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座山峰上面,林錚,赤血,鐵子等六人停下腳步,舉目環視過去,四周都是茫茫然一片,綠意盎然,蒼翠的叢林連綿起伏,隱有妖獸低吼聲回蕩期間,令人毛骨悚然,有些懼怕。

經過一路的奔波,再加上同妖獸的戰鬥,雖然不過是二級妖獸,但也耗費不少的精力。此時六人的臉上,都有些疲憊之色。

「連著三天了。」

「遇到的都是些一級,二級的妖獸而已。」

「什麼時候,會遇到熊羆?」

在山峰頂上,鐵子氣呼呼地坐下,將那一把重鎚丟在旁邊,發出「咚」的一聲悶響,有些不滿地說道。

顯然,此時的他,顯得有些心急了。

其餘眾人聞言,卻並不答話,只是眯起眼睛,在對面的山峰上打量著,高度警惕著四周,尋找著熊羆的影子。

「鐵子,你太心急了。」

「萬仞峰,豈是那麼好找的?」

呂末在一旁笑著打量起來,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色。

林錚聞言,在旁邊也是微微頷首,表面上好像無動於衷,但是他內心也焦急。

進入萬仞峰三天來,無論是碧炎花,亦或是尋找的熊羆,都沒有遇到,不由有些失望。

「吼!」

「轟……」

突然間,一陣如雷般的響聲,突然間傳出,如同天雷轟下,在這片區域當中顯得分外清晰。

「怎麼了?」

「出什麼事情了?」

無論是林錚,亦或是赤血小隊的其他幾人,聽到這一道響聲后,都不由下意識地轉頭打量著四周,眼中都充滿著幾分詫異。

只有赤血一人,手扶著那一把血色長刀,目光當中彷彿帶著鮮血,直視著前方,那一座陡峭入雲的山峰上面。

「熊羆。」

「就在對面。」

幾息后,就在眾人詫異地轉頭,尋找著出聲之地的時候,赤血略帶陰沉的聲音,在此而傳開,清晰無比地在四周響起。

「熊羆?」

「在對面?」

鐵子,呂末兩人早已按捺不住,聽到此言的時候,語氣當中也變得驚喜起來,有些詫異地抬頭,望著四周。

在赤血出聲的那時候,林錚已經眯起眼睛,抬頭遠眺過去。

只見地,在那茂密的叢林當中,有一道影子在當中閃爍不定,時而停在原地,時而仰天長嘯,捶胸頓足,嘶吼聲陣陣,在此地急速傳開。

那一道身影,足有將近兩丈長,雙臂展開極為龐大隨意的揮動下,那些參天古樹就嘩嘩地掉落下來,倒在地上發出「蓬蓬」的響聲,即便在這對面也聽地分外的清晰。

「這,便是熊羆?」

林錚遠眺過去,看的異常真切,不由呢喃自語道。

赤血,鐵子,呂末等五人,此刻眼中都露出了一絲精光,直盯著前方,精光閃閃,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想法。

