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看到一個個雙眼冒著綠光,膚色通紅,嘴角還有不少鮮血的怪人,福克斯警局的警員萊克斯瞄準之後,扣動了扳機。

血色怪人中彈后顫抖了幾下,卻沒死掉,若無其事的朝著萊克斯撲了過去。

「打他們腦袋!」

「砰!砰!砰!」聽到身後同伴的聲音,萊克斯瞄準血色怪人腦袋,接連扣動三次扳機,三枚子彈射入血色怪人腦袋之中。

血色怪人被子彈打得顫抖,晃動了幾下之後,在萊克斯驚恐下,一口咬在他脖子上,鮮血流入怪人身體,萊克斯口中慘叫,恐懼的看見血色怪人身上的傷口正在快速癒合。

「砰!砰!砰!……!」一個個警員及倖存的洋鬼子開槍的聲音。

「啊!啊!啊!……!」福克斯小鎮之中,慘叫之聲驚天動地,一個個活人被血色怪物咬住脖子,吸取鮮血!

「打他們心臟,只有打中他們心臟,才能消滅他們!」任何東西都有弱點,血色怪人也不例外,這不,一個警員慌忙之中一槍命中血色怪人心臟后,見那血色怪人倒地不起,他欣喜的大吼大叫。

「嗷……!」無數血紅色的野獸湧入福克斯小鎮,這些野獸正是不久前,被周德彪吸掉鮮血的野獸,卻見它們迅捷靈活的將一個個警員與平民撲倒在地,張開獸口,一嘴咬在那些警員和平民脖子之上,吞吸著他們體內的鮮血!

不知何時,街道上、房間里那些死掉的人類,彷彿突然活了一般,站起身來,東奔西跑,加入吸血的隊伍……

一些見勢不妙的活人,駕車逃跑,慌亂之中不斷發生車禍……只有少數洋鬼子僥倖逃出小鎮……

幾個小時的時間,福克斯小鎮除去躲在巨龍實驗室里的人類之外,再無一個倖存者,數萬血屍與野獸離開福克斯小鎮,猶如鋪天蓋地的蝗蟲一般撲向四面八方,尋找它們的新獵物!

幾百個血屍通過別墅和娛樂場所的入口,跑進巨龍實驗室門口,不斷衝撞合金大門,將威爾博士等人堵在巨龍實驗室里!

「殺出去!」威爾博士看到顯示屏上,合金門外密密麻麻的血色怪人,想了想后,他對身邊的十幾名頂級力士命令道。 「威爾博士,你們先躲進安全屋裡,等我們將外面的怪物清理掉后,再來帶你們離開!」一個虎背熊腰手提合金長刀的洋鬼子,這人正是巨龍實驗室安保隊長麥斯塔,卻聽他對威爾博士道。

「嗯,你們小心一點!」威爾博士點了點頭,隨後他帶著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躲進一個牆面及房門,都是二十公分厚的合金製造的安全屋裡。

「里恩打開大門,我們殺出去!」麥斯塔緊了緊手中的合金長刀,示意其餘隊員做好準備。

麥斯塔和其餘安保隊員都是頂級力士,冷兵器在他們手裡的威力,比熱武器還要強出不少,強大的力量,迅捷的速度,也只有冷兵器才能將他們的實力盡情發揮!

「咔」的一聲,合金大門打開。

數百血屍看到麥斯塔他們,頓時就像餓了好幾天的野狼一般,撲了過去,湧向實驗室之內的通道。

五米寬的通道,眨眼間便被數百血屍堵得嚴嚴實實,沒有意識的血屍,本能的沖向麥斯塔等人,在它們眼裡,他們就是它們的食物!

「噗呲……!」麥斯塔手中的合金長刀快速揮舞,幾個衝到他面前的血屍的四肢,被他斬了下來,缺胳膊少腿的血屍,彷彿不知疼痛一般,轉眼之間就衝進麥斯塔等人之中。

「去你的,你還敢咬我!」一個安保隊員,一刀之下將一個血屍的下半身斬斷,本以為血屍必然死掉,卻不知失去下身的血屍,並沒有死亡,就在他攻擊其餘血屍的時候,只有上半身的血屍,一口狠狠的咬在他右腳肚上。

幾刀將那半截身體的血屍斬成幾截,那個被血屍咬了一口的安保隊員,揮舞著合金長刀,繼續斬殺其餘血屍!

