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不怎麼就沒有人能解決這個問題呢?那是因為這個比他們做這些都累,所以這種體力活只能落到我的頭上了。」

唐婉看了眼說這話臉不紅心不跳的周安,她真的是拿他的厚臉皮沒有辦法,說道:「我知道你累了行了吧?我不和你在這討論這個話題了,我要跟著她們去忙了。」

唐婉說著就走了,周安看聽自己說話的人也沒有了,待在這也無聊,因為沒有需要他操心的事情了,所以他很愉快的做了一個決定:他回家睡覺,準備迎接明天的方總。

第二天一早周安走出自家門的時候,都有些認不出這還是他記憶中的那個白石村了,道路上那叫一個乾淨啊,每家每戶的門口也都是乾乾淨淨的,總之就和過年一樣。

大家八點左右的時候就已經所有的人等在那裡,準備歡迎方總的到來,但是都八點一刻了,還是沒有看見人來。

有人看著路前方几百米外一片空蕩蕩的樣子,忍不住說道:「怎麼人還沒有來,周安是不是你記錯時間啦?」

唐婉也是看到大家等的有些著急了,所以她這話是代表大家問的。

周安也覺得不對勁,方總不像是不守約的人,他趕緊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都要八點半了,然後他發現他的手機上有一條未讀簡訊。

他趕緊點開一看,上面寫著:因明天臨時有事,到你們村大概會推遲一個小時。

「大家先休息休息,人家要等到九點才來了,方總給我發簡訊了,是我之前一直沒有看手機,所以沒有看到,讓大家在這乾等了。」

周安原本以為自己的失誤,會引起他們的怨言,沒想到他們竟然一點沒所謂。

反而說道:「沒事,只要人還會來就行,嚇得我以為人家是臨時變卦了。」

「我也是我也以為我們白準備了。」另外一個村民附和道。

「大家放心人是肯定會來的,這個我保證,只是還需要大家再等半小時!」

「沒事,我們都願意等!」村民們根本就不介意多等一個小時,讓周安覺得他們這次是真的是珍惜這次機會了。

「對了,要是方總來的時候遲點的話,那就可以直接是午飯了,誰去看看準備午餐的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和她們通知一下我們先吃,再參觀場地。」 能換嗎?

能換的吧。

我不想和蛇精病為伍。

我會被影響的!

【神仙姐姐你多慮了。】

不爭:???

【你不會被影響的。】

不爭怒摔。

旺財號這個小沒良心的。

【神仙姐姐,要走將『傳家寶』一起帶走。】

這還用得著說?

說干咱就干。

不爭來到黎淵的身邊,扛起他的人就跑。

走!

大兄弟!

隨我一同到地面上呼吸新鮮空氣。

我知道你身體不好。

【神仙姐姐你是怎麼知道的?】

不爭:……

我只是覺得他很輕罷了。

被扛肩上的黎淵,還以為頭頂的乾屍動起來了,興奮起的一顆心,直到再也看不到頭頂的乾屍?

才算反應過來。

黎淵:???

「你是誰,扛著我要幹什麼?!」

「你這個人快放我下來,我要去看那些乾屍,我要弄一個回去!」

不爭:……

乾屍,乾屍上的蟲子。

不爭一個寒顫。

我『傳家寶』果然是個蛇精病。

被扛在肩上,劇烈掙扎的黎淵,不爭差點就沒摟住。

這要是頭朝地栽下來?

不敢想!

不爭二話不就將人放了下來。

黎淵腳一挨地就準備跑回去。

他要去看那些乾屍!

如果弄一具回去,一定會有重大突破。

「唔——」

黎淵纖瘦的身軀緩緩倒下。

不爭穩穩的接住某人。

這下,不會撲騰,也不會廢話了。

不爭扛起人就朝黑暗中跑去。

「旺財,出口。」

【神仙姐姐你目前正在朝墓穴深處跑。】

方向反了喲。

不爭:!

扛著黎淵的魏不爭重新跑回去。

面具嬌妻 路上和最初遇見的那四人不期而遇。

「你們要找的寶藏在裡面,不送。」

靈魂冠冕 不爭快速從四人身邊跑過。

突突的子彈,沒有一個打到她的身上。

我『傳家寶』就更不可能被打到了。

「該死!」

「這個魏不爭是怪物吧?!」

「魏不爭將黎淵扛著是什麼鬼?」

「魏不爭喜歡黎淵!」

四人中,唯一的女孩這句話一出,其他三人瞪大眼睛看著她。

「紅杏,這話可不能亂說。」

「我沒亂說!」

只要是個人,長著眼睛,就能看的到!

看不到的,不是大老粗,就是眼瞎!

紅杏掃了一眼其他三人,搖了搖頭。

從魏不爭加入到他們開始,她就發現了。

所以她從未防過魏不爭。

「旺財,往哪走?」

一個路岔口,又一個路岔口!

不爭簡直要給設計這個墓穴的人打零分了!

腦子有洞是不是?

就不怕放棺材的時候,走錯路啊!

【右邊。】

【左邊。】

【上方。】

……

七繞八繞之後,不爭終於呼吸上了新鮮空氣。

此時外面,正是夜半人靜時。

出口外面是一片樹林,遠遠的還能聽到狼叫聲。

「有狼!」

可怕。

【……】

【神仙姐姐你可以獵一頭狼吃。】

不爭眼睛一亮。

不錯。

好辦法!

狼肉應該好吃。

可扛著『傳家寶』一路走過來,想要偶遇一頭狼的不爭,失望了!

特么的,都聽到叫聲了。

就是不見狼的影子。

追著蹤跡過去,也見不到狼兒的影子。

「什,什麼人?」

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是個小姑娘的,聲音中滿是顫抖之意。

「我,好人!」

旺財號扁嘴,不發表意見。

這麼回答的自家宿主,腦迴路真是清奇。

「魏姐姐!」

小姑娘看清楚不爭的容貌后,驚喜的立刻跑了過來。

「嗚嗚,魏姐姐,這林子里真是可怕!」

不僅有狼,還有奇奇怪怪的聲音。

「魏姐姐,這是誰啊?」

小姑娘看到魏不爭扛著一個人,緊接著道:「哦,我知道了,是黎大哥對不對?!」

「真的是黎大哥!」

小姑娘憑藉著一米五幾的身高,直接看到了黎淵的臉。

睡著的時候,明顯更俊美。

「走了。」

不爭瞥了一眼小姑娘,小姑娘看黎淵的眼神,讓她蹙眉。

早戀,不好!

何況我『傳家寶』還是個蛇精病。

不爭每每想到對方是個喜歡大粽子的瘋狂科學家,就覺得小心肝在顫抖。

我未來的人生,該不會是『下墓』『下墓』『下墓』吧?!

不對!

我還需要做任務,墓下肯定做不了任務。

【神仙姐姐……】

「不要說話!」

過婚不候 旺財你閉嘴好嗎?

我現在不想聽到任何反駁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