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一段話,金字塔內部的三角形空間又陷入了沉浸之中,墳墓的氛圍感特別明顯。

足足兩分鐘之後夏雷才打破此間的沉悶氣氛,「你什麼時候收到這個語音信息的?」

「剛才。」愛奴說道:「我一收到便立刻通知主人你了。」

夏雷看著它,「你確定它是第五日的信息嗎?」

愛奴說道:「是的,我確定。這語音信息是通過華夏塔直接過來的,這說明第五日已經重建了她的神塔,她能用最快的途徑傳遞她想要傳遞的信息。」

夏雷說道:「她的家鄉在哪裡?給我相關的信息。」

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全息投影,一顆顆星球出現在了全息投影之中,數不清楚的星球、星雲構成了一個模糊的女人的形態。如果用線條將最外圍的星球串聯起來的話,便會得到女人的頭、手臂和腳,甚至的哺育孩子的器官。

愛奴說道:「這是神母星系,這個宇宙中最古老的星系。它的能量等級遠比天際人的黃昏星系還要高,它也是靈族文明的誕生地。後來,靈族人離開了那裡,在宇宙各處創造文明,那個地方便被人遺忘了。」

第五日逃到了神母星系,更高級的能量世界,這裡兩千年,那裡幾萬年。這也就等於是說她已經在那裡經營幾萬了年的時間了,說是等著夏雷去殺她,可她又何嘗不是以逸待勞,想在神母星系獵殺他?

這個語音信息可以理解成一份決戰的戰書。

不管第五日用幾萬年的時間挖了一個什麼的大坑,夏雷都要跳,不管是為了他的妻兒,還是整個人類文明的安全,他都必須要除掉這個時刻都威脅著他的造物主。

愛奴接著說道:「神母星系被譽為是這個宇宙的誕生之源,最古老的靈族文明誕生在一顆名叫雛神星的行星上。那個行星的有兩顆恆星,一顆被命名為神母,一顆被命名為神父。最古老的靈族人就誕生在雛神星上,他們視那兩個恆星為他們的父母。不過,他們誕生的時候那兩顆行星已經非常衰老了,無法提供足夠的光和熱維繫他們的生存環境,所以他們離開了雛神星。」

夏雷說道:「你可以早一點告訴我這些,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愛奴說道:「我尊敬的主人,幾個月的時間你就來了三次,你也沒有給我確定的指令。還有,第五日離開的時候毀掉了一些數據,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恢復過來。這張星圖,這些信息也是我剛剛恢復不久的。」

夏雷笑了笑,「我並沒有懷疑你,你習慣執行指令,而不習慣給出你的意見。我大概是與我的那兩個人工智慧相處慣了,你與它們是不同的人工智慧。」

「是的。」愛奴低下了頭,「你永遠對我的最高許可權,我不會違背你的任何指令。」

比起滿嘴飆髒話的好方,還有曾經妄想自己變成神的智庫阿米多,愛奴其實才是正宗的人工智慧。它擁有龐大的資料庫,無上的智慧,可是它不會提出自己的意見,更不會自己展開什麼行動。它對它自己有一個很明確的定位,那就是人工智慧。這樣一個定位,作為主人的夏雷沒有給它明確的指令的話,它是不會做出回應的。這就像是面對一台電腦,它能勝任很多工作,可你要是不操作它的話,它就在那裡待機。

夏雷移目看了一眼依舊懸浮在當初位置上的六隻「骨盤」,然後說道:「愛奴,上一次我離開這裡的時候讓你研究它們,現在有結果了嗎?」

愛奴說道:「我嘗試解析它的能量結構,我得到了一個結論,它是我見過的最高級的能量,和尊貴的主人你的能量有著很大的相似性,我的判斷是同等級,都是終極的能量。」

「繼續說。」

「我嘗試解讀它們的能量符文結構,可是我無法解讀。在這段時間裡,我嘗試了一億次,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式,可是沒有一次是成功的。」愛奴說。

這樣的結果夏雷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他是能主宰兩個宇宙世界的主宰,更是進入過宇宙的起點與終點吸收了主導者「青銅沙粒」的物質與能量的超然存在,可就連他自己都無法解讀骨盤之中的能量符文結構,他又何曾指望過愛奴為他搞定過這個終極難題?

