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回家面壁一個月,不準出戶。」

祝清明上前抓著祝正平的手腕,打算把他帶走。

在家裡的時候,他就問了端木坤葉宇的情況,得知連端木家也不一定是葉宇的對手,祝清明就徹底慌了。

生怕祝正平得罪葉宇,所以才會急急忙忙的趕過來。

還好沒有動手,要不然祝家就被他給害慘了。

「我不回。」

祝正平甩開祝清明的手說:「祝清明,你雖然是家主,可還是我的弟弟,你要聽我的。」

「我現在命令你,集結我們祝家所有的力量把葉宇給毀滅了。」

「放肆。」

祝清明一巴掌抽在祝正平的臉上,憤怒的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他可是天目組織的隊長,是秦雷昌親自提拔上來的,而且還是華老爺子的高徒,你覺得我們祝家能對付得了他嗎?」

「再說,葉隊長又沒有做錯什麼,我們祝家憑什麼針對人家?」

「倒是你,整天琢磨這個琢磨那個,怕是把自己琢磨傻了吧?」

「趕快給我滾回去,要不然我們祝家從此在也沒有你這號人物。」

聽到祝清明的話,祝正平直接傻眼了。

祝家沒有他這號人,弟弟也太誇張了吧?竟然要把他踢出家族,一點情面都不留。

不就是天目組織的一個隊長嗎?至於怕成這個樣子嗎?

但他又不敢忤逆祝清明的意思,畢竟在祝家,祝清明掌權,一人獨大,真要抗命的話,開除祝家是小事。

以後沒有祝家作為依仗,他還怎麼過逍遙快活的日子啊。

所以祝正平服軟了,乖乖的跟著祝清明離開。

「祝會長,你可千萬不能走啊?」

鄭開陽看到這一幕快要嚇傻了,祝正平離開,就意味著他要一個人來對抗葉宇,那不是找死嗎?

全指望靠著祝正平這棵大樹,他能夠從中獲利呢。

「我可是你最為忠實的支持者,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你是誰?」

祝清明冷冷的問道。

祝正平的支持者?

該不會就是他慫恿的祝正平吧?

想到這裡,祝清明看向鄭開陽的目光都變得不善起來。

竟然敢蠱惑他們祝家的人來對抗葉宇,簡直是找死。

「我叫鄭開陽,是國醫聖手,朱會長的忠實支持者。」

鄭開陽慌快的說道:「祝家主,你可千萬不能放棄祝會長啊,一切都是葉宇那個混蛋惹的禍,你要怪也應該怪葉宇,和祝會長沒有任何關係,你別怪錯人了。」

「調查一下他,但凡有任何違法行為,直接移交到相關部門,絕不容情。」

祝清明冷冷的說道。

立刻就有手下人開始著手調查鄭開陽。

「什麼意思?祝家主,我可沒有得罪你啊,為什麼要調查我啊?」

鄭開陽嚇的雙腿都在打顫,他是國醫聖手,沒少藉助自己身份的便利搞一些違法行為。

就是這樣,他的身體才會被酒色掏空,已經變的沒有那個能力了。

一旦調查,哪裡還有他活命的機會啊,肯定會把牢底坐穿。

「哼!」

祝清明冷哼一聲,不再去理會鄭開陽,而是沖著葉宇說道:「葉隊長,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到家裡坐坐?你這當上隊長,我還來得及恭賀你呢。」

「伯父好,暫時我還走不開,等有空了,我一定會登門拜訪伯父。」

葉宇謙虛的說道。

去他家裡坐坐,那不是女婿去拜見老丈人嗎?

自己都還沒有準備好,現在過去,還怎麼娶他女兒啊。

「既然如此,我就不再這裡打擾了,等你什麼時候要來,跟小雨說一聲,我提前準備一下。」

祝清明笑著說,然後便帶著祝正平離開了。 噗咚!

祝清明前腳才剛剛離開,鄭開陽就跪倒在了葉宇的面前,懇切的哀求道:「葉神醫,我真的不是故意跟你為敵,實在是受到了祝正平的脅迫。」

「你也清楚,他是會長,而且還是祝家的人,我哪裡敢不聽他的話啊。」

「現在好了,他會長的職位已經被你給擠下去了,以後我就不用再看他的臉色行事。」

「葉神醫,求求你,千萬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啊,我是真的被逼無奈,所以才會跟你叫板的。」

聽到鄭開陽聲淚俱下的哭訴,葉宇只是搖搖頭,並沒有當回事。

反正一個即將死去的人,他還管那麼多幹嘛。

自作孽,不可活。

「祝正平的職位已經被廢除了,你們現在還有什麼看法嗎?」

葉宇環視了一下眾人,淡淡的說道:「醫療協會是國家的重點機構,一日沒有會長,可能就會落下很多工作無人處理,你們看看,我們應該選誰來擔任這個會長的職位呢?」

「葉神醫,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由你來當這個會長了,其他的人哪裡有當會長的資格啊。」

「就是啊,葉神醫,在你這麼厲害的神醫面前,別人即便是當了會長,內心也會不安的,還是你來當吧。」

「葉神醫,請你來擔任我們會長的職位。」

一時間周圍的人都跟著附和,推舉葉宇來擔任會長。

這讓葉宇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他那麼多事情,哪來的時間去管理醫療協會啊。

連省城的協會他都交給鍾建雷處理了,又怎麼會接管整個華夏國的醫療協會呢。

「大家先靜一靜。」

就在這個時候,鍾建雷開口說道:「小宇太忙了,沒有時間來打理醫療協會,要不還是從你們當中推薦出來一位德高望重的醫者吧?」

「鍾師兄說的不錯,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根本沒有時間來顧及這邊的事情,你們看看能不能從你們當中推薦出來一位。」