「你敢咬我,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啊……!」一個又一個的安保隊員被血屍咬住,疼痛讓他們情不自禁的驚叫!

若是空間足夠寬闊,以安保隊員頂級力士的實力,這些血屍根本就無法傷到他們,寬度只有五米的通道,不但限制了他們的速度,還限制了他們活動範圍,防備完好無缺活蹦亂跳的血屍的時候,地面斷成幾截還未死透的血屍,又讓他們防不勝防!

「把它們腦袋斬下來,只有這樣才能將它們殺死!」麥斯塔大聲吼道,他被咬了一口,卻沒放在心上,揮刀又將身前的一個血屍腦袋砍掉!

幾分鐘后,數百血屍全部變成殘肢斷體,堆積在巨龍實驗室出口的通道之中,血液流淌一地……

「隊長,這種東西看著滲人,其實它們的實力也就和低級力士差不多,要是在外面,我一個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它們殺光!」一個安保隊員道。

「別說大話,這東西少還好說,一旦上了一定的規模,即使以我們的實力,也會被它們耗死!走,我們去帶威爾博士他們撤離這裡!」麥斯塔對他身邊的隊員道。

「威爾博士,我們快走吧,趁著那群怪物離開福克斯小鎮,我們趕快坐直升機離開吧!」麥斯塔對威爾博士道。

「不,不,我覺得我們現在不應該離開,那些怪物已經離開福克斯小鎮,我們這裡現在十分安全,我還想研究一下,這些人是怎麼變成這種怪物的!」威爾博士雙眼放光的盯著通道之中那堆積如山的殘肢斷體。

「對,我們應該研究一下這種東西,只要弄懂這些人是怎麼變成吸血怪物的,製成相應的感染病毒及解藥,我們煤里煎就能稱霸全球,滅掉華國及其他國家!」傑克神情有些瘋狂的對眾人道。

「嗯,這是一個值得我們研究的東西,若是從它們體內萃取出那種強悍的生命力……將其融入基因藥劑之中,我們的戰士的生命力將會更強,還有可能研究出增加壽命的藥劑!」威爾博士神情狂熱的附和道。

「可是,威爾博士,我們巨龍研究所的物資只夠我們使用幾天了!」麥斯塔提醒道。

「研究所儲備的物資是沒有多少了,但地面上福克斯小鎮之中的物資,現在不正是無主之物嗎?足以讓我們巨龍研究所的人隨意消耗了,一些特殊的東西,完全可以讓外面的人給我們送過來!」威爾博士不以為意道。

無法說服威爾博士等人,麥斯塔也只好作罷,帶著手下的隊員,清理通道之中的那些殘肢斷體……

「好癢啊!」

「我也好癢啊!」

半小時后,麥斯塔和他手下的十幾名隊員,先後感到全身發癢,體內彷彿有無數螞蟻在咬死,無數蚯蚓在爬行一般,他們情不自禁的在全身上下抓來抓去,轉眼間,他們外露的肌膚上,全被抓出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抓痕,賣相十分恐怖。

「啊……!」一會兒之後,麥斯塔他們又感到全身劇痛,強烈的疼痛,讓他們慘叫不止……

「噗……!」片刻后,一個個先前被血屍咬過的安保隊員,接二連三的倒在地上,失去呼吸!

「威爾博士,威爾博士,隊長他們全部死了!」沒被咬中的安保隊員弗蘭克斯和里恩,慌慌張張的跑到威爾博士的實驗室,拚命的敲著房門。

「什麼?」威爾博士震驚的問道。

「隊長他們全部死了!」弗蘭克斯驚慌失措道。

「麥斯塔他們剛才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威爾博士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突然感到全身發癢,拚命在身上亂抓……然後他們又慘叫不止的在地上打滾……之後他們全部死了!」弗蘭克斯想起先前麥斯塔等人生不如死的情景,心有餘悸,雙腳還有些發軟。

「他們之前是不是受過傷?」威爾博士對弗蘭克斯問道。

「對,對,他們先前被怪物咬過!」里恩急忙應道,弗蘭克斯拚命點頭。

「難道被那種怪物咬傷之後,就會變成那種吸血的怪物?」威爾博士心中暗道,看了看弗蘭克斯和里恩后,他又問道:「那些怪物的實力怎麼樣?」

「實力並不強,也就和低級力士差不多!」弗蘭克斯想到那種怪物實力並不強,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然後答道。

「你們……還有你們穿好生化服,將那些東西關進牢籠里,把麥斯塔帶過來,速度快點,他們用不了多久,應該就會變成那種吸血的怪物!」威爾博士心中一動,決定將那些還未屍變的安保隊員的屍體,關進牢籠作為他的研究素材,畢竟活的比死的更有研究價值!

