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拆穿他的謊言,揚言威脅:「裝,你繼續給我裝!我現在就過去找你!也就隔了幾個病房而已。」

艾七七想死的心都有了,只好承認,「二少,你別這樣嚇人好不好!我剛才是看了不過我真的很困才沒有回復你的。」

她要是不承認,以宮少霆那尿性,肯定會找過來的。

「困得連打三個字的時間都沒有?」

宮少霆反問一句,他看她是不想回復才是。

「二少,那我現在回復行不行!」

瘋子!不折不扣的瘋子!

就為了她回復,專門打電話過來把人吵醒,她運氣好衰,怎麼就撞上這麼一個神經病。

「現在不想你回復,我要你說給我聽。」

宮少霆提出要求,想到從她嘴裡聽到那三個字,感覺一定非常好。

「我……」

「你敢說一個「不」字試試看,不說你想我我立馬就過去睡你。」

宮少霆打斷她的話,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

「我給你三秒的時間醞釀一下情感,要是說得讓我不滿意,哼哼???」

醞釀個屁呀他! 他們兩人又沒感情!

算了!連幫他瀉火的事情都做了,說一句還算得了什麼。

「三!」

「我想你。」

宮少霆只喊了一個數,艾七七便開了口。

這次倒是挺快的她!學乖了!

多麼有感情的三個字,從她嘴裡念出來就跟白開水一樣,沒有半點感情單單就是陳述,一點起伏都沒有。

宮少霆極其不滿意,「艾七七,你在讀課本是不是!」

艾七七翻了翻白眼,要求還真高。

她非常肯定要是不說到宮少霆滿意,今晚她就不用睡。

她呼了呼口氣,就當做是演戲得了。

「我想你!」

她再次說一遍,些許有點人情味,聲音比之前動聽不少。

就是少了點什麼!

具體他也說不出來,不過倒聽出她聲音的倦意,宮少霆也沒有再為難她,「小野貓,我也想你。」

艾七七對著洗臉盆,做出想吐的表情。

「二少,我好睏!能不能睡了,有什麼事我們明天再聊好不好!」

「行,去睡吧!」

艾七七眼睛瞪了瞪,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宮少霆答應得太快,她有點不敢相信。

「不是困了,還不掛!!!」

見通話還沒斷,宮少霆聲音又傳來,艾七七趕緊摁斷。

速度快得讓人咋舌。

宮少霆看了看黑了的屏幕,掛得還真快!

宮少霆身子往下挪了挪,蓋上被子睡覺。

第二天早上。

按照約定的時間,艾七七在大廳等著宮少霆,穿著跟平常一樣,普普通通,小清新一枚。

站了沒多久,就見前面圍了一群人,女性居多,一個個興奮地叫嚷著。

艾七七往前探了探,難不成是大明星過來?

畢竟這可是C城最好最大的醫院,不少明星身子出問題都過來看。

艾七七本想湊上去看看能不能要個簽名之類的,就見剛才圍著毫無秩序的人群像兩邊排去,一群保鏢刷刷上前,大人物登場。

定睛一看,她呵呵了幾聲,原來是宮少霆那混蛋,難怪了!

他可是十幾億美少女的夢。

要是被人看見她跟宮少霆站在一塊,她不被瞪成馬蜂窩才怪。

艾七七腳步往後退了退,為了她的安全著想,還是找個沒人的地方見面比較好。

她剛要轉身,一雙如鷹隼般的眸子盯住了她,身子被盯住想動都動不了。

宮少霆眉峰一揚,大步朝她邁來。

「二少,過來我這邊呀!」

「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無數個花痴。

小命要緊。

艾七七低垂著頭,趕緊從包包拿起口罩戴了戴,又拿了羊毛帽戴了上去,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就只露出兩隻眼睛來,嘿呦嘿呦,分外有神。

「出來!」

宮少霆站在前面,薄唇吐出兩個字。

一聽宮少霆點名,前面一個個女孩全部站了站出來,眼睛都快吃人。

宮少霆冷眼一掃,一個個退了好幾米遠。

就只有艾七七一個人站在那裡低垂著頭,看到她這般裝扮,宮少霆冷漠的俊容有龜裂之勢。

她這是幹嘛!

還是跟他站在一塊,讓她丟臉不成! 宮少霆走過去,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動作是那般自然熟悉親密。

「小野貓,又在搞什麼鬼!」

「我有點小感冒。」

宮少霆皺了皺眉,想要揭開她的口罩看看情況,手被艾七七攔住,「走,走,不是要照顧你媽嗎?快點!」

無數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大多都是好奇,猜疑,也有不少妒忌的,如芒在刺。

她可不想被人肉,太可怕了。

人群中有的小聲議論,「這是二少的女朋友嗎?」

「不是,肯定不是,二少沒有對外公布過就不是,會不會是他妹妹?」

「對,應該是她妹妹,那雙眼睛長得多像呀!」

艾七七聽了差點笑出聲來,到底是從哪看到像宮少霆來著。

這群花痴怕芳心破碎,開始自欺欺人。

「算你還有良心。」

無視其他人的圍觀,宮少霆攬著艾七七大步往前走,VIP病房有人把守,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的。

