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你,你怎麼來了?」

我很不可思議,淼淼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住院的? 淼淼突然來到醫院,讓我倍感意外,我出事的事情目前就只有宋清漪和安正還有柳雪梅和王妍知道,至於淼淼是怎麼得知的讓我很是疑惑。

淼淼取下口罩后,又取掉了墨鏡,她的妝很濃,但我依然一眼就認出了她。

認出她的不僅是我,還有一邊的陪護鄧莉,她盯著淼淼驚呼道:「呀!是向淼淼……真的是你嗎?向淼淼,我好喜歡你呀!我是你的粉絲。」

鄧莉看見向淼淼后歡呼得像一個小女孩得到了糖果似的,整個人都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可是淼淼並沒有理會她,只是看著我面無表情道:「哥,你怎麼出車禍了?」

「酒後駕車,沒事兒,現在好多了。」我停了停又向她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宋總告訴我的。」

聽她這麼一說,我才知道了,原來是宋清漪告訴她的,剛好她現在和思美在合作,所以宋清漪找到她也不奇怪。

我點了點頭,然後指著旁邊的椅子對她說道:「別站著了,你坐呀!」

「不坐了,我就是來看看你,馬上就要走,等下還要回北京去取景。」

「這麼忙的嗎?」

淼淼點頭道:「是啊!最近接了兩部戲,一部在上海拍攝,一部在北京,這邊和思美又有合作,實在抽不出身了。」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一邊的鄧莉便歡呼雀躍的附和道:「淼淼,又拍新劇啦?是什麼呀?可以告訴我嗎,回頭我一定追劇。」

淼淼有些不耐煩的回道:「這個還不能告訴你,是保密階段。」

鄧莉又急忙拿出紙和筆,對淼淼說道:「那你可以幫我簽個名嗎?我真的好喜歡你呀!」

淼淼直接沒有理她了,繼而向我指責道:「哥,你都那麼大人了,難道不知道酒後不能開車嗎?為什麼要酒後駕車。」

雖然淼淼的語氣有些不悅,但她總是在關心我,我心裡還是挺暖的。

我笑著回道:「以後堅決不酒後駕車了,對了,你幫我朋友簽個名吧!你看她真的挺喜歡你的。」

在我的叮囑下,淼淼才接過鄧莉手上的紙和筆,給她簽上了名字。

簡單聊了兩句后,淼淼就接到了一個電話,她應了幾聲后掛掉電話對我說道:「哥,我得走了,你好好休息,如果錢不夠就給我打電話。」

「這就走了嗎?這才十分鐘不到啊!」

「沒辦法,剛才你也聽見了,經紀人一直再催我。」

「好吧,別太累了,什麼事情都量力而行,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多回家看看咱爸。」我叮囑道。

淼淼應付了兩聲后,便又戴上口罩和墨鏡急匆匆地離開了。

她走後,鄧莉才漸漸平復下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我說道:「向淼淼是你妹妹呀?」

這時我挺自豪的,點了點頭道:「是的。」

「哇!太不可思議了,回去我一直發朋友圈,說我今天的病人竟然是淼淼的哥哥……這,這真的太不可置信了。」

我趕忙制止她道:「你發朋友圈可以,但別把我帶進去,你可以說你今天見到了淼淼,但請千萬別提我。」

鄧莉沒問為什麼,她理解似的點點頭道:「行,那我就說今天看見了淼淼。」

她說著說著又激動了起來:「你不知道我真的好喜歡她在《陽光小姐》中飾演的林菲菲,感覺和我的真的很像呢,她的每部劇我都在追……真沒想到,她竟然是你妹妹!可惜的是忘了和她合影了……」

