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

衆人才聯想罷,就又被現實打敗了。

擡重卡的那位劉易斯,人家體格也很彪悍啊!

從小訓練的每一塊肌肉,都是爲的他的各種目標。

哪像他們似的,身上每一塊肥膘,都有自己的小脾氣……

再加上週霜霜體格這麼瘦,剛纔那出拳,那不叫出拳,叫小拳拳捶胸口還差不多……都不帶發力動作的。

就這麼隨手一擡,這就到500了?!!

開玩笑!

………………………

周霜霜卻很滿意。

她的力氣是之前遇到艾米法爾人的時候突飛猛進長起來的,那時候,拖動艾米法爾人的她,可着實是靠着肉身力量的。

在之後,她又修習了靈法。

強娶99天:權少的摯寵 靈氣淬鍊自身,並且靈法加持,不知疲憊。這種情況下,她有反人類的大力氣,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吧。

理解個頭啊!!!

周圍人心裏的想法,周霜霜全當不知道,此刻看了看數據,默默後退一步,滿意道:

“發力裝置的計算沒有誤差,很完美。”

………………………

“可是……周先生,我還沒裝發力裝置呢。”

年輕小夥兒說道。

所以,測力時這個鍋,他不背。機械裝甲臂也背不了。

周霜霜扭過頭,一副“你們大驚小怪”的表情:“我當然知道啊,我就是感受了一下剛纔發力的路徑。” 陳長青接到了弟弟的電話。

作爲至親,他很輕易就能聽出來,電話裏的聲音略有不穩。

陳向東說出的話透過話筒,都有些微微發着抖。

“大哥,記得前幾天我去閱微找你時,碰到的那名奇怪的女生嗎?”

………………………

“什麼?”

沒頭沒尾的,陳長青實在有些摸不着頭腦。

至於說碰到的女生……

他們可是一路從學校裏走出來的,碰到的女生不知道有多少,但陳向東既然這麼問了,那也就是確實和他們有過交集的……

身爲閱微的教授,陳長青別看不是小年輕,可記憶力依舊卓絕。此刻順着陳向東的話細細琢磨一下腦子裏就有了大概想法。

——比如,那名突然上前來,一口叫破弟弟名字,並給了他三顆種子的奇怪女生。

他皺了皺眉頭,回答道:“你說的,是給你種子的那個?”

得到確切回答後,他也苦惱道:“我不認識她。”

Wшw◆ тt kǎn◆ C〇

“她似乎是其他系過來旁聽的……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還是說,她給出的種子有問題?”

陳向東一心埋在農科院裏,從來也沒見他關注過其他什麼事,這時突然特意打電話過來問一名女生,陳長青想來想去,只有這個解釋最有可能。

陳向東簡短的嗯了一聲。

話語中的遺憾,相當明顯。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

掛了電話,他看着在培養槽裏鬱郁生長着的三棵綠色水稻一樣的植株,不由陷入沉默當中。

這沉默已經維持好久了。

昨天早上,當他從家裏把那三棵樣本帶過來後,就小心又謹慎的將它們移植在大許多的培養槽裏。

並根據不同需求,給這三株植物分別小心的添加了各種不同的營養。

唯一可惜的是,樣本太少了。

樣本少了,很多對比實驗就沒辦法做,同時也代表着他的實驗,並不能太放肆。

因此,除了一株作爲母本對比沒有任何添加外,其餘兩株都根據一般水稻生長所需的營養做了添加。

但是,如今一天一夜又過去了,這三株植株的生長進度幾乎一般無二。

也就是說,添加了營養成分的,和沒有添加的,生長速度是差不多的。

那麼,這是不是代表着,在它們的生長過程中,對土壤中的營養成分需求量很低……低到連續種植,都不會損傷肥力?

………………

這個想法太誘人,陳向東甩了甩頭,抑制住自己太過輕率的狂喜——穩住穩住,別激動,不浪費肥力,他還得看看根部有沒有真菌結塊……

他回過神來,勉強壓抑住了嘴角的喜悅。

就這麼浮想聯翩着,再一回頭,時間又過去了兩個小時!

