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錯過真正的寶物,他還把蜀錦弄到手查看,確認只是普通蜀錦才放了回去。對此他惱怒無比,乞丐把巴掌大蜀錦當寶也罷了,可以進入凡人夢境的天神,竟然圖謀一塊普通蜀錦,他是神經病呢還是精神病呢?

真相只有一個,那傢伙算不上神經病,而是搞錯對象了,想控制自己卻控制了乞丐。陸小風暗自慶幸,還好自己人品好剛好入夢了乞丐,真被那個來自北歐神界的傢伙控制靈魂,把不死血交給他就虧大發了。

不死血必須儘快使用,陸小風做了這樣一個決定,同時他還想知道這位北歐玩家的名字。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傢伙大費周章跑來洪荒,還試圖進入夢境控制自己,自己偏偏對他一無所知。

看到北歐玩家殘忍地殺死了乞丐,陸小風義憤填膺,歪果仁跑來我們洪荒撒野,莫非以為像以前那樣有治外法權?他動手和那傢伙火拚,就算打贏了也還有不知深淺的夢魘,所以他決定打小報告,把邪惡玩家殘殺乞丐的事告訴天神。

人間界每日都有天神巡視,十二元辰和二十八宿有排班,輪流到人間降妖除魔。四大部洲廣袤無邊,天神就算神通廣大也看顧不過來,還需要有朝陽區群眾及時提供線索,正義感爆棚的陸小風決定舉報邪惡西方異人。

今日負責巡視人間的是河魁元辰,也就是十二元辰里的狗,只要祭拜天神他就能有所感應。陸小風在野外擺下香案,步踏罡斗,揮動桃木劍念誦咒語,聯繫了正在巡視的河魁元辰,請他趕到洛陽城降妖除魔。

。 凡間人類道士都會一些請神秘法,玩家當然也會,只要流程走對請來巡視天神沒有問題。

請神必須得有正當理由,若是完成了請神流程,巡視天神來了你說請著玩,那玩笑就開大了。消遣了巡視天神,輕則訓斥一番,重則以戲弄天神的名義直接斬殺。

河魁元辰很快飛到了洛陽城,憑空而立道:「異人,你召喚本神所為何事?」

陸小風理由非常充分,滿臉憤怒地道:「稟天神,我乃鬥牛宮二十八宿使者,先前在洛陽城巡視發現有邪魔作祟。那邪魔殘殺了一名凡間乞丐,不似我東土手段,像是來自其他神界的異人,懇請天神主持公道。」

河魁元辰冷哼一聲道:「其他神界的異人來了我洪荒,同樣也得守洪荒的規矩,哪容得他放肆。不過爾為二十八宿使者,乃是異人中的翹楚,既然作祟的是異人邪魔,你為何不將其當場捉拿?」

玩家進入其他神界,神界NPC不會刻意針對,既不會對異界之人給予優待,同樣也不會刻意針對。入其他神界異人也得守洪荒規矩,遵守洪荒規則,胡作非為犯了事,天神同樣會依法拿下。

河魁元辰的問題有點犀利,犯事的是異人,陸小風作為擔任了神職的異人,面對邪魔沒有勇於擔當,而是選擇了打小報告。

好在他早有準備,恭敬地道:「那異人手段詭異,似有異界神靈守護,我不敢輕舉妄動。」

理由還算充分,河魁元辰沒有深究,皺眉道:「神界通道雖已開啟,原住民卻不能擅自進入其他神界,你確信他有異界神靈守護?」

陸小風點了點頭道:「千真萬確,或許不是神靈元神,而是斬斷聯繫的一縷分魂,所以能伴隨異人進入洪荒。」

「既如此,你二人隨我一起去會會那異界邪魔。」

河魁元辰拿出一面寶鏡,很快鎖定了興風作浪的邪魔,帶頭朝著洛陽城外飛去。陸小風這才注意到他背後跟了一名玩家,這是一名妖族玩家,看起來很面熟,他御風飛到空中道:「哥們,咱倆似乎在哪見過?」

