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還走不走了?」月寒風跟上來問道。

「你發現了沒有,這個地方,到處都是神金粉,這種東西很是珍貴,但是在很久以前,並非是如此。我記得在神靈時代,神金便是無比的普通,隨處可見。還有這裡的造型,似乎也很是古老,莫非這便是神靈時代的古墓?」牧雲淡淡的說道。

「不好說,也有可能是一座礦洞,這裡其實本身就是一座礦山,已經被遺棄的礦山了,我們意外的來到了此地。當然,這只是一個推測,也不好說。日月墳中,不僅僅是有古墓,還有大量的礦洞。」月寒風皺眉說道。

「我們的運氣應該不會那麼的糟糕吧,起碼,誰也不會在礦洞之外羅列十萬的雕像,這有些反常。」明玉皺眉說道。

「嘩啦……」

就在這時,水中忽然傳來了幾道沉悶的聲音,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快速的潛行,但是卻並沒有強大的氣息擴散開來。

牧雲目光流轉,背後升起了太陽神樹,陡然便照亮了天地,遠遠的便看到了一道身影快速的朝著他們遊動而來。

隨著那道身影的快速靠近,牧雲陡然面色一沉,大聲喊道:「不好,快走!」

這裡的空間很小,牧雲開口提醒了,月寒風等人方才回過神來,來不及多想,便開始了快速的逃離。

水面上,翻滾起了一片浪花。

「公子,不好了,後路被斷了,那石門關閉了。」在最後面的鼠成道忽然大聲的喊道。

後路斷絕,前路危機,眾人瞬間便陷入到了危險之中,電光火石之間,遠處的水花飛舞聲也越來越大了。

電光火石之間,牧雲出手,揮動鐵拳爆發出無比恐怖的威壓,狠狠的轟擊而出,迎著那身影便衝撞而去。

但是,那一道身影的反應很快,更是無比的狡猾,在水中更是行動敏銳無比,瞬間便避開牧雲的鐵拳,一條粗大的尾巴橫掃而來。

水花飛濺,牧雲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便被猛然拍擊到水底中,渾身上下一陣火辣辣的疼,那一次拍打,居然將他的骨頭都崩裂了。

這太恐怖了!

牧雲修鍊著三種強大的仙體,體魄更是無比的強橫,但是在這一刻,卻遭到了猛烈的進攻,只是一擊,便負傷了。

接連翻滾,在水中移動,牧雲的處境很是糟糕,足有三道身影同時圍繞了過來,接連發動了進攻。

避無可避,渾身生疼,筋骨更是斷裂了大半,難以抵擋。

甚至,連對手的身影都尚未看清,便遭到了偷襲,不過很顯然那應該是魚類的怪物,實力更是無比的恐怖。

在這古墓之中出現巨型魚類,這很是古怪,畢竟這種強大的生靈不會心甘情願的待在這裡,勢必會離開。

可偏偏,這些巨型魚類似乎便是這古墓的守護者。

倉促之中,牧雲背後的太陽神樹散發出的光芒都黯淡了許多,剛才被連續的拍擊,他的傷勢很是嚴重。

這是他極為罕見的負傷了!

就在牧雲準備反攻的時候,水中的身影卻忽然消失不見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難以想象。

四周,頓時便陷入到了一片平靜之中,再無嘩啦的水聲響起,遠處逐漸浮現出了月寒風等人的身影。

「怎麼樣,傷勢如何?」牧雲開口問道。

「還好,有鼠成道擋在前面,它的傷勢很重,我們只是小傷。」月寒風說道,說著便取出了一枚丹藥遞給了重傷的鼠成道。

鼠成道可是天尊境界的強者,居然都身負重傷了,可想而知,那巨型魚類的恐怖所在。

「我沒事,恢復片刻就好了,這……」

鼠成道開口說道,尚未說完身軀猛然一沉,便被拉扯到了水中,一剎那間水花四濺,有一條粗大的魚尾橫掃而出。

恐怖的氣息席捲上空,水底之下有鼠成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想來便是再次負傷了,並且很是凄慘。

同一時間,月寒風便出手了,直接便動用了最強秘術,橫掃而過,但是在他剛剛動身的瞬間,便有一條魚尾橫掃出來,拍擊在他的身上,直接便撞擊在兩側的石壁上,張口噴血,險些暈死過去。

鼠成道的聲音越來越凄厲了,牧雲神色無比的冰冷,他渾身上下衝起了一道道雷霆法則,帶著毀滅之意。

潛入水底,追蹤而去。

遠遠的,便看到了一道龐大的身影口中咬著鼠成道在拚命的撕扯,似乎是要將其生吞活剝起來。

牧雲心念一動,破妄劍便浮現在身前,帶起了一道璀璨的劍芒,融合著天道法則的威力,狠狠的轟擊而出。

劍意衝天!

