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天全就像是一枚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而引爆顧天全的自然就是莫無敵了。

王陽和嚴碧洲聯手將那些陷阱拔出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傷亡,之前中招的兩個警察也是蘇醒過來了。

最終到了山洞口。

王陽深吸一口氣,成敗在此一舉,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那他們也是無法掌控的了。

按照資料上面的顯示,這個兵工廠的入口就是這裡了。

黃芸芸帶著警察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附近,趁著還沒有守衛的時候,那是瞬間發動了攻擊。

兵工廠這邊大部分都是一些工人,根本就不是戰鬥人員了。

不過這些人看到警察以後,那戰鬥力也是十分驚人的,因為他們這樣的人,那要是被抓到了,就是死路一條。

雙方開始激戰,場面十分的火暴。

王陽和嚴碧洲隨即也加入了戰團,赤龍特戰隊兩大戰鬥力一加入,這局勢就自然明亮了,那些人根本就不是兩人的對手。

顧天全在一旁也沒有閑著,這一路上他收集了不少的毒蟲,用一種黃色的粉末將這些毒蟲給放進了山洞之中。

頓時,山洞裡面傳來了一陣鬼哭狼嚎。 顧天全將一路上收集過來能用的毒蟲,一口氣全都放進了山洞裡面的兵工廠。

一時之間裡面是鬼哭狼嚎,黃芸芸等人在進去之前,那是都拿到了顧天全給的一些粉末,所以才算是幸免於難了,但是那些兵工廠的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誰也沒有想到,莫無敵設計下來的保護陷阱,竟然反過來卻顧天全給利用了。

如此一來,黃芸芸等人幾乎是沒有費什麼力氣,那是很快的就將兵工廠這邊給攻下來了。

王陽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顧天全,樣子十分的無奈了。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顧天全不咸不淡的問道。

王陽回過神來,看著那邊的情況冷笑道:「你說要是莫無敵知道你這麼做的話,會不會被活活氣死?」

「呵呵,他還不能死,要死也得將東西給我吐出來,再死也不遲啊。」顧天全望著某個方向,意味深長的說道。

王陽也並沒有多想,隨即去山洞裡面觀察情況去了。

那些毒蟲已經散去了,藥粉已經失去了作用,毒蟲就只不過是普通的蟲子罷了,到底還是怕人的,很快就全部都隱藏到了陰暗的角落裡面去了。

王陽這便是抓住了幾個負責運貨的活人,而剩下人則是都死了。

他們一部分是警方擊斃的,一部分是毒蟲給要死的,還有一些人那是直接自殺了。

不過好在,還有幾個活著的人。

王陽也顧不上許多,直接開始逼問一些事情。

半個小時后后,王陽才得知,之前有什麼東西運到了哪裡。

那些炸彈的原料運往的地方,正是之前王陽被暗算的幾個別墅,還有幾個他們不知道的別墅。

佛爺按照這邊人所言繪製了一份地圖,結果眾人發現,雲不周這邊竟然還有三處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的別墅。

王陽的第一反應就是,寒雪很可能就在這三個地方之一。

但是具體到底是哪一個,那誰也說不準的,活著的這些傢伙都是一問三不知的情況。

王陽捉摸著,他怎麼樣才可以將寒雪給救出來?

思來想去,最終王陽是決定讓洛天業監控雲不周的手機,想要從這方面來鎖定雲不周的位置,一旦找到了雲不周,那就等於是找到了寒雪了。

誰知道,洛天業則是一臉沮喪了。

「老大,還是不行啊。雲不周這孫子手機一直都是關機的情況,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洛天業哭喪著一張臉,就差一點沒想把電腦給砸了。

對於他們這種技術黑客來說,那要是對方直接關機,他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王陽也深深的知道這個道理,不過他倒是覺得這是雲不周故意的。

王陽思索了一番,隨即冷笑道:「我不相信他的手機真的會二十四小時關機,調查一下,看看雲不周會不會用另外的號碼。」

洛天業恍然大悟,趕緊從這個方向開始入手。

只是洛天業並沒有找到另外一張署名是雲不周本人的手機卡,不過他已經開始調查雲不周身邊的一些人了,或許雲不周這小子用被人的身份證辦理的手機卡?

