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面的黑衣人持劍攻擊過來。

蘇櫟快速的揮動幻影神鞭,幻影神鞭快速的纏住對方的劍,又快速的反擊飛回黑衣人的身體裏。

黑衣男子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瞬間倒地身亡。

而就在這時,蘇紫陌的身後,又出現了十幾個黑衣人。

躲在暗處的粉衣女子一看,心裏瞬間擔心起來。

蘇櫟已經感應到身後的殺氣。

他手中的幻影神鞭宛若靈蛇,更快的出擊,每次一出擊,對方必見血。

蘇紫陌回頭一看,這些混蛋,是想置他們母子於死地嗎?

不過,櫟兒的修爲,已經是玄靈階的修爲了。

對付這些人應該不成問題。

蘇紫陌之前很擔心,這一刻反而沒有那麼擔心了。

就在蘇紫陌冥想之際,兒子已經殺了十幾個黑衣人,只有帶頭的那名男子還活着。

而那帶頭的黑衣人,他也沒有料到這慘敗的結局,他認爲必勝的結局,會發生如此逆轉。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這蘇櫟居然如此殺伐果斷,沒有任何拖泥帶水,殺人如殺雞。

蘇櫟面色冰冷,如同地獄來的魔鬼。

他猛的轉身,他身後的黑衣人見到如此恐怖的蘇櫟。

瞬間被震懾心神,尤其是躲在暗處的粉衣女子更是驚恐萬分。

這是什麼階的修爲?

簡直是太厲害了!

而蘇紫陌這會背對着那名帶頭的男子。

那男子一看,瞬間覺得機會來了。

他隱藏自己的氣息,緩緩的靠近蘇紫陌。

蘇櫟專注着眼前的黑衣人,倒也沒有忽略身後還有一個。

暗中粉衣女子一看,咬了咬脣,再怎麼說也是自己喜歡了半年的男子,終究是見不得他傷心。

總裁,你好狠 她快速的飛身出去,在黑衣人出手攻擊蘇紫陌的瞬間,她快速的出手阻擋住黑衣人的劍。 “錚……”的一聲。

蘇紫陌只覺得耳朵疼得厲害。

“孃親,你怎麼樣?”

“娘,孃親……”粉衣女子小嘴微張着看着蘇櫟。

就連同黑衣男子也是驚訝的不可置信!

“櫟兒,孃親沒事,還好這位姑娘及時出現。”

蘇紫陌看着眼前震驚的小姑娘。

蘇紫陌微微一笑,一臉感激:“謝謝你,小姑娘!”

粉衣女子只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

這樣絕美的一個女子,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左右,怎麼可能?就有這麼大的兒子。

看着紅衣女子沒有反應。

蘇紫陌微微蹙眉,問道:“姑娘,你沒事吧?”

粉衣女子快速的回過神來,快速的搖了搖頭,“我……沒事!”

他的目光依然聚集在蘇紫陌那張絕美的臉上。

這是她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美的令人窒息。

那膚若凝脂肌膚,彈指可破,那雙又水又亮的眼眸,彷彿會說話一樣。

“孃親,還有三個黑衣人,櫟兒一會就能把他們給殺了。”蘇櫟怒不可止,堅決不放過想傷害他孃親的人。

剩下的三個黑衣人一聽,害怕的往後退。

就連那個帶頭的黑衣人,也不敢再上前一步。

這蘇櫟的修爲,簡直太恐怖了,他已經快到神玄期八階了,依然不是他的對手。

蘇紫陌一聽,快速的拉住兒子。

“櫟兒,放過他們吧!給他們一點教訓,他們下次若在犯,再殺他們也不遲。”

蘇紫陌不想兒子手中沾滿血腥。

畢竟欠下的債都是要還的。

“滾!”蘇櫟冷聲吼道。

四個黑衣人如接到特赦令一樣,快速的從四面八方飛走。

“孃親,可有傷着?”蘇櫟快速的檢查了一遍孃親的身體。

看到孃親毫髮無損,他才安心。

“櫟兒,孃親沒事,這姑娘及時出現,擋住了那一劍,孃親沒事的。”

說完,蘇紫陌目光又看向依然呆愣的粉衣女子身上。

蘇紫陌再次感謝道:“姑娘,謝謝你!”