破妄劍銳利無比,特別是在法則的加持下更是無比的強橫,狠狠的擊中了巨型魚類的尾巴,時光腐蝕之力蔓延開來,快速的那些血肉筋骨便開始了衰敗,並且還在快速的擴散開來,再其身軀之上留下了一道極大的傷痕。

巨型魚類吃痛,猛然鬆開了嘴巴,龐大的身軀在水中翻滾,血盆大口張開便狠狠的朝著牧雲撕咬而來。

只是,這一次牧雲早已有所準備,就在巨型魚類衝擊的瞬間,封天碑阻攔在他的身前,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轟隆!」一聲巨響,巨型魚類狠狠的撞擊在封天碑上,爆發出極為巨大的轟鳴聲,藉助著一次的反彈之力,牧雲手中雷霆閃爍交織成為一根鎖鏈纏繞在鼠成道的身軀上,將其直接拽走。

一路快速的退後,相隔千米之後,方才穩定下了身形,藉助太陽神樹的光芒仔細看去,遠處的水面上出現了七八條巨型魚類。 水流翻滾,暗黑色的身影在沉浮,散發出冰冷恐怖的氣息。

這種巨型魚類,足有十米長,腦袋足有磨盤大小,上面滿是倒刺,血盆大口張開,牙齒足有三寸長,如同兩排鋒利的尖刀。

尾部,更是無比的奇特,如同是蒲扇一般,上面還密密麻麻的刻畫著大量的符文,難以辨別清楚。

「摩羅凶魚!」

看到這一幕,月寒風不由得驚呼出聲,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就連牧雲都是神色微動。

這是一種凶獸,極為兇殘的那種,即便是在神靈時代那個有真龍神凰的時代,也屬於赫赫有名的凶物。

在凶物榜上,足以躋身前一百名!

但是,這種凶物在神靈時代的末期便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整個九天十地之中都難以搜尋到其身影。

可偏偏在此地,卻出現了,這令人感覺到匪夷所思。

摩羅凶魚,此刻在這裡出現了七八條,沉浮在水中,虎視眈眈,帶來極度強烈的危機,令人心中不安。

「公子,有發現了。」此時,不遠處的明玉忽然開口說道:「前面三百米處有通道,可以暫時避開這些摩羅凶魚。」

「走,我斷後!」眼看著遠處的一群摩羅凶魚再次蠢蠢欲動,牧雲握緊了手中的封天碑,沉聲說道。

通道就在水底中,距離此地不過三百米,對於修士來說,只是眨眼之間的修士,但是這裡的水並非是普通的水,乃是陰魂水。

「公子……」

「走!」牧雲冷喝一聲,渾身上下騰起了一陣陣法則神力,並且手中出現了斬仙飛葫,蓄勢待發。

斬仙飛葫,威力極為恐怖,牧雲許久不曾動用,其中所積攢的力量足以他施展三次了,對抗這摩羅凶魚乃是最好的手段。

「嘩啦……」

說話間,水流快速的翻滾起來,那條負傷的摩羅凶魚迎面便撲殺而來,千米距離,不過就是瞬息之間。

眨眼便至!

牧雲並未躲避,甚至還主動的掄動了封天碑狠狠的轟擊而出,砸落在其頭顱之上,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摩羅凶魚被轟飛開來,龐大的身軀在水中翻滾,剎那之間牧雲便出手了,斬仙飛葫閃爍出一道殺意。

光束流轉,瞬間擊穿了摩羅凶魚的頭顱,那龐大的身軀頓時便劇烈的抖動起來,鮮血瘋狂的流淌出來,染紅了大片的水面。

一擊斬殺!