「行了,別太激動了,以後有機會別說合影,我讓她和你一起吃飯都沒問題的。」

「真的嗎?太好了,那我們一定要加個微信。」

就這樣,我和鄧莉互加了微信,下午的時間她也一直在病房陪著我,不管我想上廁所還是吃飯,她都一直幫我忙前忙后著。

傍晚的時候,宋清漪又來到了醫院,她今天穿著一襲黑色的紗裙,上身還披了一件皮質短外套,讓她整個人看上去特別優雅氣質十足。

她來到病房后,鄧莉便離開了。

我的心情還不錯,望著她手中提著的飯盒,好奇的問道:「今天又給我帶什麼好吃的啦?」

「你猜。」她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錯。

「總得給一點提示吧!」

「呃……」她沉吟一陣后,說道,「四條腿的動物,猜吧!」

「豬嗎?」我脫口而出。

她笑著點頭道:「對了,給你煲了點白豆豬蹄湯,吃哪兒補哪兒嘛。」

她邊說邊打開了盒子,一股家常豬蹄湯的香味便撲鼻而來,我頓時咽了一口拖延,看向旁邊的湯盒,湯汁白皙濃稠,一看就讓人充滿食慾。

我又用力咽了口口水,問道:「你做的?」

「是的。」

我瞥了她一眼道:「你不是只會簡單的小炒嗎?這種高級別的大菜也會弄?」

「不會可以學啊!我照著網上說的,一步一步做的。」

「所以你今天沒去上班?」

「下午沒去,沒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突然有些不開心,沉聲道:「你真的別對我太好了,我真的……」

沒等我說下去,她便打斷了我的話,舀起一碗湯對我說道:「你嘗嘗味道怎麼樣?」

她已經把碗遞到我面前了,我只好嘗了一口,感覺味道有點淡,但鮮香還是有的,我點了點頭說道:「好喝,就是有點淡了。」

「淡點好,吃咸了對你恢復不好。來,把這碗全喝了吧。」

我心裡的感動可不是一點半點,有一個女人願意騰出自己的工作時間幫你煲湯,這說明什麼呢?

我感覺我和她的情誼真的已經超越了友情,卻又低於愛情,這又算什麼呢?

我沒太執著的去解讀這層關係,也不想去破壞這層關係,所以我不會再向她表達我對她的感情,就這樣挺好。

喝完了這碗愛心豬蹄湯后,我才正色向她問道:「你把我出車禍的事情告訴我妹了,是吧?」

「不應該告訴她嗎?」

「沒有怪你的意思,她現在也挺忙的,說是接了兩個新劇,這邊又和你們公司有合作,她抽不出身來。」

宋清漪冷笑道:「都是借口,如果她在意你,根本不會管那些通告的,我知道她挺忙的,但這不是借口!」

「哎!我本身就沒多大事,真沒必要……而且看她這麼忙碌著,我挺欣慰的,說明她現在正當紅啊!」

宋清漪還是十分不滿的說道:「一個人如果連起碼的親情都沒有,就算再成功,她(他)也是個失敗者!」

「行了,別說這些了,說點別的,」我稍稍停了停,才又說道,「我聽安正說你這幾天一直在交警隊找人幫我處理這次車禍的事,真是麻煩你了,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好。」

「如果你想報答我,就快點好起來吧,思美的分公司還需要你,這也是思美上市最關鍵的一步。」

「嗯,等我傷好了,我一定投入全部精力好好工作,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話音剛落,病房門又被推開了,我和宋清漪同時看向門口,來人竟然王妍!而且跟著她一起來的還有她二叔! 不知道為什麼,王妍每次出現得都那麼不是時候,這不,又讓她看見宋清漪在喂我喝雞湯……

