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庫王嘆道,面容上滿是疲憊。

他身為德雷斯羅薩的王,可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當年同樣也是從角斗場走出,獲得過百連勝的驕傲戰績的。比起居魯士,他的經驗更要老道,年齡也正處於巔峰時期,卻沒想到,竟然不是對方的對手。

這讓他有些沮喪,卻也感到驕傲。

事實證明,他當年的眼光沒有錯,居魯士果然是一個好苗子。

「你有沒有興趣成為王軍軍隊長?」

頓了頓,力庫王又是出言邀請道。

「軍隊長?」

正在擦汗的居魯士一愣,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力庫王。

他有些懷疑眼前這人的身份了,眉眼之間似乎與那當年放過自己的力庫王有些相像,但還是無法確定。

「是的!」

力庫王笑著,就要摘下頭盔,準備向對方坦白自己的身份,並鄭重提出邀請。

這年輕的傢伙,已經完全退去了當年的青澀與幼稚氣息,真正成為了一個可靠的男人,有資格擔任他最信賴的職位。

居魯士更驚訝了,他隱隱中已經有了預感。

可就在這是,七道身影忽然擋在了力庫王的眼前,將他盤膝的身軀完全遮住,讓他剛張開的嘴又是閉了起來。

「居魯士,你很強大。」

唐恩站在居魯士面前,微笑著伸出手。

居魯士眨了眨眼,認出對方身份是海軍,稍微遲疑了下,也是伸出手。

「你好。」

兩人微微握手,然後鬆開。

唐恩感覺到這隻大手十分粗糙,生滿了繭子,他笑了笑又是道:「有沒有興趣與我比試一場?」

看到居魯士愕然的眼神,他再度補充。

「用劍術!」

居魯士皺了皺眉:「我累了。」

他倒是沒想到海軍會找到他,還提出這樣的要求。

唐恩聽到回答,也不在意,又是轉了話鋒。

「那你有沒有興趣,成為一個海軍!」

這下,居魯士更意外了。

「海軍?!」

「不錯,你的實力儘管在德雷斯羅薩已經很強了,但是外界很寬廣,比起大海中的強者,卻還是不夠,提升的空間依然是巨大的。你為人沉穩,可靠,成為海軍是你不錯的選擇!」

唐恩笑著道。

「或者說,你如此年輕,就想困在一地,求安穩?而不願意去外面的世界闖蕩,見識下大海的波瀾壯闊嗎?」

最後一句話,讓居魯士一怔,陷入沉默。

正是二十多歲正年輕的時候,哪一個年輕人又沒想過去外界看看?哪怕是唐恩前世中,年輕人也流行一句話,世界這麼大,我想去走走。

憧憬夢想,擴展見識的年齡,待在家中,肯定不是年輕人的選擇。

身為劍鬥士,居魯士在競技場中可以說已經做到了巔峰,三千場連勝雖然是驕傲的成績,但完成時,卻讓他感到心靈空虛,一時間有些迷茫。未來,他又該做什麼?

唐恩的出現,無疑為他提了個醒。

外面的世界,是每個人都嚮往的。

「如果成為海軍,在劍道上,我可以給你最好的教導,你同樣也能施展自己的抱負,追尋到自己這一生的真諦!」

唐恩繼續笑著開口。

「相信我,居魯士,成為海軍是你最好的選擇!」

奉子成婚:老公大人太野蠻 「德雷斯羅薩雖然不小,但相比大海,卻依然顯得渺小,讓這座島嶼困住你,實在太可惜了!」

「你的才能,應該有更好的舞台去發揮!」

力庫王在旁聽得眼中噴火,這年輕海軍,竟然是來撬牆角的,真是混蛋啊!

居魯士,可是他看中的國王軍軍隊長!

多倫斯等人這時才發現,原來他們的少將大人是來招攬人才的,而且目標竟然是居魯士。

三千場不敗的傳說,這讓他們振奮起來。

「居魯士,答應少將大人吧,他可是海軍四大怪物其中之一!」

「是啊,大海上神秘的,壯麗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光是我們之前獲得的索安娜寶藏就讓許多人大開眼界。」

「我們7158歡迎你的加入,居魯士,如果有你這樣的強者,可就太棒了!」

六人激動地大聲道。

力庫王嘴唇動了動,想要說話,卻發現他完全無法插進去嘴。

「出海當海軍嗎?」

居魯士心動了。

他正處於迷茫之中,成為海軍,聽著眼前這六個跟他年齡差不多的傢伙的話,似乎十分有趣。

鬥牛競技場中的時光很快,但同樣枯燥乏味,現在即將結束,他需要新的寄託。

「我需要考慮一段時間。」

最終,居魯士沉聲道。

唐恩也不催促,點了點頭:「好!」

隨後,他帶領多倫斯六人離去。

招募居魯士,是他深思熟慮后的決定。這樣一個三千勝的劍鬥士,在劍道上絕對有著廣大的前途,如果他能夠出海,見識到更多的強者,實力必然增長極快。而待在德雷斯羅薩,成為國王軍軍隊長,絕對是明珠暗投。 ?居魯士可以說是海賊世界中,比較可惜的一個人了。

三千勝的不敗劍鬥士,光是這樣的韌性與天賦就是常人無法比擬的。而即便是在偉大航道後半段,他也是母庸置疑的強者。

但是其最終結局呢?