不到十分鐘后,除去麥斯塔外,剩下的安保人員的屍體,全部被關進牢籠之中。

此時的威爾博士神情沒有傷悲,只有無盡的狂熱,雙目緊緊的盯著被合金鎖具固定在實驗台上的麥斯塔,頭也不回的不斷詢問助手,並讓助手記錄各項數據……

「威爾博士,麥斯塔的心臟開始跳動!」 福克斯小鎮里發生的事,被攝影愛好者傑森在臨死之前拍攝成視頻,上傳至煤里煎最大的網站!網路發達的時代,消息散布的速度堪比光速,

傑森拍攝的福克斯災難視頻,由於視頻中的場景過於離奇與真實感十足,上傳之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視頻便被世界各大網站紛紛轉載!

大多數人認為傑森上傳的那段視頻,是即將上映的末日類電影的預告片,心中驚嘆拍攝這段視頻的電影公司宣傳手法獨特,一個個看過視頻的人,十分期待著這部不知名字、不知導演的末日電影儘快上映,他們已做好一睹全片的準備!

信息化時代,手機是傳遞消息的利器,許多居住或逗留在福克斯小鎮的人在尚未遇難之時,給遠方的親戚朋友打了訣別電話,一個個接到電話的人,原以為親戚朋友在和自己開玩笑,並沒當真,直至見到視頻之時,才知道那個電話並不是玩笑!

「上帝啊,福克斯小鎮怎麼會這樣!」一個洋妞驚呼道。

「瑪麗蓮,我們快走吧!視頻中的吸血狂魔已經蔓延開來,福克斯小鎮旁邊的列奧鎮,也被視頻中的吸血狂魔攻陷了!」馬威客對他妻子道。

「我這就去收拾行禮,我們到鷹國去投奔親戚去吧!」瑪麗蓮點了點頭。

「對,鷹國要安全很多,吸血狂魔再厲害,它們難道還會游泳不成?」馬威客贊同道,他心裡也認為,遠在大海那邊的鷹國,比煤里煎或夾來打安全。

福克斯巨龍研究所。

「威爾博士,福克斯小鎮上的吸血狂魔到底是怎麼來的?我需要你給我一個解釋,別說那些吸血狂魔和你無關!」煤里煎首都辦公大樓里,一個大腹便便,身穿軍裝,肩膀上佩帶著上將軍銜的中年洋鬼子,拿著電話對威爾博士咆哮。

「馬德里將軍,我也不知道吸血狂魔是怎麼來的,等等,這是!」威爾博士話還沒說完,卻不經意的看見顯示屏上,那個熟悉的身影,正在撞擊實驗室的合金大門。

「威爾博士,外面那個怪物的力量達到一萬多公斤!」傑克測試了下合金大門的震蕩情況后,小聲的對威爾博士道。

「威爾博士,難道你發現了什麼?」馬德里問道。

「馬德里將軍,我覺得吸血狂魔,可能和我們用來做活體實驗的實驗品有關!」威爾博士仔細的看了看正在撞擊合金大門的吸血狂魔,那個吸血狂魔雖說全身通紅,雙眼也是綠油油的,刨除膚色和雙眼的顏色異常之外,明顯就是先前用於實驗的周德彪啊!

