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北驍「哼」了一聲。

「還行,你比那些莫名其妙流淚的人要正常一些。我是鬧不明白,看這種片子有什麼必要哭出來。」

顧南音秀眉微皺,忍不住反駁一句。

「沒必要這麼說人家吧?畢竟劇情總體來說還是比較感人的。特別是最後男女主角擁抱在一起的鏡頭,非常能夠詮釋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句話。」

霍北驍面如冰霜,很顯然他不贊同顧南音所說的觀點。

「依我看,整部片子問題最大的就是這個結局。既然主角是殺手,那麼他們最終的正常歸宿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顧南音聽罷苦笑。

「沒必要那麼殘酷吧?你就那麼希望男主角掛掉?」

霍北驍搖了搖手指。

「不是我希望,而是這樣做可以讓這個劇情完成升華。你可以仔細想想,我說得有沒有道理。」

顧南音嘆了口氣,她不想和男人就此事爭辯下去。因為她知道,這樣的爭辯不會有結果。

坐上車,霍北驍準備帶顧南音去找地方吃夜宵。顧南音突然提出,想去上次和白微霜一起去的那個大排檔再吃一頓。

「你不怕再遇到小混混嗎?」

顧南音清楚霍北驍這麼問是在逗自己,於是她一抬頭,擺出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勢。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有你在我身邊,就算是黑幫老大來了我也不怕!」

霍北驍勾起嘴角,心裏面隱隱感到好笑。

被顧南音這麼說了,莫劍那廝,現在應該在打噴嚏吧?

二話不說,霍北驍駕駛車子直奔大排檔而去。等到了那兒他發現,顧南音提出再來一次確實有她的理由。因為這裡的食物,真的非常下飯。

顧南音笑眯眯看著一直沒停嘴的霍北驍。

「怎麼樣?是不是我挑的地方很不錯?」

霍北驍不說話,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吃。

顧南音笑了笑,把嘴唇貼在男人耳邊。

「看在我帶你來吃好東西的份兒上,你應該把真相告訴我了吧?」

霍北驍側過帥氣的臉龐,看了看顧南音。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顧南音瞬間變得肅然起來。

「還在這兒跟我裝?無緣無故地請我看電影,又偏偏是王冠主演的片子。你如果沒放什麼特殊的心思在裡面,我就不叫顧南音!」

霍北驍不緊不慢地把整盤菜吃了個精光,然後他擦了擦嘴,語氣平靜中帶著不屑。

「我只是想讓你提前對熒幕上的王冠留個印象,以便讓你知道現實中的他並沒有那麼帥氣。」

聽完霍北驍的話,顧南音眼睛一亮。

「你的意思是……我馬上就可以見到王冠真人了?」

霍北驍「呵呵」一笑。

「這很令人驚喜嗎?別忘了,莫璃靳上個月就已經給你發出了邀請。只要我們出席《沙漠之王》的開機儀式,你就可以和王冠說上話了。」

顧南音起初認為霍北驍說這話只是為了拿自己尋開心,可是當她確認對方神色認真不移的時候,整個人差點高興地從座位上跳起來。

「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去C市看沙漠了!」

霍北驍冷笑兩聲。

「想見王冠就直說,何必還要拿沙漠當借口呢?」

顧南音並不理會霍北驍的嘲諷,此刻她的雙眼滿是憧憬之情。

重生棄婦姜如意 「你不知道,從小我就特別希望能去沙漠看一看。那種滿目黃沙的蒼涼感,會讓我心裡非常有感觸。」

霍北驍收起笑容,正兒八經地看著顧南音。

「怎麼以前沒聽你說過這事?」

顧南音搖搖頭。

「我從沒有和別人說起過,連我父母都不知道。這是我壓在心底的秘密。」

霍北驍幽幽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以後可以在沙漠邊蓋套房子。」

顧南音笑著拍了拍霍北驍的手背。

「多謝你的好意。只是想吃的東西吃多了,自然就會發膩。正所謂美食不可盡用、美景不可盡覽。」

霍北驍「呵」了一聲。

「搞不懂你們這些人。」

在調笑了一番之後,顧南音正色問霍北驍。

「你為什麼會改變主意要去C市啊?」

霍北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這是我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顧南音皺起眉頭,口吻中充滿了抱怨。

