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初九:你跟她說,讓她來英國,跟著我的旅遊線路一起玩,她問你為什麼的時候,你就說是我的意思,然後讓她多帶一點吃的用的。】

【吳亦帆:?】

【裴初九:我上飛機之前一個小時才告訴我我當導遊,我什麼都沒準備,一天在英國一個家庭才八十歐。】

【吳亦帆:……】 一個家庭一天八十歐?

還是大人帶小孩?

也就是一天每個人四十歐。

呵呵,住宿都不一定夠。

還要每天吃飯,車費,零食等各種突髮狀況的錢。

這何止是窮游…

這簡直是游不下去。

裴初九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她也是吃過苦的。

但凡要是能有活路的話,她也不會這樣子。

可是實在是不給活路啊。

吳亦帆在知道了這一次裴初九出行的條件時候,都有點心疼她。

他二話沒說,直接發過來了酒店名字。

【吳亦帆:我的酒店,隨便住。】

住酒店?

裴初九摸了摸下巴,皺起了眉頭想了想之後,回了一條消息過去。

【裴初九:住酒店可能不太好,畢竟酒店不花錢的話,節目組可能會挑毛病,有沒有私人公寓?】

節目組剛剛可是再三強調要靠自己的能力。

如果是說住朋友酒店免單的話,恐怕節目組會挑出毛病來。

可是如果是自己的私人公寓,那就不一樣了。

自己有房子,那她過去住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節目組是一定挑不出毛病的。

想到了這裡,裴初九的心底冷笑,馬丹節目組不仁,就只能休怪她不義了。

玩這種文字遊戲。

她原本真的想好好遵守遊戲規則的。

可是既然節目組都開了先河了,那她就只能做作弊了。

誰讓……她朋友多?大腿多?

她的微信才剛發過去,吳亦帆的微信就發了過來。

【吳亦帆:這是地址,那三個城市的公寓都不太大,不過住四戶應該是足夠了,密碼我發給你。】

吳亦帆沒多久就把房子的密碼和地址都發給了她。

在看到房門的密碼和地址的時候,裴初九才放了心。

吳亦帆這樣的土豪購買的度假小別墅,雖然不怎麼去住,但是裡邊的生活設施也是齊全的,固定時間也會有人過去打理。

裴初九看到這裡的時候,心底才平衡了許多。

解決了住的地方之後,其他的也沒什麼要整理的,至於住幾天,那也要等其他家庭來了之後在討論。

裴初九剛準備收起手機,只見吳亦帆的消息發了過來。

【吳亦帆:你有什麼訣竅?】

訣竅?

裴初九楞了一下,想了想才反應過來。

那天晚上吳亦帆喝醉了,想來吳姐應該照顧了他一個晚上。

他恐怕是吃到了甜頭,所以現在才會這麼配合吧?

她考慮了一會,而後慢吞吞的回了條消息過去。

【裴初九:也沒什麼,其實很簡單,就是多站在別人的立場上考慮問題,有什麼你願意給的,並不算吳姐真正願意要的,你要知道她真正想要什麼才可以。】

吳亦帆不懂吳姐,但是她是懂的。

吳姐其實想要的很簡單,她想要吳亦帆的認可。

想要吳亦帆發自內心的認可她,覺得她就算是不靠他也能活得很好,而不是那個所謂的被吳亦帆撿回來,覺得自己隨時會被丟棄的小女孩。

雖然吳亦帆一直對吳姐很好,但是她想,吳姐那會應該一直都很不安。

畢竟她跟吳亦帆沒有什麼真正的兄妹感情,每天這戰戰兢兢的日子,應該讓她十分沒有安全感。

而這些裴初九顯然不可能跟吳亦帆一下說太多。

大多還得靠他自己領悟。

裴初九想了想,拿起手機發了條簡訊、

【裴初九:吳姐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你有沒有考慮過?其實她想要的很簡單,但是對你來說,是一件很難的事,你只要記得我說的,在我回來之前你千萬不要在她面前說什麼她做的一切沒有意義,讓她跟你回美國這樣的話,你只要說一次,之前老娘給你做的努力全白費了。】

全白費了?

這麼嚴重?

吳亦帆看到裴初九的簡訊的時候,心底還有些不信。

可是在想到這幾天吳韻對他好了許多的態度,他卻又信了。

【吳亦帆:嗯。】

算了,既然有用的話,那他就試試吧。

吳亦帆想到了這裡,心情也好了不少。

裴初九定好了住的地方之後,才算是鬆了口氣。

她懶洋洋的看著導演組開口,「好了房間我已經定好了,接下來我要等飛機了。」

這麼快?