「你說福克斯的災難是你們實驗室造成的?」馬德里吸了一口涼氣。

「嗯,我看到一個原本應該被送進火葬場火化的屍體,這個屍體目前就是一個吸血狂魔,正在撞擊我們實驗室的合金大門!」威爾博士解釋道。

「威爾博士你這個混蛋,別人坑爹,你這是坑國!你知道嗎?吸血狂魔正在席捲煤里煎,福克斯周圍的小鎮相繼淪陷,吸血狂魔和吸血野獸的數量越來越多,吸血狂魔和吸血野獸的實力越來越強了,我們煤里煎就要被你們弄出來的鬼東西滅國了!」馬德里怒斥道。

「馬德里將軍,福克斯外面的小鎮也被吸血狂魔淹沒了?」威爾博士難以置信的問道。

「哼!我騙你幹什麼?你們不是看過吸血狂魔殺人吸血的場景么?難道你們還不知道被吸血狂魔或吸血怪獸抓傷咬死的人,都會變成吸血狂魔嗎?」馬德里冷哼道。

「馬德里將軍,難道我們煤里煎的軍隊還消滅不了吸血狂魔嗎?」威爾博士膽戰心驚的問道。

「軍方已經調集全國能夠調動的軍隊,封鎖消滅吸血狂魔,你知道嗎?這種鬼東西,除非把腦袋砍下來或將其打成碎片,才能把它們殺死,就算命中心臟等要害,用不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它們就能恢復過來!」馬德里心有餘悸道。

「馬德里將軍,難道用飛炮彈轟炸還無法消滅它們?」威爾博士心存僥倖的問道。

「炮彈命中的幾米之內,才有可能將他們殺死!要想將逐漸增多的它們全部滅絕,即使我們煤里煎所有的炮彈用光,恐怕都不夠!這種鬼東西是你們巨龍實驗室弄出來的,你們一定知道它們的弱點對不對?」馬德里對威爾博士問道。

威爾博士這才想起常規炮彈的殺傷力,主要是靠震動將敵人震死或工事震垮!炮彈對於吸血惡魔,這種生命力強大怪物的殺傷力並不是很大!

「別人坑爹我坑國!事已至此,即使後悔也沒什麼作用!」威爾博士心中一愣,隨後又有些慚愧道:「馬德里將軍,吸血狂魔有何弱點,我並不清楚,被我用來做實驗的周德彪,修鍊過華國武功,至於他身上有沒有未知病毒,我不敢肯定!」

「我估計,周德彪體內的內勁,他身上可能存在的未知病毒,和我們還未研製成功超級基因藥劑,二者或者三者之間產生了化學反應,才將他變成了吸血狂魔,我猜測那些吸血狂魔都是他一手造出來的!」

「什麼?那些鬼東西都是你們的實驗體周德彪弄出來的?」馬德里驚叫道。

「應該是這樣,原本他應該已被火化掉,只是不知道在送往火葬場途中發生了什麼變化……之前送周德彪去火葬場的卡爾,他還給實驗室這邊打了一個電話,只不過還沒說話,電話便斷線了,我們再打過去,卻沒人接聽!」威爾博士想了想后道。

「那個周德彪目前在哪裡?」馬德里心裡一想,既然那些吸血狂魔是周德彪製造出來的,那麼,有沒有可能將周德彪消滅掉,其餘吸血狂魔就會死掉?或者將周德彪抓來研究,研製針對吸血狂魔的武器,又或者研製防止人變異的疫苗!

「馬德里將軍,那個周德彪正在我們巨龍研究所的合金大門外,他正在衝撞合金大門!」威爾博士急忙道。

「你們怎麼不把他抓起來?」馬德里十分不解。心中暗道:「既然周德彪在巨龍研究所外,威爾博士怎麼不讓人將其抓去研究啊?以威爾博士這種研究狂人的風格,若他不心動,好像說不過去啊!」

「馬德里將軍,周德彪目前的實力已經和頂級力士差不多了,我們巨龍研究所實力不足,沒有能力抓住他!」威爾博士無奈道。

「你們巨龍研究所不是有十五個頂級力士組成的安保隊嗎?怎麼還奈何不了一個周德彪?」馬德里疑惑道。

「那是先前,目前我們巨龍研究所只剩下兩個頂級力士了,麥斯塔等人都變成了吸血狂魔!還請馬德里將軍派遣一隊頂級力士過來幫我抓住周德彪!」威爾博士請求道。 照常理來說,血屍周德彪應該早就跑出了福克斯小鎮,它之所以還停留在福克斯小鎮,並跑到巨龍研究所門口,卻是因為本能的驅使,還有實力突破之時無法移動的緣故。

威爾博士的超級基因藥劑可以說是失敗,但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算得上成功了,至少在巨龍研究所最下面一層的半獸人身上,超級基因藥劑就成功注射,當然,在血屍周德彪身上也能算得上成功!

