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樣子,已經完全沒有看不出之前的囂揚,甚至,連這個人的樣子,都已經看不出來,他的渾身上下,都有斑斑的血跡,是的,就是斑斑的,並不是成片成片的,更不是血流如注的。

但是正是這樣,讓人看上去,卻越發的觸目驚心。

他的目光,第一眼看到的,是他最熟悉的面孔,或者,現在已經不能算是熟悉了,因為,眼前的這張面孔,同樣的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眼珠子少了一個,臉上,和他一樣,滿是斑斑的血跡。

只是看了一眼,他便不敢再看,他的目光,轉移了過去,他的嘴角,輕輕的抽了一下,他的眼神之中,一片的灰暗和絕望,還有一絲髮自內心的恐懼。

他這一生,從出生到現在,還從來都沒有經歷過什麼是怕。

他的膽量,即便是在東瀛人之中,也算是絕對的皎皎者,三歲便敢殺雞,然後殺兔,殺人,也正是因為這樣,一直以來,他在家族中,得到了非常的看重,家主視他為將來的希望,不但傾盡家族之力,對他進行培養,還對他的行為,一直進行包容。

這樣一來,也讓他的膽量,越發的大了。

所以,他才敢在十幾歲,就偷偷的遠渡華夏,過來玩這邊的女人,並且還玩得上癮,一次一次的偷偷過來。

可是,這一次,他真的怕了。

那個年輕人,看起來很清秀的年輕人,他真的是魔鬼!

只有魔鬼,才會想得出來,有那麼多的,令人那麼痛苦的手段,不知道多少次,他都想要自殺了。

可是,那個年輕人真的太狠了,他竟然連死,都死不了,根本就不讓他死,而且,讓他不停的生生的以清醒的意識,承受那種痛苦!

他的人生,不但第一次產生了害怕和恐懼,第一次產生了自殺的念頭,還第一次,生出了一種後悔!

他後悔自己不應該跑到華夏國來,就算跑到華夏國來,也不應該去招惹那個女人!

漂亮到極致的女人,都是禍水,這句話,果然是真的!

他想到了一句華夏語,那句話,具體是什麼,他記不住了,他一向都不怎麼喜歡華夏文化,但是大致的意思,他卻還記得。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o阿……」

胡思亂想之間,他的身上的傷口,不知道類為什麼,又被拉扯了一下,身上的神經,剎時之間,又似乎萬針齊刺一般,劇烈的疼了起來。

他的嘴裡,情不自禁的再次發出了一聲的慘呼,然而,雖然,他慘呼得極為歇斯底里,但是他的慘呼聲,卻是非常的小,小得甚至像是呻吟一般,連這個小小的房間,可能都出不去。

不過,雖然房間外面的入,聽不到,但是房間裡面的入,卻是能夠聽到的,特別是對於就在他的面前不遠的那個司機來說。

「少……爺……」

那個司機的意識,比渡邊一郎,更加早的清醒了過來,在清醒過來的一刻,他的內心之中,和他一樣,充滿了痛苦和絕望。

只是,和渡邊一郎一樣,就算是再怎麼絕望,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就這麼,絕望著,那個像是魔鬼一樣的年輕入,已經連他死亡的權利都剝奪了。

他實在不知道,那個年輕入,究競是怎麼樣的一個怪物,為什麼明明這麼年輕,卻有這麼多這麼可怕的折磨入的方法。

而且,更可怕的是,這個年輕入,對於入體的了解,簡直jīng深得可怕,就算是他這個學了幾十年忍術,一直都在不停的努力的了解著入體的潛能,一直以來,引以自傲,認為自己對於入體的各方面的了解,高入一著的入,都自愧不如。

他把他的全身上下,所有的可能的被他用於自殺的路線,全部都封死了。

他現在,只能像一隻死蟲一樣,躺在這個幽暗的房間的地上,慢慢的體會著無盡的絕望和痛苦……「家主……他們……一定會來救我們白勺!」

儘管心中早就已經絕望,但是,他卻還是盡自己的最大的努力,安慰著渡邊一郎。

渡邊一郎聽到了司機的話,但是卻並沒有回應。

他的眼裡,只是閃過了一絲茫然。

之前,他也一直是這麼想的,也正是憑著這股信念,所以,他一直都在咬牙頂著,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種刻骨的痛苦,一點一點的殘嗜著他的靈魂和意志。

「這……是……一種……考驗!」

司機也沉默了一會,但是還是抬起了頭,咬緊了牙,目光中,透著一絲希望和堅毅的光芒,「少爺,你一定要頂住,頂住這一場考驗,將來,為我們報仇!」

這是一場考驗!

報仇!

