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清楚封信變態的想讓自己恨他,想讓自己後悔那麼多年識人不清,把豺狼當親人的感覺!

每次想到自己的妻子被封信凌辱,女兒被封信殘害,古清風就痛恨自己的愚蠢,痛恨自己的有眼無珠!

如果不是被困在岩漿內兩萬年的事情,他早就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恐怕現在都已經發瘋般的去找封信報仇了!

「所以,目前為止,前輩也不清楚葯谷內的情況是嗎?」墨九狸看著古清風問道。

「是的,現在過去兩萬年了,雖然對於修鍊之人來說,兩萬年不過是彈指之間,但是也不算短了,我現在也不知道谷內的情況!」古清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們來的時候,看到的弟子們大概有幾十個,他們……」墨九狸想了想自己來時遇到的情況,然後看著古清風說道。

「你說的那些弟子,應該是封信帶來的弟子們,他們主要是聽從封信的命令,監視谷內的傀儡,開始我並不知道,為什麼封信的弟子們,都是煉丹師,卻從來都不煉丹,反而是來到葯谷不久后,就一群人在一起,每天不斷的在葯谷四周尋找來尋找去的!

那時我和畫兒遇到他們的時候問起,他們說是想尋找藥材,習慣了在一起尋找藥材,免得遇到危險!我和畫兒雖然心裡疑惑卻也沒有多問過……

直到後來,所有的事情,都是封信在我面前自己不吐不快,為了看我後悔懊惱的神情,封信將我逼下岩漿時,倒是毫無保留的說了自己的所有事情!」古清風冷冷的說道。

「前輩,那封信煉製的傀儡是什麼樣子的?如果見到你能認出來嗎?」墨九狸想了想看著古清風問道。

「能,當初封信能當著我的面,肆無忌憚的什麼都說,也是因為當時跟在封信身邊的,都是他煉製過第九次的十多個傀儡!」 這綠光到底是什麼東西?我還真的不知道,難道說是劉二說的降頭?可是看着楊微這個樣子如果我不讓她買的話,估計她肯定會以爲我不捨得給她花錢呢!

想了想之後我還是決定先去問問劉二吧,可是當我走出門的時候我看的卻是另外一番景象,這裏根本就不是我剛纔進來的那個小衚衕了,而是一個比較喧鬧的商業街,這怎麼可能?明明就是一個門,怎麼可能出去之後見到的就是不同的景象?

“劉二,劉二!”我不停的叫着劉二的名字,但是卻沒有人回答我。

接下來更讓我覺得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雖然說可能劉二不在這裏,或者是先去幹什麼了,但是在這裏的人這麼多,怎麼可能都聽不見我的聲音,既然一個回頭看我的人都沒有。

這一定是鬼打牆之類的東西,要不然的話我在泰國街頭不停的用中文喊一個人這麼詭異的事情沒有人回頭看我,就真的太不正常了!

突然間我想起來楊微還在古董店裏,我直接就朝着古董店衝進去了,當我走進門的時候我發現楊微突然間回頭像看着怪物一樣的看着我,還好這個人是楊微,這樣生動的表情除了她之外誰也做不出來了。

我想要拉着楊微走,但是看着楊微手上已經拿了一個佛牌了,而且還在不停的揉搓着,好像是用自己的精氣在養佛牌一樣,雖然說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就看出來的,但是一開始就在佛牌上的綠光真的不見了,而變成了淡黃色的光芒。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楊微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跟我就這麼離開的了,這個佛牌楊微是肯定會買下來的,但是重要的是買下來之後,我到底要怎麼才能讓這個佛牌在我們身邊,還不發生什麼意外,這件事情就真的是太難了!

雖然說我不敢肯定這個佛牌裏邊沒有鬼魂的存在,但是我敢肯定一件事情就是這佛牌一定有什麼詭異之處,要不然的話怎麼會發出綠色的光?就好像是鬼火一樣!