「等下不管我媽說什麼做什麼,你都要一概聽從知不知道!」

快到病房宮少霆突然停了下來,對她交代一番。

就怕等下露餡,昨天他可是把話放出去了,不能丟了面子。

「為什麼呀!」

艾七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水靈靈的眸子盯著他看,想要把他看出所以然來。

宮少霆被盯得有些發虛,怕被看穿厲聲威脅:「你再用這樣的眼神看我,等下別怪我不客氣。」

艾七七嚇得急忙收回視線,「好吧。」

就怕他想起她放他鴿子的事等下報復,倒不如先示弱。

「把帽子還有口罩摘下來,像什麼樣!」

宮少霆板著她的身子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簡簡單單倒也滿意,不過捂得這麼緊,他媽還怎麼看呀。

「好。」

現在也沒啥人,艾七七摘下帽子還有口罩,露出那張清秀的臉,宮少霆順手將她的頭髮捋了捋,怎麼看怎麼滿意!

艾七七屢屢服從讓宮少霆心裡特別爽快,本來還想著懲罰她昨天放她鴿子的事情,看她這麼聽話,也就算了。

「進去吧!」

宮少霆牽著她的手,艾七七本想說自己可以走,話沒說出來一對上那雙幽深的眸子,只能咽回去。

為啥有一種她不是來幹活而是來見長輩的感覺???

「媽,我們來了。」

「來了,來了呀,好!好!好!」

方少卿坐在沙發本想裝裝長輩樣子來著,一聽到宮少霆帶人來,看兒媳婦要緊,昨晚準備好的說辭都拋到天邊去,立馬站起來看看。

自打昨晚少霆說要帶媳婦過來,她昨夜她整個人興奮地睡不著覺。

豪門閃婚,小蠻妻太迷人 「兒媳婦呀,你總算來了。」

方少卿看向宮少霆身後的艾七七,想走過去親近一番。

兒媳婦?叫誰兒媳婦?

艾七七往後面看了看,沒人呀?

突然一雙大手握住她的手,沖著她叫了一聲:「兒媳婦。」

艾七七轉過頭,就對上方少卿那張慈祥和藹的面容,她微微一笑禮貌地點了點頭。

「宮夫人,您好!」

「兒媳婦,你幹嘛那麼見外呀!叫我什麼宮夫人,你應該叫我媽才是!」

「啊???」

什麼情況來著!!! 這是在叫她,真的在叫她??

艾七七正一頭霧水,方少卿牽著她的手讓她坐在沙發,一臉慈愛。

目光端詳著她,這孩子長得清秀可人,眼睛乾淨不摻一絲雜質,分明就是一張初戀臉。

難怪少霆這屎小子迷戀上,為愛英雄救美。

搞得她有點不忍這個屎小子去禍害人家小姑娘,可她想要媳婦,想要孫子!

「兒媳婦,第一次正式見面,媽不知道送你什麼好,你看看這些首飾你喜歡哪些就拿。」

方少卿讓女傭把首飾盒拿了上來,打開一看,bling-bling閃瞎眼,幾套系列鑽石,粉鑽藍鑽紅鑽五彩繽紛,還有啥翡翠,祖母綠,鴿子蛋……

為她打開一個有錢人的新世界,時時刻刻刺激著她的眼球。

這些得多少錢呀,就單單說裡面那一枚小一點的鑽石戒指,這輩子她都賺不來。

「兒媳婦,你喜歡哪些儘管拿,千萬不用跟我客氣。」

方少卿恨不得把所有一切都給她,那輕鬆的語氣就好像市場賣大白菜十塊錢四斤拿個夠,讓艾七七哭笑不得。

不過是不是誤會什麼呀,她可不想當她兒媳婦,自然拿不得。

艾七七不解地看向宮少霆:啥情況?

難道不是讓她來幹活,讓她來演戲的?

宮少霆挑眉示意讓她看看,喜歡就拿。

艾七七撓了撓頭,難不成真的讓她演戲?

這對她來說倒也不難,不過她就想不通,宮少霆想要老婆,外面一大堆,一拎就有。

「宮夫人,這些太珍貴我就不要了,我怕一走出去就被人給搶了。」

艾七七幽默地開口,就怕拿了之後到時弄假成真那可划不來。

「你這孩子還真有意思,不過有我家少霆在你不用擔心,這屎小子平時看起來混賬了點,不過功夫手腳還是蠻厲害的。」

方少卿越看越滿意,其實吧她拿這些首飾出來也是有私心的,想試探一下艾七七的人品,起初從她眼裡看到了驚訝,一般人看到這些也會是這樣的表情,沒有看到半點貪婪。

這屎小子,眼光還真不錯。

「呵呵!」

確實挺混賬的,連親媽都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