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雲珊一瞬間覺得自己就像小丑一樣,不過她還是奚落道:「你要是自覺一點,我也許可以考慮給你一筆錢。」

女人除了男人還在意什麼,錢呀。有錢能解決的事再好不過了。

宋懷瑾想了想自己和阮瑜提出離婚的時候,她好像一點也不在意。如果今天阮瑜面對這些的話,以後很高興的就拿著錢走了吧。

車上的阮瑜:「啊切!」

陳叔擔心的看著她,「少爺注意身體啊。」

阮瑜淡淡的應了一聲,剛剛她本來想讓陳叔送楚雲珊回去的,沒想到她有事拒絕了。

按照陳叔開車的速度的話,應該很快就到公司了。

「沒勁兒,反正我今天話對你說了。你最好乖乖和懷瑾哥哥離婚。」說完楚雲珊便走了。

之前她還一直擔心懷瑾哥哥娶的這個女人會不會威脅她,現在想想根本不可能。

都被人說到這份上了,還一句話也不說。

楚雲珊走後,衛生間里十分安靜。

宋懷瑾默默的洗著手,洗了幾分鐘他才停下來。

叫了輛車去公司。

司機是個比較活潑的人,看到宋懷瑾面無表情眼神冷冷的,以為她是被男人拋棄了。

「妹子,哥在你這個年紀不知道受了多少情傷。沒事,熬過去就好了。」

宋懷瑾不理。

司機嘆氣,看來是傷得太深。

「人要學會向前看呀,誰沒失戀過幾次。到了。」

宋懷瑾付好車費便一臉冷氣的走向公司。

公司里的氣氛一度壓抑,公司人員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這種場景在總裁生氣的時候也出現過幾次,不過這次有些特殊。

因為生氣的不是總裁,而是總裁夫人。

一個基本都看不到身影,讓眾人以為不受寵的總裁夫人。

而更讓人大跌眼界的是,總裁既然親自去給夫人送茶。

那可是他們威武霸氣,冷漠無情的總裁大人呀。

「是我今天表現不好嗎?」阮瑜弱弱的看著面前生氣的男人,說實話她覺得自己今天完成的非常好呀。

宋懷瑾嘆了嘆,終於開口:「不是因為你。」只是想不到她既然和她們一樣。

阮瑜摸不到頭腦,不過和自己無關就好了。

心心戀著自己的刺繡,「我們商量個事,我可以偷偷綉一下刺繡嗎?」

宋懷瑾腦袋青筋暴起,這女人怎麼還想著這事。

不過隨即想起了什麼,「去吧,別人任何人看到,不然……」眼神就像可以殺人一樣。

阮瑜簡直想要萬歲了,看來這宋懷瑾還是有良心的。

「覺對不會讓任何人看到的,你就放心吧。」

被阮瑜打擾后宋懷瑾到不是那麼生氣了,他第一次看阮瑜覺得她是那麼的順眼。

於是兩人自己做自己的事,一個專心工作,一個專心……刺繡。

阮瑜看著自己的刺繡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走到宋懷瑾的身旁。「你看這個……」

「總裁,張總剛剛預約想和您一起吃頓……飯!」秘書震驚的看著翹蘭花指拿著刺繡的總裁。

阮瑜腦袋斷片了一會兒,接著咳了一聲。「繡得不錯。」

說完便把刺繡丟在了宋懷瑾的腿上。

隨即看向秘書,「你剛剛說什麼?」

秘書結巴:「張,張總預約,想和您一起吃,吃飯。」

宋懷瑾:「……」

「你先去安排,到時候把行程發過來。」

「是,是。」秘書一溜煙的跑了出去,還貼心的把門關了。

秘書走後。

「阮,瑜!」宋懷瑾幾乎用吼的。

阮瑜捂住耳朵,「不怪我,是他沒敲門。而且我不是機智的把刺繡推給你了嗎?」

「哼!」宋懷瑾冷臉。

「以後別讓我知道你在公司綉刺繡。」他是瘋了才會讓她在公司里刺繡。

上次沒被人發現就好了,這次還讓人給看見了。

「知道了……」阮瑜低著頭,一副認錯的樣子。至於心裡:明明是你說可以的。

「也別人我發現你有什麼不滿。」似乎知道那副乖巧的外表下是一顆不安分的心,宋懷瑾威脅道。

「是,是。」霸道的渣男。

「把你的刺繡都收拾好。」

還想著耍滑頭的阮瑜:「……」

混蛋! 那天完成接機楚雲珊后,阮瑜就閑了下來。整天專研綉刺繡,宋懷瑾的底線已經不知道被她拉低了幾次。

每天一起床,她在刺繡。

吃飯,她還在刺繡。

睡覺,她還在刺繡。

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是她一直頂著這張自己的臉刺繡。

「阮瑜,你夠了。」那眼神冷的掉冰渣。

每天這樣,我是哪得罪你了嗎!宋懷瑾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走向盡頭了。

阮瑜被吼得愣了一下,放下手裡的刺繡。這還不是因為那個祖傳古籍,自從練了之後,她已經覺得自己的綉工快速增長。

「嘿嘿,我也不想這樣的,而且你的手指也不怎麼靈活,我用著還不習慣呢。」

感情您大佬還嫌棄上了是不?

