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只有真正的見識過李軒實力的人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甚至於,二長老知道,四年的時間,讓這個傢伙對於忍術和幻術的造詣已經達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本來,將幻術和忍術發揮到極致的話,體術應該就是弱項了,但是李軒一手出神入化的劍法卻將這個短板狠狠的修不了起來,甚至於還強過了忍術以及幻術!

這一點是宇智波內部見識過李軒劍術的人才知道的,就連三代火影和團藏也不知道李軒的實力究竟多強,只是知道,很強這個概念就是了。

雖然剛才李軒一瞬間就將二長老制服了,但是面具女子也僅僅是認為須佐能乎和天照兩個瞳術幫助之下才成功的將二長老制服的。

「宇智波里軒,這一切你都計劃好了嗎?」二長老的聲音無悲無喜,似乎已經看透了一切一樣,失去了萬花筒寫輪眼,又不能像是李軒一樣不通過結印就釋放忍術,他現在已經滿盤皆輸了!

「計劃?我可沒有計劃什麼,只不過我知道人的惡劣根性就是在擁有相對實力的時候就會展開對仇人的報復,所以我告訴你萬花筒寫輪眼的進化方式的時候,就知道你的萬花筒寫輪眼進化完畢之後就回來找我麻煩,就算殺不了我,也要廢了我,所以我就一直在著手準備抵禦你們的攻擊而已,只是你逼的太緊,如果剛一開始受傷之後你就走了還沒什麼,可是,你沒走。」李軒的話讓二長老心中微微一涼。

沒錯,他在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這美妙的雙眼之後,就立刻施展了一次須佐能乎,但是須佐能乎對於眼睛的傷害太大了,所以才讓他根本都沒來得及適應就被李軒控制住,挖掉了雙眼!

「那麼你為什麼不殺了我?」這是二長老的第二個問題,留下自己對他有什麼好處嗎?根本沒有!

留下自己的話,回到宇智波,他還是得將自己給放了,到時候自己再將這些信息散布出去,那豈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李軒的險惡用心了?雖然未必會有人替自己出頭,但是也可以噁心一下李軒不是?

李軒卻無所謂的笑了笑道:「要殺你的不是我,而是暗部,所以,咱們走吧。」

解除了宇智波火炎陣和須佐能乎之後,一個帶著狗臉面具的男子跳了進來,手中的刀光一閃,在二長老驚恐躲避的瞬間將二長老的剩下一條手臂也帶走了,緊接著,另一個帶著鳥嘴面具的人出現,與狗臉面具的男子合力將二長老殺死後,帶走了屍體!

「都說了要殺你的人不是我,還這麼防著我,真是可笑。」李軒嘲諷般的看了看暗部離去的地方,然後這才頭也不轉的往回走去。

「日足大人讓我跟著你一段時間。」這個女子當然就是日向家派來了援兵的日向千月了,只不過,她的定為被來救被李軒當做了偵查用的,畢竟白眼的能力要配合上極其恐怖的忍術才能夠讓人頭皮發麻的,如果單單隻是八卦掌和柔拳的話,那麼再類似於影級的強者之間的戰鬥當中,根本就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真正的強者,不會讓你近身,尤其是知道日向家族的柔拳還能夠封印查克拉的情況下!

「無所謂了,不過我現在也是住在宇智波富岳的家裡,只有一個房間,你不介意的話,我也不介意和你睡同一個房間。」

「你!……」李軒邪惡的笑容讓日向千月忍不住一時語塞,外加羞怒,她根本沒想到李軒這麼無恥,竟然明目張胆的調戲她,偏偏她還沒什麼辦法反駁,畢竟這是日向日足的意思不是?