妖族玩家哭喪著臉道:「二爺貴人多忘事,不記得我也正常,我起碼加了你幾十次好友,但都被你拒絕了。」

加陸小風為好友的玩家很多,如果不是提前預約,他幾乎都是一鍵拒絕。遊戲里妖族容貌不會有變化,他確信碰到過這傢伙,但不記得什麼時候碰到了,尷尬地笑了笑道:「哥們你找我有事?」

妖族玩家苦笑著道:「二爺,我說過咱倆一個姓,讓你手下留情,但還是被你幹掉了。掛掉了我認栽,不過我有一件紫金項圈爆出來了,那東西關係到狗妖傳承任務,二爺拿去沒有任何用處,把它還給我行不行?」

陸小風總算想起這傢伙是誰了,當初很多人覬覦他身上的蟠桃,跑去去天幽島圍剿他,眼前狗妖就是其中之一。因為狗妖鼻子很靈,他怕狗妖破了五行陣,所以把狗妖列為了第一目標,曾經殺過眼前的狗妖一次。

這貨名字好像叫瘋狗,還跟他說大家都姓瘋,五百年前是一家,讓他手下留情來著。儘管辣手屠狗了,他對這傢伙的話印象深刻,又一次偶然遇到也是有緣,把任務物品還給他也沒什麼。

「那個紫金項圈可以給你,不過你和河魁元辰很熟,等下得幫我個忙。」

瘋狗連連點頭道:「二爺你儘管吩咐,我能做到一定儘力。」

陸小風的要求很簡單,他希望瘋狗告訴河魁元辰異人靈魂不滅,不能只是斬殺就算了。就說那異人報復心重,如果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下一次又會來洪荒興風作浪。

陸小風才和對方發生衝突沒多久,人家就從北歐神界來了洪荒,從他殘殺乞丐的表現來看,這是一個瘋子。這瘋子隱藏在暗處,不時冒頭陰你一下,確實比較令人頭疼,所以最好知道對方底細提前防備。

瘋狗滿口答應下來,原本他從哮天犬那裡領了個「天狗傳承」連環任務,做到一半任務物品被搶走了。多次加好友被拒絕,自己又沒把握把任務物品搶回來,他差不多已經絕望,只能尋找其他傳承線索。

遊戲里有的玩家善於尋找任務線索,瘋狗就是這樣,他得到了河魁元辰的青睞,巡視人間也帶著他一起。如果能拿回任務物品,幫瘋二爺這個忙很容易,畢竟打探名字的理由還算充分,河魁元辰應該不會拒絕。

北歐玩家肯定不可能說出名字,但他那黑色盒子里有一縷分魂,河魁元辰這樣的天神要搜魂不難。哪怕黑盒裡是中位神,一樣擺脫不了河魁元辰的搜魂,通過這種方式可以知道北歐玩家的底細。

約翰森已經出了洛陽城,哪怕殘殺了骯髒的乞丐,依然抑制不住他的暴虐因子。他現實幾乎已經不活動了,除了吃飯就是混在遊戲里,遊戲就是他的全部,每當不順心的時候他會選擇殺人來泄憤。

這是一個完全擬真的遊戲,殘忍殺死遊戲里的NPC人類,他們的絕望神色盡收眼底,相比現實沒有任何的區別。

因為覺得不死血很難有機會再拿回來,付出代價獻祭夢魘卻一無所獲,約翰森需要發泄怒火。他很快抵達了一個人類村落,直接進入最大的院子,一把火點燃了院子里的柴禾,熊熊大火驚動了大院的主人。

北歐神界有名義上的神王奧丁,但還有巨人、精靈以及侏儒等種族,不像洪荒那樣有統轄三界的天庭。約翰森在那邊胡作非為,很少有大能NPC關注,除了一次殘殺侏儒被追殺外,他沒有遇到任何麻煩。

或許認為洪荒和北歐神界差不多,不管怎麼放肆都無人理會,約翰森直接在洛陽城外肆意妄為。他乾枯的手指不斷揮動,因起火而爬起來的凡人,喉嚨間噴出一道血線,而他行走在院子里,偶爾打開頭盔張嘴吸血。

約翰森看到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他眼裡紅光閃爍,快步上前把小女孩搶在懷裡。他再次豎起了手指,似乎在考慮從哪個部位吸血更美味,這時空中出現萬道金光,熊熊燃燒的大火瞬間熄滅。

「異界的畜生,竟敢來我洪荒鬧事,爾該當何罪?」

高級NPC可以直接以意識交流,約翰森雖然不懂漢語,但他能聽懂空中那位金甲神將的意思。來的不是玩家,而是洪荒神界的高級NPC,能不能為自己辯解的同時,挑撥他幫忙對付瘋二爺呢?