斷了一條腿,被砂糖變為了玩具士兵,往日榮耀不再,曾經的傳說淪為路人甲乙丙。

坐在觀眾席上觀戰的唐恩,心中十分清楚,此時還年輕的居魯士,絕對有進入頂級大劍豪行列的資質。德雷斯羅薩的鬥牛競技場造就了現在的他,卻也困住了他。

帶著多倫斯六人離開競技場,他們又是走向了情侶大道。

「果然,我們就不該來,簡直是來受虐的啊!」

「單身狗表示我們要媳婦。」

「少將大人,我們跟著您這麼多年了,我們7158的士兵,媳婦包分配嗎?」

六人中的男性,看著大道中來來往往挽著胳膊,一臉甜蜜的情侶,面上怨氣衝天。

「包,回去我就給你們一人捏一個!」

唐恩詭異的一笑,雙拳互碰一下,火花頓時四射。

巴多坎,羅拉等人表情一滯,然後摸摸腦袋,眼神瞥向別的地方。

柚子與安寶拉兩個女人,倒是興奮無比,她們四處亂竄,不一會功夫就雙手拿滿冰淇淋走了過來。

「少將大人來一個!」

安寶拉嘻嘻笑道。

唐恩笑著接過,道了聲謝。

「我也要!」

巴多坎嘿嘿道。

七人片刻后,一人手中已是多了一根冰淇淋,吸溜吸溜邊走邊吃。

情侶大道修建的很有創意,兩旁栽種著櫻花樹,樹上懸挂著各種心性,小人型的掛件,小販就在櫻花樹下擺攤,吆喝不斷。零嘴雜食,也是多的數不勝數。這些,都是為了取悅街道上的情侶的。

不得不說,光是看情侶大道,便能看得出來力庫王對治理國家很上心。

德雷斯羅薩繁榮昌盛,一副蒸蒸日上的樣子,在這一點上,比唐恩所見過的沙倫王國,貴族當道,腐朽不堪要強太多。

儘管眾人不是情侶,但也在這條街道上逛了很久。

直到下午時分,柚子急急的向一旁伸出指頭。

「唐恩,唐恩,你快看!」

眾人抬頭,順著柚子所指的方向看去。

「是居魯士?竟然在這裡碰到他了!」

唐恩感到意外。

「他竟然有女朋友!」

多倫斯驚嘆道。

他們的不遠處斜對面,居魯士正與一個妙齡女子手挽手,停在一處零食的攤販前。此時的劍鬥士,已是換上一身筆挺的西服,站的筆直,眉眼之間帶著溫柔的笑容,完全沒了之前在角斗場上時的霸道與強悍氣息。

「天哪,這樣的大個子,竟然也有女友。」

巴多坎欲哭無淚。

唐恩瞥了他一眼,發覺這些上了年齡的傢伙,春心是不是都萌動了。

不知不覺間,他看著遠處的居魯士,心中也是想起了祇園那精緻的臉龐。兩人之間的感情,雖然一直都沒有明面上表現出來,但唐恩確實承認,二人在一起的感覺,的確與別人不一樣。

「也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

本部分開后,祇園便跟著鶴中將走了,如今在哪裡,他也不知道。

居魯士邊走,還邊彎腰,為他的女友發間插上花。

唐恩默默看著,心中猜測這女子怕就是力庫王的女兒,也就是斯卡萊特。

他有些模糊的印象,居魯士似乎是救了這位公主之後,兩人浸入了愛河。

「少將大人,我們不去與他打個招呼嗎?」

柚子疑惑道。

「不用了,這個時候,如果打擾他,怕是會惹人煩的。」

唐恩笑著搖搖頭。

正是年輕人你儂我儂之時,上前去當個電燈泡,無疑是不合適的。

七人收回眼神,自己繼續玩自己的。

斜對面的攤販前,居魯士看到那些海軍沒有過來,心中微微鬆了口氣。他還真怕,這群傢伙不依不饒的來纏著自己。

在唐恩七人離去后,力庫王也向他表明了身份。

這時候,居魯士方才知道,因為一次意外認識的女友,竟然還是對方的女兒。

「居魯士,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

斯卡萊特翻看了攤販上的小飾品幾下后,笑著轉過身問他。

「街道末尾有家新開的甜點,我們一會可以去嘗嘗。」

居魯士一愣,輕聲回道。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指的是你的未來,父親都跟我說過了,他希望你能成為國王軍的軍隊長。」

斯卡萊特挽著居魯士的胳膊,柔聲說道。

向前邁著的步子一頓,居魯士身體有些僵硬了。

如果沒有那個海軍出現的話,居魯士相信自己不會猶豫,成為國王軍的軍隊長,對他來說,已經是很高的成就了。但是,那個海軍的到來,卻為他開啟了另一扇窗戶。

外面的大好世界,他應該去看看,而且成為一個海軍,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甚至,他的內心中也產生了野望。他希望自己更強大,如果能夠在海軍中取得成就,到時娶斯卡萊特的阻礙也就會更小。

「你,不願意嗎?」

斯凱萊特感覺到身旁人似乎有些不對勁,抬頭問道。

「不,不是。」

居魯士急忙搖頭。

「如果你有什麼別的想法,可以告訴我,居魯士。」

「我是你的女人,未來還是你的妻子,你堅持的事情,我只會去支持。」

斯卡萊特握住居魯士的手。

敏銳的她,覺察出自己的男友有別的心思。

別後再愛 「父親那裡,我會去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