「喂,軒,你教我的這招龍尾返我覺得不應該在偷襲的時候用,應該是被人死死的壓制的時候瞬間反擊的時候再用。」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李軒一愣,也讓日向千月一愣。

而不遠處,正有一個穿著一半是超短牛仔褲,一半是正常牛仔褲的褲子,上衣是一件短袖襯衫,外面套了一層長擺的暗紅色緊身風衣,手中提著一把足有四尺長的太刀的黑長直正一邊打招呼一邊跑過來想李軒說起了龍尾返的使用方法。

李軒無奈的捂著額頭,這種事情是能現在討論的嗎?不過始終是妹子,給她個面子,現在就不教訓了,回家之後在慢慢調教好了。

這人當然是耀耀姬了,在兩年前,李軒有了權力自由外出外加帶人回家之後,李軒便在宇智波富岳家旁邊住了下來,順帶將耀耀姬召喚了出來。

召喚出來除了讓耀耀姬幫自己整理材料之外,也是為了教授耀耀姬其他的劍術還有忍術,增強耀耀姬的實力,畢竟美女親信什麼的,他表示最喜歡了。.. 「你不是說你在族長家住嗎?難道你們一起睡一個房間?」日向千月一看到眼前的這個少女時就知道對方肯定不會是宇智波的族人,因為她在看見自己的白眼的時候,連一絲一毫的敵意都沒有生出來,要知道,日向和宇智波可以死敵啊,如果真是宇智波的族人,怎麼可能不會生出敵意?

當然,在她的意識裡面,已經將李軒給排除在外了,因為她覺得,李軒根本不像是一個宇智波的族人,反而像是生活在宇智波的卧龍,蠢蠢欲動,隨時都準備一飛衝天!

這種感覺給人很奇怪,分明看起來都是在宇智波一族,還開發了不少忍術奉獻給了宇智波,但是幾乎所有的聰明人都能看得出來,這個傢伙不是宇智波可以拴的住的,與其說他是在為宇智波奉獻,不如說是他在加護保護自己的屏障而已!

沒有人知道李軒在謀什麼,也只有知道,必須要找一個時間將這個傢伙給解決掉才行!!

「沒有沒有,我們住在族長旁邊的房子裡面,也就只有族長的女兒和兒子經常會過來。」略帶天然,但是辦事效率極高的耀耀姬再次發揮了她呆萌的屬性,搖了搖手,很老實的將自己居住的地方暴露了出來。

而李軒也只能在另一邊看著天空默不作聲了,至於日向千月,則是咬牙切齒啊,如果今天真的信了這個傢伙的話,恐怕回去了也少不了被日向日足一頓罵啊。

「其實我是為你好,擔心你晚上睡不著,因為以我本人而言,最喜歡可愛漂亮的女孩子了,如果這個女孩子還在我的房子裡面,距離並不是很遠的睡覺的話,我擔心我會忍不住夜襲她。」李軒毫不猶豫的發動了不要臉的攻勢,自己今天晚上還要嘗試一下吸收寫輪眼內的瞳力,別的不說,二長老家中藏著的寫輪眼他總得接收吧?

「你無恥!」日向千月氣的小臉通紅,只不過她不管怎麼想,都想不出來教訓這個傢伙的辦法,比實力,就連日向日足也不敢輕言能夠取勝,比智力,他不僅是將二長老一系的人全部謀殺,還將她的心思也撥亂了,雖然說可以找一個替死鬼去替她死,但是,日向日足當初為什麼要派自己來呢?

更讓人深思熟慮的就是宇智波和木之葉的關係,從明面上看,兩方關係越來越緊張了,從暗地裡看來,則是爭取了時間,至少表態了現在不會對火影一系造成威脅!

一石三鳥,環環相扣,李軒甚至於只是動動手擊殺了一下二長老本人,動動嘴皮子說服了其他人而已,這種手段和心計,她只是一陣背後發毛!