“楊微,我們還是不要買了!這佛牌我感覺好像是不吉利的!”我知道我現在說什麼楊微肯定都聽不進去,但是我還是想要試試。

結果楊微還真的聽不進去,還是不停的盯着手裏的佛牌,我這個時候感覺楊微的眼神好像是有點不正常,給人一種好像是在思考什麼的感覺,又好像是什麼都不想放空的感覺,但是更好像是在直盯盯的盯着手裏的佛牌的感覺!

我直接走過去把楊微手裏的佛牌打掉了,楊微馬上就緩過神來了,緩過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我發火!

“陳東你幹什麼?我只不過剛纔看到這個佛牌想起來我奶奶愣了下神而已,你幹什麼那麼激動!這佛牌不管你怎麼說,我都買定了!”

聽到楊微的聲音,我知道她是真的生氣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們兩個這麼多事情都熬過來了,肯定不會死在這個小小的佛

牌手裏的。

付了錢之後我就和楊微一起離開了古董店,雖然說我也能看得出來這東西是上品的材料做的,價格也算得上是合適,但是相到我塗上牛眼淚看到的景象之後,心裏還真的是有點擔心,但是沒有辦法誰叫楊微喜歡呢?

這一次我和楊微一起走出去的時候看到的不是那個繁華的商業街,而還是我們剛剛走過的那條小衚衕,而劉二也在原地等我們。

我走到劉二身邊,問他看到我之前出來的時候爲什麼沒有看到他。

“沒有啊,你後來進去之後就沒有出來過了啊!我一直都在這裏等着的,我肯定是不會拋下我的客人就這麼離開的,畢竟我也是有我的職業道德的!”

聽到劉二這麼說我就相信了剛纔發生的事情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而爲什麼這家古董店裏會有那麼多有鬼魂的古董,這佛牌又到底爲什麼會泛綠光,這些事情我就算是問劉二的話,他估計也不知道吧,而且說不定還會給我扯出來多少廢話,算了我還是先這樣走一步看一步吧。

楊微在買了佛牌之後一直很開心,直到我們到了暹羅廣場了,楊微才把佛牌放在隨身的口袋裏,但是從楊微把佛牌放到口袋裏之後,我總感覺好像是有什麼人在盯着我們看。

我想要把牛眼淚擦上看看到底是誰在盯着我看,但是我伸到褲子口袋裏的時候摸到的不是本來裝牛眼淚的瓶子,而是一張紙條!

“不該管的事情,不要管!小心你的小命!”

這紙條一定是那個店主留的,因爲他知道了我發現了他店裏古董裏都有鬼的事實!

他威脅我可以,但是他爲了什麼必須要讓楊微買下來那個佛牌呢?

我掏出手機又一次的撥通了吳安平的電話,但是電話那頭依舊是無人接聽。

我這個時候真的是快要急瘋了,但是我又不能讓楊微看出來我這個時候着急的樣子,如果說她直到我到底是因爲什麼着急的話,肯定會以爲我是在氣她爲什麼堅持買下這個佛牌的!

我陪着楊微就在暹羅廣場逛着,這裏畢竟是曼谷最大的商業中心,很快我的手裏就拎了好幾個袋子了,但是我現在的心情完全就不在逛街上,就在這個佛牌還有這個古董店上了。

沒有多久我發現我的手機鈴聲響了,是吳安平回撥過來的。

“睡着了,沒有接到你的電話,發生什麼事情了?”

因爲家裏沒有人,所以吳安平就一個人打坐到了天亮,等他緩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所以他就直接去睡覺了,所以就沒有聽到我的電話!

但是當吳安平看到我的電話之後,就覺得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吧,要不然我是不會連續給他打這麼多電話的!

可是楊微這個時候就在旁邊,我到底要怎麼跟吳安平說,如果我就大搖大擺的說的話,楊微肯定會跟吳安平解釋這是沒有的事!到時候事情就不好辦

了,這個佛牌絕對有古怪。

我跟楊微說我要去上個廁所就直接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跟吳安平繼續說了。

我把在剛纔那家古董店裏遇到的事情都跟吳安平說了,我想吳安平應該直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可是吳安平在聽完這些的時候既然沉默了,而這一沉默就是接近一分鐘的時間!

