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怎麼才能放過我?」艾濃濃抬起頭,一開口說的話就差點沒把孟星辰給氣死!

她一開口就說要放過她,他倒是放過她了,那誰又來放過他?

孟星辰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怒氣沖沖地走到了艾濃濃的面前。

他高揚起了手,作勢要打她。

艾濃濃嚇得立刻就閉上了眼睛,她長長的睫毛顫抖個不停。

商途 可是她卻依舊站在原地,沒有躲開。

孟星辰的手在半空頓了半天,就是沒辦法落下。

最後握成了拳頭,放了下來。

他告誡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對她了,必須要改變態度。

孟星辰用盡量平和溫柔的語氣開口:「你為什麼想去美國?」

艾濃濃睜開了眼睛,看著面前俊美的男人,說出了她內心的想法,「我過得很不快樂,這裡有太多不好的回憶。我想要去新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

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說了那麼多,不就是覺得和他在一起不開心嗎?

孟星辰承認,一開始他們之間的確只是一場交易,他對她也不好。

可是現在他已經認清楚自己的心了,也已經在改變了。

為什麼她還是執意要離開?

到底是不甘心,孟星辰忍不住放下尊嚴問道:「我對你不夠好嗎?你就那麼想去美國?」

他對她好?

呵呵!

艾濃濃覺得他的好,她真的承受不起。

再說了,他們之間不是好不好的問題,是根本就不合適。

這些話她原本是不敢說的,可現在她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去美國,乾脆就趁著現在攤牌,全部說出來吧!

艾濃濃看著他,「我以前因為奶奶的手術費,才答應和你在一起。現在奶奶已經去世了,當然這不能怪你,我還應該謝謝你。

這一年多來你對奶奶的照顧,還有為奶奶辦好了後事,這些我都會記在心裡的。

只是去美國留學是我的願望,我希望你可以放我離開。」

看著孟星辰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艾濃濃很不情願的又加上了一句:「我去了美國之後,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的,你要是有空了,也可以來美國看我。」

當然這是假話,她一旦離開了,絕對會躲著孟星辰。

要是被他發現她帶走了他的種,估計連殺了她的心都有!

孟星辰此刻只覺得眼前的女孩如此的陌生。

她口口聲聲求著自己放過她,還說做什麼朋友?

他們之間還能做朋友?

她怎麼這麼天真!

相愛的人分手后永遠都沒有辦法做朋友,除非兩個人都不愛了,或者另一個人不愛了。

只要有一個人還在愛著對方,那就絕對不可能做朋友!

諸天紅包聊天群 艾濃濃口口聲聲要和他做朋友,一個不詳的預感襲上孟星辰的心頭。

難道艾濃濃從來都沒有愛過他?

孟星辰用近乎兇狠的語氣問道:「你愛我嗎?」

有那麼一瞬間,艾濃濃覺得孟星辰是不是瘋了?

他居然問她愛不愛他?

他那麼惡劣的對她,高高在上的孟總,永遠都只在乎他自己的感受。

想怎麼折磨就怎麼折磨她。

高興了就對她好點,不高興了就在她的身上刺個紋身。

這叫愛?

她怎麼可能愛他?

要真的說愛,她現在愛的只有肚子里和她血脈相連的寶寶。

艾濃濃直視著孟星辰眼睛,一字一句地說:「不、愛!」

四周的空氣突然詭異的安靜下來。

孟星辰的臉色冰冷得很怕,高高在上的孟總,原來還有得不到的東西?

要讓他就這麼放過艾濃濃,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艾濃濃儘管很害怕,還是鼓起勇氣說道:「希望你能讓學校恢復我的留學申請,這是我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我不想放棄。」

孟星辰忽然就爆發了,他抓住艾濃濃的手腕,「你的留學申請是我讓學校給你打回來的,沒有我的同意,你永遠都別想離開!你這輩子都只能呆在我的身邊!」

也不管艾濃濃的驚呼聲,孟星辰一手拉著她,一手將寬大的辦公桌上的東西統統都掃了地上,然後把艾濃濃給按在了辦公桌上。

高大的身軀壓了下來,將她的雙手舉過頭頂,低頭薄唇吻上了她那張說出傷人的話的小嘴!

「唔……唔……」艾濃濃很想讓他放過自己,可是嘴裡的話全都被他的唇-舌狠狠堵住,變成了斷斷續續的嗚咽聲。

這個吻持續了很久,孟星辰不帶任何憐惜,狠狠地咬著她的唇,撬開她的貝齒,兇狠的掃蕩。

直到兩個人的嘴裡都嘗到了鮮血的鐵鏽味,孟星辰才喘著大氣放開了她。

他撐著身體,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被吻得泛著紅暈的小臉,好言好語地說:「濃濃,別去美國了,你乖乖留在我的身邊,我會好好對你的。等你大學畢業了,我們就結婚,嗯?」

孟星辰自以為的深情,艾濃濃有那麼一瞬間的動搖,但是她很快就清醒了過來。

她肚子里還懷著他的寶寶,要是她留下來,那豈不是穿幫了?

肯定會被孟星辰給發現的!

到時候,有了寶寶的羈絆,她就更別想離開了!