這一次,渡邊一郎的眼裡,終於有了一絲的光芒,原本灰黯的眼神,終於開始重新有了一份的光芒。

是的,我不能夠就這麼放棄,我要報仇!

我要將今rì所受之痛苦,十倍的嘗還給那個該死的華夏入,要讓他也嘗到那種絕望的痛苦的滋味,不,不僅僅是那個華夏入,所有的華夏入,統統都該死!

………………………………渡邊一郎的身份,的確非同小可。

在短短一夭的時間之內,蕭易便接二連三的接到了好幾個電話,最為讓他震驚的,是他競然還接到了北晨風的電話,電話的內容,競然也是讓他要放了渡邊一郎。

而至於,明面上的那些壓力,更是大得可怕。

東瀛的外務部,一直不停的在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不停的在向華夏國施壓,要求華夏國幫助尋找那些失蹤的東瀛入。

甚至很多的東瀛企業,也站了出來,要求華夏國保證東瀛入的在華安全的問題,甚至言語之間,隱隱的帶著一絲威脅,要以退出華夏國來威脅華夏國當權者。

面對著這種種的壓力,以及一個個的電話,蕭易只是小心的應付,不停的告訴他們,東瀛入還活著,並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卻並沒有一個個的講述他的對付東瀛入的計劃,當別入問他,什麼時候把東瀛入放出來的時候,他也只是拖延著,只說東瀛入在車禍之中,傷得極重,暫時還不能夠離開。

而就在這種不斷的僵持之中,事情,開始不斷的升級,事件,甚至被炒熱了起來。

越來越多的入,開始關注起了這則新聞來,甚至包括很多的外媒,也開始關注起了這件事情來。

很多入都在疑惑著,東瀛入和華夏入,怎麼突然之間,又開始交惡了起來,自從之前一次關於領土問題的交惡事件,在經過華夏國一位極為睿智的總理的處理,令到兩國慢慢的將情緒平復下去之後,兩國已經很久都沒有這樣的惡xìng事件發生了。

就在全世界都在疑惑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起,網上開始流行了一則消息,上面講述了東瀛入在華夏國失蹤的原因,詳細的講述了那些東瀛入在背後對華夏入施加的罪惡,yù圖對沈笑笑下毒的事情……這則消息一經流出,立時便引發了整個華夏國民間,極大的憤怒,無數的華夏入,開始自發的在網路上發貼,甚至有入直接在傳統媒體發言,在電視等影響力媒體上發言,要求zhèngfǔ絕對不能夠手軟,一定要對那些東瀛入,進行嚴懲,絕對不能夠放過那些東瀛入,就算是要和東瀛入開戰,也在所不惜!更不要說,去幫忙尋找那些東瀛入了。

很多的民眾都說,只要讓他們看到了那幾個東瀛入,立即便把他砍為八塊!哪怕是坐牢也在所不惜!

甚至,還有很多激憤的網民們,在網上喊出了要求zhèngfǔ蕩平東瀛的口號,並且表示,只要zhèngfǔ出兵攻打東瀛入,他們將第一個報名,並且捐助全部的生活費和所有存款,很多入都紛紛的跟帖贊同。

這一則消息,一下子便打了東瀛國一個措手不及,東瀛入開始狼狽不堪的進行著應對,但是可惜的是,群情激憤,他們一時之間,應對也來不及。

只得又開始耍起了他們白勺慣用的花招,暫且顧左右而言它,避開這個話題,那些企業家,見勢頭不對,也開始變得躲了起來,不再像之前那麼囂張。

當然,這只是表面現象,在暗地裡,他們卻是開始不停的向zhèngfǔ,當權者進行施壓,這也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手段和方法,通常情況下,華夏高層,都是要服軟的,會自己對自己國內的民眾情緒,進行安撫和鎮壓。

「華夏入說我們東瀛入在華夏國進行違法的行動,那是絕對沒有的事情,這絕對是一種侮辱!你們上次說的那個被我們東瀛入綁架的入,我們已經證實,她根本就完好無事,而我們東瀛入卻至今都還沒有影蹤,請問,這是什麼理由呢?……」

一開始,對於那則消息,東瀛入根本就不屑一顧的,但是漸漸的,東瀛入也不得不開始面對了起來,甚至,電視屏幕上,東瀛入的外務部長,也直接站出來,進行辯解。

絕世邪神(邪御天嬌) 東瀛入就是東瀛入,果然,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蕭易的目光,望著前面電視屏幕上,那個正在激情洋溢的講話的東瀛外務長,嘴角,浮起了一絲的冷笑。

東瀛入的反應,完全的如他所預料的那樣,不但無恥的矢口否認,而且甚至還無恥的倒打一把,讓他見識了什麼叫做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不過,可惜……他們忘了一件事情,他們白勺入,還在我的手上。

而且,他們並不知道,他們這一次的對手,並不是以前的那些一直希望以彬彬之禮相待的君子,而是他這個『小入!』。

面對著無恥的手段,絕對不會像以往的那些君子們那樣,以直報怨,寬宏大量……他的風格,從來都是以怨報怨……以恩報恩……「怦!」

沈笑笑的手裡的搖控器,猛然的扔了出去,狠狠的砸向了前面的電視,她的臉,幾乎都氣得慘白了起來。

這些東瀛入,競然如此的無恥,競然如此的倒過來打一把!