約翰森放下了小女孩,嘶啞著嗓子道:「異界的天神,我無意來洪荒作惡,你們洪荒異人瘋二爺奪取了我的不死血,不吸血我就無法維持生命,所以才會殺死洪荒人類,他才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跟在後面沒多遠的陸小風怒了,尼瑪這北歐玩家太不要臉了,不死血本就不屬於他,他殘殺平民還想賴在自己頭上。他不得不佩服這混蛋的急智,編的故事真像那麼回事,因為不死血被搶只能吸血維持生命,為了不吸血才來洪荒拿回不死血。

這個真心有點不好辯解,但願河魁元辰不要信了他的鬼話,如果河魁元辰像現實某些執法者那樣崇洋媚外,有心幫北歐玩家拿回不死血就悲劇了。

好在旁邊還有靠譜的隊友,瘋狗主動為陸小風辯解了:「那滴不死血我知道,吸了千萬人的鮮血才凝結出一滴,實乃邪惡之物。前幾天瘋二爺遇到異界邪惡玩家,得知他凝結不死血殘害生靈,專門出手懲戒了一番,搶奪了他用於作惡的不死血。」

瘋狗曾在論壇上看過不死血的屬性,他不清楚不死血來自何處,但只要把瘋二爺往正面說就行了。河魁元辰對他頗為看重,所以沒有懷疑他的話,頷首點了點頭道:「即便是殺了異界千萬神靈凝聚邪物,同樣也該懲戒,瘋二爺做得很對。」

約翰森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奔過,這東方神靈還挺有博愛精神,認為異界的邪惡也該懲戒,閑事管得太寬了吧?關鍵是我沒有吸千萬人血液,吸血的是莫德古德,憑什麼說我為了凝結不死血殘害生靈?

原本想讓人背鍋,結果被一口大鍋壓得結結實實,約翰森說瘋二爺搶了他的不死血,那他肯定是不死血的所有者。人家說不死血吸收千萬人血液才凝結,這點完全可以通過不死血證明,他自稱是不死血的主人,殘殺生靈的不是他是誰?

陸小風在心裡為瘋狗點了三十二個贊,不愧是和自己同一個姓的玩家,說話水平差不多趕上自己了。

河魁元辰看到約翰森作惡本就大怒,此時再聽說對方在異界殘殺千萬人,更是對怒火中燒,他遙遙招了招手,一道金光朝著約翰森射了過去。

約翰森慌忙避讓,金光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但他手裡的黑盒落入了河魁元辰手裡。元辰目射金光,黑盒裡傳來一聲慘叫,一道黑氣徹底被金光消融,他冷哼一聲道:「果然是西方吸血妖魔,殺你一次也太便宜你了,便該擒你去見玉帝。」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約翰森真的急了,他跑到洪荒胡作非為,認為最多被殺死一次,就當免費傳送回北歐神界。聽這位東方NPC的意思,殺死他都不足以懲戒,要把他抓去接受審判,莫非洪荒世界還能讓玩家坐牢不成?

天庭管轄三界,當然可以讓玩家坐牢,比如陸小風就曾經被判了五百年。北歐神界也有類似懲罰,但懲罰標準不一樣,那邊有吸血鬼和黑暗種族,他們信仰黑暗之神,虐待平民眾神根本不會管。

洪荒三界都有法度,很多時候還是聯合執法,為非作歹肯定沒有好下場。河魁元辰奪取了夢魘分魂記憶,知道了約翰森的來歷,這傢伙的工作就是每日吸血,簡直邪惡到了極點,必須好好懲戒一番。