「繼續研究,有任何發現立刻告訴我。」夏雷說。

愛奴回應道:「是,我尊敬的主人。」

夏雷轉身往塔門走去,他收到了第五日的信息,可他沒有給愛奴任何指示。

愛奴看著夏雷離開,只是看著,沒有任何別的反應。

看似閑庭散步,可是幾步的動作夏雷便已經跨過很長的距離到了塔門前,塔門開啟,他能看到白色的冰之星,還有散步在冰雪之星上的一座座城市。可是阿希米斯人的衛星和監控體系根本就發現不了懸浮城和華夏塔的存在。

卻就在這個時候夏雷卻又轉身過來,「愛奴,你過來。」

愛奴晃動了一下,瞬間就來到了夏雷的身邊,「我尊敬的主人,你還有什麼吩咐?」

「我收到了第五日的信息,也可以理解為她給我下的戰書,不回應一下不合適。」夏雷停頓了一下,然後才說道:「你能聯繫她嗎?」

第五日說道:「我不能聯繫她,但我能聯繫她的神塔。主人你要我傳遞什麼樣的信息,我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傳遞到神母星系,雛神星。」

夏雷說道:「記錄下我要說的話。」

愛奴回應道:「我已經做好了準備。」

夏雷沉聲說道:「第五日,我是夏雷,我已經收到了你的信息,我會來神母星系找你。你想要終結這一切,我也想要終結這一切。我們的決戰不可避免,那就戰吧。我會帶著愛奴來神母星系,我期待與你的見面與決戰。」

他的話音落下,金字塔內部的空間突然傳出了嗡嗡的轟鳴聲。一個能量場出現,帶著他的聲音信息進入「塔心」,隨即又被發射了出去。作為宇宙的基石,世界之石擁有打開任何空間界壁的能力,創造蟲洞的能力,傳遞這樣一個語音「郵件」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

「傳送完畢,我尊敬的主人。」愛奴說。

夏雷說道:「做好準備吧,下次我回來的時候我們就動身去神母星系。」

愛奴回應道:「是。」

夏雷縱身一躍,飛出塔門。

塔門關閉,愛奴去還看著塔門,許久都沒有動彈一下。

再現身時夏雷已經在他和藍吉兒的雕像旁邊了,他憑空顯現,周圍的人卻沒人看他一眼,因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存在。不管是人類也好,阿希米斯人也好,都有尋找神的情結,可是沒人想過,或許神就在你的身邊悄悄地看著你,因為你的所作所為給予你獎勵,或者懲罰。

夏雷慢吞吞地往圖書館走去,他剛剛走到圖書館門口的時候,藍吉兒就從裡面走了出來。她的神色看上去有些低落,不難看出來她已經找到了她想要的東西,而那些歷史信息給她帶來的不是一個好的感受,而是一個糟糕的感受。

夏雷迎了上去,什麼都沒有說,將她摟在懷裡。這個時候的他,是可見的。

藍吉兒趴在夏雷的懷裡,被壓制的情緒一下子崩潰了,她哭了出來,「我的父親……他……他死了,我是他的女兒,可我連他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嗚嗚……」

夏雷溫聲安慰她,「這裡已經是兩千年後了,這個結果是必然的。」

「我想去他的墓地看看。」藍吉兒在夏雷的懷裡抬起了頭來,「老公,你陪我去吧,我要祭拜他。」

夏雷伸手攬住了她的腰,「不管你想去什麼地方我都會陪著你,他是我的岳父,我也想祭拜一下他。」

夫妻倆離開廣場,往著一個方向走去。 藍木老爹的墳墓在冰原城郊區的一座山的山坡上,向著永恆之日,每天他是整個冰原城第一個看見日出的人。

藍木老爹的墳墓規格很大,幾乎是地球古代的王陵的級別。而他也確實是王,他的墓碑上刻著「錢王藍木之墓」,另外還有他的墓志銘:偉大的人王夏雷的岳父,冰之女王的父親,阿希米斯人的錢王。一個充滿愛的男人,他愛錢但不低俗。他愛美人,他獲得了眾多美人的愛。他一生娶了五十個妻子,組建了超級大家庭。他擁有一百零八個子女,他沒有遺憾。

夏雷本來是有些傷感的,看到這樣的墓志銘,他心中的那一點有傷感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五十個妻子,一百零八個子女,他是在創造梁山好漢嗎?