然而這對於洛天業來說無異於是大海撈針了,可眼下,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洛天業這邊暫且不提,王陽同時還讓佛爺的人看著,遮天會這邊派遣給雲不周的人。

他知道,那些精銳成員一定會有所行動的,他們要是動了,那很多事情就自然而然的浮出水面了。

與此同時,別墅之中,寒雪卻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整個密室的空間都是封閉的狀態,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逃走,出口有人把守。

寒雪甚至一次都沒有去查看情況,她很清楚,一旦她離開了繩索這裡,那才是真的危險了。

現在她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等著人來救她。

寒雪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進食了,甚至連一口水都沒有喝過。

雖然赤龍特戰隊也經常做一些抗飢餓的訓練,但是那都是在空氣正常的情況下進行的。

這個密室的空氣流通並不暢快,空氣的含氧量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低了。

人在這個情況之下,那是沒有什麼精神的,即便是寒雪也不例外。

寒雪咬著牙,卻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等,她能做的就只是等了。

整個密室之中揚起缺乏,再加上寒雪長時間沒有進食和飲水,密室之中更是炙熱難耐的情況。

寒雪覺得自己快要撐不住了。

要不是還有活下來的希望,那寒雪已經想要直接引爆這些炸藥了。

大不了雙方就是魚死網破同歸於盡了。

但是最終寒雪並沒有這麼做,因為這個時候,那些人恐怕已經不再這裡了,最多就是有一些守衛她的人罷了。

雲不周這個時候還在不在別墅,那就不好說了。

寒雪不怕死,但是她不希望自己死的一點價值都沒有,這樣的傻事她是不會做的。

何況寒雪一直都堅信,隊長一定會過來救人的。

寒雪望著密室黝黑的長廊,這一刻她多麼希望能夠看到王陽的身影。

寒雪的嘴唇已經開始乾裂了,時不時會有些血絲出現,缺水加上缺氧,寒雪已經快要虛脫了。

這感覺那是和高原反應差不多的了,只不過還在寒雪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的。

此時此刻,雲不周就坐在別墅外面的車內。

他看著別墅的方向,眼神之中滿是猶豫之色。

他不知道寒雪那邊的情況如何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進去?雲不周拿捏不定主意,這要是萬一寒雪和他同歸於盡的話,那雲不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不過更讓雲不周覺得心煩的是,王陽竟然沒有死。

那麼猛烈的爆炸之下,王陽竟然還活著,這對於雲不周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了。

雲不周之所以知道王陽沒有死,則是因為他的人一直都在顧天全醫院那邊盯著,王陽沒有死的消息,雲不周是在第一時間就掌握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雲不周產生了深深的挫敗感。

那樣的場面之下還能活下來的人,他真的會是王陽的對手嗎? 雲不周一想到這些,那心情就是更加差了,整個人的臉色也是難看了不少。

他身邊的幾個小弟都是不敢吭聲了,一個個小心翼翼的看著雲不周的反應,生怕得罪了雲不周一樣。

這個時候,雲不周的一個心腹忍不住開口問道:「老闆,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雲不周咬著牙,遲疑道:「你問我,那我問誰?」

這心腹吃癟,也就不敢吭聲了。

雲不周卻是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轉而急忙說道:「準備一下,我要進去一趟。」

「什麼?老闆,你別進去啊,現在那個女人可是掌控著炸藥呢,萬一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可是萬劫不復啊。」這心腹很是擔憂的提醒道。

這樣的道理雲不周何嘗不知道呢?

可眼下已經到了這個時候,王陽沒有死,那麼王陽早晚都會來找他算賬的。

寒雪到底是哪一邊的人,現在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雲不周從來都不是一個傻子,他太了解王陽的行事風格了。

如果說最開始的時候,雲不周還是有些不屑王陽的那些手段的,但是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膽寒了。

別說他一個小小的雲不周了,那就算是當初在東華市叱吒風雲的人物,最終不還都是一個個的死在了王陽的手上?