「恭喜你,完成了與虎謀皮,獲得技能點五點,積分一萬,初級能量修鍊法。」坐在自己的房間裡面,李軒看著任務獎勵的發布還有擊殺了二長老獲得的五千積分,微微笑了出來。

「系統,寫輪眼可否用技能點進化?」

「寫輪眼不可用技能點進化,但是可以增加寫輪眼的各項指標屬性,冰遁血繼限界同理,唯有技能可以進化。」

系統的話讓李軒稍微猶豫了一下,繼而這才道:「投入三點技能,進化秘劍燕返,投入兩點技能,進化幻影劍舞。」

「進化成功,燕返成功進化出劍氣,劍氣暫時不可離開劍體,需要再次進化。」

「進化成功,幻影劍舞進化出特殊配套步法,幻影舞步。」

「幻影舞步:幻影劍舞配套步法,可在短時間內將速度發揮到身體的極限,短距離內,可與瞬間移動媲美!」

看到這裡李軒滿意的笑了笑,淡淡的道:「我就說嘛,幻影劍舞雖然快,但是卻好像缺少了什麼東西,看來技能點還真是一個好東西啊,沒有浪費我四年時間的苦心經營。」

在商店裡面逛了好長時間之後,李軒這才眼睛一亮道:「系統,幫我兌換機械先驅的手套和靴子。」

「一共需要付出兩萬六千積分,是否兌換?」「兌換。」

機械先驅的戰爭長靴(A):異界文明機械先驅的戰爭長靴,是異世界機械文明的精華,附帶高速跳躍符文與戰爭踐踏技能,可造成範圍性可觀傷害,佩戴者發動技能時,如同戰爭巨獸一般,勢不可擋!

機械先驅的秘制手套(A):異界文明機械先驅的秘制手套,是異世界機械文明的精華,附帶強制抓取符文與巨岩投擲技能,被投擲之物可造成範圍性傷害,佩戴者發動技能時,如同大力神附體,沒有什麼無法投擲!

李軒看了好一會兒這才看到了這兩個極品的東西,似乎是專門為了戰爭狂人準備的東西一樣,而日後,在他的謀划當中,這兩件極品裝備的用處,不可謂是不大!

這雙機械先驅的戰爭長靴走路的時候,腳抬起來了,下方也會有一根根的小型金屬條支撐著,免得受到什麼特殊的撞擊腳部受傷,作為緩衝,上面一塊塊的銀質金屬構件不斷的運轉,甚至於時不時的噴出白色的霧氣就表明了這件靴子不僅拉風,並且隨時都在進行精密的自我調整!

「主人,如果您兌換了全套的機械先驅的套裝的話,還可以獲得先驅者的怒火:機械革命,在短時間內將敵人拉入機械的世界當中,受到無窮無盡的機器人的強大攻擊!」系統的話讓李軒稍微猶豫了一下便放棄了。

在這個世界,可能前期還會有點優勢,但是後期呢?把斑拉入機械世界有用嗎?更別說有著神威的宇智波帶土了!.. 所以李軒就搖了搖頭,放棄了兌換剩下的機械先驅套裝,而是兌換了其他絕對實用的東西。

看著自己還剩下十多萬的積分點,李軒稍微搖了搖頭,現在這些積分還是不夠買下一個A.級的技能,其實B級的技能也算是強大,但是對於李軒來說,最強的還是A.級的技能,其他等級的技能的未來發展都沒有A.級技能強大,就像是燕返未來可以切出劍氣,幻影劍舞可以變得更快一樣。

「叮,觸發隱藏任務:少.女情懷總是詩。已經察覺到自己可能是家族當中隨手可扔的棄子的日向千月已經開始對於日向家族不信任了,既然是反派,那麼多幾個美少。女親衛才能算是真正的反派吧?將她牢牢的控.制在自己身邊,成為你的狂熱信仰者。任務獎勵:五千積分,技能點三.點。」

稍微愣了一下,李軒便嘴角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本來就沒怎麼打算要放過日向千月的,現在貌似更沒有什麼理由放過了啊。

「咦?軒,你在笑什麼?笑的這麼壞?」剛剛訓練完跑進來的耀耀姬將手中的太刀王旁邊一扔,看著李軒,毫不猶豫的就坐了下來,將被汗水浸。黏在臉頰上的頭髮撥到了耳後,眼帶詢問之色的道。

看著身上只穿了和服的耀耀姬,李軒覺得一陣口乾.舌。燥,耀耀姬當然不會知道自己現在這副模樣究竟有多麼誘.人,粉紅的臉頰,白皙的肌膚,從下頜時而流下的幾滴汗珠落入了因為坐下后鬆散和服中。

嬌滴滴的模樣明擺著一副『我很可口,快來吃我吧』的模樣,而且更重要的是,李軒早就和耀耀姬有了一腿,就連小小的佐子都一直以為耀耀姬就是她的老.師的妻子,從而超級不待見耀耀姬來著。