不過這樣的話他肯定是不會對藍吉兒說的,她此刻都還沉浸在失去父親的痛苦之中。

「父親……嗚嗚……」藍吉兒跪在藍木老爹的墓碑前抽噎,「我不過是離開了幾個月,可……回來卻已經是兩千年了……我連你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嗚嗚嗚……」

夏雷也跪在藍吉兒的身邊,他沒什麼想對藍木老爹說的,他安慰著他的妻子,「吉兒,不要傷心難過。如果你想,我可以將你的父親從過去時空截取回來,讓他重新來到這個世界。」

這是他給藍吉兒的承諾,只要藍吉兒點頭,他就會兌現他的承諾。

藍吉兒抽抽噎噎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然後抬手指了一下藍木老爹的墓志銘。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吉兒,你想說什麼?」

藍吉兒的臉上離奇地浮出了一絲苦笑,「我傷心難過,那是因為我沒有見到他最後的一面,我甚至沒有盡到一個做女兒的責任。可是你看見墓碑的墓志銘了嗎,他娶了五十個妻子,有一百零八個兒女,他的一生沒有遺憾。他擁有一個傳奇而完美的人生,如果讓他再回到這個世界,他怎麼面對他的後代,還有這個新世界?」

夏雷輕輕地道:「我聽你的,你來做決定。」

藍吉兒說道:「老公,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不想讓我有遺憾。我是有遺憾,可我父親沒有。他有一個完美的人生,如果你再給他一次生命,他或許不會快樂。他已經長眠,那就讓他繼續長眠吧,不要打攪他。」

夏雷點了一下頭,「將來,如果你改變了主意,你可以告訴我。」

藍吉兒擦了擦眼淚,破涕一笑,「我好多了,我也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情。」

夏雷說道:「什麼有趣的事情?」

藍吉兒說道:「我在圖書館里看到了一本名叫《天王與天後》的書,別看這名字像一本娛樂雜誌,可它是一本正經的歷史書。書裡面的天王是你,天後就是我。」

「天王天後?這書名還真是……」夏雷也忍不住笑了,「書里怎麼說你和我?」

「你猜。」藍吉兒的心情顯然已經好轉過來了,說話也俏皮了。

也許是本能,跪在藍吉兒身邊的夏雷瞄了一眼藍吉兒的壓在小腿上的豐滿所在,一巴掌就拍了過去,「許久沒動家法,皮癢了不是?」

一個清脆的響聲就這麼在藍木老爹的墳前誕生了,那聲音散發著撩人的因子,詼諧的因子。

藍吉兒翹著嘴唇,嬌憨地瞪著夏雷,「這是在我父親的墳前啊,你居然打人家的屁股!」

夏雷笑了笑,「你父親可是歷史上著名的錢王啊,娶了五十個妻子,生了一百零八個孩子的男人,我想他是不會介意的。」頓了一下,他看著藍木老爹的墓碑,一本正經地道:「岳父,你不會介意吧?」

一陣風吹過,好像是藍木老爹的回應。

夏雷笑著說道:「你看,岳父不介意,他還說我可以多打你幾下,不然你就不聽話。」

藍吉兒一粉拳給夏雷捶了過去,嬌嗔道:「我就快給你生兒子了,你還欺負我,等兒子一出生,我就告兒子,說你欺負我。」

夏雷將她摟在了懷裡,「我疼都來不及,怎麼會欺負你。」

藍吉兒將臉頰靠在了夏雷的胸膛上,滿臉都是幸福與甜蜜。

這一幕其實就是給藍木老爹最好的告慰。他最疼愛的女兒,阿希米斯人的傳奇女王冰之女王,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他已經享盡榮華富貴,酒色財氣,如果說還有什麼遺憾的話,那也就只是沒有見到藍吉兒,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現在他看到了,也就沒什麼遺憾了。

