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趙鳴盛的低氣壓下,孫公子總算是過來了。

看到趙鳴盛很是陰沉的臉,孫公子還有些奇怪。

不過看到雲煙,他忽略了那種感覺,跟她打招呼。

「這不是雲姑娘,不是,雲公子嗎。」

孫公子摸了摸腦袋,「不好意思,一時沒辦法習慣。」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雲煙搖了搖頭,「多謝你今天願意過來。」

孫公子擺手說,「舉手之勞而已,不用感謝。」

何況他也想要知道到底最後兩個人會變成什麼樣子。

這麼戲劇化的生活,估計那些講故事的都沒有這麼精彩。

趙鳴盛眉頭一皺,然後開口說,「既然來了,就趕緊坐下吧。」

孫公子看出了趙鳴盛的不爽,也不敢說什麼只能老實的坐下了。

「說吧,你們到底是有什麼事情。」

趙鳴盛見兩個人只是閑聊,根本就沒說什麼正經的事情,所以便忍不住開口詢問。

要是讓他知道這個孫公子對雲煙有什麼別的想法,他是絕對不會輕饒了他的。

再怎麼說,他的太醫也要由他親自挑選朋友,絕對要好好的勘察一下。

面對趙鳴盛的眼神,孫公子還是有些害怕的。

不過一想到他和雲煙之間的故事,他又覺得不是那麼可怕了。

於是他乾咳了一聲,對雲煙說。

「對了對了,我今天來找你,就是為了一件事。我看你這些日子休息的也不是很好。」

孫公子繼續說,「我聽聞,這附近有一處溫泉,很有療效,你可以過去看看。」

雲煙愣了一下,「溫泉?」

孫公子點了點頭,「是啊,特別的好,去過的人都說特別舒服。」

趙鳴盛額頭的青筋一跳。

居然是來邀請雲煙去溫泉的?就連他都沒有同雲煙泡過溫泉,這個孫公子怎麼敢。

趙鳴盛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他這個怒火實在是來的莫名其妙的。

更讓趙鳴盛沒有辦法接受的是,雲煙考慮了一會兒之後,居然真的點頭了。

「嗯,好,我也很久沒有放鬆一下了。」

趙鳴盛眯了眯眼睛,看著相談甚歡的兩個人。

「我也要去。」

他理所當然的開口。

孫公子愣了一下,然後奇怪的說,「對啊,我就是邀請你們兩個去的。我都已經去過了,這個機會就讓給你們吧。」

大易師 趙鳴盛愣了一下,這才發現是自己誤會了。

他看了一眼雲煙,發現雲煙也沒有覺得奇怪。

這一下,孫公子在趙鳴盛的眼中的形象立刻就變了。

他很是歉意的看著孫公子,並且在心裡給他發了好人卡。

真是個好人,這孫公子也是以後有造詣的,回去給他推薦個職位吧。

趙鳴盛的火氣立刻消散了,開始期待和雲煙一起泡溫泉。 「那就這樣了,你們兩個好好的玩,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孫公子笑了笑,對雲煙說,「地方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帶著趙公子過去吧。」

雲煙點了點頭,「多謝你了,孫公子。」

她這話自然是包含著其他的意義的,不過趙鳴盛就只能聽出來一層含義。

孫公子自然是明白的,他擺了擺手,然後笑著說,「沒事,舉手之勞,祝你們有個開心的時間。」

等孫公子離開之後,雲煙放下手,看著趙鳴盛。

趙鳴盛這時候才開口說,「怎麼,總算是捨得不看他了。」

見雲煙只顧著和孫公子說話,絲毫不在乎他的存在的時候,趙鳴盛心裡很是不舒服。

雲煙知道他這個吃醋的毛病大概是一輩子都改不了了,也沒有讓他改的意思。

「好了,我們快去泡溫泉吧。」

只要泡了溫泉,今天趙鳴盛就能知道她的真實性別了。

想到這裡,雲煙可以說是充滿了鬥志。

趙鳴盛皺了皺眉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雲煙這麼高興,但是他還是跟著過去了。

能夠和雲煙一起泡溫泉,還有什麼不能忍受的。

再者說了,孫公子又沒有跟著他們過來,他也不需要為了一個不會打擾他們的人生氣。

想到這裡,趙鳴盛自己就釋然了,沒有再揪著這一點不放。

「到了,就是這裡了。」

雲煙指了指山上的地方。

趙鳴盛順著視線看過去,覺得有些奇怪。

「這深山老林的,你確定溫泉是在這裡?」

雲煙看著趙鳴盛,畢竟這裡沒有人,所以她的稱呼也跟著變了回去。

「陛下要是不想去的話,也可以不去的。」

趙鳴盛皺了皺眉,也不知道是在為雲煙的稱呼不滿,還是為了雲煙不讓他跟著過去的事情不滿。

「行了行了,朕跟著你過去就是了。」

他擺了擺手,「不過,朕其實沒有什麼泡溫泉的意思,你要是想泡就自己泡吧。」

雲煙愣了一下,這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了,還以為趙鳴盛一定會纏著她要一起泡呢。