「砰!」

重鎚提起,卻是鐵子不再猶豫,直接欲要邁步而開。

「嗤啦!」

青珊長弓拉滿,成圓月形,欲要直射而出。

「嗡!」

一聲底響,手中長刀策動,如風吼長嘯,向四周擴散而開。

赤血當先在前,緊握著手中的長刀,欲要帶領著赤血小隊的眾人,向著對面那一座山峰撲去。

木劍在手快速旋轉起來,形成一道圓弧,最後發出「嗤嗤」的響聲,被他猛地提起,緊握在手心當中。

「停下。」

「快!!!」

然而就在眾人都蓄勢待發的時候,一聲低喝聲卻從赤血的口中傳出,卻見得他整個人騰空而起,腳步飛快,直接掠過某處灌木叢當中躲藏著,如臨大敵。

「老大,怎麼了?」

「出什麼事情了?」

苦等三日的熊羆在前,應當是蓄勢待發,一擊必殺才是。而反觀赤血,卻在瞬間躲藏起來,避而不戰。

「快俯下,所有人都別出聲。」

赤血神色連連變化,低沉的聲音在此刻傳開,如雷霆般響起來。

其餘五人包括林錚眼中都有些詫異,但是對於赤血的絕對信任,卻讓眾人紛紛伏倒在地,一個個屏住呼吸,不再言語。

透過樹林的間隙,目光落在對面山峰上的那一頭熊羆,仰天長嘯而起,在此時發出此起彼伏的低吼聲,在這裡顯得分外的清晰起來。

赤血屏住呼吸,手中緊握著長刀,血紅色的雙眸緊盯著前方。

「到底是怎麼回事?」

鐵子粗壯的雙手緊握著重鎚,如同提著一把龐然大物一樣,此刻他眉頭緊皺,有些不可思議地抬頭望著。

就在他按捺不住,欲要抬步上前的時候,在對面的那一座山峰峰頂,忽然間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響聲。

「轟轟轟……」

「嘩嘩……!」

對面熊羆所在的山峰峰頂,毫無徵兆地炸開,驚天動地的巨響聲落下后,大塊大塊的岩石滾落下來,令叢林當中的野獸,妖獸,都紛紛作鳥獸散。

一些跑得慢的野獸,甚至直接被大石塊砸中,變成血肉模糊,令人觸目驚心。

林錚匍匐在那裡,眼睛眯起,直盯著熊羆那一頭龐大的身軀,看的真真切切。在異變發生的時候,大塊的岩石滾落下來,直接砸向熊羆,卻被後者碩大的拳頭一拳給轟成了齏粉。

然而,更多的岩石碎片,卻在此刻滾落下來,形成了泥石流一樣,山頂不斷炸開,岩石滾落下來,將整座山峰,都籠罩在一片煉獄當中。

在對面的山峰,林錚眼睜睜地看著四周,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唰!」

一陣刺耳的響聲傳開,只見在遠處山峰之上,岩石炸開的峰頂位置,有一道人影倏忽出現,全身黑袍,迎風鼓動,長袍獵獵而動,響徹雲霄。

「慕容情,事到如今,你還跑得掉么?」

黑袍長嘯出聲,音若滾雷般陣陣傳開,向著四周此起彼伏地回蕩而開,在這片天際間回蕩。

山峰之上,異變突升,各種凜冽恐怖的氣息如同風浪席捲,層層疊疊地衝擊過來。

在黑袍人影的對面,空氣又是一陣閃爍,又一道人影出現,是一名藏青色長袍男子。

「交出玉佩,饒你不死。」

「不然即便以你武院第一的實力,也抵擋不了我二人的攻擊。」

藏青色長袍男子面容冷峻,聲音冰冷無比,聽在耳中好像是冰冷刺骨般傳來,顯得分外的清晰。

山峰之上,岩石不斷滾落,淹沒下面的樹木叢林,野獸哀嚎,大樹倒塌,對於兩人卻好像沒有任何的影響,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嚴陣以待地看著四周。

「嗡……!」

在兩人居中的位置,一團湛藍色的光團突然間閃爍出來,彷彿是憑空生成一樣,攪亂著這片空氣,泛起一陣漣漪,由原先的白色波紋,轉變成藍色波紋。

「唰!」

一道曼妙的人影,突然間出現在那裡,一襲藍色輕紗,隨著山風凜冽而揮舞,好像是天上的雲彩般,顯得飄逸出塵,傲然獨立。

「慕容情,慕容情……」

在那一道藍色身影出現的瞬間,林錚匍匐在那裡,不斷低語出聲,重複著這個名字。而其他的人,如赤血,鐵子等人,個個面色大變,有些驚詫地盯著前方。

「慕容情。」

「當世年輕一輩四大天驕。」

「武院第一人!」

由於心中驚奇,赤血的這一道聲音顯得有些響亮,在丈許範圍內傳開,清晰地落在林錚耳中。

「武院第一人?」

「四大天驕!」

林錚詫異,不由抬頭凝望,有些不可思議。

其實,從方才三人的對話當中,話語當中就已經透露出來幾分了。

武院第一人,指的便是慕容情。

「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對於四大天驕的名諱,林錚也只是耳熟而已,若說他們實力如何,叫什麼名字,那萬萬不是林錚所能知道的。

