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依然不相信葉宇就是天目組織的隊長。

畢竟葉隊長的身份信息早已經在奇門世界曝光,他的修為只有練氣第二層,根本不可能有這麼高強的身手。

「你還知道隱世家族?」

葉宇也是一愣,輕笑著道:「呵呵,我就是葉宇,天目組織的隊長,跟什麼隱世家族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要說家族的話,我自己創建了一個,叫華宇谷。」

「只可惜今天過後,你將不會在存在這個世界,怕是沒有機會去參觀一下我那華宇谷的風采了。」

「你說什麼?你難道想殺了我?」

白弘毅冷笑著道:「就算你有點本事,可能夠輕易的把一個練氣第四層的人給滅殺嗎?」

「我承認自己打不過你,但我要想逃走,恐怕你也留不住吧?」

葉宇搖搖頭說:「我不留你,也不打你。」

「但有人會。」

說話的時候,葉宇指了指一旁站著的白寬。

手指尖瞬間射出幾道銀針,不但把白寬的傷給治好了,還激發了他的潛能,讓他的實力在短時間內有了質的飛躍。

「他?」

白弘毅不屑的癟癟嘴,「他已經重傷,怎麼可能還是我的對手?」

「就算他沒有受傷的時候,也根本打不過我,你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不覺得自己的眼光很差嗎?」

總裁駕到:調教呆萌小嬌妻 「差不差比試一下就知道了,反正我也不著急。」葉宇無所謂的搖搖頭,然後到裡面找來了一壺茶,自顧自的倒了一杯,坐在旁邊優哉游哉的喝著茶。

「我這……」

這會白寬也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不但傷勢好了,而且實力還長進了一大截。

不由得暗自看了一眼葉宇,這一切都是他那幾根銀針做到的嗎?

他究竟是誰啊?怎麼可能如此強悍呢?

這種本事,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白弘毅,你肆意蠱惑白家的人下山,又搶奪白家家主令,今天我就要清理門戶了。」

感受到自己實力變強,白寬也有了底氣,沖著白弘毅冷冷的說道。

只是臉上卻掛著傷心的神色,他疼愛一輩子的好弟弟,本來就想把家主之位傳給他,沒想到他如此心急,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說完之後,他就揮動著拳頭沖向了白弘毅。

白弘毅也被震驚到了,「你的傷勢竟然好了?這怎麼可能?」

今天發生太過不可能的事情,都要顛覆了白弘毅的世界觀。

他暗中偷瞄了一眼葉宇,發現對方根本沒有往這邊看,仍舊優哉游哉的品著茶水。

又是這個混蛋,他究竟是什麼人啊?

不過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他要對付白寬。

這樣正好,能拖延時間,等茅家的人一到,局勢就會逆轉。

想到這裡,他同樣展開身形迎向了白寬。

兩兄弟向斗,白家的人也不自主的分出了隊形。

有些站在了白寬的身後,有些站在了白弘毅的身後。

很顯然,這白家並不是牢不可摧,他們內部已經有了分歧。

兩人打鬥了數分鐘仍舊沒有分出勝負,而且隱隱之中白弘毅還佔了上風。

白寬低喝道:「白弘毅,你怎麼會這麼強?」

在他的認知裡面,白弘毅遠不如他。

更何況他現在已經進入到練氣第四層,白弘毅更加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現在他的實力又大增,白弘毅能在他手下走十幾招已經算是奇迹了,可現在連著打了幾百招,仍舊無法解決白弘毅。

相反,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吃力。

再看白弘毅,是越戰越勇,好像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

「呵呵,白寬,就你懂得吸收親王精血嗎?」

白弘毅冷笑著說:「我也可以。」

「你從哪來的親王精血?」白寬質問道。 「哈哈,你從哪裡得來,我就是從哪裡得來。」白弘毅狂妄的大笑起來。

「這麼說來,你跟茅家也有聯繫?」

白寬不敢置信。

茅家是隱世家族,已經找過他合作了,為什麼還會找白弘毅。

霸愛總裁:獨寵萌妻 「哈哈,不錯,茅家不但給了我親王的精血,還許諾我,一旦我成了白家的家主,就可以帶領著白家入住到他們茅家。」

「哥,放手吧,把家族交給我來打理。」

「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夠攀上隱世家族的高枝,以後誰還敢對我們不敬?」

「再說,茅家可是掌控了很多的親王精血,到時候我們的實力絕對能突飛猛進。」

「以我們兄弟的天賦,要是聯手的話,拿下茅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弘毅,你真的是越來越敢想了。」

白寬癟癟嘴說:「費了一輩子的心血,仍舊停留在練氣第三層,如果不是遇到了親王的精血,恐怕你一輩子都要停留在練氣第三層了。」

「現在剛剛踏入練氣第四層,就妄想去跟隱世家族的人對抗。」

「呵呵,我是該說你天真呢,還是說你傻呢?」

「要知道,隱世家族的家主一般都是練氣第六層的存在,你覺得自己要再練多少年才能有那個層次?」

「既然你不聽我良言相勸,那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白弘毅說完,加緊攻擊,沒幾下就一拳砸在了白寬的胸口。