李軒看著耀耀姬,十分想要將眼前這個漂亮的小妖精就地正法,但是貌似現在還有些事情要辦,就是關於機械先驅的秘制手套和機械先驅的戰爭長靴這兩件裝備要怎麼樣才能夠隱藏起來,畢竟是強悍的裝備,如果能夠時時刻刻的都裝備在身上的話,對於力量和敏捷也有加成,所以沒必要一直藏在儲物欄裡面。

只是他在商店裡面找了許久都沒有找到這讓他有點氣磊,好不容易兌換了這麼帥氣的裝備,但是沒辦法裝備豈不是遭罪?再說了,拿這麼先進的裝備出去,也難免不會遭人懷疑啊,畢竟這裡可是以忍術為基礎構件的世界,成為異類的話,將很難生活下去。

想到這裡,李軒忍不住心中的一股邪火還是將耀耀姬拉過來就地正法了!

另一邊的房間裡面,日向千月惡狠狠的抓起枕頭將自己的腦袋壓.在了下面,雖然不想要聽這些讓自己面紅心跳小鹿砰砰跳,甚至於忍不住生出想要加入其中的念頭的聲音,但是不管自己怎麼堵,這灌耳的魔音都無視了自己的行為,直接灌入了自己的腦海當中,甚至於就連她自己也忍不住腦補起了對面的現況,甚至於連主角都變成了自己和李軒。

想到這裡,日向千月立刻被嚇了一跳,連忙甩了甩腦袋將自己的綺念給甩出了腦海,只能心中盼望對方趕緊完.事的才好。

只是她越想要不聽,越是聽的仔細,甚至於最後忍不住將耳朵貼在了牆壁上仔細的聽了聽,但是在發覺到自己這個補牙的姿態之後,立刻便臉紅的幾乎都可以燒水了。

強.壓下羞澀,日向千月跑到了下面去洗了個澡,這才在昏昏沉沉當中睡了過去,只是夢裡也避免不了春.色就是了。

「軒,今天怎麼了,突然之間這麼激動。」完.事之後,耀耀姬紅著小.臉躺在李軒的懷中,胳膊輕柔的摟著李軒的脖子略帶撒嬌的語氣問道。

李軒笑了笑,並沒有回答,而是將左臂緊了緊,將耀耀姬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他才不會找死的說是為了勾引日向千月呢,不過倒是有一半是因為耀耀姬當時的打扮實在是太過於誘.人了,所以才會忍不住提前進行了造人運.動外加另類的勾引而已。

李軒沒有回答,耀耀姬也沒有追問,因為她感覺得到,李軒並不是因為要利.用自己做什麼事,一是沒有必要,二是李軒從來都不會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去做什麼屈辱或者冒險的事情,而她覺得,自己是李軒喜歡的人,所以沒有追問,只是緊緊的抱住了李軒,閉上了雙眼緩緩的入睡了。

而李軒當然是對耀耀姬的寵。愛無以復加,也就只有毒島冴子才能夠媲美,只是,毒島冴子沒辦法在這個世界上快速的學習到忍術還有那強大的劍術,所以這就造就了耀耀姬在李軒身旁無法替代的地位。

第二天清晨,李軒在耀耀姬的服飾下穿上了和服,並沒有穿戴機械先驅的裝備,只是身邊帶著那把帝劍而已,至於穿衣服的時候李軒揉.揉.捏.捏的占些小.便宜的事就不細說了。

超級紅包神仙群 而兩人正將早飯做好,準備去叫一下日向千月吃飯的時候,卻發現日向千月黑著一雙眼眶走了出來,一時間,李軒和耀耀姬都面面相覷。

李軒倒是知道一點,調侃道:「這昨晚是去做什麼了?看你的樣子一副chun心大動的模樣,不會是昨晚聽牆角不過癮還開了白眼偷看了吧?」

這句話一出口,日向千月就愣住了,差點沒恨死自己,怎麼忘了還有白眼啊,不過轉而就紅了臉,暗恨自己想什麼呢,至於耀耀姬,小.臉已經紅的像是燒紅的鐵烙一樣,藏在了李軒身後了。.. 李軒看著日向千月跑出來了房間之後也沒有在意,反正她還會回來的,沒必要著急這麼一時。

兩人在吃完早飯之後李軒便朝著地.下室走了進去;耀耀姬知道地.下室裡面有些東西是她不能夠接.觸的,所以也就乖乖的待在了上面,等待李軒回來了。

地.下室裡面,有很多的奇怪和東西,捲軸更是數之不盡,甚至於還有些瓶子裡面裝著無味無害的藥水浸泡的三勾玉寫輪眼,這裡,是李軒的研究室,研究忍術,開發忍術,以及研究寫輪眼等血繼限界的場所!