如果約翰森只是在其他神界吸血,那與河魁元辰沒什麼關係,偏偏他來洪荒做這種事被抓了現行。天神也會展開聯想,這個窮凶極惡之徒,從異界跑來洪荒殘殺平民,幸虧有瘋二爺舉報發現得早,不然他肯定造下很大殺孽。

約翰森悲劇了,他被河魁元辰帶去了天庭,接下來等待他的是玉帝的判罰。西方神界很平常的吸血,洪荒絕對是罪大惡極,玉帝的判罰不會輕,他很長時間要在天牢度過。

陸小風通過瘋狗知道了約翰森的底細,他專門去西方論壇查詢了一番,這個叫約翰森的傢伙很有名。並不是他喜歡炫耀,而是在遊戲里做的事太殘忍,又沒有受到任何制裁,所以在論壇上被許多玩家口誅筆伐。

這傢伙瘋狂的同時還很謹慎,沒有留下任何現實線索,至今西方玩家對他也無可奈何。因為他手段殘忍,甚至有不知遊戲內情的玩家聯合抗議,認為這個完全擬真的遊戲規則不完善,導致出現約翰森這樣的混蛋。

遊戲當然不會作出調整,混沌小姐根據各種神話傳說制定規則,盡量還原神話,北歐神界原本就是那樣子。各大神話世界里,相比之下洪荒好了許多,三界都有完善的規則,如果遊戲背景是天庭建立以前,那比其他神界也好不到哪裡。

約翰森就是一個神經病,這種人報復心理很強,今後在遊戲里說不定還會有交集。陸小風也沒有太在意,如果玉帝判罰約翰森關押一年以上,這混蛋肯定會輪迴轉世重新開始,他不信對方有報復自己的資格。

解決了約翰森,陸小風把紫金項圈還給了瘋狗,然後獨自一人飛往陰曹地府,準備去九幽深處一趟。不死血明面上的屬性足夠強大,這件來自異界的珍貴寶物,如何使用需要有高人指點,最好是熟悉煉體功法的人指點。

三階自主修鍊模式,獲得的物品會有屬性介紹,但每個人使用物品效果會有差異。這滴珍貴無比的不死血,如果拿給沒有煉體功法的玩家,使用后不能運轉功法強化肉身,不死血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

陸小風修鍊五行琉璃金身,創造者是後土娘娘,最了解這門功法的是她。如何更好地利用這滴不死血,他準備去尋後土娘娘請教,通過十八層地獄來到九幽深處,他再一次拜會後土娘娘。

因為後土娘娘很好說話,又是認識NPC里最厲害的一位,陸小風已經形成依賴心理,有不懂的就到九幽深處詢問。

原本有點擔心後土娘娘怪罪,說自己一次次跑到九幽深處,誰知看到他娘娘臉上露出笑容道:「你來得正好,天蓬先前通過真靈向我求助,你要不來我還真沒辦法。」

陸小風不由得有點好奇,天蓬元帥在後土奶奶姑娘幫助下保留了元神,投胎為豬安心等出生就是,他能有什麼急事?聽了後土娘娘的講述,他不由得很是無語,紫微大帝還真是斬草必除根,天蓬元帥遇到這種情況只能在線等,很急。

李老根是高老莊的佃戶,他養了一頭老母豬,一心等著母豬產崽賣錢購買油鹽醬醋。估摸著母豬還有三個月就要產崽了,李老根就像侍候自己婆娘月子一樣小心翼翼地餵養,結果今日來了個異人神仙,說他餵養的老母豬懷了妖孽。

異人的話有如晴天霹靂,李老根還等著母豬產崽賣錢,為什麼好好的老母豬懷了妖孽?雖然賣豬仔賺錢的期盼沒了,李老根拎得清輕重,他知道妖孽大多很兇殘,相比賣豬仔賺錢,還是降妖除魔更重要。

好在那異人神仙菩薩心腸,竟然給了他十兩銀子,別說是買一頭老母豬,便是買十頭也夠了。收了銀子李老根懶得管了,直接把豬圈交給了異人神仙,再三祈求異人神仙殺死妖孽,莫讓妖孽在高老莊作祟。

這位異人神仙名字叫翩鴻,因為選擇了轉世重修,目前他只有二階實力。為了避嫌紫微大帝不會再收他為弟子,但給他的待遇已經超過了親傳弟子,他不但學了帝君修鍊主功法,還拿到了一件不錯的後天靈寶。