雖然我現在已經和她沒有關係了,可是剛分手就跟別的女人這樣卿卿我我,難免讓人有些懷疑分手的動機。

況且來的人不止王妍,還有她二叔,我一向挺尊敬王妍二叔,所以他的突然出現讓我頓時緊張起來。

看見王妍來了,宋清漪也急忙放下碗準備離開,我向她示意了一下,想讓她留下來。

宋清漪明白了我的意思,看了王妍和她二叔一眼,我向王妍二叔打了聲招呼:「二叔,您怎麼來了?」

「我聽妍妍說你出了車禍,怎麼那麼不小心呢?傷得嚴重嗎?」二叔關切地向我問道。

我有些恍惚,我還以為王妍今天是帶二叔來責備我的,可沒想到二叔卻是來關心我的。

我不知道王妍有沒有告訴二叔,我和她分手的事情,於是也沒有提這事兒,便搖了搖頭回道:「還好,就小腿骨折了,醫生說修養半個月就好了。」

「傷筋動骨一百天啊!以後開車可得小心點了,」二叔邊說,邊看向坐在病床前的宋清漪,問道,「小向,這位姑娘是?」

還沒等我介紹,宋清漪便站起身來笑著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向楠的朋友,我叫宋清漪。」

「宋清漪,這個名字好熟悉……」二叔眯著眼睛沉思了片刻后,當即說道,「你是不是就是前幾天上了財經新聞的那個女強人?」

宋清漪虛心一笑,只點了點頭沒有說太多。

王妍卻一臉鄙夷的看著宋清漪,說道:「你怎麼還在這裡?你這麼守著我男朋友真的合適嗎?」

這話讓宋清漪很是尷尬,好在她心態比一般人都強大,所以就報以微笑回應。

倒是王妍二叔向王妍責備道:「妍妍,怎麼說話的呢,人家是小向的朋友,來看看小向這是應該的。」

「二叔你不知道,她這幾天一直都在這裡,簡直比我這個女朋友還要勤快。」

她二叔還是沒有生氣,依然笑了笑說:「這才證明咱們小向的人緣好啊!」

「哼!」王妍耍起了小性子。

看來她是還沒有告訴二叔我和她分手的事情,可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向二叔說明,更不知道王妍今天帶她二叔來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

突然之間病房裡陷入了一陣沉默,誰都沒有說話。

片刻后,宋清漪才主動說道:「你們聊吧,我出去一下。」

這次我沒有再留宋清漪,她在這裡也不太方便。

等宋清漪離開病房后,王妍才來到我身邊,先是看了一眼旁邊剩下的豬蹄湯,又看了眼先前護士為我削好的蘋果。

她頓時有些不樂意起來,撇撇嘴說:「我給你熬雞湯你不喝,給你削水果也不吃,憑什麼一個外人給你的你就要吃?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算是明白了,她今天找二叔來就是為她撐腰的,她知道我尊敬二叔,不敢當著二叔的面和她吵,於是才出此下策。

我一點都沒慌,冷靜的回道:「你給我熬的雞湯不是被你一手摔地上了么?還有,你好好想想到底有沒有給我削水果?」

我這麼一問,王妍也說不上話來了。

她二叔是個聰明人,倒也看出了一些東西,他開口道:「小向,你和妍妍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

我笑了笑,回道:「二叔,這是我跟她的事,你不要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我這麼說一來是直接拒絕讓二叔插手;二來是向她保證能夠處理好這段關係,可以說我這話說的沒毛病。

二叔是個明白人,我這麼一說他可能已經猜到我和王妍之間發生了一些事,他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

沉默半晌后,對王妍說道:「妍妍,你先出去,我和小向單獨聊聊。」

「二叔……」王妍似乎不想出去。

二叔又看了她一眼,王妍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病房。

王妍也離開后,二叔並沒有急著問我一些事情,而是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后,先是對我的病情一番噓寒問暖。

二叔是葯監局的,所以對一些病情他也比較了解,看了我的診斷書後對我說道:「還好沒有傷到大礙,就小腿兩處骨折,還有你右胳膊有一處骨折,你身體比較好,安心修養兩個月應該就沒大問題了。」

