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劍開始震動,可不論它怎麼掙扎怎麼晃動,都無法擺脫甲賀一木的鋼牙。

別看這老頭兒歲數不小了,牙齒確實異常的健康,要是換成普通人的話,一口牙早就被震的一顆不剩。

秦烽不慌不忙,藏在身體一側的左右,捏爆了閃電符。

咔嚓!

一條粗壯的閃電從天而降,準確的打在甲賀一木的頭頂,原本一絲不亂的髮髻被劈開,好多頭髮變成了焦黃色。

他不得不張開嘴巴,飛劍得以重獲自由。

一記閃電的滋味並不好受,但他選擇和之前的秦烽一樣,他忍著,而且還裝作什麼都沒事的樣子,開口道:「小子,這就是你們華夏修真者的本事?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本以為你們是一群很了不起的人,現在看來,普通到了極點。你要是就這麼點兒能耐的話,今天真要死定了。」

「那就試試看嘍。」秦烽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對方是裝的,笑著說:「老木頭,剛才我只出了兩成力,比你的三成還要少一成呢。所以鹿死誰手,已經很明了了。你的髮型很難看,要是把手裡的刀換成一根棍外加一個破碗,肯定是個合格的乞丐。你要是想我乞討的話,說不定我心情一好,會賞給你幾個銅板呢。」

甲賀一木面色鐵青,他邁開兩條小短腿,雙手持握東洋刀於身體一側,朝著他快速衝來。 這是典型的忍者步伐,兩條小短腿搗的很快,高舉著東洋刀,大有將面前之人一劈兩半的做派。

火龍符!而且一次是兩張,兩條超過四米長的火龍呼嘯而出。

突如其來的火焰,讓甲賀一木亂了陣腳,由於不清楚火焰的灼傷能力有多強,他不得不改變行徑路線,加以躲避。

冰錐!

火龍只是為了掩人耳目,真正的殺招是冰錐,不如窺天期中品之後,秦烽嚴格要求自己練習冰錐法術,現在不但把念咒語的時間降到了最短,而且把冰錐的殺傷力提升到了最高。

一根接近三米長的冰錐從天而降,尾部的直徑達到三十厘米,前方是非常鋒利的尖刺,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光芒。

嗖……嘭……

冰錐打在甲賀一木的背上,瞬間碎裂開來,在他的和服上留下一個破口,裡面的肌膚呈青紫色,外加一個肌肉外翻的傷口,由於冰凍的效果,所以流血不多。

除了之前兩人試招之外,這算是正兒八經的第一個照面,秦大少完勝。

甲賀一木怒了,吼道:「華夏人,竟然用這種聲東擊西的方式對待我,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得了吧,這話你說過不下五次,結果呢,老子不一樣活的好好兒的。」秦烽一邊說,一邊指揮飛劍繼續攻擊。

別墅的一個窗戶旁邊,中村俊南手持望遠鏡,一邊看一邊自語:「難不成甲賀一木也不是對手?怎麼可能,他可當過天皇陛下的劍術老師的,在太陽國是聲名顯赫的人,沒理由鬥不過一個二十歲的華夏人。還有,甲賀前輩該先把女孩兒給我抓回來,只要我當著秦烽的面性-侵她,他就會方寸大亂,真是的……」