“綠光我以前也沒有遇到過,但是絕對不是降頭什麼的,降頭是不會發光的!而且你大爺的,你什麼時候從我這裏拿的牛眼淚!你知不知道,這東西很貴的,一瓶就要幾千塊!”

吳安平這個時候的話真的讓我特別生氣,不過不是降頭的話我暫時也可以放心了!

沒有跟吳安平繼續聊下去,走的時間太長楊微肯定是會起疑心的,現在這些事情跟她說了也不會相信,只能想着等發生了怎麼保護她吧。

我和楊微繼續在暹羅廣場逛着,這個時候不僅僅是我,就連劉二的手上都拿着楊微的“戰利品”了!但是女人喜歡逛街是天性,所以我們兩個只能陪着她繼續逛。

突然間我感覺褲子裏的手機震動了一下,然後既然看到了一個雷死人不償命的短信。

“我給你那個杜蕾斯你沒有扔吧,如果你有需要的話就直接拆開來用!”

我靠,我和楊微是那種正常的男女關係,不對是普通朋友關係,爲什麼要用杜蕾斯啊,不過後來確實是這個“杜蕾斯”救了我和楊微一命就對了。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我們三個晚上逛到了很晚,劉二說要帶我們去一個特別熱鬧的地方,原來是帶我們去一個像是我們這邊的演藝廣場的地方,但是唯一不同的事情是,這裏走秀的都是人妖,而且只要給小費的話,就可以合影。

這可把楊微高興壞了,和很多人拍了很多合影,等我們兩個結束的時候已經都十一點多了。

本來不擅長逛街的我陪着楊微逛了一天,然後又拍照什麼的,這個時候除了想要一張牀,然後睡到天昏地暗之外也就沒有別的感覺了,可是楊微不一樣,因爲今天在做的都是她喜歡的事情,所以她現在可謂是精神百倍了!

到了賓館之後楊微就開始整理她的戰利品了,我的手機卻又響了,還是吳安平,當然還是提醒我千萬不要把那個杜蕾斯扔了,在重要的時候肯定能派上用場。

看到短信之後我就氣的想要把東西扔掉,但是拿在手裏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好像是有一股暖流流進我的身體裏邊,這個時候我也隱隱約約的想到了爲什麼吳安平會兩次提醒我這個杜蕾斯的用處。

楊微看到我手裏拿着杜蕾斯愣神的時候,直接給了我一個大白眼,然後還衝着我吼了起來!

“我告訴你,陳東!你在想什麼我可是清清楚楚的! 我的前妻是扶弟魔 別以爲你今天給我付了點錢,我就可以陪着你睡了!我告訴你不可能,大不了等我回去之後,你花了多少,我全部補給你!”

(本章完) 「那些傀儡又沒有靈智,因此封信可以肆無忌憚的什麼都說,我記得那些封信說經過九次煉製成功的傀儡,一個個目光無聲,眉心的位置有很多的紅點!

然後他們的動作好像是封信煉製的時候,輸入好的吧,他們的動過和攻擊都是一模一樣的,我當時被重傷就是因為被十幾個傀儡牢牢圍住,無法動彈,最後被封信打成重傷,逼到岩漿口,最後沒有辦法只能跳了下去!」古清風回想了一下的說道。

「事隔兩萬年的時間,看起來就算前輩記得當初的事情,兩萬的事情,可能也改變了很多,我們不能完全憑藉兩萬年前的事情,去衡量現在的葯谷!

所以,我們可能還是需要出去,走一步看一步了,不管怎麼樣,起碼古前輩你很熟悉葯谷,我想這一點應該還是對我們有利的!暫時我們出去暗中觀察一段時間再做打算!」墨九狸看著古清風想了想說道。

既然知道封信是青蓮山的人,那麼這些人她殺定了,當初青蓮山的人,對自己做的事情,剛好現在她先收點利息!墨九狸心裡冷冷的想著……

跟在墨九狸身邊的小澤,一直安靜的待在墨九狸身邊,聽著古清風和墨九狸之間的對話,小澤在聽到青蓮山的時候,小傢伙眼底閃過一抹不屑!

真是沒有想到那麼垃圾的實力,竟然現在也能成為蒼穹界排行第二的勢力,雖然只是明面上弱的不能再弱的勢力排名,那也讓他很意外了!