將三勾玉的寫輪眼瓶子都從架子上取了下來,將其裝入了背包裡面之後,李軒從柜子裡面找出了浸泡寫輪眼的藥水,然後將二長老的那雙萬花筒寫輪眼小心翼翼的裝入了一個小瓶子裡面,然後倒滿了藥水,再次裝入了背包當中。

準備好了藥水和瓶子之後,李軒直接走向了大長老的居所。

大長老見到李軒之後卻很淡然的道:「你來這裡做什麼?這次應該是你獲利最大吧?獲得了一雙萬花筒寫輪眼還不知足嗎?」

「哦,別和我開玩笑了我尊敬的大長老,要知道你手裡那麼多寫輪眼能夠發揮多少次伊邪那歧啊,至少將整個忍者村都滅了也足夠了吧?雖然說這需要巨大的查克拉就是了。」李軒毫不客氣的坐在了大長老對面淡淡的道。

「還有就是,那雙萬花筒寫輪眼也就只能夠使用兩次伊邪那歧,二長老家裡,少說這麼多年也積累了十多雙寫輪眼吧?」李軒眼神淡漠的盯著大長老,他知道眼前這個傢伙只是想要收貨點利益而已,他也只是想要拿到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畢竟平分什麼的,根本不可能,自己這次占的便宜夠大了,沒必要和大長老再交惡,否則的話,自己未來從宇智波家消失幾天都有可能會成為妄想!

「最多六雙三勾玉的寫輪眼,不過那個老東西手裡還有不少雙勾玉和單勾玉的寫輪眼,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拿這些來補償你一下,我知道你依舊在研究寫輪眼,飾演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死掉的族人不知道多少人的寫輪眼都被你挖走了。」大長老有點像是威脅,又有點像是商量的語氣讓李軒無奈的撇了撇嘴。

繼而李軒聳肩道:「那麼我想問一下,三長老家私藏的寫輪眼呢?還有二長老和三長老那一脈死掉的傢伙們收藏的寫輪眼?」

李軒此言一出,大長老先是身.子僵硬了一下,繼而這才道:「三長老致力於幻術和忍術方面,對於寫輪眼收藏的不多,幾乎全部都在二長老的手裡,所以獲得的總共才只有十雙而已。」

「總共給我二十雙寫輪眼,這件事情咱們就接過去,兩個長老那一系的人身上收集的寫輪眼就不止二十雙吧?那些死忠的傢伙死了多少?三十個?還是四十個?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用新研發出來的忍術炎龍爆彈和你換一下,我從來都不會讓合作夥伴心涼的。」

「……」大長老猶豫了,李軒說的沒錯,他在二長老的家裡搜出來了總共有四十八個三勾玉的寫輪眼,而三長老家裡,也有三十三隻寫輪眼,而死在了他們手裡的宇智波的人,就有五十個以上,而其中擁有三勾玉的寫輪眼死士就有三十個以上!!

所以就算是給李軒二十雙寫輪眼,他依舊是大豐收!!

只不過,他是想要全部的三勾玉寫輪眼,這也算是人性的貪婪,如果有了關乎自己利益的東西的話,那麼就會想要全部都想要得到。

三勾玉寫輪眼是最恐怖的眼睛,恐怖程度超越了萬花筒寫輪眼,只是因為伊邪那歧和無解的幻術伊邪那美使用的時候,實用的程度超越了輪迴眼!

而且,他知道,炎龍爆彈是A等級的忍術,是和雷切千鳥,還有螺旋丸同等級的忍術,而且又不是單純的焚燒,應該說在焚燒之前會發生大爆.炸,爆.炸的威力十分恐怖,能夠將爆.炸中心範圍百米之內全部炸飛,然後才是燃.燒!