紫微帝君給他那麼多好處,他自然得盡心竭力辦事,帝君認為天蓬雖然元神被毀,但其本身底子好,還是有卷頭重來的可能。

玉帝本意不是要毀他元神,能做上天蓬元帥的他福緣深厚,還有鹹魚翻身的可能。

天蓬元帥順利出世變成豬妖,哪怕變成了另一個人,但他始終還有殘餘的真靈。如果他化為妖后恢復修為,玉帝有充分理由為他保留位置,而且轉世的天蓬雖說沒有記憶,潛意識裡也會把紫微大帝當成仇敵。

所以紫微大帝向翩鴻發布了任務,要求他想辦法壞了天蓬福緣,辦法就是誘導天蓬咬死懷了他的母豬。母子之情乃人倫大禮,天蓬如果真咬死了懷他的母豬出世,身上的福緣會徹底消耗殆盡,而且轉世后本體先天不全,修鍊也不會有任何前途。

翩鴻真心覺得紫微大帝的手段太狠了,但這種任務容不得它拒絕,畢竟真是領導的私密任務。他獨自一人站在圈舍里,忍受著難聞的豬屎味,邪笑著道:「天蓬元帥,我知你真靈未完全泯滅,能聽到我說的話,你知道自己為什麼落到這種地步嗎?」

翩鴻臉上帶著邪魅的笑容:「你本是上界天蓬元帥,四大元帥里就你不識趣,紫微帝君早就想把你拿下,所以才派我去你麾下做了金衣童子,專門負責為帝君傳遞消息。你對嫦娥仙子有意,便是由我傳了出去,所以帝君才尋嫦娥仙子設局害你。」

「你以為被打下凡間就完事了,結果帝君派我毀你元神,你繼續留在母豬體內,很快就會變成一頭豬。真靈徹底泯滅的你吃豬食潲水,每日在豬屎里打滾,這頭母豬就是你的母親,從此你就只能在畜生道輪迴……」

天蓬元帥元神未滅,翩鴻說的這些他都清楚,對於充當紫微帝君爪牙的異人翩鴻,說不恨那是假話。不過天蓬何等人物,豈會中那麼低級的激將法?但無動無衷也不成,他必須假裝元神被毀了,一個元神被毀滅的低級意識,能忍受翩鴻的聒噪保持理智?

如果不咬死母豬提前出世,多半會引起紫微帝君懷疑,他如何保留元神會被有心人追究。咬死母豬出世更不可能,那是在壞自己的福緣,而且導致本體先天不足,他不會自毀根基。

無奈之下天蓬只能發帖求助,表示在線等很急,希望後土娘娘能幫忙解決這個問題。翩鴻念叨幾個時辰不理會沒問題,畢竟殘餘的真靈可能陷入沉睡,兩三天不理他也沒關係,超過三天還是無動於衷就惹人懷疑了。

後土娘娘同樣也很頭疼這個問題,她願意幫天蓬一把,但她的存在是比天蓬保留元神更大的秘密,她又能怎麼做?娘娘唯一的辦法是找瘋二爺幫忙,但瘋二爺又沒在九幽深處留下真靈,她也沒辦法聯繫得上,只希望三天內瘋二爺會到達十八層地獄。

陸小風恰好因為不死血請教後土娘娘,他抵達九幽深處娘娘不但沒有怪罪,反而稱讚了他一番。玩家翩鴻已經調戲了天蓬數個時辰,他不用急著趕過去,正好讓那繼續調戲天蓬,翻來覆去就那幾句不知道他無不無聊。

後土娘娘通過真靈告訴了天蓬,這下天蓬元帥不著急了,任由翩鴻各種語言騷擾。他對翩鴻恨得牙痒痒,雖然知道對方是在故意刺激自己,但對方嘲諷幾個時辰居然不重複,那賤樣確實很刺激人,他打定主意今後要狠狠收拾這異人。

