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讓我爺爺把他那台蘭博基尼的拖拉機給你開開,帶勁呢。」

苗栗煥眼睛一亮。

「真的?」

管它什麼車,沒開過,都想試試! 四個人在車上吹空調等了半小時。

才終於等到傅爺爺從山上下來。

遠遠一個老頭。

白色工字背心,軍綠長褲上沾了點泥。

走近了。

見他看也不看路邊這車一眼,隨手將竹竿和網兜丟門口。

摸索著從小院矮牆的一塊瓦片下,翻出一把鑰匙。

眾:……

把小偷都當傻子的么?

況千歲率先開門下車。

「爺爺。」

老頭一轉頭。

古銅色的臉微愣了一秒,笑出大片褶皺。

「千歲啊,來啦!」

說著把院門推開,上前伸手,欲拉況千歲。

可走到近前,又有些退縮猶豫。

況千歲默默嘆了口氣。

主動握上老人的手。

原主跟爺爺的關係不算好,也不壞。

比較冷淡疏離。

但情有可原。

老人一直給兒子灌輸必須生男孩的思想。

原主從小就怕被爺爺發現自己是女生。

所以即便偶爾想親近撒嬌,顧及到這一點,也不得不卻步。

第一次被長大的孫子主動牽手。

老人高興壞了。

拉著人就往屋裡走。

「快,進去歇會。外頭太陽這麼曬,等累了吧?」

況千歲順從的跟著。

聞言搖頭。

「沒有,在車上等的,有空調,不曬。」

「開車來的?可以嘛!千歲長大啦,會開車了。」

老人又驕傲又擔心。

盛世貴女之王牌相師 「你拿駕照多久啦?你爸也放心讓你一個人開車過來?」

老人似是想起什麼,回頭看看那輛先前忽略的車。

「是那輛?看著很一般嘛。」

老人覺得這車配不上他的孫子,鬆開手徑直往屋裡鑽。

「你爸也太摳了。別怕啊,爺爺有車。年初剛買了個新的,說是你們小孩兒喜歡。」

況千歲就這麼被晾在小院。

隔著門窗都能聽見裡面的動靜。

叮鈴哐啷,翻箱倒櫃。

身後被丟下,自己跟上來的某人,伸手拽了她袖口。

一臉的委屈吧啦。

「我隨便挑的,下回開我哥的出來。」

家裡車庫,一層是別人送的。

一層是他哥收藏的。

平時出門圖省事,哪輛離門口近開哪輛。

誰知道第一次見家長,面還沒見上,車先被嫌棄了。

「你沒跟我說。」

「我……沒事的,別在意。」

況千歲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背。

其實她也不知道。

原主關於自己爺爺的記憶信息,少得可憐。

記得那輛蘭博基尼的拖拉機,還是因為上初中的時候,有同學吹牛逼說起過。

當時她看見照片,認出是爺爺家的同款。

不然還真……

說到這,況千歲突然記起。

原主的爺爺,似乎就在這段時間去世了?

「來來來,看看喜歡哪個。」

老人捧著一個鐵盒。

裡面全是各式的車鑰匙。

苗栗煥打眼一掃,就認出好幾個他的心頭好。

真是……教人眼熱嫉妒。

也不知道傅爺爺還缺不缺孫子。

況千歲伸手隨便拿一個,「就它吧。」

老人點點頭,又抓了一把塞她懷。

「拿著拿著,爺爺用不上,多拿幾個換著開。」

況千歲失笑搖頭。

老頭挺有意思的。

可惜了,她不是真的傅千歲。

老人見孫子笑,跟著高興。

連懷裡的鐵盒都看著順眼多了。

一回神抬頭,愣了。

「哎,你們誰啊?」 況千歲簡單介紹了一下三人。

輪到謝飛花的時候,她下意識區別對待,多誇了幾個字。

然後就見老人盯著謝飛花,把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哼了一鼻子。

轉臉熱情招待起顧立和苗栗煥。

謝飛花:……

況千歲:……

屋裡歇了沒多久。

況千歲看謝飛花被老人故意晾在一邊。

可憐幼小又無助。

一時心軟,便提議去摘荔枝。

老人立馬去小院的涼棚里找出備好的工具。

再把自己戴的草帽蓋在況千歲頭上。

這才滿意的領著眾人去果園。

果園是從樹林里單獨劃出來的一塊。

裡面種的果樹品種不多。

但況千歲撣眼一看。

認出的,全是原主喜歡吃的。

「千歲啊,來,把手套戴上,樹有護刺,一會別划著了。」

老人把自己常用的手套遞給她。

嘴上還不斷叮囑,怎麼摘,摘哪個甜。

「爺爺包里有淡鹽水,想吃之前喝幾口。」

況千歲點點頭。

加厚的棉線手套,一看就是最近剛洗乾淨。

「爺爺是剪這兒嗎?」

她故意將剪刀卡在荔枝上,讓老人教她。

老人連連搖頭,抓著她的手,說道,

「留點枝條葉子,保鮮,能多存幾天。」

況千歲乖巧的點點頭。

一邊順從的讓老人手把手教自己摘,一邊在心裡嘆息。

幾個人摘著吃著。

半天下來,個個撐得肚子渾圓。

下山都是一路扶著樹走的。

中途發生了點小事。

那之後,老人對謝飛花的態度,莫名陰轉晴。

甚至比之前對顧立、苗栗煥還要好。

眾人皆是一頭霧水。

不過謝飛花不管。

從結果來看,這次的見家長是非常成功的。

等吃過晚飯,謝飛花和苗栗煥在老人的命令下,裝了整整五箱荔枝上車。

況千歲拉著老人的手,不大放心的叮囑。

「天氣熱,沒事少往山上跑。

上去也不要弄那些樹。自己別弄,喊人來。

我月底期末考試結束了,再來看您。」

老人連連應聲。

一聽月底還來,笑得合不攏嘴。

他摸了摸愛孫的頭。

目光里滿是慈祥和愛憐。

「千歲乖,爺爺放心。」

況千歲心裡一咯噔,覺得這話聽著不舒服。

「不,我不乖。你不許放心。」

老人哈哈大笑,「好好好,爺爺不放心。爺爺一直惦記著我們千歲。」 校草殿下太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