強大的超級基因藥劑,泯滅了周德彪的意識,原本已經死亡即將被燒成灰的他,卻超級基因藥劑和他體內的內勁,以及他獨特的基因,這三者之間發生了異變,最終讓他變成了血屍!

血屍看上去和喪屍無異,實則不然,這個世界血屍和末世之中的喪屍差別巨大,喪屍吃肉,血屍吸血,喪屍依靠天地能量強大,血屍卻以基因蛻變和吸收血液精華變強!

血屍周德彪吸收無數鮮血之中的精華,超級基因藥劑又在不停的改造它身體的一個個細胞,實力原本只有高級力士的它,快速變強,就在其餘血屍即將離開福克斯小鎮的時候,它的實力暴漲至頂級力士……

實力突破一個大境界之初,血屍周德彪無法移動,直至體內的細胞被超級基因藥劑改造完畢之後,它才活動自如,聞到巨龍實驗室里鮮血散發出來的氣味,它本能的沖了過去……

當它趕到巨龍研究所的時候,正是麥斯塔被鎖在實驗台上不久!眼見被合金大門阻隔,合金大門裡面飄散出來的鮮血的氣味,讓它難以自拔!阻擋它進去吸血的合金大門,就成了它不死不休的敵人!

這年代世界強國都發射了很多軍用衛星,軍用衛星的主要作用,其一是監控敵對國家的動態,其二則是保障軍隊通信的安全!當然為了防備其他國家的窺視,名列世界強國的國家,都有一些手段屏蔽國外衛星的窺探!

屏蔽衛星監控的設備昂貴,每個擁有這門屏蔽衛星探測技術的國家,自然不會花費數之不清的資金,將自己的國家完全屏蔽!除去軍事基地,科研基地等重要地點必須屏蔽外,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花費巨資去屏蔽那些不重要的地盤!

傑森拍攝的視頻在互聯網上紛紛轉載,沒多長時間,世界便已流言四起,有的人認為是真的,有的人認為只是一部還未上映的電影的預告片!

華國、鷹國、餓勞死、東瀛、發難洗及胡國等國家的軍方,通過軍用衛星確認視頻之中記載之事真實無疑后,眼見吸血狂魔在煤里煎國內蔓延,幾個國家除了幸災樂禍之外,更多的卻是毛骨悚然!

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敢怠慢,也害怕吸血狂魔這樣的東西流進他們國內,不到一天的時間,各國調動軍隊開始布防,每個國家的疆域實在是太大,無奈之下,各國開始在邊境之上布置報警裝置與隔離帶!

吸血狂魔和殭屍有許多大同小異的特點,華國境內的人,稱吸血狂魔為吸血的屍體,簡稱血屍,海外諸國之人眼見吸血狂魔和電影之中的喪屍差不多,也將吸血狂魔叫著血屍!

至此,一個個關於血屍的傳言流轉開來,無數人也在討論煤里煎境內的血屍……

「我跟你們說,煤里煎里出現的血屍,都是從一個叫做福克斯小鎮冒出來的……你們上網搜一搜,就知道除了能搜索到福克斯的地名外,根本就看不到福克斯的電子地圖!」顧克喝了一口啤酒後道。

「是啊,怎麼只能夠搜到地名,就是看不到福克斯的電子地圖啊?」張貴用手機搜索了一下,發現根本就找不到福克斯的地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道。

「老大,這點常識你都不知道?」顧克得瑟的望著張貴。

「得意什麼,有什麼好得意的?不就是說福克斯,是煤里煎的一個比較重要的地方罷了,被煤里煎的洋鬼子屏蔽掉而已!」尚迪不屑的說道。

「誒,我的洋妞,我的大洋馬,我遠征海外大殺四方的夢想,完了,完了,我的小妾,我的大被同眠全部沒有了……!」張貴唉聲嘆氣的搖了搖頭。

「是啊,我還想在煤里煎揚名,勾搭一些洋明星,潛規則潛規則她們,這下完了,我的黛安娜,我的康妮,全都沒了!」顧克有些沉默。

「其實那些洋妞變成血屍,看上去挺別有風情的,若是老大和小四你們不介意,還是可以去勾搭勾搭的啊!它們除了皮膚紅一些,眼睛綠一些,痴獃一些,身材還不是和原先一樣?說不定你們還可以創造新物種出來!」尚迪忍住欲吐的感覺,開玩笑的打趣道。