「我都把藏了那麼多年的秘密告訴你了,你難道不應該禮尚往來一下?」

霍北驍放下茶杯,站起身來準備結賬走人。

「如果你想知道緣由,到時候就自己想辦法調查吧。不過我要提醒你,就算你調查清楚也不會有什麼驚喜感,因為真相實在是太無聊了。」

酒吧街東頭有一家不起眼的店面,這裡顧客不多,很適合私密的會面和交談。

陳昕慧對面坐著顧依依,兩個人一人要了一杯飲料,在那裡邊喝邊聊。

「聽說他們月底要去C市參加一個電影開機儀式,或許在這個過程中,咱們可以有所行動。」

聞聽此言,顧依依微笑著點了點頭。

「咱們算是想到一塊去了。放心,我已經派人提前去踩點布置。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可能會遭遇難以解決的麻煩。」

陳昕慧聽罷,臉上儘是滿意的神情。 當莫璃靳得知霍北驍同意去C市出席開機儀式的時候,整個人簡直高興極了。他第一時間向顧南音打去電話,迫不及待地表達了自己的謝意。

「這次你可寫錯人了。並不是我說服了他,而是他自己改變了主意。」

聽顧南音這麼一說,莫璃靳同時陷入了尷尬和不解。

「是……是這麼回事嗎……那他為什麼會突然同意去啊?」

顧南音搖搖頭。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問他他也不說。唉!霍北驍那個人你也了解,脾氣倔得要死,沒辦法。」

莫璃靳緩過神來,心情重新被高興所佔據。

「南音,不管怎麼說,只要他同意去就是給我最大的面子了。你放心,我會替你們安排好所有的行程,保證你們能在C市過得開心!」

顧南音點點頭,本來想跟莫璃靳多說點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她又臨時改變主意咽了下去。

轉眼到了月底,在莫璃靳的一手安排下,霍北驍和顧南音坐上了前往C市的班機。

C市位於內陸地區,氣候炎熱乾燥。這一點,剛下飛機的兩個人馬上就充分體會到了。

在去酒店的路上,莫璃靳問顧南音是不是第一次來C市。聽顧南音給出肯定的答案之後,莫璃靳自然而然地向她回憶起,自己第一次來這裡的所見所聞。

「那時候我還在上學,就喜歡利用假期時間滿世界跑。當時我一個人來到C市,覺得這裡特別像西部片里的小鎮場景。黃沙、小樓、酒家……反正除了牛仔之外,這裡和電影里的氣氛簡直一模一樣。當時我就想,要是能在這裡建一個影視基地就好了。沒想到……」

講到這裡,莫璃靳十分驕傲地提高聲調。

「沒想到多年之後,這個願望居然真的實現了!真是應了那句歌詞,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顧南音微笑著剛想誇讚莫璃靳幾句,旁邊霍北驍率先不留情面地開口了。