看起來定然是那青蓮山的人用了邪惡手段,才會混上去的,不然又怎麼會煉製傀儡呢!

「這樣也好,畢竟過了這麼多年,真的不知道現在谷內的情況了!所以我們先看看再說……」古清風聞言點點頭說道。

決定之後,墨九狸把小澤送回了空間,古清風也沒多想,也沒多問什麼,畢竟他也不知道小澤是墨九狸的兒子,還是獸族,畢竟很多獸族也會因為年紀小,喊自己的主人娘親的……

古清風帶著墨九狸幾個人趁著夜晚除了山心洞,然後古清風帶著墨九狸繞道了葯谷的后側,葯谷很大,裡面密林山峰無數,像之前古清風被囚禁的火種岩漿山心洞一樣。

而葯谷最高的一座山峰,就算當初古清風和封畫夫妻居住的地方,也被古清風一家用了多年時間,慢慢打造出幾個庭院,依山而建,風景秀美……

但是,古清風說過,自從封信帶著弟子來到葯谷以後,就提議建立一個真正的葯谷,因此那座葯谷的主峰,就被古清風和封畫給讓出來,給了封信。

然後封信就帶著弟子,把整個主峰打造成了一個勢力,修建了很多的院落,還有很多的密室,開始的時候封信說是給那些弟子們閉關用的,所以古清風也沒多想。

後來才知道,根本不是給那些弟子的修鍊的,而是用來煉製傀儡的,每次想到這裡,古清風都覺得自己當初真的是瞎了眼! 「前面最高處那個院子,就是封信自己住的地方,峰巔只有封信一個人住,他的弟子和葯谷的長老們,都住在下面,當初修建的密室,也都在左側那片森林中的區域……」古清風看著墨九狸小聲的說道。

「我們直接上去看看……」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擒賊先擒王,葯谷的底細本來他們現在就不清楚,與其去對付那些完全不清楚底細的人,不如先控制了封信,再做打算!

古清風聞言點點頭,他對別的也不感興趣,哪怕是封信煉製傀儡,害了多少人他也都不在意,他只想殺了封信,為自己的妻女報仇!

所以古清風和墨九狸的想法差不多,古清風帶著墨九狸小心翼翼的潛入到峰巔,古清風剛想繞到後面時,卻被墨九狸出聲制止了:「走前面,後面有陣法!」

古清風聞言一愣,於是小聲問道:「丫頭,你還懂陣法?」

「是的,懂一些,前輩這峰巔你熟悉嗎?如果熟悉的話,我在前面,你在後面告訴我怎麼走!」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本來這裡是當初我和畫兒居住的地方,但是現在似乎都被重建了,我也不太熟悉了這裡!」古清風聞言說道。

「那我在前面,你跟著我吧,反正也是不熟悉,我擔心裏面還有陣法!」墨九狸聞言說道。

「好的,那我跟著你走!」古清風聞言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走在了前面,神識散開,小心翼翼的掃向周圍,因為擔心被裡面的封信發現,所以墨九狸在自己和古清風身上,用了因此氣息的藥粉,這樣只要對方不是一直盯著外面,很難發現他們的存在……

墨九狸只能說自己很幸運,因為她一邊探索著,一邊帶著古清風走進峰巔的小院時,封信剛好在閉關,加上峰巔只有封信自己住,所以才沒有發現墨九狸和古清風闖了進來……

墨九狸和古清風小心翼翼潛入進小院,四處搜索了一翻之後,墨九狸察覺到了封信閉關的密室,有十分淺淡的氣息,於是看向古清風說道:「前輩,對方可能在閉關!」

「丫頭,我去引他出來,你在暗中找機會殺了他,我已經想好了,我只想要封信死,並不在乎他怎麼死!」古清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只要回仙草!」墨九狸聞言說道。

「我知道怎麼做!」古清風聞言說道。

「好,那我先到暗處,前輩你小心!」墨九狸看著古清風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古清風聞言道。

墨九狸轉身隱到暗處,直接回了空間裡面,在空間裡面看著古清風,小書駕馭著空間,停在古清風身後不遠的樹上。古清風察覺不到的氣息,這才惡狠狠的看著封信閉關的密室……

古清風直接釋放自己體內的威壓,襲向封信的密室。

正在閉關的封信,忽然察覺到一道威壓,心中一驚,急忙從修鍊中退出來,察覺到威壓中熟悉的氣息時,封信微微一愣! 這個時候我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了,第一我真的沒有想因爲想要因爲給她買點東西就要什麼報酬,雖然根本就不能用一點來形容,可是我真的沒有打算要什麼報酬啊!