粉衣女子吞了一口口水,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你們……你們真的是母子?”

“啊!”蘇紫陌被她的問題問得微微一愣。

隨即!

她微微一笑:“姑娘,你真會說笑,我兒子還能是假的?”

“孃親,我們走。”蘇櫟仔細看了一下你的容貌。

這女孩經常在暗中看着他,已經有好幾個月了。

在他心裏,她動機不純。

蘇紫陌快速的拉住兒子,“櫟兒,你等一下,這位姑娘救了孃親,你得給人家道個謝才行。”

“多謝!”蘇櫟冷冷地道。

聽到那冰冷的聲音,粉衣女子莫名的傷心起來。

“少主,我叫南宮黎……”

“本少主又沒有問你名字。”蘇櫟冷冷地她打斷他的話。

“櫟兒。”蘇紫陌不悅的拍了拍他的手。

“櫟兒,不可以這樣說話。”

蘇紫陌看向粉衣女子,笑着解釋道:“南宮小姐,我兒子脾氣就是這樣,南宮小姐不要在意。”

南宮黎委屈的點了點頭:“夫人,我知道少主的脾氣,我已經跟蹤他半年了。”

南宮黎絲毫不隱瞞地說。 蘇紫陌:“……”

額!!!

這是什麼情況?

她跟蹤櫟兒半年了,她爲什麼要跟蹤櫟兒?

蘇紫陌想了想,儘量將聲音放柔:“姑娘,你跟蹤我兒子幹什麼?而且還跟蹤了半年。”以櫟兒的修爲,一定知道她在跟蹤他,難怪兒子沒有什麼好臉色。

蘇櫟剛好也想知道這個問題,他跟蹤自己半年,想要幹什麼?

南宮黎快速的看了一眼一臉冰冷的蘇櫟。

咬了咬下脣,突然看向蘇紫陌,鼓起勇氣說道:“夫人,我喜歡少主,我想嫁給他。”

“啊!”這下輪到蘇紫陌瞠目結舌了。

跟蹤了兒子半年,是因爲要嫁給兒子。

不過這可是好事。

這女孩也挺大膽的,能在大街上說出想要嫁給一個男子的話,在這個世界裏,不是每一個女子都能做到的。

“孃親,我們走。”蘇櫟一聽,心裏絲毫不在意。

在他的心裏,他從未想過要娶妻生子。

他每天忙着打理生意,哪有時間結婚生子?

“櫟兒,等等……”蘇紫陌快速的拉過兒子。

“孃親……”蘇櫟有些無奈的看着孃親。

孃親不會想讓他娶這不懂矜持的女子吧?

“櫟兒,我們不急的。”

蘇紫陌快速的拉住兒子,得把事情弄清楚再走,這回來了兩天,兩天都遇到有女孩子說要嫁給她的兒子,這讓她心裏挺激動的,她這兒媳婦也不愁了。

蘇紫陌突然笑眯眯的看着南宮黎,“南宮小姐,你今年幾歲了?”

南宮黎一聽,快速的出聲:“夫人,我今年已經滿十六歲了。”

“哦!”蘇紫陌點了點頭,是到了可以許配人家的年紀了。

不過在她看來,還是年紀太小了。

南宮黎看着一臉和善的蘇紫陌,說出自己心裏的想法:“夫人,我真的很喜歡少主。”

說完,她偷偷的看了一眼蘇櫟。

可蘇櫟面無表情,感覺她說的話就像玩笑話一樣。

“孃親,哪有女孩子在大路上碰到一個男子,就說我喜歡他,依櫟兒看,這姑娘腦子有問題。”