此番聽到,經過赤血的解釋之後方才知道,其中的一人便是武院,慕容情。

「咯咯咯……」

「就憑你們,想要將我留下?」

居中的那一道藍色倩影顯然也不懼,同樣虛浮在半空當中,面對兩人氣勢洶洶,絲毫不在意,只是掩嘴輕笑出聲。

「也未免太過天真了。」 一身藍色綾羅綢緞,如同彩蝶般隨風飄搖,面對兩人氣勢洶洶的壓迫,也絲毫不懼,沒有放在心上,反倒是嬌笑出聲。

宛如銀鈴般的輕笑聲,在此刻陣陣傳開,回蕩在這片山峰四周,不斷發出輕響聲,聽起來分外的清晰。

旁邊兩人,身著黑袍的男子,還有藏青色長袍男子,聞言面不改色,只是凝視著前方,不約而同地抬起了雙手。

「哼……」

「給我,退下!」

慕容情顯然不想同這兩人做過多的接觸,在他們抬手而起的時候,她鼓起氣息,一聲嬌喝猛地落下。

身體虛浮在半空當中,慕容情彷彿是緩緩移動起來,蓮步輕移,就好像是在空中起舞一樣。

但是在此時此刻,這種情景當中,無論是林錚,赤血等人這方,還是對面一前一後夾擊著慕容情的兩名男子,神色都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嗡!」

「砰——」

一陣低沉的悶響聲傳開,只見地慕容情只是狠狠地一跺腳,就有一團藍色的氣團,隨著她的腳尖而傳開。

山峰上,岩石滾動,被這一腳轟擊之下,就好像是水流般炸開,化作一幕水汽,紛紛揚揚地向著四周飈射而去。

大大小小的岩石,彷彿是雨水般,在那一腳跺下之時,就轟然炸開,向著四周飈射。黑袍男子,藏青色長袍男子,紛紛退後躲避。

「糟糕。」

「快走!」

赤血遠遠盯著眼前這一幕,在看到只是單純的一腳,就激起岩石飛濺,如同箭矢般向著四周飈射的情景,當下心中也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再也顧不得隱藏身影,直接從叢林當中一躍而起,同時對著林錚等人開口說道。

「走,快點走。」

「這小妞,太彪悍了。」

鐵子看的真切,縱然以他,心中也有些心悸,當下提起重鎚,快步退去。

「快點,翻過這座山。」

「從山背面下去。」

「這等程度的戰鬥,我們可攙和不進去。」

伴隨著赤血一聲令下,赤血小隊眾人紛紛移動起來,各自心中都詫異無比,但卻不敢在這等戰鬥的波及下喪命。

「武院第一人,慕容情。」

「這實力,究竟達到什麼樣的程度了?」

林錚暗暗驚嘆,心中有些不可思議,同時抬起腳步,快速遠遁而去。

「轟轟轟……」

「隆隆……」

此刻只聽得,身後傳出一陣陣轟然巨響,此起彼伏地回蕩在四周,令人聞之心顫,聽起來分外的清晰。

在巨響聲中,還有岩石滾落而發出「嘩啦啦」的響聲,由此可知戰鬥的激烈程度。

「呼,呼……」

「呼……」

林錚龍行虎步,在崎嶇不平的叢林間,如同一道鬼魅般快速前進。同時,他下意識地轉過頭看去,剛好看到那慕容情一腳跺下,整座山峰因此而炸裂開來,大大小小的岩石滾落,很快就被夷為平地。

舉手投足間,就能將一座山峰夷為平地,這等實力可不是林錚現在所能夠比擬的。

「咻!」

「嗤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