本來還以為要想想辦法讓趙鳴盛不要和她一起,現在倒是輕鬆了不少。

於是,雲煙點了點頭,但還是矜持的說了一句,「可是,陛下若是不去泡溫泉,微臣也不能讓陛下陪著了。不然,陛下先回去?」

趙鳴盛頓時不高興了。

「你到底想不想讓我跟著過去?這裡也沒有別人,你不要一口一個陛下了。還是說,你想要和別人一起泡溫泉,比如那個孫公子?」

這一口氣都沒喘,就把話都給說出來了,雲煙嘆了口氣。

「所以,陛下究竟想不想泡溫泉?」

只是一個簡單的溫泉話題,雲煙實在是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要在這裡糾結這麼久。

為了今天的泡溫泉,她還特意找人將這個地方給清場了,這個時候肯定是不會有人過去的。

但是若是趙鳴盛自己不想去的話,她做得這一切就成了無用功。

她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不知道為什麼想要趙鳴盛恢復記憶會變得這麼困難。

趙鳴盛看著雲煙皺緊的眉頭,心裡也有些不舒服了。

他本來不是想要說出那種話的,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這下可好了,雲煙可能也確實是不想要和他一起去泡溫泉了。

趙鳴盛懊惱的揉了揉頭髮,很是苦惱。

雲煙嘆了口氣,然後輕輕的拽了拽趙鳴盛的袖子。

趙鳴盛愣了一下,驚訝的看著雲煙。

要知道,以他們現在的關係來說,這樣的距離就有些過於親密了。

雲煙小聲的說,「趙公子若是不想泡,那便不泡了。只是,這些日子在下覺得渾身酸痛,實在是想過去,不知道可不可以請趙公子陪著在下一起?」

趙鳴盛咽了咽口水,覺得這個時候雲煙就算是說要讓他摘星星,摘月亮,他都能夠答應下來。

於是,趙鳴盛點頭說,「當然,當然可以了。不過,我想了想,也不是不能陪你一起泡,正好,我也覺得有些乏了。」

雲煙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剛剛不是還信誓旦旦的不會跟著過去泡嗎。

算了,這個時候還是給趙鳴盛一個面子吧,省得他心裡不平衡。

想到這裡,雲煙沒有什麼,鬆開了手,在前面領路,帶著趙鳴盛到了溫泉附近。

趙鳴盛看著前面的背影,心裡痒痒的,不停的回想著剛才被拽著袖子的感覺。

雖然沒有直接碰到他的胳膊,但是這種感覺可是比直接碰到還要讓他心動。

趙鳴盛現在甚至都不想去糾結自己究竟是不是斷袖了,他就是對雲煙有一種很是奇妙的感覺。

「到了。」

雲煙眨了眨眼睛,對趙鳴盛說,「怎麼了?」

她一回頭,這才發現趙鳴盛一直在盯著他看。

趙鳴盛擺了擺手,「啊,到了啊,這就是那個溫泉?」

別說,這地方看上去還真挺好的,最起碼看上去山清水秀的,周圍的景色也不錯,就很適合泡溫泉。

趙鳴盛走上前,打算脫衣服,這個時候發現,雲煙什麼動作都沒有。

「怎麼了,不是要泡溫泉嗎?」

趙鳴盛奇怪的問,「你怎麼不脫衣服?」

雲煙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然後找了個理由。

「不知道會不會還有人過來泡溫泉,在下還是在這裡看著吧。」

雲煙說,「趙公子泡好了之後,再過來換在下,可以嘛?」

本來趙鳴盛是想要拒絕的,但是雲煙都這麼看著他了,他還能說什麼。

只能答應下來了。

不過只有他一個人泡溫泉的話,實在是有些過於無聊了。

他倚著石壁,看著霧蒙蒙的氣體,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哈,真想和雲煙一起泡溫泉啊,實在不行,等到時候,找一個只能他們兩個進來的地方,然後就能一起泡溫泉了。

趙鳴盛點了點頭,覺得這個主意挺好的,至於怎麼讓雲煙答應下來,就不是現在的他需要考慮的事情了。

泡了一會兒之後,趙鳴盛覺得實在是太無聊了。

他開口說,「你還在那嗎?」

雲煙應了一聲,「在的,有事嗎?」

「太無聊了,聊聊天?」

雲煙愣了一下,想了想,還是答應了。

畢竟這也對恢復記憶有幫助,她不答應也說不過去。

「你以前是做什麼的?也是醫師?感覺沒聽你提起來過呢。」

趙鳴盛第一個問題就涉及到了過去,雲煙笑了笑,不知道該說是趙鳴盛誤打誤撞,還是下意識的問了出來。

「在下以前,自然不是做這件事情的。不過,也不是什麼值得說出來的事,所以就不在這裡說了。」

的確,那個時候就只是為了復仇行動,所以根本就不值得和趙鳴盛說。

趙鳴盛對這個回答不是很滿意,可以的話,他自然是想要現在就知道。

不過看雲煙很是為難的樣子,他到底還是沒有繼續追問。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會來皇宮?朕看到你的時候,還挺驚訝的。」

雲煙停頓了一會兒之後,才緩緩的問,「陛下真的不知道,微臣為什麼要來到皇宮嗎。」

稱呼就變回了皇宮當中的稱呼,趙鳴盛皺了皺眉頭,不明白雲煙是個什麼意思。

可是,他又下意識的覺得自己應該是知道這個答案的,不然的話,雲煙也不會用這種方式詢問。

到底是因為什麼。

結果他問了這麼多問題,雲煙回答的都是模稜兩可的,到了最後都是讓他自己想,這樣有什麼詢問的意義嗎。

趙鳴盛有些不滿的想,「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到底對我是怎麼想的?」

雲煙那邊沒有聲音了。

趙鳴盛眯了眯眼睛,只不過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問題,不至於這都回答不出來吧。

就在趙鳴盛忍不住想要出去問的時候,雲煙出聲了。

「陛下,想要微臣怎麼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