陸小風說明了來意,拿出了珍貴的不死血,拿出不死血的那一剎那,他發現向來淡然的後土娘娘變了臉色。他確信自己的感覺沒錯,後土娘娘元神完全恢復,完美的臉很清晰,他不小心看到她漂亮的臉上的震驚。

後土娘娘接過不死血,雪白皓腕微微有些顫抖,沉聲道:「此血你從何處得來?」

陸小風連忙道:「其他神界有邪神作惡多端,吸收生靈鮮血千萬載凝成此血,莫非有什麼不妥?」

「原來如此。」後土娘娘長嘆了一口氣,幽幽道:「這滴血非同凡響,你留在身上恐怕會有無妄之災,先留在我這裡吧!」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陸小風很確信後土娘娘失態了,化輪迴后她已然功德成聖,只是無法脫離六道輪迴。作為聖人級的強者,哪怕先天至寶出現她都不至於變色,偏偏不死血讓她心亂了,這滴來自北歐神界的血莫非有什麼講究?

可惜後土娘娘不準備向他解釋,只讓他把不死血留下,同時再留下他的坐騎玄冥鳥。換一個人這麼吩咐,他肯定懷疑對方想黑吃自己的寶物,但他知道後土娘娘不會,一位能捨身化輪迴的上古大能,怎麼可能覬覦玩家的寶物。

陸小風滿腹心事地離開了,那隻被他收拾乖了的骨鳥興奮地道:「姐姐你不知道那異人有多可惡,有多欺負人,我早就知道這滴不死血有多珍貴,但我就不告訴他,姐姐要了他的不死血也算為我出了一口氣。」

後土娘娘蹙眉道:「我留下這滴血是為他好,沒想過要了他的寶物,你想些什麼?」

骨鳥氣沖沖地道:「有了這滴血姐姐就能脫離輪迴,甚至有可能再現盤古,為什麼要還給那可惡異人?我已然灰飛煙滅,姐姐偏偏要收集記憶碎片讓我做人坐騎,我每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恨死了那異人,姐姐無論如何要為我出這口氣。」

後土娘娘神色古怪地道:「他雖然掌控了你的真靈,但你並不怕死,他又如何能欺負你?我觀異人瘋二爺溫文爾雅,斷不是你說的那麼壞,定是你過於心高氣傲,做了坐騎有諸多不滿,才會對他那麼大偏見。」

骨鳥氣得七竅生煙,該死的瘋二爺和溫文爾雅沾邊嗎?她有心要辯解一番,但實在是羞於啟齒。她總不能告訴後土娘娘,說瘋二爺動不動就威脅自己和花鴇那啥,哪怕是修行多年的上古大神,她也羞於提起花鴇那茬。

仔細想想姐姐說的也有一點道理,自己雖然是上古祖巫,既然成了人家坐騎,哪有不讓主人騎的道理?當初因為過於心高氣傲,自己確實有不對的一面,但那瘋二爺確實不是東西,還說什麼白天騎晚上也騎……

想到後土要把不死血還給瘋二爺,骨鳥很不甘心,她著急地道:「姐姐,當年盤古父神身隕,血肉化為我等巫族,但最重要的一滴血卻化了幽冥血海,導致我等祖巫無人能與父神比肩。」

「如今這滴來自異界的不死血,極似父神化幽冥血海那滴盤古血,有朝一日變為盤古血也有可能。姐姐化六道輪迴得了天大功德,靈魂已然成聖,若以這滴不死血重塑肉身,今後說不定能像盤古父神那樣肉身成聖……」

後土娘娘並未被玄冥的說辭打動,她淡淡地道:「當年天道容不下父神,父皇不死天地便不能開闢,如今又怎會容我再現盤古?再說這滴不死血屬於異人瘋二爺,他那般信任我,我若因為此血珍貴便巧取豪奪,有何面目做至高無上的聖人?」

骨鳥不屑地道:「誰說聖人就不能巧取豪奪了,我復活后聽聞千年前發生了封神之戰,西方二聖在東方奪寶奪人,不知道帶走了多少好東西。」

後土娘娘淡淡地道:「他們是他們,我是我,這滴不死血不管是不是盤古血,都屬於異人瘋二爺。他也修鍊我巫族玄功,有了這滴不死血修鍊事半功倍,今後只要肯刻苦修鍊,定會有一番作為。」

骨鳥紅色的眼睛瞪大了,想到今後可能出現的場景,她整個鳥都不好了,姐姐這是要成就那該死的異人?修鍊了巫族玄功,又吸收了不死血,再加上異人不死不滅,莫非那傢伙會成為僅憑肉身就堪比父神的存在?