陳向東趕緊觀察着三顆植株,這才發現,神速不是白叫的!

那三棵綠油油的植株頂端,竟已微微抽開了花穗。

……………………

下一步,就該他操心傳花授粉,結出果實來了。

這種速度,這種速度!簡直是極速了!!!

陳向東之前取過樣本研究,確確實實是與水稻同屬。

只是,如今看來,它可絕不僅僅只是水稻。

——不僅對營養需求低,甚至對生產環境要求都沒那麼高,生長速度還那麼快……單看這些優勢,陳向東可以篤定,果實一旦真的結出來,只要不是特別難以下嚥,恐怕都會作爲國家的另一個重點扶持項目。

當然,僅限於基地。

二手總裁俏嬌妻 畢竟,如今華國蒸蒸日上,誰家也不缺那一口大米,各類稻米都已經氾濫。

他所說的重點扶持項目,不過是針對於對外貿易方面。

畢竟,東南亞非洲等地,吃不飽飯的,依然大有人在。

………………………

當然,好處絕不僅止於此。

再進一步說,倘若裏頭影響生長速度的某種因素被察覺,並隨即與其他物種相結合,若能成功培育出某種雜交品種,那麼接下來,就是對整個行業的衝擊了。

歸根到底,這也是社會的福音。

而現在……

陳向東默默的扭回頭去。

在他說話的以及發呆的這段時間裏,植株的頂端,已經密密麻麻抽出了細小的穗花。

——這麼快?!

哪怕他早有準備,心裏仍舊有些難以置信——太快了!

這種情況下的稻米,真的能吃嗎?就算試驗結果是無毒無害的……陳向東又愁了起來。

還有,它們的更新那麼發達,攝取營養多也在意料之中。

可是,葉片和根系從空氣和土壤中抽取了那種時隱時現的神祕物質,是否又是它們快速生長的關鍵呢?

這三棵植株,從種子到生長方式,都與他之前所見的任何物種特性迥異,陳向東看着它,一時微微發着呆。

然而下一刻,他又火燒屁股一般彈跳起來,難得有些驚慌的叫道——

“小趙,小趙,人工授粉!工具呢?快把工具給我拿過來!快!”

不快不行啊!

它的生長速度這麼快,倘若這會兒不趕緊授粉,再過一會兒,恐怕花都謝了。

…………………

考慮到陳向東的性格,以及這靈種特性,恐怕未來好長一段時間,他都要沉迷於此,不可自拔了。

而現在,周霜霜手臂上仍舊裝載着那隻空殼兒一樣的機械裝甲臂。

“發力途徑沒有問題,自動調節也很不錯,動力艙落點略偏,彈道和火焰倉現在暫時看不了什麼問題……”

她慢慢將機械裝甲臂卸了下來,輕巧的重新扣在架子上。

“就機械外骨骼裝甲的改進來說,做得還是相當完美的。”

有她的評價,鑑於她是機械肢的發明者,對面小夥子激動的快要暈過去了。

其實,說他是小夥子,他今年可也都30歲了,但偏偏周霜霜在他面前,半點也沒顯出稚氣來,反而是對方,似乎是常年呆在實驗室裏,人看着傻里傻氣的,更顯小一點。

而周霜霜所說的話,每一句,都讓這一羣中老年相當信服。

機械肢的知識,她確確實實是紮紮實實學到手了。

不過……

好處說完了,周霜霜也該加個但書,來說說自己的意見了。 “但是……”

嗯?

眼看着她要發表意見,對面的一干人等俱都打起了精神。

“機械裝甲臂設計的雖然沒什麼問題,但是,我有一個小小的建議。”

“你們……有沒有考慮過更多的殺傷力更大,範圍更廣的武器裝置?”