去美國留學是她的願望,她還想給寶寶一個有尊嚴的生活。 艾濃濃的雙手抵在孟星辰的胸口,語氣有些不穩,可還是很堅定,「我不會和你結婚的,你就放過我好嗎?」

聽到艾濃濃的回答,孟星辰全身的燥-熱快速消退,腦子裡一片清明。

明明把她壓在身-下,和她緊緊地挨在一起,只要他稍微低頭,就可以吻上她。

可偏偏離得這麼近,心卻彷彿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感覺到了深情,而她卻從頭到尾都能保持理智?

他承認,剛開始的時候,他對她是不夠好,可現在他不都已經在改變了嗎?

而且他還承諾會和她結婚了啊!

在新孟氏集團成立之後,孟星辰現在的身價比以前翻了幾倍。

再加上他長相帥氣俊美,身邊也沒有緋聞,不知道有多少名門閨秀盯著他,想要聯姻!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主動投懷送抱,只求得到他的憐惜?

他對那些女人統統都沒有興趣,偏偏對一個不愛他的艾濃濃著了魔!

從來不曾有過任何感情經歷的孟星辰,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說服艾濃濃。

威脅?

沒用的。

要是艾奶奶還在世的話,艾濃濃或許還會屈服。

可艾奶奶已經不在人世了,他還能拿什麼來威脅她?

再說了,他已經決定要和她結婚了,以前的那些手段自然是不能用了。

想要她點頭同意嫁給他,就只能放**段,好好的哄哄她了。

孟星辰用盡量平和的語氣說道:「你覺得我哪裡不夠好,我可以改。或者是你想要我怎麼做,你都可以告訴我。」

艾濃濃心想,無論你怎麼改都沒有用,她什麼就不想和他在一起。

她無法直視孟星辰的眼睛,微微偏過頭去。

孟星辰見她不說話,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頭給偏過來,「說話!否則我就在這裡辦了你!」

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的,因為艾濃濃「流產」了,他已經很久都沒有碰她了。

禁慾的時間太久,現在把她壓在身-下,耳鬢廝磨,隨時都會擦槍走火。

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艾濃濃驚慌之間,不小心把心裡的實話全都說出來了,「我不喜歡你,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她說得太快太過順口,一看就是發自肺腑的大實話。

這讓孟星辰大受打擊!

她竟然不是在開玩笑,她竟然是真的不喜歡自己!

孟星辰想不明白,艾濃濃是眼瞎嗎?她怎麼可能不喜歡自己!

他孟星辰自問長得不差,身價除了他哥孟星寒,無人能及。

喜歡他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要不是他一向潔身自好,身邊的女人恐怕連整個孟氏集團都要裝不下了!

說出去恐怕都沒有人會相信,他孟星辰這麼認真的跟一個女人求婚,竟然會被拒絕了!

還是毫不猶豫的拒絕,連想一下都沒有的!

她憑什麼不喜歡自己,憑什麼!

孟星辰的眼睛危險地半眯起來,心頭竄起了一股無法言語的怒火。

他捏住她下巴的手指緩緩用力,手背上青筋綳起,開口的語氣帶著隱隱的威脅,「我再問你一遍,你就那麼不想和我結婚?」

你就真的……真的不愛我?

孟星辰驕傲的自尊心,讓他無法問出後面的這句話。

他的眼底滿滿都是受傷,目光哀傷地看著艾濃濃。

愛而不得是最痛苦的事情。

艾濃濃看著他的眼睛,「對不起,我真的不想和你結婚。」

因為……我無法愛你,也不敢去愛你。

我們之間的差距太大。

我有自知之明,就算是和你在一起,也不會幸福的。

一句「對不起」,瞬間就將孟星辰所有的驕傲和自尊都擊碎成了粉末。

原來她真的不愛他啊……

孟星辰就好像是被扎破的氣球一樣,整個人都無力支撐。

他覆在她的身上,頭放在她的頸窩,貼著她的耳朵不斷得說著:「我無法放開你,我不想讓你離開我。」

他的語氣帶著些許的哽咽,很快艾濃濃就感覺到自己的頸窩處有些濕潤了。

孟星辰哭了?

孟星辰也會哭?

艾濃濃不敢相信,那顆眼淚已經滲入了她的肌膚,進入了她的血液,和她的靈魂融合在了一起。

有那麼一瞬間,艾濃濃的心有些動搖了。

想起過往的種種,艾濃濃的眼角劃過一抹淚痕。

兩個人都在默默的流淚。

庶女攻心 「星辰……」辦公室的門忽然被人給毫無徵兆地推開。

歐明宇站在門口,一眼的目瞪口呆。

孟星辰把艾濃濃壓在辦公桌上,兩個人居然沒有為愛鼓掌啪啪啪,而是在抱頭痛哭?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孟星辰快速起身,背過身去,等到他再次轉身的時候,臉上已經恢復了一貫的清冷神情,看不出絲毫的異樣。

艾濃濃也從辦公桌上爬起來,胡亂在臉上抹了一把。

只是那雙眼睛紅得跟兔子似的,想要掩飾也掩飾不住。

「你們兩個在幹嘛呢?」歐明宇目瞪口呆。

孟星辰的視線冷冷地掃了過來,「你有事?」

「我想和你說一下關於網路安全的事情。」歐明宇快速掃了眼垂著頭站在一邊的艾濃濃,又看向了孟星辰,有些懊悔地說:「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