導演組聽到她說定好了的消息時候,全都楞住了。

這麼快就定好了?

不會吧?

導演組面面相覷。

現在這定酒店連電話都不用打過去確認嗎?

導演組不理解,但是也沒辦法,這是裴初九自己的事,說不定她就是用別的方法都訂好了呢?

「好,那現在裴小姐就把自己的錢包給交過來吧。」導演組表情十分認真,「我們不允許帶自己的錢包。」

「我沒帶。」

裴初九淡淡道,「出來之前,導播已經提醒我了,我把錢包放在家裡了。」

「好,那裴小姐就可以準備登機了。」

那邊的導演組笑眯眯道,「希望裴小姐順利。」

「嗯。」

*

因為裴初九是先去的原因,她也就先搭車朝著目的地而去。

一路上,裴瑾汐倒是十分乖巧,也不哭不鬧,只是乖乖的跟著她。

只要不涉及到吃——裴瑾汐還是很好說話的。

可是一涉及到吃……

「媽咪,這飛機餐太難吃了!」裴瑾汐委屈兮兮的,「我們真的要吃這個嗎?」

「……」

裴初九看著裴瑾汐那悶悶不樂的樣子,頭疼。

回去她一定要好好跟墨北霆溝通一下裴瑾汐這丫頭的教育問題。

這丫頭現在越來越嬌氣了。

裴初九沒好氣的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你現在賺錢了嗎?」

賺錢?

裴瑾汐搖頭,「沒有,瑾汐還小嘛。」

她哼了一聲,撇了裴初九一眼,「媽咪,你不會是打瑾汐的主意了吧?瑾汐還這麼小,我還是童工也。」

裴初九:「……」

她呵呵道,「你也知道你現在沒賺錢,我賺錢的能力比你多幾百倍,飛機餐都吃得比你乾淨。」

裴初九也餓了。

但是她也不喜歡浪費糧食,因此在打開飛機餐的時候,也就把飛機餐吃得十分乾淨。

裴瑾汐腦袋湊過去看了一眼,在看到裴初九那盒子里乾乾淨淨的樣子時候,瞠目結舌。

真的很乾凈。

她眨了眨葡萄似的大眼睛,「媽咪你是味覺壞了嗎?」 裴初九滿臉黑線。

「你這個小孩子怎麼要求這麼多?」

她咬牙道,「你才味覺壞了!」

裴瑾汐耷拉著小臉,整個人都無精打採的。

裴初九看著她這挑食的樣子,下定了決心要改變她這挑食的毛病。

她回去得好好的跟墨北霆討論一下這個事才行。

做為一個小孩子竟然會這麼挑食。

裴初九盯著裴瑾汐,想了想之後,轉了過來,一臉認真的開口,「瑾汐,媽咪要跟你討論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哦,好的媽咪,你想跟我討論什麼問題?」

裴瑾汐一臉呆萌的看著裴初九。

裴初九抿唇道,「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你知道嗎?」

裴瑾汐點頭,「媽咪我知道的。」

「所以你不能這麼挑食。」裴初九的表情嚴肅極了。

想到裴瑾汐竟然挑食成這樣,她有點煩悶。

「媽咪,可是我……我不想吃。」裴瑾汐委屈道,「這些食物一點都不好吃,我為什麼要吃?」

裴瑾汐的話一頓,又認真的補充了一句,「而且,媽咪……爸比說過飛機上的飛機餐是隔夜的,隔夜的不是不新鮮嗎,對身體不好的呀?」

裴瑾汐一雙大大的眼睛盯著她,一臉委屈。

「……」

裴瑾汐這話,倒是讓裴初九無語。

旁邊的攝像都差點噗嗤一聲笑出來。

裴瑾汐的確是很鬼馬,十分可愛。

「你……」

裴初九的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無奈,「好了,先休息吧,等到了那邊我們還得準備一下去超市買買東西什麼的。」

「哦。」

裴瑾汐癟癟嘴,「好吧媽咪。」

聊了一會之後,兩人也就在飛機上睡了起來。

去英國時間很長。

在飛機上睡了許久,才到了英國。

一下飛機,裴初九就拉著裴瑾汐朝著目的地而去。

吳亦帆早就已經把目的地發到了她的手機上。

目的地並不遠。

在看到目的地的時候,裴初九看了看距離,原本打算打車。

可是在出來看了看手上的經費時,她一臉黑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