用寫輪眼換取一個人人都可以使用的A等級忍術並不算虧。

所以,最終李軒還是獲得了二十雙寫輪眼之後帶著耀耀姬回去了,而時間,卻是從早上變成了中午。

看著任務宇智波之殤裡面的數字變成了68之後,李軒笑了出來,沒錯,如果他不是為了要完成這個任務的話,他就不會去收集寫輪眼,也不會和大長老交易了。

只不過,兩人在剛回去之後,就懵了,原因無他,只是因為日向千月正和宇智波佐子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一副絕不退讓的樣子,尤其是本來看著就溫柔嫻淑大方的日向千月表現出這種女孩姿態的時候,更讓人覺得有一種反差萌,不敢相信的同時卻也覺得可愛無比。

而這一大一小兩個女孩也都同時看到了李軒回來了,不同於佐子興.奮的撲了上去,日向千月卻如同想起了早上和昨晚的事情一樣小.臉再次變得通紅,下意識的就想要從這裡離開,但是最後卻強忍了下來。

看著日向千月的表情,李軒也沒有什麼想要調.戲的衝動了,以前,他的爺爺就給他說過,凡事都要有個度,如果超過了這個度,那麼反而會有反作用,只是,這個度需要他自己去把握,如何把握好這個度,需要他自己度量,也是因為他把握著這個度,所以宇智波,日向還有千手這個三個組成了木葉基礎的氏族都拿他沒辦法…….. 「他大姨媽(我回來啦)。」

「……房間裡面沒有人哦,老師。」小小的佐子看著李軒沖著空氣這樣子喊忍不住提醒道。

「不,有人的哦,還是十分尊貴的客人呢,是不是啊,三代火影大人?」李軒一邊脫了鞋子走進了房子裡面,一邊微笑著淡淡的道。

「宇智波里軒,你的實力越來越強了啊。」幾人走到會客廳裡面之後,就見到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正穿著自己那身白色的火影御神袍,身子拱起,好似正常的老人般彎腰弓背的,但是實際上,李軒卻知道,這個老人是隨時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不論是誰想要對他出手,都要接受這個自稱忍者博士的強者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李軒看著這個年邁的老人,心中卻根本沒辦法平靜下來,雖然說曾經在動漫中,這位強者死於了自己的弟子,影級的強者大蛇丸與其召喚的初代二代的手中,但是他卻本身能夠感覺得到,這位被木之葉稱之為忍界忍雄的強者,只不過是一頭戰鬥經驗老成,在打盹的獅子而已,小覷他,你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曾經,李軒懷疑三代火影是五種查克拉屬性都齊全的特殊強者,但是在後來,才知道這位強者只是有土系和火系的查克拉屬性,其餘的都是後天修鍊出來的,但是就算是這樣,在戰鬥當中,他也可以使用出相同的忍術抵消敵人的忍術!!

恐怖的忍術知識,恐怖的頭腦戰略,恐怖的戰鬥經驗形成了這個任何人都不敢小覷,能夠和四代雷影相提並論的恐怖老人!

在任時期將所有的家族都壓得抬不起頭,甚至於木葉第一豪族宇智波一族發生叛亂時也將其一夜平定了的強者,雖然說暗部全部出手還有團藏出馬,但是從他將團藏一直死死的壓制住,使其在自己死亡之後都無法接任火影一職就可以看得出來,他,並不像表面那樣看起來慈祥和藹!

「我的實力根本就沒有那麼強,只是習慣了在進門之前用寫輪眼觀察一下而已。」李軒笑眯眯的坐了下來,順手將佐子抱在了懷裡,輕柔這女孩的頭髮沖著三代笑道。

「是么,寫輪眼啊……里軒,我和你有些事情要說。」三代的話讓李軒微微一愣,繼而臉色便沉了下去。

平靜了下情緒之後,李軒這才對著耀耀姬道:「耀耀姬,你先帶佐子出去玩,我有點事要和三代火影商量。」

耀耀姬點了點頭,抱起有點不情不願的佐子就走了出去,而日向千月更是直接,從落地窗那邊跳了出去,走到了院子裡面的訓練場,對著木樁就打了起來。

三代火影低著頭地了一會兒之後這才道:「宇智波里軒,你也應該知道宇智波現在的情況吧?」

「宇智波的二長老剛剛死掉,宇智波一族還不會翻起多大的風浪!」李軒臉色陰沉的道。

宇智波在他的干涉之下已經好了不少,至少不會像是現在這樣子,時刻準備著對木葉發難!