「小三,你牛,你去!」張貴豎起大拇指。

「三哥,我支持你,讓你的小弟去拯救那些洋妞,讓她們回歸人類的懷抱!」顧克慫恿道。

「我排第三,你排第四,我的小弟不就是你嗎?」尚迪一招制敵,將光榮的任務推給顧克。

三個沒心沒肺,神經大條的傢伙,遺憾那些風情無限的洋妞變成血屍,幸災樂禍的討論著煤里煎何時滅國,言語間彷彿根本就不擔憂,血屍會跑到華國境內一般。

華國首都!

一個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防守嚴密的會議廳內,首領汪佐,監天部總部部長易奎,還有軍政雙方的大員,依次而坐。

「諸位,煤里煎境內的慘況,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了吧!」汪佐看見眾人點了點頭后,繼續道:「從軍事衛星拍攝的情況來看,用不了半年時間,煤里煎將會被血屍滅國,諸位想必也知道,煤里煎滅國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煤里煎一旦滅國,天藍星上,除了北邊的餓勞死可以和我們一戰外,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我們華國的對手,也就是說,煤里煎滅國之後,我們華國極有可能取代煤里煎的地位,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但是,這一切的前提有二,其一、血屍能夠將煤里煎滅掉!其二、我們能夠在血屍進入我們華國境內之前,找到消滅血屍的辦法!」

「首領說得不錯,血屍即是我們的機遇,也是我們即將面臨的危機,若是不儘早找到消滅血屍的方法,一旦血屍流入我們華國境內,我們能做的,恐怕比煤里煎也好不了多少!」西南軍區司令龍嘯天贊同道。

「我仔細研究了一下血屍的要害,發現只要將血屍腦袋斬下,就能將它們殺死,除此之外,即使命中血屍心臟等要害,也無法徹底弄死血屍!」

「炮彈轟炸對血屍的殺傷力差強人意,不過燃燒彈卻能大量燒死血屍,我提議,我們華國的兵工廠,暫緩其他項目,全力生產燃燒彈!」華南軍區司令皇甫正德道。 眼看煤里煎地盤上血屍蔓延,一個個洋鬼子先後變成血屍,李漢心中暢快,高呼血屍快將煤里煎消滅,轉眼間,他又希望血屍暫時不要獵殺洋鬼子!

「虧大了,本想等到和張璇她們出國的時候,順道去煤里煎洗劫氣運的,誰想得到煤里煎弄出血屍這種東西,不行,我要馬上去煤里煎,若是血屍將煤里煎滅掉,我到那裡去刷氣運值?」李漢愣了愣神,暗罵血屍來得太猛太突然,讓他沒有絲毫準備。

「老婆,我要去趟部隊,大概要兩三天時間才能回來!」李漢對於潔道。

「嗯,早去早回!」於潔點了點頭,並沒有問他去部隊做什麼。

走出房門,看到公司的建築工人,依然在馬雲峰的指揮下有條不亂的修建山莊,李漢心中震動,佩服他們心寬,絲毫不為煤里煎出現的血屍而擔憂。

「看來只有我們華人,才能在災難面前鎮定自若,也只有我們華國,才能臨危不亂,根本就不像嘔洲那些洋鬼子那樣,看到煤里煎境內出現血屍,以為世界末日到來,瘋狂的打砸搶燒……!」想起先前看過的新聞,李漢以身為華人、身處華國感到慶幸!

出了東方花園,走到一個無人的地方,他隱身凌空而起,越飛越高,直至扶搖直上三萬米后,這才朝著煤里煎飛去。

「在這危難之際,我是不是應該為祖國的同胞做一些事呢?血屍這樣的東西,萬一跑到華國境內,我的親人朋友,還有同胞們的安全將會面臨威脅!」疾馳高空之上,李漢心中暗道。

「先看看情況吧!若是血屍真的跑到華國境內來,大不了打開位面之門,將親人朋友他們送到南宋位面,再將其他同胞送至另外的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