這也許是藍吉兒放棄讓她的父親重返人間的一個原因,如果她讓他的夫君截取藍木老爹,那夏雷就只有從他的記憶之中選擇截取點,而那個時候冰原星都還是一片荒蕪,藍木老爹也不是什麼「錢王」,只是一個窮困潦倒的前貴族。截取回到這個世界的藍木老爹對將來的事情一無所知,也沒有任何感覺,這對他來說其實是一種不尊重的行為。

「哎喲……」藍吉兒忽然痛呼了一聲,臉上的神色頓時變了,一雙柳眉也緊蹙了起來。還有她的呼吸,呼吸也明顯急促了起來。

夏雷頓時緊張了起來,「吉兒,你怎麼了?」

藍吉兒大口地喘氣,「我、我……我好像要生了!」

「啊?」這一聲感嘆便是夏雷此刻的心情寫照。

藍吉兒疼得直叫喚,「為什麼是這個時候啊?哎喲……哎喲……疼死我了……」

「我馬上送你回去。」夏雷伸手想將藍吉兒抱起來。

藍吉兒卻搖了搖頭,「不不,不……哎喲……我就在這裡生?」

夏雷頓時驚愣當場,「在這裡?這裡什麼都沒有啊,別說是醫護機器人和治療艙了,就連一張床都沒有。」

「哎喲……」藍吉兒顫聲說道:「有你,還有他……」

夏雷頓時愣了一下,他忽然明白為什麼藍吉兒想在這裡生下她的孩子的原因了。

果然,藍吉兒顫顫地說道:「我想這是我父親的意願,他想看一眼他的外孫。」

「那就在這裡生吧。」夏雷說,可跟著他又頭疼了,「我什麼都不會啊,我該怎麼做?」

沒人什麼都會,即便是他這樣的能主宰兩個宇宙世界的主宰大人,就生孩子這一件,他就不會。

「你扶我躺下,我、我……我自己來生……」藍吉兒的聲音更顫了,語言的邏輯也出現了一點問題。生孩子這種事情,她不自己來生,難道夏雷還能幫她生嗎?

一片金色的能量從夏雷的身體之中涌了出來,瞬間就在藍木老爹的墳前撐起了一個小小的能量護罩,沒人能看見藍吉兒在這裡生孩子。能量護罩里的地面也瞬間被他平整了,變成了乾淨、鬆軟的草地。溫度也非常合適,不冷也不熱。這個小小的空間等於是一個純凈的「產房」了。

夏雷跪在藍吉兒的身邊,緊張兮兮地道:「吉兒,我還要做什麼?」

藍吉兒給了夏雷一個白眼,「你就不會知道幫我把那條褲子拿下來嗎?我們的兒子總不能……你真笨!」

夏雷拍了一下腦門,「對啊,我得給他開門啊,關著門他怎麼出來?」

藍吉兒想給夏雷一粉拳,可突然躥起來的劇痛讓她慘叫了一聲,「哎喲……好疼……」

夏雷一邊開門一邊心疼地道:「吉兒,要不要我消除你的疼痛?這樣你也好受一點。」

「不,不……如果我連感覺都沒有就生下了我們的孩子,那我這個母親就不完整,讓我自然生出來吧……哎喲……你看著就行了。」藍吉兒聲音地道,心裡其實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就是你這麼一個笨男人,生孩子都不會!

