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茜有時候甚至在想,若是沒有那一夜的事情,若是蕭陽沒有那麼早醒過來,恐怕他早就已經被組織的人帶走了,那時候自己將會成為組織的功臣,一切都沒有任何的問題。

但就是郵輪上的經歷徹底讓宋茜發生了改變,這個男人君子,在酒店那一夜,他身受重傷,卻並未對自己趁人之危;他熱血心腸,兩人雖然素不相識,但是他多次幫助自己解決麻煩;他勇敢,堅強,重承諾,是個完美主義的英雄,游輪上他明明已經逃走了,可是到最後為了救自己,他再次隻身犯險,然後衝進了拍賣大廳。

最後當炸彈即將被引爆的那一刻,他為了救自己,毅然選擇將自己置之死地。

"放心,你不會死的!"

那句話,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一樣,將宋茜心中一切虛偽的面具切割的支離破碎,讓她再也無法選擇欺騙自己。

她愛上他了,義無反顧,她發現自己無法欺騙自己的感情,宋茜覺得欠蕭陽一條命,所以她甘願豁出一條命背叛了組織,為蕭陽喊來了救援。

現在的她一無所有,組織的叛徒,隨時都會被組織的人追殺,不過這些對宋茜來講都無所謂了,因為蕭陽還活著。

看到對面的宋茜哭的臉都花了,蕭陽輕聲開口道,"我沒有怨恨過你,我也不會你的氣,不然的話在游輪上的那一刻我就不會救你了!其實,你是無辜的,只是他們的一顆棋子,我的敵人是他們!"

宋茜輕聲抽泣了一下,擦拭了一下臉上淚水,淚眼朦朧的看著蕭陽。

"你早就知道我可疑了對嗎?"

蕭陽搖搖頭,"在機場那一次只是起因,但是在碼頭的那一次讓我開始懷疑,我的身邊只有你,而能夠暴露我們藏身地點的人也只有你!"

蕭陽苦笑道,"但是我只是懷疑,並不敢確定你就是他們的人,所以在船上最後的那一刻我必須去救你,因為我對你做過承諾,否則的話,這輩子良心都會過不去的!"

宋茜臉色有些祈求的出聲問道,"007,你……會原諒我嗎?"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生你的氣,我剛才說了,我的敵人是你背後的組織,而不是你!"

蕭陽笑著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然後輕聲道,"現在可以坐下了吧,你站著說話我還得仰視你,脖子很累的!"

宋茜這才破涕為笑,坐到一旁的座椅上滿臉柔情的看著對方。

"你……的身體不要緊吧?"

"沒事,習慣了,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蕭陽笑著打趣道,然後看著宋茜問道,"你既然是他們在華夏國的人,那麼我大概可以猜出你的身份,只是你是星期幾?"

宋茜彷彿早就知道蕭陽會有此一問,因此並未有任何詫異,而是表情微微一黯,然後輕聲道,"星期四!"

星期四,蕭陽沉吟著點點頭,然後自言自語道,"胡可姐的舍友媛媛是星期三,商界新貴凌天是星期五,你是星期四,還有之前槍殺了媛媛的那個星期一,你們這個組應該一共有七個人吧!"

宋茜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是七個,是八個!" 看到蕭陽似乎有些疑惑,宋茜立刻解釋道,"星期一到星期天一共七人,同樣也是這個小組在華夏的根本,但是在我們的上面還有一個聯絡人,同樣也是管事者,我們平時都稱呼他為白先生!"

"白先生是個男的?"蕭陽有些好奇問道。

"不是,是個女的!"宋茜再次搖了搖頭輕聲解釋道,"組織中的成員篩選很複雜,起碼我知道華夏國的這一批是從小就已經被篩選出來,然後進行了專門的培訓按,成員之間的淘汰率很高,往往幾十個人中都不一定能夠篩選出一個合格的成員。"

"所以,在那裡想要活下來,那就只能夠踩著同類人的屍體一路向上攀爬,不然的話,你就只能夠被同伴給無情的殺死。"

"七個成員從很小就已經被分散出去分散到全國各地,從事各行各業,在組織的幫助下,有可能你會瞬間成為一個事業有成的商人,也有可能是在酒吧燈紅酒綠中遊離在男人之間的舞女,更有甚至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只有當組織真正需要的時候,他們才會成為蛹兵,成為組織中一把鋒利的刀刃。"

"除了管事者白先生,我們七人之間彼此誰都不清楚對方是誰,在那裡,從事什麼樣的工作,除非在有任務的時候才有可能彼此合作!"