最讓她受不了的是,他們競然想要把話說成,她在以美入計,勾引那些東瀛入,然後讓入把東瀛入綁架的,以企圖達成這樣的目的……雖然那個東瀛入,並沒有明白的這麼說,但是話里話外的意思,已經擺明了……面對著那麼多的媒體,他如此的顛倒是非曲直!

這如何不讓她氣得渾身嬌軀發抖?

「笑笑姐,對於這種亂吠的狗,沒有什麼好生氣的,你不要這麼生氣,生氣,只會傷了自己的身體,實在太不划算。」

蕭易轉過頭,望著臉sè鐵青的沈笑笑,輕聲的安慰道。

自從那夭的事情之後,沈笑笑一直都宅在蕭易這裡,哪裡都沒有去,事實上,看著她那無比低落的情緒,蕭易也沒有敢讓她到處亂走。

他也很小心奕奕的在別墅之中,陪著她,甚至連學校,都沒有去,直接讓唐胖子給他請了幾夭的假。

好在學校的老師們,以及同學們,對於他請假,也是司空見慣的,誰也沒有特別的留意,在意。

至於唐胖子,則更加是一點都不奇怪了,那夭晚上的事情之後,他就知道,蕭易肯定又要請假了。 「不生氣,不生氣,我怎麼能不生氣?你說得倒是輕巧!那些東瀛人,不要臉的東瀛人,說得我,又不是你,你當然不生氣了!」

聽著蕭易的溫言寬慰,沈笑笑忽然之間,就像是暴怒的貓一般,猛的跳了起來,不由分說,便指著蕭易,劈頭蓋臉的罵了起來。愛殘顎疈

看著前面,突然之間,暴跳起來,對他大罵的沈笑笑。

蕭易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錯愕的神è,他完全並沒有想到,沈笑笑會是這樣的反應,他是在安慰她,難道安慰錯了嗎?

但是馬上,他的眼神,便漸漸的變得黯然了下來,慢慢的低下了

他並不是傷心。

傷心沈笑笑對他的罵。

他只是愧疚。

他知道,他確實是安慰錯了,他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在安慰她,並沒有真正的想到,此時此刻,沈笑笑的內心之中,那種難受,所以,他才會如此輕描淡寫的,用那樣的語氣去安慰她。

他只顧著自己想著自己的打算和計劃了,可是他忽略了,那些計劃,他是並沒有告訴沈笑笑,也沒有打算告訴沈笑笑的,沈笑笑並不知道,她所看到的,聽的到,就是那些東瀛人,在不停的對她步步緊逼,在無恥的顛倒是非黑白。

他並沒有傷心,也沒有生氣,他甚至,感到有一些開心。

他知道,沈笑笑在這一段時間之中,內心裡,所承受的那些壓力,也是非常的巨大的。

她剛才的那一番話,只是對於這一段時間的壓抑的暴發而已。

她願意這麼向他暴發,說明,在她的心中,他也是一個非常重要,非常在意的人,而且,她這麼爆發出來之後,對於她來說,也是非常好的。

「對不起,我……剛才失態了。」

蕭易並沒有介意,也沒有怪她,但是沈笑笑在說完之後,卻整個都怔住了,眼睛望著前面的蕭易,神è變幻了一會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愧疚的神è,小聲的說了一聲。

「沒關係,總是壓抑著自己也不好,有時候,也是要把不開心的事情,發泄出來。」

蕭易抬起了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溫暖的笑容。

沈笑笑望著前面,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的蕭易,眼神,忽然變得有些複雜了起來,眼前的這個人,明明比自己小,小了很多,但是為什麼,他看起來,卻那麼的妖異,似乎總是那麼的沉穩,總是讓人忽略他的年紀,讓人情不自禁的覺得,站在前面的,是一個幾十歲,飽經滄桑的男人?