美女消失這件事,整個過程他都看到了,到現在都覺得可惜。

叮噹……

飛劍和東洋刀撞在一起,甲賀一木被巨大的力道震的後退一步。

再看飛劍,直接被震飛了,在空中調轉方向,重新俯衝而來。作為修真者,最大的優勢就是飛劍,可以展開遠程攻擊,不用擔心本人受到近身打擊。

甲賀一木時而單手握刀,時而雙手持握,他把刀交到左手,右手往懷裡一探,然後迅速揮出。

我擦擦,肯定又是手裡劍。

果不其然,三枚類似五角星的暗器飛射而來,秦烽這次不敢託大,畢竟對方是高級上忍,實力不容小覷,萬一靈力護盾擋不住,吃苦頭的可就是自己。

所以,還是不要試為好。

動作敏捷的躲過暗器,他也扔出了暗器,那是三張火龍符外加一張閃電符。

呼呼……咔嚓嚓……

和上次一樣,冰錐還是緊隨其後,繼續擴大戰果。

甲賀一木盪開飛劍,嘴裡大喊一聲:「滅神一刀斬!」

如匹練一樣的劍光,瞬間將三條火龍和一道閃電劈為兩半,符咒的效果隨即消失。同時他揮出左拳,準確的打在冰錐上。

冰錐碎裂開來,碎冰塊掉落地面。

按著望遠鏡的中村俊南一巴掌拍在窗台上:「太好了,我就說嘛,甲賀派的流主,怎麼可能不是秦烽的對手。現在看來,姜還是老的辣,秦烽就快無計可施,只要甲賀一木展開反擊,他肯定扛不住。」

秦烽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一開始的時候能佔據上風,完全是靠詭異的攻擊手段,現在這招兒已經不管用了,而且能夠用於突然打擊的方法,也都用完了。

現在,他有種黔驢技窮的感覺。

趁著甲賀一木回身換招的時候,他扔出了加強版的火神手雷。這種手雷,經過侯寶和雅詩兩個人的改進之後,威力進一步增加。

來太陽國之前,火神手雷只製作出了十五枚,雅詩全部塞進了他的納戒,以備不時之需。

轟……

手雷爆炸,彈片四散飛射,幾百顆特種金屬做成的鋼珠夾在其中,殺傷範圍是三十米。

嘭嘭嘭……

幾十顆鋼珠和彈片打在甲賀一木身上,不但將他的和服打的千瘡百孔,肌膚也受傷不輕,多處傷口開始往外冒血。

「有效!」秦大少高興的一蹦三尺高,就算炸不死你丫的,也能把你炸個七葷八素,然後哥再痛下殺手。

他的餘光看到遠處的別墅上,二樓窗口好像站著個人,很像是中村俊南。

md,老子這裡跟人拚命,你小子站在窗戶後面看戲,哪有這麼好的事兒,前兩次沒能殺掉你小子,算你幸運,今天別想在逃過一劫。

他又扔出一枚手雷,甲賀一木是吃一塹長一智,這次沒有傻乎乎的站著不動,而是快速的朝著一邊撲去。

秦烽的機會來了,他心念一動,狙擊步槍憑空出現,簡單的瞄準之後,不假思索的扣動扳機。

中村俊南看到秦烽肩膀上好像多了個什麼東西,同時出現了反光,還沒等他做出反應,子彈已經呼嘯著射來。

嘭……

子彈擊穿玻璃,留下一個圓形的小洞,然後打進了他的左胸。

中村俊南感覺到胸口受到重擊,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一隻手扶住桌角才得以停下來,他低頭一看,胸口多了一個血洞。

「啊……救我……」他用儘力氣喊了一嗓子,然後倒在地上,身體不住的抽搐。

得手了!

秦烽收起步槍,剛才的一幕甲賀一木看的清清楚楚,當時他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開槍,然後中村俊南中彈倒地。

僱主死了,後面的那些錢休想拿到手,相對於甲賀派的巨大損失,這次真的賠大了。

「秦烽,你……」他暴跳如雷道:「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殺天滅地一刀斬……」

一邊喊一邊瘋般的朝著秦烽衝來,手裡的東洋刀更是不停的揮舞。

秦大少嘴角微微上翹,他已經命令小鼎送自己進去。

來太陽國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殺掉中村俊南,既然任務已經完成,哥還跟這些嘍啰費什麼勁兒,等哥走了,你這根老木頭,就一個人留在這裡凌亂吧。

呼……

他的身體變成了一道殘影,但還是被快速飛來的劍光,打了個正著。 甲賀一木用最快的速度沖向別墅,心裡一個勁兒的念叨著:中村俊南你可千萬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找誰要錢去?