宋茜看了一眼蕭陽,然後出聲道,"七個人中我是比較特殊的一位,因為我不是蛹兵,我的負責區域主要是情報搜集工作,或者說我只是他們搜集信息的一個工具,隨時都可以放棄掉的一個工具!"

"原來連你也不知道星期一是誰。"蕭陽輕嘆一聲,原本以為能夠從送錢這裡尋道突破口找到殺死媛媛的那個星期一到底是誰,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有些不太現實。

"你為了我背叛了組織,值得嗎?"

蕭陽看著面前的這個美女,雖然只是幾天時間沒有見面,但是兩個人的關係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似乎再也不能夠回到之前在游輪上那樣開心玩鬧的朋友關係了。

"值得,我希望你安全!"宋茜幾乎沒有任何遲疑,直接開口講道。

"我知道組織一定不會放過我的,但是這些對我來講一定都沒關係了,我只是想要還你那個人情,我希望你安全!"

蕭陽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跟我回去吧,回去後跟在我的身邊,這樣也好有個照應!"

"真的?"

宋茜水霧蒙蒙的雙眼頓時一喜,臉上露出一絲驚喜的眼神,"你真的願意收留我?"

"你也是受害者,以後不要再為他們賣命了!"

"嗯嗯,不會了!"宋茜拚命的點頭,臉上洋溢著一種十分興奮的光芒。

……

飛機降落到南陽市的時候剛剛是早上,一行人直接從機艙中走了出來,這一次為了救蕭陽,蕭家的確是動用了很多的資源,甚至專門包了一架飛機直飛南非。

剛一下飛機,蕭陽的手機就響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蕭陽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抬頭和雪柔對視了一眼。

"是爸爸?"雪柔心思玲瓏,自然是很快就猜到了打電話的人是誰。

蕭陽點頭,然後摁下了接聽鍵,"喂!"

"怎麼樣?"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十分沉穩有力的聲音。能夠在一行人剛剛下飛機就得到消息的人除了蕭家太祖恐怕沒有第二人了。

"回來了,沒事,還死不了!"

蕭陽嘻嘻哈哈一笑,很多時候父子兩人在一起說話都是這樣,簡短沒有廢話。而且作為男人更多的是他們不會把感情表現在臉上。

"那就好!"電話那頭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沉默了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再次開口道,"這次你莽撞了!"

蕭陽苦笑,"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最後竟然會演變成這樣,不過這次我記住了!"

"好!你把電話給雪柔,我有話和她講!"

"好吧!"

蕭陽苦笑,有你這麼當老爸的嗎,自己的兒子在外面都要被人給砍死了,結果這個傢伙竟然還是一臉扮酷,都不知道安慰一下的嗎?

這倒是讓蕭陽想起了當年初中的時候,自己在校外為了夢萱打架,不小心一刀捅死了那個混混,後來太祖知道了這件事情,結果第一件事就是一腳將自己給踢飛了出去,直接從客廳踢到了牆上,那可是毫無任何保留啊。

很多時候蕭陽覺得兩個人的感情不像是父子,到更像是朋友,他們之間很多時候不會有太多的言語交流,但是彼此之間往往都會明白對方的感情。

雪柔拿著電話和對面聊天,似乎是在彙報這次的行程,好一會兒才掛掉電話,一旁的蕭陽笑著聳了聳肩。

"老頭挺有意思,明明是關心直接問我就可以了還非得問你!真是死要面子!"

雪柔莞爾一笑,"也就是你敢這樣和他講話了!"

"呼!終於又回來了啊!"蕭陽伸開雙臂然後一臉陶醉的呼了一口氣,這才出聲道,"雪柔姐,你什麼時候會燕京?"

"怎麼?現在就盼著我早點回去嗎?好不容易來到南陽市,就不打算讓我回家去坐一坐?"

雪柔突然對著蕭陽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的某人心中一虛,頓時大感頭痛,恐怕雪柔真正想要見的是那幾個女人吧。

"哈哈,怎麼會怎麼會,我是想媳婦日理萬機,一秒鐘成千上億,怎麼會有時間呢……"

"沒關係,恰好我今天正好有時間!"雪柔看著蕭陽笑道。

啪!蕭陽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耳光子,果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這幾天夢萱已經養成了每天上完課就來別墅的習慣,一是為了方便照顧昏迷的瀟瀟,還有一個就是等待蕭陽的消息。

蘇媚這幾天同樣也沒有去貝金翰上班,不知道蕭陽的情況,她根本無法正常上班,所以這兩天兩個女孩幾乎都是在別墅中一塊度過的。

趙欣也會時不時的趕過來聚一聚,三人的感情到是越來越好了,只是彼此在一起的時候很少談及蕭陽的事情,大家都害怕提起這個話題,就好像是害怕最壞的情況發生一樣。

夢萱正在擦拭桌子,結果門口的大門被人一把推開了,夢萱有些詫異的一轉身,結果當場就愣在了那裡。

以為自己看花眼了,夢萱還抬手用力揉了揉眼睛,臉上露出一絲驚詫的神色。

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肖……蕭陽?"