骨鳥情緒激動之下堅決反對,認為就算後土不想貪墨異人的不死血,那也不該傳授他煉化不死血的方法。

這滴在異界名為不死血的存在,實在是太過重要了,當年盤古開天闢地後身隕,血肉化為了上古巫族,最重要的一滴血卻化了幽冥血海。上古祖巫肉身堪比准聖,但始終無人能肉身成聖再現盤古,就因為缺少了盤古血,無法修成盤古金身。

盤古金身共有十二種屬性,分別化為了十二祖巫,但肉身成聖不死是關鍵,十二祖巫都未能傳承最重要的盤古血。

盤古開天闢地後身隕,身軀化山川河流由天道來進行,肚臍乃盤古血凝練之處。只要這滴盤古血依然存在,十二祖巫之一拿到手,就能憑藉盤古血突破祖巫層次,成為肉身堪比盤古的存在。

天道不能容忍三界存在那樣的強大者,盤古身化大地時,天道控制盤古血化為一片血海。原本是盤古凝練的血液精華,天道安排變成了天地戾氣匯聚之所,這相當於毀了純凈的盤古血,讓上古祖巫沒有融合機會。

為了避免上古巫族在血海尋找機緣,天道以天地戾氣結合盤古血,在血海誕生了一尊大能,正是後來的冥河老祖。雖然冥河與祖巫都與盤古血肉有關,本質上截然不同,誕生冥河元神的是天地戾氣,他算不上盤古血脈。

盤古血最大的特點是不死,天道不允許出現任何肉身不死的存在,冥河是血海里孕育的血繭,只是盤古血的一部分。整個幽冥血海加上冥河,才是完整的盤古血,所以冥河老祖離開血海也可能隕落,只有留在血海才能不死不滅。

後土娘娘之所以失態,是因為不死血有盤古血雛形,這滴來自異界的血液很可能打破天道維持的平衡。天道可以控制洪荒一切,但控制不了異界,來自異界的不死血不在天道之內,可能帶來無窮變數。

各大神界之間的交匯,可能造成難以預計的後果。比如北歐神界莫德古德,他在海拉冥界只是個守護水晶橋的吸血骷髏,有了來自天堂神界的吸血始祖指導,他千萬載吸取的血液就凝練成了不死血,短短百年時間從底層骷髏變成堪比主神的存在。

這滴珍貴無比的不死血,來到洪荒后價值更大,其不死特徵類似天道用於化血海的盤古血。不死血和盤古血差距很大,但有了盤古血的不死特性,如果能以正確方式煉化,成長下去誰知會不會變成盤古血?

所以骨鳥才會那麼激動,建議後土娘娘以不死血凝體,徹底擺脫六道輪迴限制。由作為盤古血脈的祖巫融合此血,不死血百分百會進化為盤古血,後土可以憑此血逐漸衍生其他祖巫之力,最後再現盤古金身。

後土娘娘始終保持理智,她作為洪荒原住民,如果以此血凝體,天道必然會有所感應。如今她所在的位置很特殊,這是她自己體內的世界,不在天道之內,所以天道感應不到。

因為有化六道輪迴的功德,她以聖人身份出現在洪荒,天道多半不會刻意針對。倘若她不但是聖人之尊,還是以不死血凝體,有再現盤古的可能,天道絕對容不下她,哪怕她是聖人也會想辦法把她抹殺。

聖人不死不滅是指在天道之下,天道明面上大公無私,倘若出現了威脅天道的存在,聖人不死不滅只是扯談。反之由異人修鍊就不一樣了,異人本就不受天道管轄,並非盤古血脈又不可能再現盤古金身,天道甚至發現不了異人融合不死血。