論詭譎多變,他哪裡是橋老三的對手。

結果又如何,橋老三到底都沒有玩過王陽。

所以雲不周也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夠坐以待斃了,這個事情還是要主動出擊才好。

想到這裡,雲不周也沒有繼續徵求身邊人的意見了,而是決定過去和寒雪談一談了。

他想要策反寒雪,這也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只要寒雪被策反了,那麼後面的問題就都不成問題了。

當雲不周出現在洞口外面的時候,那是有許多槍口都對準了混血那邊的方向。

寒雪就這麼看著雲不周現身,她想要做什麼,但是這個時候寒雪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你來什麼意思?」寒雪冷冷的問道。

實際上寒雪倒是很高興,因為本來這密室之中的空氣就不流通了,雲不周這麼一過來,那是瞬間就讓大量的空氣進入了密室之中。

寒雪表面上沒有表露出來什麼,但是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就在這一瞬間,寒雪飛快的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除了肚子很餓以外,寒雪已經基本上都沒有什麼不適感了。

只能說,雲不周來的太是時候了。

「雪兒,我是真心的喜歡你,請你相信我好嗎?」雲不周很是深情款款的說道。

寒雪只是看著雲不周,卻是並沒有吭聲,因為她還在努力的調整整個人的狀態,防止雲不周這邊突然做什麼手腳,那她也好有反應的時間啊。

至於雲不周說的這些鬼話,寒雪是一個字都不願意相信的。

雲不周繼續說道:「雪兒,要是你願意低頭的話,那我保證,我們以後會很幸福的。我會帶你去過好日子,榮華富貴,你想要什麼那就有什麼。」

「你覺得我會相信嗎?」寒雪很是冷冽的問道。

雲不周也不覺得驚訝,實際上,寒雪要是直接開口就同意了,那雲不周才是不敢相信了呢。

現在寒雪的這個反應,那還是最為正常不過的了。

雲不周並沒放棄,而是語重心長的開始勸說寒雪:「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那就應該享受女王一般的待遇,何必吃苦呢?雪兒,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不要想不開,到我這邊來吧。」

兩人交談了一番,最終寒雪是想要假意答應的了。

這欲擒故縱也好,還是演戲也罷,總歸還是到了火候了。

想到這裡,寒雪便是開口說道:「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的話,那我也可以答應你,但是你不能夠傷害我。」

雲不周則是寬慰了一番寒雪,大概的意思,那就是他不會傷害寒雪的。

不過雲不周也是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需要寒雪拍攝全程的視頻,而這視頻的內容就是兩個人之間的君子協議了。

寒雪本來是可以答應的,因為像是視頻這種東西,對於她來說那也算不了什麼的。

誰知雲不周卻是厚顏無恥的繼續說道:「我們明天就結婚,今晚就行夫妻之禮,只有這樣,我才能夠完全的相信你。我不會傷害你,但是你就能保證不會背叛我嗎?」

寒雪俏臉微寒死死的看著雲不周,隨即冷冷的說道:「你走吧,我不會答應的。」

雲不周一臉憤然,腦海之中想到寒雪和王陽的關係,頓時怒道:「我知道你在期待什麼,我實話告訴你,你也不用在等了,王陽已經死了!」

「恩?你說什麼?」寒雪很是疑惑的說道,彷彿她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一樣。

「我說王陽死了,王陽已經死了,你懂了嗎?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因為根本就不會有人知道你在這邊,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雲不周面孔扭曲的怒吼道。

寒雪看著這樣的雲不周,越來越覺得,這樣的雲不周簡直是太過於可笑了。

不過寒雪最終也是沒有說些什麼,因為她根本就不相信,有人能夠幹掉王陽。

那就算是有的話,也不可能是雲不周這樣的貨色。

雲不周見寒雪沒有吭聲,第一反應就是寒雪相信了,可能現在這個時候這小妞已經是絕望了,那就更加需要他來安慰一番了。

雲不周緊接著說道:「不過你也不用害怕,我說過了,我是真的和你喜歡你。只要你成為我的人,那我可以保證你很安全的。」

誰知,寒雪很是不屑的冷笑道:「得了吧,這是我聽到過最可笑的笑話了。你走吧,我對跳樑小丑沒有什麼興趣。」

「你什麼意思,你不相信嗎?」雲不周很是疑惑的反問道。

寒雪並沒有搭理雲不周,而是握著一旁的繩索,一個字也不肯說了。

不過寒雪的眼神卻是非常的堅定,她不相信,不相信王陽會被雲不周給幹掉。

雲不周看到寒雪的這個反應,那心中更加滿是繼續了。

不過最終雲不周還是離開了這裡,因為他對寒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雲不周想要策反寒雪,但是顯然這個辦法是根本就行不通了的。

再加上王陽還沒有死的這個事情,更是讓雲不周心亂如麻。

最終,雲不周還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