夏雷老老實實地看著。

「你看哪裡啊……壞蛋!」藍吉兒羞窘地罵了一句。

夏雷攤開了雙手,「不是你讓我看的嗎?」

「你、你看我的臉呀,和我說說話,轉移我的注意力,誰讓你看著哪裡呀!」藍吉兒真想一腳給夏雷踹過去,可她根本就不敢亂動。

夏雷這才換了位置,來到藍吉兒的頭邊,用大腿給她當枕頭,陪她說話。藍吉兒哎喲哎喲地叫個不停,汗水打濕了她的衣服和頭髮,折騰了好一會兒才生下一個男孩來。

藍色的皮膚,沒有條紋,眼睛大大的,皮膚有著很強的粘性。這是阿希米斯人的特性,這點他老爹在他母親的身上深有體會。

夏雷迫不及待地將新生的孩子抱了起來,這一次他不笨了,為藍吉兒消除了疼痛,也為新生的孩子剪斷了臍帶。

「咯咯咯……」新生的孩子笑得很歡快,似乎是在慶祝自己的降生。

夏雷伸嘴在小傢伙的臉頰上親了一口,他本來是想說一句「乖兒子」的,可是嘴唇頓時被小傢伙的臉蛋黏住了。

「哈哈哈!」藍吉兒笑著說道:「兒子,就是這樣,幫媽媽懲罰你爸爸,叫他欺負你媽媽,哼!」

「媽媽、媽媽!」新生的孩子跟著就開始學語了。

藍吉兒從地上爬了起來,「快把孩子給我抱抱。」

不等夏雷將他遞給藍吉兒,小傢伙就主動伸手要去藍吉兒的懷裡了,夏雷笑罵了一句,「真是你媽生的,有媽就不要你爸爸了?」

「略略略……」小傢伙從夏雷吐舌頭。

藍吉兒頓時笑得花枝亂顫,她抱過孩子,「老公,給我們的兒子取一個名字吧。」

夏雷想了一下,「就叫夏木生吧。」

藍吉兒念了一遍,笑容如花綻放。

孩子名字里的「木」字,顯然是為了紀念她父親藍木老爹的。

一陣風從藍木老爹的墳頭上吹過,好像是他的笑聲。 出去兩人,回來三人,懸浮城的女主人們都感到驚喜意外。倒是小孩子們又多了一個小弟弟,一個個嚷著要抱弟弟。就連剛剛出生不久,自己都還要人抱的夏文武都嚷著要抱弟弟。急得貂蟬打了兩下小屁股都制止不了,只得抱著他不鬆手。

一大家人因為夏木生的到來而歡喜,夏雷還特意舉辦了一個晚宴,而智庫阿米多也得到了一個從來沒有執行過的指令。

「什麼?」開門看到站在門前說明來意的智庫阿米多,古可文一臉的驚訝,「夏的妻子生了孩子,邀請我們去赴宴?」

與古可文同住在一處的垃圾也感到很意外,對於夏雷的某個妻子生孩子這件事她一點都不感到意外,讓她感到意外的是夏雷居然派智庫阿米多來邀請她和古可文。要知道,她和古可文可是他的「小三」啊,哪有邀請「小三」去參加這樣的慶祝晚宴的?萬一被發現了,那如何是好?

就在兩個「小三」的心裡七上八下不知道該然後應對的時候,智庫阿米多露出了一個笑容,「兩位小姐,這次晚宴不是在懸浮城舉行。好方已經先行去了冰原城,這會兒恐怕已經訂好酒店了……哦,我剛剛收到它發來的消息,它已經在冰原城的錢王大酒店訂好餐了。你們準備一下,然後來銅雀殿,我會用能量通道將你們傳送到冰原城中去。」

「這……」古可文猶猶豫豫地道:「我們還是……那個,我們還是不去了吧。」

寧靜也說道:「對對,我們、我們還有工作要做,我們就不去了。」

智庫阿米多面帶微笑,「兩位小姐,我的指令是邀請你們,你們要是不想去的話你們可以親自去跟我的主人說。就這樣,我在銅雀殿等你們。」

「這……」古可文和寧靜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卻沒等她們交流一下什麼意見,智庫阿米多已經轉身離開了。

寧靜嘆了一口氣,「雷是怎麼想的啊?我們是他的……我們怎麼能去參加這樣的晚宴呢?」

古可文也緊張兮兮的樣子,「是啊,他的妻子一個比一個厲害,尤其是那個火鳳,他還說她能用能量從一個人的大腦之中獲取秘密,我們要是去了,這不是見光死嗎?」

「那還要不要去?」寧靜也緊張兮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