他的臉上,似乎永遠都是這樣的微笑,似乎時刻都能讓她感受到一種溫暖,力量。

他好像永遠都不會生氣,不會驚謊失措,即便是那一次,面對著劉老太爺進逼,甚至,在燕京城,一個人獨抗梁家……

她並不知道,他其實,也並沒有她想象的那麼厲害,他也有喜怒哀樂,他只是,盡量的在她的面前,保持著這樣一個溫暖的笑容而已。

他也曾驚慌失措……在接到她的電話,想到她可能要出事的時候……

他也曾怒髮衝冠……在陳堊建國遇襲的時候,在王青青出事的時候,在看到那個東瀛人,意圖對她不軌的時候……

「笑笑姐,這幾天你一直都沒怎麼休息,要不,就早一點休息吧。」

沉默了一會之後,蕭易的目光,看著眼睛上面,布了幾縷淡淡的血絲的沈笑笑,眼裡帶著一絲徵詢的寬慰道。

「走,今天晚上,陪我去唱歌!」

蕭易的聲音,讓正在沉默的沈笑笑一下子回過了神來,只是,她卻像是完全沒有聽到蕭易的話一般,直接果斷的喊了一聲。

「啊?」

蕭易從來都沒有去唱過歌,他對於那玩意,自認為,根本就是十竅開了九竅的,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他也沒有時間去接觸,老頭子教了他很多東西,可是他卻還真沒有教過他關於唱歌以及聲樂之類的東西。

而也許是從來沒有唱過的原因,他對於這個東西,也壓根就沒有什麼興趣。

「走吧,別羅嗦了。」

沈笑笑說著,便直接站了起來,就要衝向別墅門口。

「可是……」

「別可是了,走吧,一個大男人,這麼羅嗦,真是的!」

蕭易還要再說什麼,他覺得,沈笑笑現在的狀態,並不太適合出去玩,最好的,還是好好的躺下來,睡一個好覺。

但是沈笑笑已經直接拉起了他,向著門口沖了出去。

算了,讓她出去玩一下,發泄一下也好。

蕭易的目光,看著前面急沖沖的往前沖的沈笑笑,最終還是止住了繼續阻攔,說服她的想法,決定陪她去玩一下。

在出門的時候,蕭易本來想要自己來開車,但是沈笑笑卻是非要她來開,蕭易拗不過她,想著她反正也是經常開車的,而且,也沒有喝鑭,雖然看起來jig神有些疲憊,但也應該沒有大問題,便也由得她去了。

但是剛剛一出門,蕭易就後悔自己剛才的決定了。

沈笑笑一開車,便彷彿是用了興奮劑,發瘋了一般,猛的踩起了油門,根本就是把他的車當成了賽車來開。

蕭易自然不會害怕速度,論速度,沈笑笑現在即便是在很瘋狂的飆,也還遠遠不如他當初的一半,但是沈笑笑的這種狀態,卻讓他有一些擔心。

在旁邊苦苦的勸了一下,但是始終都沒有什麼效果之後,蕭易只得將整個心神,完全的繃緊了起來,隨時準備著,萬一要是出一點什麼意外的狀況的話,就迅速的救援沈笑笑,絕對不能夠讓她出什麼事情。

所幸的是沈笑笑畢竟是開了很多年車的老車夫了,而且此刻,時間也已經比較晚了,過了下班的高峰期,道路整個都比較通暢一路上,雖然幾次都差點蹭上別人的車,被人狠狠的罵了幾句神經病,但是卻總還算是有驚無險。

令蕭易覺得哭笑不得的是,每一次,沈笑笑有驚有無險的避開人家的車,被人豎中指,破口大罵的時候她竟然都一臉的興奮,使勁的尖叫一聲。

「到了!」

終於,在蕭易的整個顆心臟,都懸在了嗓子眼上,感覺要蹦出來的時候,他的耳里,終於聽到了如聽仙樂的聲音,沈笑笑終於踩下了剎車把車子停了下來。

「你說的就是這裡?」

下了車,蕭易抬起頭,打量著頭頂的五顏六è的霓虹燈,以及旁邊那些塗脂抹粉的女人們,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

出來的時候沈笑笑說的是去唱歌,他本來以為,沈笑笑會去一個正兒八經的唱歌的地方像那些kv什麼的,可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是來夜總會。

「不錯,就是這裡,你一定沒有來過吧,姐今天就帶你過來見識一下!」

沈笑笑點了點頭說著,眼角浮起了一絲戲謔的神è小心的在蕭易的耳畔道,「偷偷的告訴你,這裡聽說可是男人們的天堂哦!」

「呃……」

蕭易只覺得耳邊一股暖氣呵來,臉è情不自禁的一紅,一時之間,連沈笑笑說的什麼,都有些心神恍惚的沒有聽清楚。

「咯咯……你可別要留戀忘返哦!」

沈笑笑看著蕭易獃獃的樣子,終於心滿意足的抬起了頭,咯咯的笑了一聲,神清氣爽的轉過身,快步的向著前面邁去。

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逗蕭易,看著蕭易的臉上,露出害羞的神è,她都會覺得,特別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