當他衝進二樓房間的時候,已經有人蹲在中村大個兒的身邊,做一些簡單的急救工作。

「給我讓開!」他直接拎起那人,扔出門外。

那人摔了個七葷八素,喊道:「你要幹什麼,中村少爺還有一口氣在,要是不敢進施救的話,必死無疑。」

「尼瑪的,老子比你更在乎他的命!」甲賀一木喝道,伸手放在中村俊南的頸部動脈上,果然還有心跳,只是速度很慢,也很弱。

他趕緊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打開蓋子,撬開中村大個兒的嘴巴,將藥粉盡數倒進嘴裡。

接著,他伸出右手,緩緩地蓋在中村俊南的傷口上,停留幾秒鐘后猛地抬起,一顆變形的彈頭被吸了出來,血漿開始噴濺。

「你在幹什麼?」門外那貨手腳並用爬了進來。

甲賀一木抬腳再一次把他踹出去,說:「不想你的主子死,就給我在外面待著。好在子彈是擦著肋骨打進去的,方向上發生了改變,但他的心臟還是被打到了。現在他的腹腔里全是血,要是不流出來的話,馬上就會死。你,馬上去安排直升機,把他送往最好的醫院治療。」

「是!」那人連滾帶爬的往樓下跑。

這時,中村俊南突然睜開了眼睛,開始劇烈咳嗽。

甲賀一木心中暗喜,這就好,應該是死不了了。

可是幾聲咳嗽之後,那貨重新倒在了地上,腦袋一歪,徹底斷氣了。

甲賀一木趕緊為他進行心臟復甦術,但搞了自己一身血,卻是毫無收穫。

他一拳打在地面上,木屑紛紛,怒道:「怎麼會這樣,明明不是致命的上,為什麼會死呢!秦烽,你不但殺了我的僱主,還斷了我的財路,我甲賀派跟你勢不兩立,就算是追到華夏國,也要取你性命!」

……

我艹,尼瑪!噗通……

先是一聲粗口,然後是身體摔在地上的聲音。

正坐在沙灘椅上閉目養神的原田清子,聽到動靜之後,馬上跳了起來,一邊朝這邊小跑,一邊喊道:「秦桑,你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啊,你的嘴角流血呢。」

秦少在進入小鼎的前一刻,身體殘影被甲賀一木的劍光掃到,雖然不致命,卻也是很疼的。

而且,他的後背多處經脈受損,雖然極力控制自己把那口血咽下去,但還是有一些從嘴角處流了出來。

他用雙臂撐起上身,單腿跪在地上,說:「我沒事,只不過是被小小的偷襲了一下,不要緊的。」

清子趕緊掏出紙巾,蹲下身體,仰著頭細心的幫他擦去嘴角血漬,一臉擔心的表情,像極了溫柔的小妻子。

她語帶關切的問道:「秦桑,你確定沒有事嗎,我怎麼覺得很嚴重啊。要不要吃點葯,有什麼我能做的嗎?」

秦大少心想有必要讓你知道,哥真的沒事兒,生龍活虎著呢。

用來證明這一點的最直接方式,嘿嘿,當然是把面前的美女撲倒,讓她從根本上感覺到,咱個哥們兒是很強壯有力的。

他作勢一個前撲,直接把美女壓在了草地上。

「秦桑,你怎麼了,不會是要暈倒吧?」清子更加緊張了。

「嘿嘿,怎麼可能。不過倒是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被美麗的原田清子小姐給迷倒的。」他在說話的同時,兩隻狼爪成功的伸到了對方的衣服里,一個向下一個向上,分兩路朝著重要目標進發。

清子有些不知所措:「秦桑你是不是又中毒了?」

「對啊,這次中的是催-情的劇毒,除了和清純的處-女xxoo之外,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解毒,哇哈哈!」他的一張大嘴馬上壓了下來,將清子兩片香軟的小嘴吻住。

清子早就不是在醫院是那個病怏怏的女孩子了,服用菱栗丹之後,她的並基本上已經痊癒,完全可以進行某種激烈的男女行為。

「唔……」

嘴巴被堵住,小香舌也很快被對方擒住,她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很快,她的外衣口子全部被解開,露出裡面的打底衫,秦少輕車熟路,一隻手隔著蕾絲罩罩,攀上了其中的一座高峰,試了幾把手感之後,馬上又朝著另外一座進發。

清子果然是個沒用經驗的雛兒,她根本不懂得怎麼在接吻中換氣,一張俏臉的小臉兒很快憋成了紅色。

對於這一點,秦少表示十分懷疑,你不是演員嗎,就算沒演過暴露的戲,親吻也沒演過?上學的時候沒接受過訓練,怎麼可能呢。

可事實的確如此,清子在這方面的經驗,根本就是零。

他不得不暫時停下來,留給美女喘息的機會。

清子一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一邊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兩隻手不自覺的攪在一起,而不是進行所謂的反抗。

