就是一命換一命」

高翔臉色如常,淡淡說道。

「現在的情況是,陳柏實實在在的在我手中,我可以隨時要了他的性命,甚至說不好我也可以在剩下的時間裡,把你們都擊殺掉」

金甲巨人有些瘋狂的舔了舔嘴唇,他默默統計了下內力,金甲天神的狀態最多還能堅持三分鐘,三分鐘,想越過千米擊殺眾人,也不是不可能。

但卻太冒險了,因為眾人不是死靶子,不會等著讓自己擊殺,一追二趕,時間根本耗不起。

但他依然面露瘋狂,正所謂輸人不輸仗,他必須保持強勢,這樣才能在這場交易中博個好價錢。

「你不會這樣做的,金甲天神華西虹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仗」

高翔自通道。

「況且,你很怕死!」

高翔盯著金甲巨人,突然咧嘴一笑。

金甲巨人神色不變的盯著高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還有兩分鐘!

眾人看著兩人對持,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兩人的談話暗含深意,他們聽的雲里霧裡感覺。

「我明白了」

寧王居然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道。

「你明白什麼了?」

眾人詢問道。

「他們說的看出來了,你們知道是啥意思么?」

寧王環顧四周,突然神秘兮兮的問道。

眾人聞言,紛紛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不對都不對」

寧王打斷七嘴八舌的眾人,接著說道:「我覺得應該是華老師的金甲天神狀態快要消耗殆盡了」

「你們看,他現在是坐著和高老師談判的,要知道,談判雙方,處在高地勢的一方往往比處在低地勢的一方更有優勢,這就是心裡和氣勢壓制,他沒有理由放棄這個優勢,所以,肯定是內力快要消耗完了」

「你是說?」

「對的,金甲天神快要不行了,他的人類狀態打不過高老師,而這點,恰恰是高老師的優勢,所以高老師才會有這個自信」

「貌似有道理的樣子」

眾人聞言,覺得寧王分析的還是挺有道理的,華老師不可能永遠保持金甲天神的狀態,他的第二狀態是靠內力支撐的,而內力的量卻是一定的,如果內力消耗乾淨,他只能回到人類狀態。

只是回到人類狀態的他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金甲天神了!

「好傢夥,裝的可真像」

眾人看著佯裝無敵姿態的金甲巨人,暗暗讚嘆不已。

金甲巨人盯著高翔,面色複雜,眾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其實他的內心也在暗暗著急,他在等高翔再說一遍讓他放了陳柏,這樣他就可以順水推舟的放了陳柏,然後變回人類狀態,從而不會暴露他已經耗盡的事實。

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內力快要耗盡了,但卻不知道何時會耗盡,這個時間差如果利用的好,他的優勢又可以多一層保障。

但高翔也在等他回話。

高翔顯然也是深韻談判之道,他清楚的知道華西虹的人性,華西虹不做沒有把握的事,而且貪生怕死,哪怕時隔多年,華西虹已成為盤古中的戰神之下第一人,但,人性的弱點是不會改變的。

他知道,最後,金甲一定會妥協!

還有一分鐘!

「不能再拖了!」

金甲巨人內心暗道。

他伸手將陳柏放到地面上,盯著遠處的高翔,吐出一口濁氣。

「我可以放了陳柏,但我有一個要求,你們必須答應,不然,我生吞了他」

金甲巨人的聲音如雷鳴般在天空炸響。

高翔聞言挑了挑眉,內心暗喜,他知道,華西虹妥協了。

高翔面無表情,淡淡道:「什麼要求?」

「把你們挖出來的金鱗石給我,我立馬放了陳柏,沒得商量」

金甲巨人孤注一擲。

「好」

高翔想也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華西虹要金鱗石,眾人腦海中立馬出現一個通天徹地的金甲天神。