「你還有理了。」

見他不依不饒的,阮瑜有些火了。「在公司你不給我綉,現在好不容易在家了用空閑時間綉,我容易嗎我!你看我一天又要陪你去公司,回家連吃飯睡覺的時間省出來,綉下怎麼了。」

說得好有道理,我既然無言以對。說實話,這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向他吼,而他既然還不生氣。

宋懷瑾最終決定還是眼不見為靜,自己工作去了。

婚內有詭 房間里敲鍵盤的聲音一直沒停下,兩人各做各的事。

一通電話,打斷了卧室的平靜。

阮瑜眼睛看了過去。

聽到熟悉的手機鈴,宋懷瑾按了接聽。

「喂,是懷瑾哥哥嗎?」

依舊是那柔柔的聲音,宋懷瑾的心中十分複雜。

「等一下,我現在拿給她。」

上次接電話失誤的事他還記得,這次還好已經習慣了身份的轉變,宋懷瑾沒有在犯傻。

電話那頭的楚雲珊捏緊手指,怎麼還是這個賤人接電話。

上次也是,懷瑾哥哥到底和她都發展到什麼地步了?他們一直待在一起嗎?

不得不說,楚雲珊嫉妒了。

宋懷瑾把手機遞到阮瑜的耳邊,眼神警告。

阮瑜白眼,她都裝了那麼多次宋懷瑾了,他怎麼還是不放心。

算了,誰讓這是自己欠他的呢。

「是雲珊嗎?」阮瑜用著磁性的聲音略帶暖意的說著。

楚雲珊臉上起了笑意,「這麼晚了,是不是打擾到懷瑾哥哥了?」

如果我說打擾到了,你會掛電話嗎?阮瑜白眼。

「怎麼會。」

「懷瑾哥哥還是那麼溫柔呢。」

倆人聊了半天,而宋懷瑾雖抱著電腦但手沒再動過。

「懷瑾哥哥,要不我們明天見個面吧。人家又想你了呢?」楚雲珊嗲嗲的聲音傳來。

阮瑜身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偷偷看了一眼宋懷瑾,見他沒什麼異樣不得不感嘆:男人果然是種粗神經的生物。

用手掐了一下宋懷瑾詢問:要不要去。

宋懷瑾張了張口,最後回了她一個嘴型:去。

「既然雲珊想我,那我就去吧。」

聽著幾乎沒有聲線變化卻帶著一絲溫暖的聲音,楚雲珊笑了笑。「懷瑾哥哥果然最好了。」

「你這丫頭。」

不得不說,阮瑜的演技很好,不管是眼神聲音還是那張面癱臉,她都完全模仿的很優秀。

至少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人覺得宋懷瑾這個人不對勁。

當然除了謠言:宋總變成了妻管嚴。這個也只能說明宋懷瑾似乎愛上了阮瑜。

而完全旁觀的宋懷瑾表示,他還能說什麼,他什麼都不能說。

身體不是自己的了,他還應該感謝那個幫他掩蓋得很好的女人。

不過心裡總感覺有些氣該怎麼辦。

「那懷瑾哥哥要叫你夫人過來嗎?」語氣顯得有些低落。

那悲傷的語氣讓人覺得她才是正版,而自己是小三。

「我想和懷瑾哥哥過兩個人的世界好不好?」

「嗯。」但是到底會不會是兩個人的世界呢,阮瑜可不敢保證。

她偷偷看了宋懷瑾一眼,他應該會跟著吧。

楚雲珊之前有些擔心宋懷瑾愛上阮瑜的心平了一些,這樣至少說明在懷瑾哥哥心裡,自己比阮瑜重要。

在楚雲珊看來是阮瑜接聽的電話,一個女人晚上打電話給她丈夫,她肯定要聽聽他們都在聊些什麼。

也就是說懷瑾哥哥在他的夫人面前對自己十分寵溺,甚至連和她單獨見面都不帶上阮瑜,懷瑾哥哥連解釋都沒有對她說一句。

就算自己離開了幾年,懷瑾哥哥依舊還是自己的。

這樣的話,那麼那件事情就更好和他說了。楚雲珊眼睛明了又暗。

那女人可真沒用呢,想著那個被自己說了半天還一直沉悶的女人,楚雲珊更加不屑了。就這樣的女人,也想和我斗。

這次和楚雲珊約會的地點是他們以前喜歡去的一個地方:幽心樓。

幽心樓顧名思義,一個可以讓人靜下心來的地方。裡面最好的景觀就是在頂樓看著繁華的世界。而這個地方因為極受歡迎,早就被人包了。

而包它的人就是,有錢沒處花的宋懷瑾。

「少爺,到了。」

阮瑜一進去便看到坐在椅子上等待自己的女人,她今天穿了件粉色的小香裙,在特質燈光的照耀下顯得非常美。

可惜在美都改變不了她是綠茶的事實,真是可惜了那張臉了。

「抱歉,沒讓你久等吧。」阮瑜邁著標準的走姿,優雅的坐上了座椅。

除了那雙眼睛,根本看不出來他有一絲溫度。

「沒有啦,我也才來一會兒。白色的西裝真的好適合懷瑾哥哥哦。」楚雲珊眼睛冒星星,雙手撐著頭。

阮瑜有些失笑的看著像迷妹一樣的她,「你今天才是最耀眼的那個。」

楚雲珊臉紅,懷瑾哥哥口才怎麼越來越好了。

繼續藏在角落裡的宋懷瑾:「……」要不是今天我跟著來了,阮瑜是不是都要把人騙到床上了。

沒有發覺自己一瞬間發揮了極致口才的阮瑜正欣賞著美茶呢。

「懷瑾哥哥就這樣來見我,你家夫人不會生氣吧?」說完還調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阮瑜覺得宋懷瑾看到自己白月光在和別人約會肯定會吃醋,至於自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