要知道,秦少的兩隻狼爪,還在繼續進發呢。

特別是下面那隻,眼看就要攻至神秘花園的入口處了。

「嘿嘿,現在你知道了吧,我真的沒事兒。」他壞笑著說。

清子小聲道:「可你剛才也說自己中毒了,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啊?」

「有事,當然是有事。」他笑的更加yd,俯下身體tian著她的小耳朵說:「所以呢,你必須跟我xxoo,才能解毒,清子你願意嗎?」

「我……」她有些害羞的把臉埋在胸口。

「嘿嘿,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他笑嘻嘻的說:「女孩子的第一次是寶貴的,這裡雖然環境不錯,但畢竟是草地,我覺得有必要弄張大床,再搭個帳篷什麼的……」

小鼎突然開始晃動,這讓他十分火大,喊道:「你丫又想幹什麼,老子又不是沒帶女孩子在這裡……擦,你到底想幹什麼?」

小鼎無法用言語進行表達,繼續劇烈的晃動。

秦烽甚至從清子身體上面被晃了下來,剛要發火,清子衣兜里的手機也掉落出來。

他吃驚的撿起來,說:「我擦啊,你丫竟然還能收到信號,什麼時候做的信號覆蓋,我怎麼不知道?」 原田清子低頭一看,驚道:「是爸爸打來的,他一定是從網上看到了我生病的消息。【最新章節閱讀.】」

秦大少不甘心啊,眼看就要把美女徹底推倒了,未來老丈人卻打電話搗亂,難道老頭兒感應到女兒就要吃虧了?

不得已,他只能把手機遞到美女手裡。

清子對著他做出一個抱歉的微笑,按下接聽鍵然後把手機放在耳邊:「父親,你……什麼,你再說一遍……你們到底要怎麼樣?請不要為難我的父親,他的年紀那麼大了,實在是經不起折騰,你們……」

秦烽豎起耳朵,聽到的內容是:你的父親原田一郎在我們手裡,不想他死的話,就拿十億太陽國幣來贖人,否則撕票!你要是敢報警的話,同樣是撕票的結果。另外不妨告訴你,你就是報警了也沒用,警察根本不敢管我們山口組的事情。

nnd,又是山口組。

看來上次滅了龍口組這件事,並沒有讓山口組的人長記性,既然你們再一次冒頭出來,老子就要進行最嚴厲的打壓,讓你們所謂的山口組徹底在太陽國消失。

清子一臉緊張的說:「十億太陽國幣,這麼多錢我上哪去弄?雖然我們家開了幾十年的料理店,但收入一直很微薄,開支一直都很大……」

對方打斷他的話:「那是你的事情,我們管不著,給你一天的時間,如果不能把錢拿過來,你爸爸就死定了!」

說完,對方掛了電話。

清子慌了:「這可怎麼辦,爸爸一輩子的積蓄加在一起不過四五億,我這幾年拍戲不但沒掙到錢,而且還經常找爸爸周轉,就算是把錢全給他們,也不夠啊。」

秦烽笑著說:「清子,你忘了還有我的嗎?」

她先是很感動,但馬上低下頭說:「十億不是小數目,怎麼好意思讓秦桑幫忙呢,我還是想其他的辦法吧。」

「十億太陽國幣,換算成美元的話,也就一千萬左右吧。」他一臉不在乎的說:「別說是一千萬美元,就算是一億、十億對我來說都是小菜一碟。放心吧,我會救出你爸爸的,而且對方非但拿不到一分錢,而且要為自己的行徑付出代價。」

「秦桑,你真的會幫我嗎?」美女揚起小臉,大眼睛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當然了。」他動作溫柔的擦去清子臉上的淚水,說:「誰想傷害我身邊的人,都得先過我這一關,難道清子把我當外人嗎?又或者把自己當外人,我已經把你當成自己人了呢。」

美女激動萬分,主動抱住他的腰,說:「有秦桑在,爸爸一定會安全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