「莫璃靳,對於你這種有錢家的公子哥來說,實現這種所謂的夢想好像沒什麼難度吧?如果你連這點事都能沾沾自喜,只能說明你的格局實在是太小了。」

聞聽此言,莫璃靳忍不住苦笑起來。

「作為好朋友,你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嗎?就算是吐槽也要分時機和場合啊!」

霍北驍不僅沒有愧疚之意,反而勾起嘴角冷笑起來。顧南音一看對方這樣,也只能用岔開話題的方式打圓場。

「對了,我之前聽說C市不如靠海的幾個城市富足。今天一看,這裡建設得也很不錯嘛。單看街道這一塊,也不比其他城市差多少啊!」

對於顧南音的說法,莫璃靳忍不住糾正起來。

「確實如此。不過C市的商界幾年前只是一潭死水,基本上沒什麼活力可言。直到幾年前泰氏集團落戶此地,這裡的商業氣息才逐漸濃厚起來。」

顧南音喃喃點點頭。

「泰氏集團……我好像聽說過這家公司。他們應該是C市商界里最強的勢力吧?」

莫璃靳肯定地「嗯」了一聲。

「是最強的,不過也是最有爭議的。按理說咱們來到C市的地盤,應該去拜會一下泰氏集團的總裁泰輝。但那個人風評不穩,所以我也不願意去招惹他。」

聞聽此言,顧南音表示能夠理解。而霍北驍則默不作聲,沒有表態。

三個人入住的酒店條件還算不錯,在大吃了一頓之後,大家各自返回房間養精蓄銳,為明天的開機儀式調整狀態。

過了許久,霍北驍見顧南音睡得很沉,便輕輕離開卧室來到酒店大廳。

「霍總,很高興有和您見面了。」

郭文琦按照已經約定好的時間,來到這裡和霍北驍碰面。

霍北驍看了看對方,語氣出奇的平靜。

「走吧,去帶我見見泰總。」

郭文琦往四周瞧了瞧,有些好奇地問霍北驍。

「怎麼?就您一個人嗎?」

霍北驍反問。

「你以為有很多人跟著我?」

郭文琦露出禮貌的微笑。

「確切地說,我們認為您會帶一個代表團過來。」

霍北驍冷冷一笑。

「沒必要,我自己和泰總見見面就夠了。」

郭文琦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請您跟我來。」

霍北驍跟隨郭文琦,上了一輛停在酒店外的豪車。沒過幾分鐘,車子就行駛到了泰氏集團的大樓前。下車一路暢行無阻,郭文琦直接領霍北驍走進總裁辦公室。

「泰總,霍總到了。」

郭文琦此言一出,立刻引來了泰輝的注意。此前他正坐在辦公桌后,認真地查看文件。

「霍總,您好!我就是泰氏集團的總裁泰輝!」

在握手的時候,霍北驍嘴角微微上揚。

「恕我直言泰總,您的樣子和我之前想象得不一樣。」

泰輝微微一愣,然後跟著微笑起來。

「方便的話,請您說來聽聽。」

兩個人落座之後,泰輝一面讓郭文琦給霍北驍勘察,一面饒有興緻地準備聽對方解釋。

霍北驍淡然自若地把身體靠在沙發上,語氣速度適中,讓人聽起來非常舒服。

「我原本以為,泰總是位粗獷中不失細膩的彪形大漢。沒想到你看起來竟是如此斯文,不僅和粗獷一詞不沾邊,甚至不像是商界中人。」

泰輝扶了扶自己的眼鏡。

「那照您看來,我應該是做什麼職業的?」

霍北驍挑了挑眉毛。

「老師,或者是學者。因為你看起來全身上下充滿了書生氣。」

泰輝笑了笑。

「讓您失望了,其實我學習成績並不好,因此當不了老師學者,只能勉勉強強做生意了。」

霍北驍聽罷,幽幽微笑起來。

站在一旁的郭文琦臉色並不好看。因為他覺得,霍北驍是在故意調笑自己的上司。

在今天這個網路時代,就算兩個商界中人從未見過面,也可以通過搜索的方式得知對方的相貌。霍北驍說泰輝的樣子自己沒有想到,這種話只有在兩種情況下可以說得通。

第一種,霍北驍根本沒有搜索過泰輝,這代表他內心並不重視這個見面對象。第二種,霍北驍搜索了泰輝的照片,知道他的樣子,只是在說話時故作意外。如果是這樣的話,只能說明霍北驍行為姦猾,不夠誠懇。

總之在郭文琦眼裡,霍北驍頭上的光環已經開始掉色了。 就在這時,霍北驍居然湊巧地把目光投向了郭文琦。在這一瞬間,郭文琦感覺自己的想法完全被霍北驍看透了。他本能地低下眸子,不敢與霍北驍繼續對視下去。而霍北驍神情自若,絲毫看不出任何的心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