一下子就把他打飛,還斷了好幾根肋骨。

白弘毅並沒有就此放過他,欺身幾步追了過來,揚起手掌就要把白寬斃掉。

「等等,我讓你殺人了嗎?」

葉宇看到這個時候,淡漠的說道。

同時把手中的杯子給甩了出去,正中白弘毅的手腕,把他震退了好幾步。

「你他嗎的究竟想幹什麼?」

白弘毅氣急,完全弄不清楚葉宇的目的。

「不幹什麼,就是想看看你究竟在等誰?」

葉宇淡淡的說道,然後再次甩出去幾道銀針,又把白寬的傷勢給治好了。

「白弘毅,受死吧。」

感受到傷勢恢復,靈力也恢復不少的白寬再次沖向了白弘毅。

有高人在旁邊幫助自己,白寬今天勢必要清理門戶。

「草!」

白弘毅忍不住罵了一聲。

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不過白寬已經沖了上來,他也只能去招架。

又是幾分鐘的打鬥,白弘毅再次把白寬給打飛,而且這一次他是下了重手,把白寬打的連連吐血,身上的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呢,甚至五臟六腑都移位了。

甚至他還得意的看了一眼葉宇,滿含挑釁。

似乎在說,有本事你再把他給治好啊?

葉宇沒有廢話,又是幾根銀針飛射過去,不出片刻,白寬再次活蹦亂跳的站了起來。

「我……」

白弘毅傻眼了,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個葉宇,太神了。

至於周圍那些白家人,都把葉宇當成了活神仙。

受了那麼重的傷,幾道銀針飛射過去就全好了,這尼瑪,簡直比在世華佗還厲害啊。

有這樣的醫道高手守在自己身邊,完全等於擁有了不死之身啊。

「少廢話,繼續。」

白寬說道。

白弘毅欲哭無淚,只能再次跟白寬斗在一處。

可惜連著幾番戰鬥,他的靈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而白寬呢,雖然也消耗的不少,可每一次葉宇幫他治傷,都能夠激發他身體的潛能,讓他恢復部分靈力。

這樣一來,從靈力上,他就勝了白弘毅。

再加上白弘毅內心已經膽怯了,有了頹敗的想法。

一個沒有留神,被白寬一拳砸飛。

「白弘毅,枉我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接班人看待培養,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些什麼事情?」

白寬氣憤的說道:「今天我要親手廢掉你,以寬慰我們白家先祖的在天之靈。」

說完之後,他就沖了上去,抬起巴掌就要對白弘毅痛下殺手。

周圍那些白家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看向了葉宇,可葉宇繼續喝茶,對此不管不問,明顯也想讓白弘毅死。

他們明白這點,便一個個的轉到了白寬的身後。

「人死燈滅,來吧,哥哥,痛痛快快一拳把我打死。」

白弘毅嘆息一聲,跟著就楊奇透露,高傲的說道:「如果還能重活一次,我會繼續堅持我的路,我不後悔!」

說完之後,他就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你!」

白寬本想著白弘毅要是知錯,悔改,他再給對方一次機會。

可卻不曾想對方如此執拗,只能惡狠狠的出手。

既然你如此不知悔改,那就去死吧。

砰!

白寬的拳頭並沒有碰到白弘毅,才剛剛衝到他門面的時候,就看到有一個黑色的物件飛射過來,直接砸在他的胸口。

發出一聲悶響,把他給轟退好遠,重重的摔在地上,胸口的肋骨幾乎是全部碎裂。

「我的試驗品你也敢砰?白寬,誰給你的膽子啊?」

就在這個時候,從外面衝進來一伙人。

為首的是一個十二來歲的青年,眉清目秀,很是帥氣。

而且身上穿著的還是落地長衫,腰間掛著一柄長劍。

往那一站,猶如古代劍客一般。

甚至他整個人都如同一柄劍,隨時準備出鞘的劍。

在他身後跟著一位老者,還有五六個年輕人,有男有女。

不過神情落寞,明顯不喜來此。

「豐羽少爺,你可算來了。」

看到這人,白弘毅就如同看到自己的就行一般,慌快的說道:「你再晚來一步,我就真的死了。」

說話的時候,他連滾帶爬的衝到茅豐羽的身邊。

「滾開。」

茅豐羽一腳把他踢開,不屑的說道:「連區區一個白寬都對付不了,要你何用,廢物。」

「豐羽少爺明鑒,白寬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而且我已經獲得了家主令。」

白弘毅急忙解釋道,然後指著葉宇說:「都是他。」

「如果沒有他的出現,白家已經到了我的手中。」

「他叫葉宇,是天目組織的隊長,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他的醫術特別厲害,我連著幾次把白寬打傷,都被他瞬間治好,所以我才被白寬給打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