「謝謝二叔關心。」

二叔笑了笑,這才將話題拋向正題,向我問道:「小向啊!你老實告訴二叔,你和妍妍到底怎麼了?」

我和王妍分手的事情是不可能一直瞞下去的,始終要讓她的家人知道,我也就打算實話實說了。

先是一陣沉默后,我終於說道:「二叔,實不相瞞,我和王妍已經分手了。」

二叔一聽,沒有一點反應,好像並不覺得意外,沉默稍許后又向我問道:「可以告訴二叔,你們是因為什麼分手的嗎?」

「這……」我猶豫著,想著要不要實話實說,不過我估計王妍家人應該不知道她背地裡做的那些事,因為她在家人中的形象就是個乖乖女。

既然我和她分手了,也得給對方應有的尊重,這樣才能體面一點。

我終於說道:「不合適,二叔,我和王妍真的不合適,不僅三觀不合,而且這段時間我們也發生了許多事情,其中有誤會也有爭吵,我……」

沒等我說下去,二叔便抬手打斷了我的話,他點了點頭道:「行了,小向我理解你,你這個孩子我個人還是很喜歡的,至於你為什麼和妍妍分手我也不多問了……現在我就想問你一句,你和妍妍真的不可能了嗎?」

我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了,我們好聚好散,妍妍是個好姑娘,她以後會找到幸福的。」

二叔深吸了一口氣,笑了笑又問道:「剛才那個姓宋的姑娘和你真的只是朋友關係嗎?」

我知道說朋友關係太牽強,因為宋清漪為我做的一切都已經超出了友情,我也不打算瞞著二叔,於是又實話說道:「其實,她不僅是我朋友,還是我以前的上司,我們認識了兩年多了,以前我一直追求她,但她一直沒答應我……後來我和王妍在一起后,我就沒再對她有任何追求了,所以我跟她之間的關係也挺難說的,但是我保證絕不是因為她我才和王妍分手的。」

二叔一臉嚴肅的聽我說完,他點了點頭說道:「二叔相信你,相信你不是因為第三者才和妍妍分手的,其中原因二叔也不再多問了,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二叔也不會插手你們的事情了。」

我點了點頭不知道該說什麼,二叔站了起來:「那你好好休息,雖然和妍妍分手了,但如果你有需要二叔幫助的,可以隨時來找我。」

我又點了點頭,對二叔說了聲「謝謝」,話音還沒落,便聽見病房外傳來一陣激烈的爭吵聲…… 那爭吵聲很明顯是王妍的聲音,她罵得很難聽,連「**」這種詞語都被她罵了出來。

回復她的聲音自然就是宋清漪的聲音,但宋清漪的聲音沒她那般激烈,她只是再說「你冷靜一點」。

聽見這爭吵,二叔也趕忙向病房外走去,隨後便聽見二叔一聲怒斥:「妍妍,這是什麼場合,你可是一位人名教師,怎麼跟個潑婦罵街一樣?」

「二叔……是她,她們……」

王妍想要爭辯,可還是被二叔一句話吼住了:「行了,跟我回去!」

爭吵聲終於沒有了,接著又聽見二叔向宋清漪道歉:「宋姑娘,實在不好意思。」

「沒事。」宋清漪的聲音。

「走,跟我回去。」王妍二叔的聲音。

「二叔,你和向楠都說了些什麼?」王妍的聲音。

「回去,別在這裡瞎吼,這裡可是醫院。」

我感覺一陣頭痛,好像只在一夜之間,王妍就變得不可理喻了,在這之前她在我心中的印象還是一個溫柔賢惠,知書達理的姑娘。可就因為這次意外,讓我看見了她另外的一面,這一面簡直讓人難以啟齒。

病房外總算是安靜了,我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閉上眼睛躺在病床上,儘管我強制自己不去胡思亂想,可這個時候一些亂七八糟的思緒還是一股腦涌了上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病房門才再次被人推開,進來的不是宋清漪也不是別人,而是安正給我請的那位陪護鄧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