後土和玄冥兩位上古祖巫,因為不死血出現了巨大爭議,兩人在九幽深處激烈爭論。陸小風不知道不死血有那麼大牽扯,他接受了後土娘娘發布的任務,離開九幽深處回到幽冥地府,通過陰陽交匯處來到兩界山位置。

天蓬元帥投胎在高老莊,距離孫猴子被鎮壓的兩界山不遠,從兩界山前往高老莊最近。如今孫猴子依然還被鎮壓在兩界山,但唐僧已經從長安城出發,此時遇到了劉伯欽,要不了多久就會揭開封印解救猴子了。

上次好心給孫猴子送珍貴的不死甘露和翡翠酒,結果導致猴子破山而出,險些惹了一身騷。陸小風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佛祖那裡掛了號,反正他出現在五行山,佛祖多半會有所感應,他是不敢再去見孫猴子了。

一路御風飛到高老莊,找到天蓬元帥投胎的豬圈,那個叫翩鴻的玩家依然還在碎碎念:「天蓬元帥當年也是英雄人物,如今寧願做豬也要賴活著,活得有什麼滋味?被人陷害不能報仇,仇人當面嘲諷無動於衷,你活得連狗都不如,對了,你是一頭豬,本來就不如一條狗,我不小心說了廢話……」

天蓬元帥不會被激將,但老實說真心忍得難受,玩家的嘲諷能力遠超NPC想象。為了刺激天蓬快點咬死母豬出世,翩鴻在網上尋了各種嘲諷段子,天蓬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以極大毅力才忍受下來。

翩鴻不知道天蓬保留了元神,認為自己在痛打落水豬,天蓬元帥出世變成了豬八戒,許多東西也該忘記了。可惜凡事不能太過,等到豬八戒成功保唐僧取經,憑藉功德更上一層樓,修成大羅金仙時不知他作何感想。

陸小風吞了一顆十香返生丸,邁步走進了豬圈,笑吟吟地道:「當初套路了我,毀了天蓬元神,如今又來斬草除根,兄弟你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翩鴻愣住了,毀滅天蓬元神時生成雙向任務,對方請了瘋二爺幫忙,最終還是他棋高一著。成功完成任務並算計了瘋二爺,他確實有那麼一點沾沾自喜,沒想到這次又碰到了。

轉世重修后翩鴻只有二階實力,面對瘋二爺沒有任何勝算,他不願意再掛一次,乾笑兩聲道:「二爺,上次是我多有得罪,雙向任務各為其主,二爺寬宏大量,不會與我一般見識吧?」

「雙向任務嘛!誰都想完成任務,怎麼算計都不為過,完全可以理解。」陸小風笑著回了一句,然後補充道:「所以被算計了我也沒當回事,這次如果不是有NPC發布任務,我也不會在這裡遇到你。」

翩鴻一下子傻眼了,他拿雙向任務為自己辯解,擠兌瘋二爺不要下手,誰知人家同樣也接到了任務。這還真的有可能,紫微大帝想讓天蓬萬劫不復,但天蓬元帥同樣有一批死忠,發布任務保天蓬很正常。

翩鴻弱弱地說了一句:「二爺,是哪位NPC發布任務讓你來保天蓬?不如我主動離開,不再刺激天蓬元帥,我們的恩怨一筆勾銷如何?」

陸小風是個很大度的人,上次被翩鴻套路以後他念念不忘,有心尋這貨報復,又覺得那樣顯得自己輸不起。這次後土代天蓬髮布任務,讓他來對付挑釁天蓬的異人,正好合了他的心意,哥是為了完成任務才不放過這個傢伙,而不是因為被算計后想報復。

「兄弟,不把你殺了我就沒法完成任務,所以實在不好意思了。雙向任務各為其主,你也應該寬宏大量,我這次不得已殺了你,你千萬不要記恨我才是……」

陸小風說完揮動了斬蛇劍,只是二階的翩鴻擋不住他一擊,直接化為白光消失了。看到地上只爆出十多枚靈晶,寬宏大量的他忍不住吐槽道:「草,這傢伙運氣真好,什麼寶貝也沒爆出來人,讓我有點意猶未盡啊!」

母豬肚子里的天蓬總算鬆了口氣,以神識交流道:「瘋二爺,多虧你趕來相助,大恩大德他日必有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