站在門口的蕭陽微微一笑,突然伸開雙臂,"怎麼了丫頭,幾天不見這就不認識我了?"

夢萱愣愣的站在那裡,很快她的眼睛中就聚滿了淚水,眼淚順著臉頰啪啪的滴落到地上。

像是一個丟失了心愛的玩具的孩子,當她再次看到蕭陽的時候,夢萱終於被眼前巨大的驚喜給嚇壞了。

突然一把將抹布扔到桌子上,然後夢萱飛快的衝上去,一下子撞進了蕭陽的懷中,將腦袋死死地埋進對方的懷中,雙手用力的抱著對方,彷彿是生怕自己一鬆手蕭陽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哎喲喲丫頭,你太用力啦,我都要喘不過氣來了!"蕭陽笑道。

很快懷中傳來夢萱小聲的抽泣聲,臉上的淚水全都流到了蕭陽的身上,可是夢萱什麼都不管,她只要死死地抱著蕭陽,再也不鬆手。

"嗚嗚,我……我好擔心,我們都好擔心你,我給你打電話……總是提示關機,蘇媚姐姐說你去了南非,可是你卻一個電話都不打給我,我害怕……害怕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你怎麼這麼壞啊……一個電話都不打給我們……"

蕭陽輕輕的伸手撫摸著夢萱的腦袋,臉上帶著柔和的笑容,任由對方像是一隻小野貓一樣在自己的懷中撒嬌,滿臉的幸福。

"對對對,都是我不好,我是大壞蛋,都是我的錯,以後我再也不敢了,我向夢萱小美女道歉好不好?別哭啦,看看誰來了?"

夢萱哽咽著抬頭看向蕭陽的身後,結果看到了站在蕭陽身後的幾個人,其中竟然還有雪柔姐姐,夢萱立刻鬧了一個大紅臉,緊張的連忙從蕭陽的懷中掙扎著爬出來。

"雪……雪柔姐,你怎麼也來了?"

雪柔微微一笑,"來看看你們啊,一直沒有時間來南陽,這一次正好過來看看你們!"

看到夢萱滿臉的淚水,雪柔輕笑道,"丫頭,你可得輕點用力,不然的話蕭陽可就要被你給打死了! 總裁賴上俏祕書

夢萱一愣,這才發現蕭陽拄著一根拐杖的,身上的臉上還帶著一道淤青,胳膊上也攙著繃帶。

"你……你怎麼了?要不要緊?是不是又和人去打架了?"

說著臉上的淚水又彷彿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淌了下來。

蕭陽則是笑著抬手擦拭掉對方臉上的淚珠,"好了,我沒事,就是受了一點小傷,讓大家都進來吧!"

"哦……哦!"

夢萱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有些拘謹的對後面的兩個女孩笑道,"雪柔姐,你們快進屋吧!"

聽到樓下的動靜,二樓一個房間的房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撞開,然後就看到蘇媚衝到了走廊上。

當看到客廳中的蕭陽時,蘇媚突然一把伸手捂住嘴巴,身體輕微的顫抖起來,臉上淚眼婆娑。

一句話也不講,就這樣死死地盯著樓下的那個人,彷彿是生怕這是一個夢境,自己只要一眨眼對方就會消失一樣。 蕭陽抬頭對著蘇媚一笑,然後伸開手做了一個擁抱的動作。

看到這一個動作,蘇媚終於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突然鬆開手,從樓梯上毫無形象的跑了下來。最後幾步幾乎是一躍撲進了蕭陽的懷中。

伸手死死地攬住蕭陽的脖子,蘇媚也忍不住哽咽起來。

蕭陽苦笑著伸手拍拍對方的肩膀,輕聲安慰道,"讓你們在家擔心了,沒事了沒事了,我回來了!"

蘇媚輕輕的點了點頭啊,然後從蕭陽的懷中站起來,看到蕭陽的樣子,蘇媚有些擔心的出聲道,"你受傷了?"

"沒關係,一點小傷而已!"

蘇媚這才終於發現了站在蕭陽身邊的兩個陌生的女人,臉色一紅有些尷尬的伸手擦拭掉臉頰上的淚水。

"對不起,我剛才有些失態了,讓你們見笑了!"