而且他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利用宇智波來做,不然的話,他一個人還真的沒辦法做到。

「可是時間最多再過兩年,甚至於一年的時間,就會再次發動變動,所以我們需要將這不安分的因素泯滅在胚胎裡面才行,你是鼬的老師,應該知道這個道理才對。」三代火影的眼神當中也出現了不容抗拒的神色。

「……給我點時間,我需要準備,宇智波是豪族,不是一般的小家族,如果沒有千手那樣的勢力,很難在一夜之間就摧毀了。」李軒這個時候聲音也變的冷了起來,同時也表示了,這是自己的底線,如果連準備的時間都不給的話,那麼抱歉,須佐能乎就會隨著宇智波踏平整個木之葉了。

「一年的時間,最多給你一年的時間,到時候我會讓鼬給你傳信,你過來協助我們將宇智波滅族,除了你和鼬,其他人都不能留!」

「這不可能,佐子什麼都不知道,留下她無所謂,我們會將她的仇恨拉扯到自己身上,對村子沒什麼影響,三代,你不應該連這點器量都沒有吧?」

「……如果鼬答應的話,這件事就隨你了。」

「這一年的時間,我會擺平雪之國,但是,我絕對不會想聽到什麼雪之國和木之葉發生了衝突準備開戰之類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我這個人,從來都沒有將任何地方當做自己歸屬的習慣。」

「那麼就請你快點準備吧,時間不等人。」

「切,混蛋老頭。」

和三代閑聊了一會兒之後,李軒就去地下室收拾了下東西,將有用的全部都帶走了,剩下的沒用的都沒管,畢竟除了貼身衣物和忍術捲軸以及研究資料之外,也就沒什麼自己需要的東西了。

當然,去雪之國只不過是借口,實際上他是準備在其他的地方佔據一席之地,例如說,雲隱村的一個普通商人。

下午,李軒帶著佐子走了出來道:「佐子,今天晚上我教你五連瞬殺斬,你一定要仔細的看著,而且五連瞬殺斬對於力量和速度的要求比較高,並不單單隻是需要爆發力,而是需要力與速度同在才能夠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知道嗎?」

佐子還不知道分離在即,只是興奮的點了點頭,努力的學習著,等到第二天她想要去請教問題的時候,卻發現,旁邊的房間已經人去樓空了。

感覺自己心裡空蕩蕩的,似乎失去了什麼無法替代填補的重要東西似得…….. 第十九章鋼鐵意志,永動的齒輪!!

今天,李軒非常不爽,因為他被六道仙人帶來了這個詭異的世界,雖然說這是生者與死者徘徊的界限,但是他可還沒有到這種彌留境地啊。

只是,在李軒想要說話之前,他的裝備先轟鳴了起來。

「先驅者!!」

「機械的先驅者!!」

「是誰,在呼喚偉大的機械先驅!」

「是誰,膽敢在機械先驅的鋼鐵之軀前予以阻攔!!」

霸道,狂妄的語言,表達著他憤怒和不屈的意志,巨大的金屬機械人在他背後站立起來,凝視著六道仙人。

而李軒則是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狀態欄裡面多了兩個狀態!

「鋼鐵意志:沉睡中的先驅者被挑釁的威壓驚醒,在這鋼鐵的意志下,誰都不能讓這流動著的憤怒熱血屈服!!」

「永動的齒輪:機械先驅哪怕是損壞了諸多零件也依舊可以行動,他可以護佑你戰鬥至最後一滴鮮血,最後一枚齒輪!」

這兩個恐怖的狀態讓李軒嘴角直抽抽,看來機械先驅套裝似乎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貌似這個套裝集齊之後的狀態會更加恐怖,否則的話,永動的齒輪就不會說出最後一枚齒輪這種話了,似乎能夠得到的東西,是難以想象的豐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