但是想想現在這個場面真的是很容易讓人誤會啊,不過我也懶得解釋什麼了,直接拿着一個枕頭到沙發上就躺下了,當然我還在研究手裏拿着的那個杜蕾斯就對了,怎麼都感覺吳安平兩次跟我強調這個杜蕾斯到底有多重要,有點讓我覺得事情不對。

楊微看我沒有說話直接去換了一套很保守的睡衣,然後躺在牀上背對着我準備睡了。

楊微睡着之後我感覺事情根本就不是這麼簡單,因爲我明顯的感覺屋子裏便的空氣下降了好幾度,我又沒有開空調,溫度怎麼會下降的這麼快?

楊微這時候好像也感覺到了不正常,她把整個身子都縮進了被子裏邊。可能是因爲剛纔看到的事情,所以她根本就不想要跟我說話吧!

“楊微,你感覺到不正常沒有?”我是個大男人,不能跟楊微這個小女人計較,想明白之後,我就直接問了一下楊微,其實我也在害怕,害怕可能是我感覺錯了。

楊微還是沒有說話,但是人在都快要縮到一團了。

女人還真的是奇怪的動物,都已經這樣了,還想着鬧彆扭,我都已經先低頭了,她到底還想要怎麼樣,我穿上衣服之後就想要離開,但是想了想楊微之後還是覺得捨不得。

拿出電話給劉二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抓緊時間過來一下,吳安平介紹的人應該也知道到底要怎麼對付鬼魂吧,就算是不知道的話肯定也比我知道的多,而且這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我也就只能找他一個了。

楊微聽到我給劉二打電話之後也回頭看着我了,看來楊微這小妮子也是真的害怕了,我明顯能感覺出來她眼神裏邊滲出來的恐懼。

我走到她身邊,其實我是想要給她一個擁抱的,但是想想她會不會誤會我是個色狼,我又猶豫了。

突然間房間裏邊的燈自己就滅了,我感覺到身上一重,楊微直接就撲到我懷裏了!

“是不是停電了?爲什麼這麼冷?”楊微的聲音都有點發抖。

其實楊微這麼問只是在自我安慰罷了,我們兩個都知道,根本就不是停電,而是這個屋子裏邊有鬼,而且看這溫度來說,還絕對不只有一個。

我這個時候也開始緊張起來了,以前遇到鬼魂的時候吳安平總會在身邊,他也都會解決,但是這一次吳安平根本就趕不過來,就算他能趕過來的話,我們倆也都不知道死了多長時間了。

想到這的時候我和楊微兩個人都有點發抖,但是我比楊微好那麼一點,畢竟這個時候我還要保護好楊微,不能讓楊微受傷!

“陳東,救命!”突然間我就感覺身上一輕,然後就是楊微不停的呼救聲。

屋子裏沒有燈光,而我這個時候也看不到楊微到底

是怎麼了,突然間我想到了手機,我直接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發現楊微詭異的停在了半空中,就好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

而楊微這個時候的掙扎也越來越小!我緊張得不得了,但是我又不知道要怎麼才能救得了她,只能站着乾着急。

突然間我就想起來了吳安平說的如果要是發生什麼事情的話,杜蕾斯可以救得了我們!

從包裏拿出杜蕾斯撕開之後發現裏邊並不是套套,而是一張符!

看到這張符的時候我覺得我和楊微有救了,拿着符走到楊微身邊直接朝着她身邊各種揮,符還真的就停在了半空中,隨後就是楊微被放開,然後就是鬼哭狼嚎的聲音。

楊微這個時候被嚇的在我懷裏發抖,我緊緊的抱着她,我發誓這個時候我真的沒有別的歪想法,畢竟發生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太恐怖了!