牧雲揮手,背後的太陽神樹快速的蔓延開來,足有數百道枝椏瀰漫看來,如同是鎖鏈一般將其禁錮快速的拉扯,隨著牧雲沖入到了通道之中。

斬仙飛葫只能動用三次,浪費在這裡根本就不值得,並且那些摩羅凶魚的速度非常的敏銳,想要將其擊中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如退避。

一入通道,別有洞天,那裡是一個空曠的地方,順著通道走上去,則是一個房間,牧雲進入其中將摩羅凶魚扔到地面上。

一股濃烈的血煞之氣瀰漫開來,朝著四周快速的蔓延,看到牧雲出現,月寒風幾人不由得長舒一口氣。

扔掉了手中的摩羅凶魚,牧雲開始換股四周,這是一個筆直的通道,幾乎可以肯定,此地便是一座礦山。

並非是古墓!

礦山之中,到處都是通道,這一次眾人進入的便是其中的一條通道,連接這個房間的還有十幾條通道,也不知道是通往哪裡。

房間很是寬敞,到處散落著大量的礦石,似乎是經歷了太過漫長的時間,那些礦石都已經耗盡了神性,成為了廢石,沒有絲毫的價值。

「天魂黑金石,真是可惜啊,這裡居然有這麼多的,全部成為了廢石,太浪費了……」看到地面上堆積的石頭,月寒風不由得感慨萬千。

這種天魂黑金石,極為珍稀罕見,乃是鑄造神兵的上好材料,只可惜這一堆天魂黑金石都失去了價值。

「摩羅凶魚雖然兇殘,但是其肉質卻是世間難得的細膩美味,你們也算是運氣不錯了。」牧雲笑著說道。

「正有此意,居然想吃我,那我也吃了你。」鼠成道笑著說道,它的傷勢非常的嚴重,剛才在水中的時候,遭到了猛攻早已身負重傷。

此時,鼠成道來到了摩羅凶魚之前,利爪揮動,狠狠的劈斬在其身軀之上,開膛破肚,當切割掉了胃部的時候便有一堆雜物嘩啦流淌出來。

「這些傢伙,真是什麼都吃呀,魚蝦水草,就連礦石都不放過。」鼠成道喃喃的說道,撿起了幾顆礦石。

不過,這些礦石同樣是被耗盡了神性,沒有絲毫價值。

時間不長,篝火升起,摩羅凶魚便被放在了火爐之上,開始了烤肉,陣陣濃烈的香味瀰漫開來。

根本不需要放香料,便是無比的清香。

風捲殘雲,摩羅凶魚入腹,頓時便化作了一陣陣暖流,這種生靈的實力極為恐怖,其血肉之中所蘊含的能量更是驚人。

渾身發燙,熱氣升騰,心滿意足。

在吃飽喝足之後,牧雲將剩下的部分魚肉收入到體內世界中,隨後便開始了打坐修鍊,在這一股霸道的能量下,一路衝擊,桎梏消失。

短短半個時辰,那壓制的實力便可以了猛然激增起來,一路衝擊到了大賢巔峰境界,這是一個質的飛躍。

並且,牧雲還能夠清晰的察覺到,自己的神魂雖然還在金魂境,但是卻更加的雄渾了幾分,這摩羅凶魚好處無窮,不愧是神靈時代的凶物。

「公子,這裡有一道暗門,裡面有通道,似乎是一處隱蔽的礦洞。」就在此時,月寒風忽然說道。

在房間的一角,有一個書架,將其推開之後,裡面便出現了一道暗門,在上面還有一對鐵環,雖然經歷了漫長的時間,但是卻依舊有光芒流淌。

「神金環呀,真是奢侈,若是說此地是一個礦山,我還真有些不大相信,很可能便是依託著礦山所建立出來的古墓,這才讓進入其中的人誤以為這不是古墓而選擇離開。對,很可能便是如此。」月寒風沉吟道。