「葉神醫,你這是打算拋棄我們啊。」

周圍那些醫者都是一陣惋惜。

要知道葉宇能夠治好癌症,單單是這份本事,就能夠帶領著華夏國的醫術進入一個新的高度。

至於那些要藉助中外醫術交流大賽想要打臉華夏國醫術的國外醫者,在葉宇面前根本不夠看。

到時候葉宇展現出他的本事,直接就能夠反打臉他們。

「是啊,葉神醫,你不來當這個會長,還有誰敢當啊。」

其他人也都跟著附和,儼然一副把葉宇奉若神明的姿態。

「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來擔任這個會長。」

葉宇無奈的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帶領著你們走上更高的層次,可現在,我是真的分身乏術,你們還是另外再推舉一個人來當會長吧。」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再勉強葉神醫了。」

周圍那些人見到葉宇一再堅持,也就沒有再考慮讓葉宇來當會長了。

然後他們就把目光投向了鍾建雷說:「鍾神醫既然是葉神醫的師兄,而且還是國醫聖手,醫術定然不差,要不我們推舉他來擔任醫療協會的會長吧?」

一聽這話,那些的眼睛一亮,跟著點頭說:「對,對,對,葉神醫既然沒有時間來打理醫療協會,那咱們就推舉他的師兄吧。」

「鍾神醫還是國醫聖手,醫術了得,肯定能夠當得起這個會長的職位。」

「我們推舉鍾神醫來擔任醫療協會的會長。」

「鍾師兄,你怎麼看啊?」

聽到眾人的商議,鍾建雷也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他連雲海省醫療都管理不過來,哪裡還有那個閑工夫去管整個華夏國的啊!

可眾望所歸,他又不得不接受。

畢竟這一切都是葉宇惹出來的事端,他作為師兄,應該接場。

再說,這裡也就他跟葉宇的關係比較近,讓其他人來挑這個大梁,會有人不服氣。

思量再三,鍾建雷點點頭說:「行,我就先擔任這個會長,等以後發現更合適的人選,我在讓賢。」

「鍾會長客氣,試問整個華夏國,除開葉隊長,又有誰能超越你的威望啊!」

「就是,鍾會長來當這個會長在合適不過了。」

「以鍾神醫的名氣,再加上他跟葉隊長師兄弟的關係,我們都支持他來當這個會長。」

「我也這麼覺得,葉隊長,就讓鍾神醫來擔任我們的會長吧。」

「師兄,既然如此,那你就多操勞一些吧。」

葉宇也知道鍾建雷的苦楚,笑著說:「雲海省醫療協會那邊的事情暫時就交給劉卻來打理,他的醫術和能力還是有的,就給他一個平台,至於能夠發展成什麼樣子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好的,小宇,回頭我就安排。」

鍾建雷沒有任何廢話,點頭就應承下來。

這就是一件趕鴨子上架的事情,他不答應也得答應了。

「鍾老哥,那我……」

鄭開陽看到會長已經落在鍾建雷的頭上,立刻就諂媚的說道。

他之前並不認識葉宇,跟他沒有任何的感情。

可他卻跟鍾建雷熟悉,兩人同為國醫聖手,沒少在一起較量,早已經從較勁變成了惺惺相惜。

此刻他懇求一下鍾建雷,興許就能夠緩解自己跟葉宇之間的仇恨。

葉宇能夠把祝正平給整垮,正要整他的話,完全不夠看啊。

「小宇,你怎麼看?」

鍾建雷不敢做主,只能求救於葉宇。

「你看著辦吧,怎麼樣都行,反正他已經是個將死之人了。」

葉宇淡漠的說。

像這種在醫療協會內攀龍附會之人,他非常厭惡。

如果不是考慮到對方的身體抱恙,怕是沒有多久可以活命,葉宇直接就給他教訓了。

現在這樣正好,可以讓鍾建雷賣給對方一個人情,也算是給他在醫療協會樹立了威信。

「你說什麼?我是將死之人?」

鄭開陽一愣,滿臉驚恐的說道。

如果說之前他懷疑葉宇在胡說八道,畢竟他自己也是醫道聖手,如果自己真的是大限將至,又怎麼可能會沒有任何的察覺呢?

可經過羅康,崔宏傑,趙世光的事情,他對葉宇的醫術已經深信不疑。

想到這裡,他再次噗咚一聲跪倒在葉宇的面前,哭聲求饒道:「葉神醫,求求你,救救我啊,我不想死。」

「你放心,只要你把我治好,以後我一定改邪歸正,再也不跟你對著幹了。」

「晚了。」

葉宇擺擺手說:「要是之前我幫你治療,或許還能夠讓你多活兩年,可是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

「而且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些條件你根本做不到,即便是我現在把你治好了,你也會再次犯戒,仍舊命不久矣。」

「葉神醫,這不可能。」

鄭開陽搖晃著腦袋解釋道:「前後才幾個小時,又怎麼可能會延誤了治病時機呢?」

「你先前說的那些條件我都改,保證不在去碰觸一個無辜的女子,還有我先前禍害的那些人,我都會一一的去賠償,爭取得到他們的諒解。」

「求求你,一定要治好我啊,我還不想死。」

「我說晚了就是晚了。」

葉宇堅定的說。

像這種見風使舵的人,留在醫療協會就是一個蛀蟲,他才不願意再出手呢。

「行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這邊的事情就暫且交由鍾師兄處理。」

葉宇不想再跟鄭開陽廢話,簡單安排幾句,就要帶著祝文雨離開。

不給我治嗎?

鄭開陽眼神當中閃過一抹陰狠,就算你是天目組織的隊長又如何?就算你能夠讓祝清明懼怕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