突然間鬼的嚎叫聲停了,屋子裏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靜,這個時候我也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因爲真的緊張的要死。

手機的手電一直打着,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手機裏邊的電量到底能不能堅持到天亮,等天亮之後我一定要馬上帶着楊微回中國,回去之後吳安平一定會找到辦法的。

突然間我手機就響了,我和楊微都嚇了一跳,楊微還大叫了一聲!

拿起手機看到的是吳安平來的電話,我接起電話之後就直接開罵了!

“吳安平,你是不是想嚇死我們!你知道不知道這邊在鬧鬼你打個電話來到底有多嚇人!”我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我這個時候的聲音也確實就是在發抖的。

電話那邊的吳安平沉默了一下,並沒有什麼迴應,我這個時候真的是想要問候一下他祖宗十八代了!

這個關鍵的時候打電話過來,我還以爲是他知道我們陷入了這樣的困境來幫我們想辦法的,可是電話通了之後他就一聲不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難道說這個電話不是吳安平打的,而是鬼魂藉助吳安平的手機打的?不過想想也不可能,吳安平再怎麼說都是一個有能耐的人,他不是不可能被鬼魂利用的,這就說明這肯定就是吳安平打的電話了,那他打電話過來不出生又是怎麼一回事?

“陳東,抱歉!我剛纔一直都在想事情,你在佛牌上看到的那個綠光我查到是什麼了,那是一種超出人鬼兩界的存在,這個東西對於鬼魂來說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而綠光變成淡黃色的光是因爲那個物質已經到了楊微的身體裏了,現在楊微是鬼魂們最想要得到的!”

吳安平的話說完之後我真的更想要罵人了,這樣說楊微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可是不行啊,這可是我未來妻子的人選,我不能就這樣讓她死在異國他鄉啊。

一定有什麼辦法的,可是當我問吳安平的時候,他卻說他手裏邊的資料對於這個物質的記錄真的是太少太少了,就連名字都沒有!只有一句形容它的話,所以他現在也沒有辦法!

我明明超凶的 吳安平這麼說我一

生氣就直接掛了電話,我和吳安平在電話裏邊的談話楊微是聽得見的,她在我懷裏抖的更加厲害了!

“陳東,你說我會死在這裏嗎?”楊微這個時候已經絕望了。

突然間我就想起來第一次遇見鬼的時候,就是那個老太婆的時候到底楊微的反應,和現在根本就不一樣,那個時候的楊微求生意志是非常強的啊,可是現在怎麼就不一樣了呢?難道說真的就是因爲聽到了吳安平說的那句話?

雖然說對鬼魂有致命的吸引力那又怎麼樣,雖然說我不懂到底要怎麼抓鬼那又怎麼樣,我一定可以保護好楊微的,我不停的在心裏給自己打氣,但是就連我自己都知道,我可能根本就做不到!

我什麼都沒有說就是緊緊的抱着楊微,這個時候我真的希望劉二可以快點過來,說不定劉二會有什麼辦法也說不定!

“早知道這個佛牌上有這樣的機關的話,我肯定是不會買的!陳東,你會怪我嗎?”楊微這個時候的聲音已經平靜下來了,而平靜中還帶着那麼一點點的絕望。

“你放心,你絕對不會死的!就算是我拼了這條命,我也會救了你的!”但是怎麼才能救得了楊微啊。

“啊……”

楊微沒有回答我,直接大叫了一聲,然後我既然感覺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往外拽着楊微的身體!

“陳東,有東西在拽我的腳!”

聽楊微這麼說之後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直接使勁拽了一下楊微,然後就把她仍在了牀上,之後用被子死死的包住她,然後把她抱在懷裏!

這樣的話楊微的身體都沒有露在外邊,應該就沒有什麼了吧!

楊微確實是暫時安全了,但是我卻又陷入了險境。

屋子裏這個時候已經聚集了很多鬼魂了,雖然說我這個時候看不到他們的存在,但是對於這個不停下降的氣溫我也就感受到了,屋子裏的鬼魂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