「高老師莫不是不知道金鱗石的功能吧」

機械師小波輕聲嘆道。

周興龍急忙瞪了他一眼,暗暗摸了摸懷中的金鱗石,立馬將不舍的情緒熄滅,內心暗道:什麼時候了,一塊破石頭還能比一條命值錢。

高翔向下伸出手掌,說道:「把金鱗石拿來!」

周興龍立馬將金鱗石掏出放在他的手掌中。

高翔抬手手掌,掂量一番,笑著搖搖頭,抬眼看向金甲:「你準備靠外力晉級么?不知道你的身體能不能承受的住」

「這個不要你管」

金甲巨人盯著高翔手中的金鱗石,一陣眼熱。

「呵呵,金甲,枉你一世英名,哎~」

高翔搖頭輕嘆,抬手將金鱗石擲向金甲巨人。

金甲巨人猛然起身,伸出手掌穩穩的接住金鱗石,他攤開手掌,看著手中發光的小小金鱗石,興奮的舔了舔嘴唇。

「太好了,不枉此行」

金甲巨人看了高翔一眼,握緊金鱗石,突然咧嘴一笑:「我剛才就應該打死你」

高翔微微一笑,雙手交叉卧與胸前,笑道:「你再不走,我會打死你。」

金甲巨人哈哈大笑,冷冷的看了眾人一眼,一瞬間,光芒消失,金甲巨人又變回了華西虹的模樣。

「一世英名又如何,等我成王,爾等敗寇,歷史還不是我來書寫」

他神色複雜的看了陳柏一眼,轉身離去。

「呼~」

直到華西虹走出很遠,高翔臉上的微笑慢慢消失,他突然吐出一口濁氣。

「不知道我這次做的對不對」

「哎,下次,恐怕要面對更加恐怖的金甲巨人了!」

高翔恢復常身,回頭看了眾人一眼,眾人頓時不語,紛紛看向他。

高翔眉頭微皺,板起臉龐,淡然道:「還不快去救陳柏」

「哈哈,救柏哥」

王遠催動內力,運輸機呼嘯而過,很快來到陳柏身邊,眾人魚貫而出。

「高老師,你真帥!」

寧王跑到運輸機邊緣,不忘回頭對著高翔吼了這句話。

「高老師,真棒」

「高老師,你是我的偶像」

「高老師,無敵」

……

下一刻,空中紛紛飄來讚美高翔的話語。

高翔看著眾人,板起的臉龐突然笑了:「如果是戰神,戰神也會這樣做的。」

「不過這次丟人丟大發了」

高翔無奈的搖搖頭。

「為什麼我會覺得開心?」

「呵呵~」

高翔內心一陣火熱,這種被認可的感覺,讓他很興奮。

他看向遠處,壓下內心的興奮,內心暗暗道:「十倍的戰力,也不怕身體撐爆」

很快,眾人聚集在陳柏身旁,陳柏拄著光刀,依然自信的看著眾人。

「柏哥,你還好吧!」

王遠走過去想攙扶陳柏。

蓮蓼見狀立馬將他拉開,說道:「這個時候不宜碰他,讓我們醫師來。」

眾人暗暗心急,但也知這時候只能聽醫師的,陳柏受傷太重,而且最重的是內傷,這時候觸碰他只會破壞他身體的平衡,加重傷情。

幾位醫師頓時將陳柏圍在中間,釋放自己的中和性內力為陳柏查看傷重。

陳柏環顧四周,對著走來的高翔微微點頭,最後看向身邊的王遠:「戰士,是無敵的!」

吐出這句話,陳柏彷彿失去了全身的力氣,身體瞬間向後倒去,幾位醫師眼疾手快,將他的身體托起。

蓮蓼伸手探向陳柏的鼻息,鬆了一口氣,對著眾人說道:「沒事,昏過去了」 王遠內心巨震,瞪大眼睛突然呆立在原地,眼淚不爭氣的嘩嘩流淌。

眾人不明所以,但他卻知道陳柏這句話的含義。

在飛船上,他和宋智貴曾經因為力飛他們強當老大的事而不爽,和陳柏,葫蘆提議去將老大的位置搶回來。

但那時,陳柏和葫蘆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認為誰做老大都行,陳柏還讓他們保持平常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那時候,他的內心極度不爽,他看不慣力飛等人蠻橫的樣子,但卻又奈何不了力飛幾人,內心暗暗憋了一口氣。

後來鳴石將宋智貴重傷,他更是怒火中燒。

這口氣他一直沒發出,後來與獸群對戰,他憑著這口氣,殺了很多野獸,那時,眾人都驚嘆他的勇猛,其實,他是在和騎士幾人暗暗較勁。

再後來,面對恐怖颶風時,他動搖了,他認為人類的戰力在厲害,能有大自然的威力強大么?

他看到神之界的恐怖防禦,他覺得戰士可能並不是自己的最終選擇,也許他應該選擇其他的道路,比如科技!

他曾經喝醉在和眾人交心時吐露他不想當戰士的想法,當時眾人都喝多了,大家一笑而過。

這些,看來陳柏都知道。

陳柏不善言辭,可能是沒有想到怎麼開導他,以至於他的內心一直有個結。

陳柏曾經和他說過:「看戰神就知道哪個兵種最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