在蘇櫟的心裏,他確實是這樣覺得的。

南宮黎一聽,瞬間絕望了。

自己跟蹤了他半年,在他的眼裏,自己成了有病的女人了。

隨即,她快速地搖着雙手解釋道:“不,不,少主,我腦子沒病,你可以查一下,我是皓月國是南宮王的女兒,一年前隨父親回了京城,現在已經定居在京城了。”

被他認爲她有病,此刻,她的心情可以說難以言表。

有很多想解釋的話,卻發現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蘇紫陌一聽,快速的教訓兒子:“櫟兒,你說話這麼直爽,會傷害到南宮小姐的心的。”

“孃親,櫟兒只是想讓她認清事實而已。”

蘇櫟對不喜歡的事和人,也不會給任何的希望。

南宮黎快速地說道:“少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去看過了,我們兩個的八字很合的,我敢保證,我會是一個好妻子的。”

蘇紫陌微微震驚的看着她,這南宮黎挺厲害的,連櫟兒的八字她都有本事弄到手。 蘇紫陌想了想問道:“南宮小姐,你是怎麼拿到我兒子的八字的?”

這個尤其重要,如果她是經過不正當手段拿到櫟兒八字的,這她可得好好考慮一下這女孩的動機了。

“我讓我父王問太后娘娘要的。”南宮黎也不隱瞞,隱瞞沒好下場。

太后娘娘不住皇宮,一直住在茗月山莊。

就讓她一直很奇怪,可是問父王,父王也不知道原因。

“太后娘娘……?”蘇紫陌一時有些想不起來了。

“孃親,是默奶奶。”蘇櫟看着孃親迷糊的樣,知道她又放糊塗了。

豪門戀:情鎖深宅 “默娘!”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頭,她都忘記了,默娘還有那麼一個身份。

那也就不奇怪了,默娘是知道櫟兒的生辰八字的。

等等,蘇紫陌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這姑娘爲什麼要去合八字呢?

“南宮小姐,你……在選擇夫君的時候,都要先合八字嗎?”蘇紫陌微微頷首,她覺得不對勁的地方應該是在這裏。

睡了十年,這腦子都快生鏽了。

“嗯!”南宮黎快速的點了點頭。

“還真是呀?”

哎!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她這一輩人老嘍。

她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人都有些跟不上她們的觀念了。

蘇紫陌又溫和地對着南宮黎說道:“姑娘,謝謝你剛纔救了我,你若是沒事,可以到雲城來玩,我還有一個女兒,和你年紀差不多。”

南宮黎一聽,漂亮的大眼裏瞬間劃過一抹驚喜。

送君一個天下可好 “夫人,真的可以嗎?我真的可以到雲城去玩嗎?”

這樣的好事,正好可以讓她和少主多接觸。

花祭,愛情是毒藥 只要能和少主多接觸,他一定會發現自己的好的。

“可以呀!”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頭。

她覺得這南宮黎不錯,人也很直爽。

她喜歡這樣的女子,做兒媳婦也不錯。

蘇紫陌真的覺得時光荏苒,一轉眼,她都在選兒媳婦了。

“孃親,她本就動機不純,孃親怎麼還讓她去雲城。”蘇櫟一聽,不樂意了,非常的不樂意。

“你這孩子,瞎說,南宮小姐不過是喜歡你而已,人家哪有動機不純?”蘇紫陌不覺得這小姑娘動機不純。

“孃親……”蘇櫟無奈的喊道,但對於自己的孃親,他從來沒有脾氣。

“等一下,櫟兒。”蘇紫陌緊緊抓住兒子的手。

“南宮小姐,我們先走了。”蘇紫陌微微一笑,這才拉着兒子離開。

南宮黎站在原地,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她微微一笑。

在心裏說道:蘇櫟,你等着,本小姐一定會讓你做本小姐的夫君的。

過一會,她心裏感嘆連連。

好羨慕有這麼年輕的孃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