“我覺得,你們在武器方面構思的未免太過單調,失之保守。”

“到時候,按照你們的構思,成品會有微型動力艙加持,能量應該是足夠的。”

“在這種情況下,它的武器裝置應該儘可能的多元化,具有相當大的靈活性纔對。摩爾中軸和內感應芯等核心元件,我雖然沒有給過你們詳細的數據,但是,通過你們之前的實驗數據,慢慢測算着將內部路徑遷移,元件外推,應該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周霜霜滔滔不絕的說着自己的意見。

而對面的研究員們,看她的眼神已經微帶些微的異樣了。

因爲,她如今孜孜不倦試圖描繪武器好處的模樣,着實跟她和氣的面容違和,就像一個徹頭徹尾的戰爭狂,暴力分子!

危險性十足。

明明他們纔剛開始協調整體,第一步是打算讓機械裝甲整體協調,達到海陸空無障礙行進的目的纔是。

可如今,對方居然都已經開始挑剔武器了?!

可怕。

…………………

其實,原本週霜霜對武器暫時還沒那麼多構想的。

可之前在大禮堂裏看到那麼多畫面,對她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所以這會兒,明明專業角度都已經說完了,她還仍是忍不住帶出些主觀意識來。

不管怎麼說,她費盡心思學到的機械肢技術,經過那麼多人孜孜不倦的改裝後,最終倘若真的能成爲外骨骼裝甲,也不枉費她辛苦這麼久了。

畢竟,世界上每一項劃時代的發明現世,最初的目的,也都是爲了讓大家過的更好。

…………………

周霜霜在研究所裏呆了大半天,臨到走時,小夥子仍舊不甘心的問道:“您在裝載上機械裝甲臂時,真的沒有感覺到力量被放大嗎?”

測力儀五百公斤的巨力,他無論如何不相信是人能做到的。

面對他隱隱的期盼,周霜霜斬釘截鐵的搖頭:“沒有。”

若是別的方面,她自然不吝惜一些善意的謊言。可如今,是在研究途中遇到的問題,自然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機械臂剛纔在測力儀上展示出來的數據,確確實實是她自己的力量沒錯,若說力量加持或放大,憑如今的機械裝甲臂,想要做到,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

纔剛到學校門口,陸綿綿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她的話中帶着興奮和難以抑制的激動。

“霜霜,我拍的那個廣告,今天徹底結束,等到連夜處理好,明天就要播出了,各大視頻網站上都有,你記得看哦!”

她太興奮了,因此明明晚上見面就可以說的,仍是忍不住打了電話。

……………

——這個進度,果然是日夜趕工才能出來的!

周霜霜也是一陣驚喜。

原本,她的步調還是有秩序有安排的,可今天看到了機械肢帶給那些殘疾士兵的幸福感之後,她突然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這會兒聽聞宣傳片上映,心中也很是欣喜。

畢竟,廣告一出,接下來就該切實是機械肢的面世了。

對比軍方特製的來說,民用版本各項參數綜合又標準,裝載起來根本沒有半分難度,最是適應大衆了。

哪怕一個字不認識,只需要學會將特殊扣帶連接好肢體,其他就有機械肢的那個感應芯自動適配,根本不需要多操心。

——這項技術,是真真切切的,所有人都能用。

………………………

“不過……”

陸綿綿的話又帶了些微的歉意:“你之前讓我打聽的,那個名叫陸鋒的人,不知道爲什麼,導演對他的事情似乎很是敏感,無論如何都不透露半點信息。 你的小可愛黑化了 我猜,他的身份應該不低,因爲高鬆亮導演本身背景來頭都不小。”

至尊追美系統 這點,周霜霜早有心理準備。她如今有錢,自然也能有渠道。想要找人查些東西,應該也不難。

可偏偏不管是陸鋒還是陳伯倫,統統都沒有半點訊息。

這時她就明白,有人故意攔着了。

陸綿綿作爲一個新人女配,此刻貿然上前詢問,對方能告訴他什麼消息那纔是怪了。

周霜霜之前那麼說,不過是爲了轉移她的注意力罷了。

…………………

可是,真的好想知道他的具體身份啊………

周霜霜坐在椅子上,不由暗自磨牙。