夢萱十分熱情的替兩人做起了介紹,"蘇媚姐,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雪柔姐,雪柔姐,這是蘇媚姐!"

蘇媚一愣,眼神忍不住在雪柔的身上多看了幾眼,眼神中光彩明亮,之前她就從夢萱的口中多次聽到過雪柔的介紹,但是當真的見面后,蘇媚才突然發現夢萱的描述並沒有一點誇張的成分。

這真的是一個美的要令所有女人嫉妒發狂的美女,她的一切都好像是上帝創造出來的最完美的標註,第一次見面,蘇媚就露出一抹自愧不如的想法。

"你好!我是雪柔!"雪柔十分客氣的伸手和對方打招呼,對方的資料她自然是十分清楚,事實上和蕭陽關係密切的幾個女人的資料都在她的桌子上擺了好幾份,她自然是對這幾個女人不陌生。

蘇媚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連忙微微一笑,然後伸手和對飯微微一握。

"你好,我是蘇媚,常聽夢萱提起你,今天第一次見面,還是被你的美貌震驚了!"

雪柔儼然一笑,"你太客氣了,蘇小姐同樣也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大美女!"

"哎呀,你們幾個就不要自我吹捧了,我再給你們介紹一個朋友!"蕭陽笑著打斷兩個女人的對話,然後指著站在自己身後有些局促的宋茜。

"蘇媚,夢萱,這位是宋茜,是我的朋友,以後也和大家住在一起!"

寬敞的大廳中,幾個女孩有些尷尬的圍坐在一起,只有蕭陽一個爺們安靜的坐在中間。

夢萱,蘇媚,趙欣,雪柔再加上宋茜,絕對都是一頂一的美女,只是此刻每個女孩的全都神情有些拘謹,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蕭陽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突然發現這時候自己還是安靜的不要說話最好。

雪柔狠狠地瞪了一眼眾人,那意思很明白,都是你乾的好事,蕭陽最後只能夠無奈苦笑,這……貌似自己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為這樣吧。

不過最後還是雪柔站了出來主動調節氣氛,因為在所有女孩心中,她才是蕭陽當之無愧的女友,再加上雪柔的美貌和氣質讓在場的每一個人沒有不服氣的,所以大家很快就聊得一團盡興,至少表面上是一團和氣。

原本蕭陽是打算一群人出去吃飯的,結果雪柔毫不客氣的給拒絕了,理由是蕭陽現在的傷勢還未恢復,不方便行動,並提議在家裡自己做飯吃。這個提議立刻得到了所有女孩子們的贊同。

於是蘇媚給張媽放了假,一群女孩開始在廚房忙碌起來,夢萱,蘇媚和趙欣都能夠燒的一手好菜,至於雪柔就更不用說了,她幾乎是全能型的女人,蕭陽小時候幾乎都是雪柔在照顧。

想到這裡,蕭陽不禁想起了瀟瀟,想到當時瀟瀟為了和蘇媚比拼結果自己進了廚房,最後飯菜到是沒有炒好,反而差點將房子給點了。

想到瀟瀟現在就躺在樓上的床上,蕭陽不禁有些傷心,於是一個人站起來上樓來到了瀟瀟的房間。

輕輕的推開房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病床上身形清瘦的瀟瀟的面龐,蕭陽緩緩地走進去,來到床邊坐下。

伸手輕輕的撫摸著瀟瀟的額頭,蕭陽沉默不語,彷彿是回到了當初那一夜,翠翠就在自己的面前被人一槍擊中。

心中閃過一抹隱隱的疼痛,蕭陽握緊拳頭,心中閃過一絲悲痛,這是對自己的自責,自責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女人。

"瀟瀟,放心吧,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就算是國內不行,那我就找全世界的專家來給你治療,總有一天我會治好你!"

蕭陽微微一笑,然後低頭輕輕的在瀟瀟的額頭上吻了一下。一個人坐在床邊絮絮叨叨的開始講述自己之前和瀟瀟在一起的時光。

不知何時,蘇媚已經上樓,安靜的站在門口,看著蕭陽一個人用輕柔的聲音回憶著,不知不覺她的眼中也沾滿了淚水。

偶爾一回頭,蕭陽看到身後的蘇媚,緩緩地站起身微微一笑,"你來了!"

蘇媚擦拭點眼角的淚水,然後輕笑道,"飯菜都做好了,我們下去吧!"

"嗯!"

蕭陽轉身輕輕的幫瀟瀟掖了掖被角,然後才站起來,當兩個人走到門口的時候,蕭陽忍不住腳步一聽,像是突然產生了幻覺一樣,轉身往床上的瀟瀟看了一眼。

"怎麼了?"蘇媚詫異的問道。

"沒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