「來時的路已經無法通過了,那些摩羅凶魚守護在那裡,想要將其擊殺需要耗費一定的代價,不划算。」牧雲說道。

「公子的意思是……去看看?」月寒風問道。

「砰」的一聲,牧雲上前,將神金環拉開,露出了一條黝黑的通道,不過十米之後便有一陣柔和的光芒擴散開來。

在通道的兩側,有長明燈照耀,散發出柔和的光芒,並不是很強烈,但是卻能夠將四周照耀的非常清楚。

「萬年龍鯨的油脂,長明燈永恆長明啊!」月寒風感慨萬千,這裡的一切,都太過奢侈了,令人大開眼界。

萬年龍鯨,何等珍稀的生靈,在整個九天十地之中都找不到幾隻,可是這裡居然將其油脂用來照明。

一路前行,通道之中很是安靜,兩側同樣是神金粉塗抹,金光閃閃的,更是無比的堅固,難以破開。

通道四壁,還有不少坑洞,黑漆漆的,也不知道通向哪裡,眾人也並未留意,選擇了繼續前行。

順著通道一路前行,時而陡峭,時而平緩,也不知道前行了多久,忽然便聽到了一陣陣嘩啦的聲音。

通道盡頭,是一條地下河,不斷的騰起陣陣熱浪,迎面而來。

「這條河和我們剛才進來的完全不同,應該是沒有連接吧,我記得摩羅凶魚喜歡冰冷的溫度,這裡應該不會有那種凶物了吧。」明玉喃喃的說道。

「礦洞之中,地下河自然很多,沒有連接也正常,不知道這條地下河內部是在哪裡?」月寒風說著便靠近了地下河,迎面而來的熱浪讓他都不由得一陣咋舌。

「溫度很高,這是赤陽水!」牧雲上前一步,仔細的看了一眼,隨後背後的太陽神樹撐開,紮根在水中。

四面八方,大量的赤陽水快速的涌動,沒入到了太陽神樹之中,被汲取了其中的能量,滋養神樹。

「嘶嘶……」

就在此時,通道之中響起了一陣極為輕微的聲音,隱隱的有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壓瀰漫開來,令人心驚肉跳。

「有情況,快走,離開這裡。」牧雲神色一凝,封天碑便出現在身前,目光死死的盯著剛才出來的通道。

一條大蛇,緩緩的浮現出來,也不知道是從哪裡進入到了通道之中,出現在眾人的身後,散發出極為駭人的氣息。

這絕對是恐怖的凶獸,雖然不是什麼血脈特殊的蠻獸,但是渾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殺意令人心驚。

大蛇的行動很慢,但是卻充滿了冰冷的殺意,如同是盯著獵物一般鎖定了眾人,那冰冷的眸光令人渾身僵硬,心中狂跳。

「上位天尊!」

鼠成道神色微變,它感知到了那一條大蛇的恐怖,不由得腳步都踉蹌了幾步,這絕對是恐怖的敵人。

不曾想,眾人進入到此地之後,竟然先後遭遇到了如此恐怖的生靈,這也難怪,很少有人願意選擇進入到第八區域之中。

這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走!」

沒有絲毫的猶豫,眾人便跳躍到地下河水中,快速的穿行起來,在這裡也無法辨別方向,只是一味的狂奔起來。 「嘩啦啦……」

河水翻滾,背後忽然炸開了一個個巨大的浪花,幾乎就在瞬間,便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涌動而來。

大蛇追來了!

這可是上位天尊,強大無比,根本難以抗衡,給眾人帶來極大的威脅,牧雲神色一冷,帶著兩人快速穿梭。

「噗通!」

落水的聲音響起,快速穿梭中月寒風陡然面色一變,驚呼出聲:「不好,摩羅凶魚追來了……」

「封天碑!」

牧雲出手,將封天碑阻攔在身後,同時便打開了天命冰晶將三人一獸籠罩在其中,饒是如此,依舊被那一股強大的力量轟飛出去。

河水之中翻滾,天旋地轉,前方似乎出現了一道斷崖,猛然栽倒在其中,滾入其中,猛烈的翻滾起來。

「砰!」的一聲,猛然撞擊在一處石壁之上,天命冰晶承受了太強的力量,再也無法支撐,轟然炸開了。

「這是什麼地方?」

牧雲睜開眼睛,頓時便愣住了,他出現在一片荒原之中,到處都是一片凄厲的慘叫聲,放眼望去,千軍萬馬在猛烈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